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章:緣來是你

第2章:緣來是你


顧慕沉也微微一愣,盯著這張臉看了片刻,才想起前日書院里,突然攔他去路的那個執垮。



再上下打量了人,顧慕沉確定了正是他,冰冷的目光中便有了一絲譏諷之意。



為了意圖接近他,這人早就開始無所不用其極了么?



想到這,顧慕沉臉色頓時冷了下來,眼里更是充滿厭惡。



瀟臨沒注意到眼前人那變化的神色,就像被激動與喜悅之情給蒙蔽了雙眼,滿眼都是當初那個白衣公子,如今他就站在自己面前。



瀟臨是實在沒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位白衣公子,居然會是武安侯顧慕沉?!



往日里那個人穿著素白衣袍,看起來清冷端雅溫潤如玉,如今這人身穿大紅喜袍,有著不一樣的俊逸風姿,可那臉色看起來就有些冷肅了。



當初在玄武書院海棠樹下匆匆一眼,他便被這人深深吸引住了,在海棠花雨中,他踩過滿地花瓣緩步走來,那個絕美畫面說不出的風骨清韻,毫無預兆的闖進了瀟臨的心底。



直到后面回府了還滿腦子都是這個白衣公子,感嘆這世上真有如此俊美風華之人。



瀟臨難掩內心喜悅,從榻上站了起來,過去拉住了人的手,對那還在冷冷注視自己的人,帶著羞澀道:“你還記得我嗎?上次在玄武書院我們見過的?!?



顧慕沉眼神冷意分毫不減,警惕注視著他。



就見瀟臨低垂眉眼說道:“那日匆匆一別,還不知你名姓,沒想到今日你我竟成了夫妻,真是太難以置信了,這是不是說明你我是有緣的?!?



其實書院的那次見面,還是瀟臨特意制造出來的一場偶遇,許是唐突的搭訕方式太過失禮還嚇到了人家,當時顧慕沉根本沒理他,話都沒跟他說一句,沉著臉轉身走了。



顧慕沉皺了皺眉,顯然很不喜別人的觸碰,心里那陣嫌惡感又涌了上來,隔著衣物反手扣住了那手腕,順勢擰成了一個扭曲弧度,將人從身前拉開了距離,語氣不善地輕蔑道:“臨王爺可真會作戲,沒記錯的話,你先前是寧死也不愿嫁入候府的吧?”



瀟臨被他突然舉動嚇到,手腕也被箍得生疼,當初那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白衣書生,沒想到這手勁居然大得驚人,終于體會到了人家身為一名武將軍該有的強悍內勁了。



面對這樣一個強悍男人,瀟臨才知什么叫差距,手腕都快要被人給擰斷了,疼得他眼里都蓄出了淚花,趕緊求饒道:“疼疼疼……將軍你你先松開,有話好好說……弄疼我了!”



顧慕沉不為所動,毫不留情的抓著那手反剪在后,輕而易舉地將他丟去了榻上,隨后欺身上去,當即把人壓在身下,在人耳邊玩味說道:“這就疼了?王爺這點承受力,今晚還怎么洞房?”



瀟臨驚呼一聲,還沒弄清楚狀況就被推了出去,緊接著背后猛地一沉,壓得他又驚喘出聲,眼冒金星的重新撲回了榻上。



他該慶幸這深秋時節給加了床厚被褥,不然他這病弱的小身板,被那么強硬胸膛一砸,此時他該五臟俱裂了。



還當真這么粗魯的嗎?就算不能憐香惜玉好歹也溫柔點啊!!



壓死本王了T_T……



第一次被人這么壓制,瀟臨心里有點慌亂,背后覆上來的胸膛強健而有力,炙.熱的體溫透過衣服傳到他背上,甚至還能感受到那胸膛里有力的跳動。



瀟臨聽到這句話,與耳邊傳來的那股不可忽視的溫熱吐息,搔動了心底一股柔軟酥麻之感,臉都不可抑制地火燒了起來。



雖然新婚之夜這種事情不可避免,但是這未免來得太突然,讓他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知道掙脫不了,只好老老實實的,瀟臨紅著臉趴著,呼吸不穩的提醒道:“……是不是太急了,我們,還沒喝……那合巹酒……啊!”



話還沒說完,瀟臨又是一聲痛呼,這次是外袍突然被人給扯掉了,與其說是“扯”,不如說是“撕”,其中伴隨著凌厲勁氣如冰刀子般劃上了他的背,那白皙背上幾道細長的紅痕顯現了出來,傷痕上還冒出點點血珠。



瀟臨簡直不敢置信,那人的手還在繼續,所過之處掌心釋放的勁氣就會劃傷他的皮膚,連帶衣物都被撕得稀碎,他終于覺得不對勁了,就掙扎著要起來,說道:“你要干什么?!”



