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婚嫁盲盒

第1章:婚嫁盲盒


鴻武國的長寧街主道上,今日鑼鼓喧天,鞭炮聲齊鳴,眼看整條大街都被鋪上了一層喜慶色的大紅地毯,此時街道兩旁花團錦簇,人群攢動,看起來好不熱鬧。



今天是臨王府的瀟臨王爺出嫁之日,長寧街道上已經圍滿了紛紛趕來看熱鬧的都城百姓。



眼看武安侯府的迎親隊伍,正浩浩蕩蕩的從臨王府里面走了出來,場面異常壯觀,令百姓們都不禁為皇家如此奢華氣派感到咂舌。



“噯?這個臨王爺前些日不是不愿奉旨成婚的么?”有百姓疑惑道。



“聽說要被賜婚給那個武安侯,這王爺還想不開投湖尋短見了呢,躺了好幾天都沒醒過來,這怎么突然就轉變主意了?!苯诸^幾個平民百姓開始小聲議論著。



“這有何奇怪?”旁邊有個貨郎湊過來說道:“這位臨王爺同樣身染氣疾,都說他活不過弱冠,在鴻武國這般境地的男子,也只能找個武藝了得的男子結縭了。我看這武安侯就是位合適人選,人家可是戰功赫赫的大將軍呢,估計臨王爺也是想通了吧?!?



“話是這么說,但聽說這臨王爺早就有心上人了,所以先前才會那般反對親事,像是看上了玄武書院里的哪位書生?”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哪能與咱文韜武略的武安侯比?說不定書院里那個也是病書生呢,看看本國那些權貴子弟,十個都有九病?!庇腥苏{笑道。



“你們都猜錯了”身后湊過來一個青年,低聲接話道:“傳聞吶,是陛下聽信了那妖道國師讒言,說這臨王爺命格帶煞沖撞了國運,才讓西南地區爆發了嚴重瘟疫,他命中不宜娶只能嫁,皇帝才下旨賜了這門婚事,王爺作為臣子自然不敢違抗圣旨?!?



“噓,小聲些”幾人面容失色,謹慎看了看前面隊伍,提醒道:“這話你打哪兒聽來的?別讓前面那些侍衛給聽見了,那些可都是皇宮里的禁軍,你這話要是傳到了國師耳朵里,那可是要殺頭的!”



關于那位國師傾羽的事,民間百姓從來都是心照不宣避而不談,畢竟那國師脾氣古怪為人陰毒,如今是手眼通天,敢非議他的人指不定就被降罪或丟了性命。



這邊議論聲還在繼續,雖然淹沒在嘈雜喧鬧的人聲與鑼鼓聲里,但是前方高頭駿馬上的那位身著新郎喜服的俊逸男子,卻能聽得分明。



畢竟是習武之人,顧慕沉內力深厚更是耳聰目明,當即往那人群里掃去了一眼,那幾人對上這不可忽視的冰冷目光后,當即低下了頭不敢再說話。



顧慕沉神色冷峻,臉上并沒有任何喜慶之色,他常年駐守在西北軍營,沒想到有一天會接到這種荒唐圣旨讓他回來成親。



且娶的還是個男妻,想到這事,讓他心中煩悶,很是不悅。



眼看隊伍距離武安侯府越來越近,顧慕沉的臉色也越來越陰沉,他手中握著的韁繩不自禁的緊了緊,往身后那頂華麗的轎子看了一眼,隨后眼底里蘊藏了別人看不見的殺機。



他不管這是不是那國師的陰謀詭計,居然會拿個“廢物王爺”安插在他身邊當眼線……他暗自輕蔑地冷哼了聲,隨即收回了視線。



他想,既然是這幫窩囊廢主動找上門,那他何不就陪他們玩玩?



坐在轎子里的瀟臨頭上蓋著紅蓋頭,氣定神閑坐在那閉目養神,對外界一路來的熱鬧景象充耳不聞,甚至連掀開帷裳往外偷瞧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外表看起來像入了定的石像,心底思緒卻信馬由韁的飄去了老遠。



他前世被那個偽君子國師黨蘇言所騙,遭受身體摧殘之痛死過一回,即使重生了,他都忘不了那個混蛋在他身上留下的痛與恨!



至于投湖自殺那是個意外,他接到賜婚圣旨后借酒澆愁,撒酒瘋時腳下打滑不慎跌入了庭院荷塘里,所以躺了好幾天。



重生之后他明顯比前世冷靜了許多,沒有再大吵大鬧,沒有再作出抵抗之舉,沒有去找蘇言訴說心事,反而平靜順從了旨意。



如今的朝廷局勢,黨同伐異,他看得分明,朝廷官員可都在國師的掌控之下,現在那妖道可謂是權傾朝野了,就連當今圣上,瀟臨的那位皇侄都深受此人迷惑。



他這個無權無勢的“廢物王爺”還無法與國師黨抗衡,如果不答應這場婚事,指不定還被怎么大做文章,扣上一個抗旨不遵的罪名。



瀟臨嘆了口氣,只可惜了他那個念念不忘的心上人了,甚至如今連他的名字都還不知道。



本來那日書院回來正打算請媒人去提親,沒想到半道上被下了這么一道荒唐圣旨,加上后來所受的那些迫害……



身為王爺,被一個妖言惑眾的國師擺布命運,心里還有不平罷了,他現在甚至連那個武安侯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



