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差點守寡

第4章:差點守寡


瀟臨湊近細看了這張臉,手指在人高挺的鼻梁上點了點,這人還真是眉眼如畫,且俊美中不失英氣,皮膚也沒想象中經歷過沙場風吹日曬的黑,畢竟是世家公子出身看來還是底子好。



這人只有睡著的時候才會這樣乖巧,醒時那眼神都透著不近人情的冰冷與凌厲,也只有這時才有那個白衣書生的影子。



想到那個白衣公子,瀟臨淡淡笑了笑,原來這人可以是端方溫雅的翩翩公子,還可以是鮮衣怒馬的沙場英雄,這樣一個優秀的人,應該會有很多人為之傾倒吧?



想到這里心里還有些酸酸的,不過還是很慶幸,如今他還和這人成婚了,曾經的遙不可及如今就近在眼前,不再是夢幻泡影。



曾幾何時,瀟臨多想把這個人娶回家,本以為是造化弄人,卻還是得了老天眷顧,轉眼這人成了自己的夫君。



不管是嫁還是娶,只要這個人是他就行。



瀟臨嘴角忍不住彎起了甜蜜的弧度,想到他以后可以跟這個人永遠在一起,內心充盈著幸福。



他抬手將人額前一縷青絲別去那耳后,指尖順著滑下來,輕輕沿著那線條俊美的臉廓描摹著,癡迷的看著這張多次出現在他夢里的臉,就忍不住心中悸動。



瀟臨指間摩挲著那人下巴,手指在那溫軟唇瓣上撫過,他抿了抿唇,在想要不要趁著人睡著的時候偷偷親他一下?



想完之后說干就干,瀟臨傾身過去,勾起人那俊俏下巴,對著那薄唇吻了上去。



還沒觸到想象中的溫軟,瀟臨重心不穩,整個人就被連帶著撲倒了下去,嘴唇觸到的還是異常冰涼的溫度,他低下頭才看到,是親到人額頭上了。



瀟臨怕偷親被發現,嚇得連忙要起身,卻發現身下的人居然還是閉目睡著的樣子,躺在那一動不動,他還是下意識拍了拍胸脯,慶幸人沒醒的同時,也對這情況感到好奇。



這顧慕沉如此武藝高強的人,警惕性一般都比常人要高,都這樣了居然還沒醒?



這個樣子,估計在這把人睡了都毫無察覺吧?



瀟臨晃了晃腦袋,趕緊心猿意馬收起了色心,仔細觀察了這人異狀,想到剛剛嘴唇觸碰到人額頭時那不正常的體溫……



他趕緊用手背觸了觸人的臉,發現還真的涼得嚇人,那是完全跟冰塊似的涼,再下意識去探了人鼻息,下一刻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瀟臨不可置信的愣在那,確認般再去摸人頸側,隨后低下頭耳朵貼在人胸膛上,那里居然沒有絲毫跳動,連人的身體都是沒有絲毫體溫。



“不可能……怎么會?”這種現象直接令瀟臨嚇得跌坐了在地上,頭皮都發麻了起來,他愣了片刻,發慌地過去搖醒人道:“侯爺你怎么了?侯爺……將軍……顧慕沉你醒醒!”



沒有回應。



甚至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沒有體溫……



就跟死透了的尸體沒兩樣。



瀟臨慌亂了,鼻子一酸,不知什么時候還哭了,可能是害怕給急的,他無措的握著顧慕沉冰涼的手,這才爬起來要去叫人,喊道:“快來人!!救人……唔!”



剛起身一半,瀟臨的那只手被一股大力拽了回去,他狠狠的跌進了人懷中,被人扣住了腰,還捂住了嘴:“別叫!”



顧慕沉冷聲道,瀟臨先前的緊張慌亂,也在看到人安然無恙那一刻,放松了下來,眼里卻因為剛才擔心過度,眼圈都紅了,身子還有些不住發抖,想說話卻只能發出“唔唔”聲。



顧慕沉剛蘇醒過來,眼神里都是警惕與戒備之色,面色冷沉看著這個人,知道他構不成威脅后,緊繃的身體才垮了下來,撤手松開了人,皺著眉,還有些疲倦的躺了回去。



與此同時,屋子的門被人從外面破門而入,慌忙沖進來的,同樣是面色慘白與擔憂之色的寒黎,他率先目光落到顧慕沉身上,看到人沒事才暗松口氣,收斂了莽撞之舉,抱拳道:“是屬下看護不周,請侯爺責罰?!?