“你說呢?”顧慕沉的冷笑聲傳來,強硬地將人給重新壓制回去,他像狂野的狼在戲弄爪子下面被俘獲的獵物,低下頭同時手中力道絲毫不減,湊近耳畔聲音帶著令人膽寒冷意:“你嫁過來,不正是想要……與本將軍合修的么?”



“啊!疼……”瀟臨再次痛得叫出聲,那人低沉的嗓音充滿磁性,卻帶著蠱惑性般縈繞在耳畔,可是他此時身上如同被凌遲。



瀟臨后背就像被野獸爪子抓過,被勁氣劃破的細長血痕在那白皙膚色上顯得尤為醒目,竟然平添了一抹妖冶艷色。



抓著被子的手骨節發白,瀟臨顫抖著忍受額頭都是細汗,即使是在被虐待,居然讓人感受不到害怕,可能因為兩人緊貼著還有一種怪異的酥麻涌上心頭,身體不自禁發熱了起來,這種感覺令他很羞恥。



瀟臨想是不是顧慕沉這人在床.笫之歡上就有這等狎玩的愛好?



身后顧慕沉看他沒動靜,都遍體鱗傷了居然還不吭一聲,這樣就沒意思了,手在人腰側用勁力掐了一把,說道:“很疼是嗎?為何不叫出來?!?



其實瀟臨本打算忍受了,可他這弱不禁風的身子骨,確實經受不住那精純內力的折磨,腰間那一下,就像鋼針刺骨,讓他全身緊繃了起來,他粗喘口氣,紅著臉說道:“既然你喜歡這樣,我配合你就是?!?



這話說出來,卻讓顧慕沉覺得他是在不服氣,揚手就毫不客氣撕開了他身上僅剩衣物,說道:“王爺倒是有骨氣,我倒看看你這身子是不是也跟你的嘴一樣硬氣?!?



疼痛還在繼續,瀟臨咬牙堅忍,好像感覺到了自己臉頰上有絲涼意,便把頭埋在了被子里。



許是從小就隱忍慣了,他覺得只要咬咬牙,任何委屈痛楚都能扛過去。



顧慕沉手中真氣吞吐,在人筋脈上拂過時,無疑是在受邢,在沒有緞過體的人身上施加內力,承受者比抽筋剝骨還痛苦。



只見掌下那人身軀發顫,抬眸看見人腦袋扎進了被褥里,像是受過驚嚇的綿羊寧躲起來獨自舔.傷,不愿把怯弱表露給別人似的。



顧慕沉微遲疑了下,他本意就是想折辱人一番,如今沒看到人生不如死的討擾與對他的畏懼表現,顯然有些失望。



抓人肩膀翻了過來,顧慕沉居高臨下的看著人,看到那張俊美的臉雙頰緋紅,真如白玉染上了煙霞,居然有些楚楚動人,應該是剛在被子里捂出來的。



還有那雙琥珀般剔透純凈的眸子羽睫濕潤,眼里還有些微紅血絲,難道是……哭了?



顧慕沉微微愣了,隨后還是那般不為所動的模樣,他話里帶著諷刺,眼神里更有一絲殺機,對人說道:“王爺這般孱弱,你說會不會在洞房之后,就死在了本將軍榻上?”



瀟臨聽了這話冷不防打了個激靈,不知是不是錯覺,后面那句讓他有些毛骨悚然,但那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再看這張近在眼前的俊臉與那雙眼睛時,反而被那股心慌意亂給替代了。



避開那目光低下了頭,即使被這樣對待,心里居然沒有怨念,他罵自己沒骨氣,居然會色令智昏被美色所迷。



亦或者還沉浸在眼前人是心上人而迷了心竅,直到現在他都覺得像做夢一樣,在夢里與那個白衣公子成親了,還這樣親密的靠在一起。



突然就想起了出門前所學的那些東西,瀟臨的臉更加紅了,笨拙的抬手要幫人解開腰帶,像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既然合巹酒不喝了,那,伺候將軍就寢……”



“急什么?”顧慕沉抓住了人手腕,沒想到這人還是記吃不記打的。



這時,顧慕沉的目光不經意間,掃到了枕頭下面露出來的那些東西上,瞬間明白了什么一樣,眼中嘲諷之意更甚,勾了唇壓下身子,對人道:“不如我跟你玩個更刺激的?!?



月上中天,秋風蕭瑟,門外侍候的晨風本昏昏欲睡,突然被屋子里的動靜給驚醒了。



可聽出來,那聲音是他家王爺的痛吟聲,與帶著求饒的低泣喘息聲,尤其還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這種令人面紅耳赤的淫.靡之音更為清晰入耳,令他都不禁羞澀的雙頰發紅。



晨風往旁邊挪了挪,依然能聽見屋內的不小動靜,他無奈的看了看天,其實心里還是很欣慰,至少他家王爺終于想通了,只要圓了房,他家王爺的病或許就有救了。



在他胡思亂想之際,身后就聽見了響動,那門突然被打開了。



晨風轉過去看時,登時呼吸凝滯。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