因為太皇太后身體抱恙,這次來送親的長輩只有瀟臨的舅舅,他出嫁前在舅舅那打聽了下關于這位未來夫君,武安侯的人生事跡。



目前只知道,曾經南洋人從江南武安郡港口攻入中原時,那會江南總兵不敵請求支援,當時顧慕沉的父親在邊關戰事吃緊,老侯爺便讓其子顧慕沉帶兵去增援。



顧慕沉自小便隨父出征,十五歲開始領兵打仗,那時十七歲已經有了豐富的作戰經驗,很快便把那些番邦人打得落花流水趕回了南洋國。



有此一戰成名,顧慕沉被封爵武安侯,這個小侯爺在其父卸任后,接替了父親鎮守邊關,如今已經是個戰功赫赫英武不凡的大將軍了。



瀟臨想到剛才被人牽著手上轎,感受到了那人手里有常年舞槍弄劍的人所留下的薄繭子,寬厚的掌心很溫暖,指尖有些溫涼,他當時也沒想要去偷偷看下人家的臉。



光想到顧慕沉還比自己小兩歲,還是個武功高強身懷戰功的大將軍,這么看來他這個被人冠以“廢物”的王爺好像還配不上人家了。



呸呸呸,不能妄自菲薄,好歹自己還是個天潢貴胄呢。



都說西北邊關那種苦寒地,從軍之人都是茹毛飲血的,瀟臨在想到這個武安侯會不會也是個高大威猛,粗魯且不解風情的漢子呢。



這么胡思亂想了一通,他就捂住了那發悶的胸口,對那個白衣書生的執念就愈來愈強烈了怎么辦……



本王的海棠花下俏郎君…



本王的俊雅端方小書生…



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嗎?



直到不在狀態下的瀟臨,迷糊地進了侯府,迷糊地拜完了堂,迷糊地被安置在了婚房內,一頓折騰下來后,他屁股順利的坐上了軟榻,那種七上八下的懊悔心情才平復了些許。



他把頭上礙事的蓋頭給掀了去,手不住的在旁扇涼風,雖然已是漸入深秋的時節,他還是被悶得有些煩躁。



瀟臨明亮鳳眸環視了下屋內,跟普通的婚房比,這里的布置還算華麗大氣,內殿寬敞且與他的王府不相上下,這條件至少沒辱沒了他這王爺身份。



陪嫁的仆人,是多年跟在瀟臨身邊的貼身隨侍晨風,他正在忙碌的收拾東西,看到人手里那個包裹后,瀟臨疑惑道:“那是什么?”



晨風按照瀟臨的舅舅聞老爺的交代,把包裹放在了床頭,見人掀開了蓋頭,便見那張精致白皙的臉被大紅喜服襯得更加俊美如玉。



晨風微愣了下,過來幫人把蓋頭重新覆上:“是聞老爺出門前交代的東西,說是圓房必需物品……王爺,你這要等新郎官來了才能揭,不然會不吉利的,快蓋好,侯爺應該馬上就過來了?!?



瀟臨任由人把紅蓋頭重新戴頭上,但他還是掀開了前半邊,危梢固定在了頭頂玉冠上,聽人后面之言,便想起了那個神叨叨的狗屁國師,嫌惡地揮揮手反駁道:“都是些謠傳出來的邪說歪理,哪那么多破規矩?!?



晨風知道王爺是不滿這場婚事,只能用聞老爺的原話,苦口婆心地勸說道:“王爺,您聽小的一句勸,既然嫁過來了,以后就跟侯爺好好過日子,就別惦記書院那個什么白衣公子了。雖然您不屑于合修,只想找個自己心悅的人,但您也要先為自己的身子著想,為擔心您的太皇太后娘娘著想啊?!?



這事不提還好,一提瀟臨就心里堵得慌,瀟臨無奈嘆息,擺了擺手讓他退下,晨風收拾完屋子便退出去了。



其實所謂“合修”之法,還是當朝那個神棍國師按照道家倫理提出來的,說什么可以采補男子精元抑制氣疾,因本國男子普遍多病短壽,只有緞體習武的男子不會被此病所擾,現在那些權貴都想找個內力深武功高的男子合修呢。



這聽起來很荒唐,可本國很多人都在效仿,出奇的是還效果顯著。



這也是國師能夠在朝堂上迅速籠絡人心得到百官信服的重要籌碼之一。



瀟臨盯著桌上的龍鳳紅燭發呆,那簇金黃的火苗從他明亮的眼中跳躍著,過了許久還沒等來那個新郎,就開始百無聊賴了起來。



他隨手翻看了枕頭旁邊那包裹里的東西,看到里面都是某種形狀古怪的玉器與畫本,還有些花樣精美的瓶瓶罐罐,想到出門前被教引婆子所教的那些事,他就知道會是什么東西了,羞恥的臉都燒了起來。



這時,門外有人開門進來,一陣穿堂風把那人身上酒氣也帶進了屋內。



瀟臨嚇得心中一跳,下意識把包裹塞進了枕頭底下,迅速放下了紅蓋頭,忙端正坐姿腰板挺直。



先前還沒什么感覺,瀟臨到此時才有那種心跳加速的局促感,胸口那陣滯悶感覺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在不安。



眼見著那雙黑色錦靴出現在視野,那人站在了他面前,他屏住呼吸,就被人掀開了蓋頭。



等看到那張臉時,瀟臨震驚得瞪大了雙眼:“是你?!”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