顧慕沉在看到瀟臨那刻,對寒黎確實有責備之意,直到此時臉色還依舊不太好,他捏著鈍痛的額頭揮揮手,示意人先退下。



那寒黎臉上仍有顧慮,他知道主子的狀況才守在門外,在瀟臨闖進來之后,就在外面萬分焦急,又不能做直接破門而入這等不敬之舉,現在看來,顯然他主子身上的這秘密,已經被瀟臨給撞見了。



寒黎自知免不了一頓罰,還是領命先退下,等他退了出去,屋內就剩下瀟臨與顧慕沉兩人。



顧慕沉那狀態很不好,這個瀟臨看得出來,便過去擔憂道:“你剛才怎么了,為何會那樣?我以為你……”



顧慕沉這才倏地抬起頭,見到這個人還呆在這,想到剛才的事,這個人已經全都目睹了,便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伸手把人拽了過來,捏起人白皙下巴,冷聲道:“你以為什么?”



瀟臨猝不及防的撞去人懷里,給嚇了一跳,看著這張突然又變得盛氣凌人的臉,那雙漆黑眸子更是陰冷的嚇人,頓時有點露怯。



想到昨晚的事,瀟臨反而沒了害怕之意,他也絲毫不示弱,直言回擊道:“我以為剛剛過門就要守寡了呢!”



顧慕沉瞇了瞇眼,看著人琥珀般明亮的鳳眸里的倔強,他勾了勾唇,忍不住加深了捏著人下巴的力道,說道:“王爺不顧阻攔也要闖進來,是有何居心?”



瀟臨被捏得就要下頜骨脫臼了,疼得他本能反應之下,用力伸手推在了人身上,反抗道:“我能有什么居心?我若知道你是在屋里練功,就不來打擾你……”



話到一半,瀟臨突然目瞪口呆,他剛剛那一推,居然直接把顧慕沉給推翻在地了。



還是那種毫不吹灰之力的樣子,他詫異地看那躺在地上,胸膛還在起伏粗喘著氣的人,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這也太不堪一擊了吧?



還是昨晚那個將他碾壓得毫無招架之力的人嗎?



瀟臨看了看自己雙手,再看了看他,差點以為是自己突然有了神力,居然輕而易舉就把這個威武兇蠻的大將軍給推翻了呢!



這個顯然很不尋常,他想顧慕沉許是練功走了岔子,畢竟瀟臨也見過不少關于緞體的書籍,知道習武之人千奇百怪的練功方式,稍不留神就走火入魔之類的。



為了驗證這個猜測,瀟臨心思急轉,趁人不備之下,突然就撲了過去,還真把那人給輕巧的壓在了身下,笑著道:“原來將軍也有毫無反抗之力的時候啊?”



“……”顧慕沉凝視著眼前這個找死的人,此時他剛從離魂癥中醒來,內力與真氣會短時間凝滯,半柱香后才能恢復,現在是虛弱之時,恢復前還不能亂動內勁,不然就會造成經脈損傷,他面沉如霜地看著這人:“下去!”



瀟臨看人不反抗,更確信了心中猜測,這人確實是暫時失去了內力,想到報仇的機會來了,便更得意忘形。



他故意俯下身貼著人,肆無忌憚地低頭在人臉頰邊廝磨,曖昧吐息道:“行啊,你讓本王親一下,我就下去?!?



想到昨晚被欺負,沒想到今天就能夠還施彼身扳回一局,瀟臨心里樂不可支,看到身下的人俊臉由黑轉紅,是要惱羞成怒了,在他心里可痛快得很。



可還沒等他高興太久,一陣天旋地轉之間胸膛上猛地一沉,反被人給壓去身下。



顧慕沉氣息有些微亂,就算經脈里的萬千錐心刺痛,也沒這個不知好歹、敢來招惹他的家伙更讓人來氣,他用胸膛再次將人用力一壓,挑眉戲謔道:“你剛說什么?”



瀟臨被壓得眼前一黑,沒忍住從喉嚨里哼唧出聲,看來顧慕沉就算沒了內力,依然能夠將他強勢碾壓,惹不起啊惹不起…



懂得進退的瀟臨只好識趣的向人討饒,笑說道:“不親了,是我錯了,剛跟你開玩笑呢?!?



看來服軟示弱在顧慕沉這里還是很有效果的,見人眼里有滿意之色,是有打算放過他的跡象,就看人打算起身了。



可瀟臨不會是輕言放棄機會的人啊,就在他打算再起壞心思時,屋外就傳來了一聲略顯蒼老的沙啞之音,那男人說道:“侯爺,早膳在前廳備好了,您跟夫人出來用膳吧?!?



顧慕沉應了一聲,正施施然準備起身,這時衣襟上突然一緊,他整個人又順勢倒下。



與此同時脖子被人抱住,緊接著嘴唇上傳來了一片溫軟。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