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7章:意外

第7章:意外


第六章【意外】



老孫想多了。



上車后,孫?;ǜ緵]有機會和陳諾待在一起。



幾個女生拉著孫?;〝D進了一個硬臥車廂里。



而陳·志愿者·諾,則跟著劉打工人一起住在另外一節車廂。



這年頭還沒高鐵,只能坐綠皮特快列車。



這種火車名字是叫特快,但其實真的一點都不快。



從金陵出發到延邊,要一天一夜的時間。



幸好教育公司為了給這次活動打牌面,給的經費不少,沒讓大家坐硬座,而是都有硬臥票。



本來嘛,打的是素質教育交流的名義做的活動,如果讓一群半大孩子坐上一天一夜的硬座,豈不是成了虐待了。



何況同行的還有教育局的領導。



牌面還是要有的。



當然了,至于領導,當然是在軟臥包廂里。



“小陳同學啊,去把水打一下,然后走廊上的行李也收拾一下。我包里有個相機,你搬的時候小心著點??伤げ坏?”劉打工人直接躺在了硬臥床上,開始指派陳諾。



扭頭一看,這小子已經躺在了另外一張硬臥床上,從背包里摸出一本小說開始翻。



“嗨?和你說話呢?!?



陳諾放下書本,微笑看著劉打工人:“劉老師。我是來旅游的,不是來干活當苦力的。您是不是弄錯了什么事情?”



“……”劉打工人噎住了:“你?!你是志愿者,志愿者的意思就是……”



“劉老師,旅行團的團費我是交給您了,您要是不滿意,要不您給我開個發票?要不……您和領隊老師說說,下一站把我踢出交流團,我在下一站下車,自己回學校?”



“……你小子挺狠啊!”



趕人是不可能趕人的。



學生的公費旅行團,就算是學生再怎么調皮搗蛋,學校和老師方面都只能忍著或者管著……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把一個孩子在異地他鄉趕出團隊讓一個孩子自己回家。



別說是劉打工人了,就算是他老板來了也不敢這么做,校長來了也不敢。



何況隨團的還有教育局的領導在,要是敢做出這種令人發指的事情,改制也不用改了,這么虐待學生,正在申請的辦學資質直接就能被收回!



看著劉打工人被憋的說不出話來,陳諾很和善的笑了笑:“別生氣,劉老師,都是出門在外。我花了錢,出來旅游的。這個道理,換您自己,也會這么想。大家和睦相處,如何?”



說著陳諾從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玉溪來,扔給了劉打工人。



劉打工人的氣兒這才稍微順了一點,哼哼唧唧抽出一根點上。



才吸了一口,那辣嗓子的味道就讓劉打工人的心態崩了!



WOC!



求人辦事的時候送錢貼笑臉。上了船就翻臉!



也就罷了!



特么的,丟來抽的香煙,居然還是特么假的!!



是人嗎!!



·



陳諾當然不會情商這么低,他只是在試探劉打工人的底線,給未來幾天的事情打個鋪墊。



一天一夜的火車其實沒什么可說的,和孫?;ㄒ矝]可能發生點什么旖旎的粉色事件……



全團幾十個學生和七八個老師就擠在一個車廂里,到處都是嘰嘰喳喳,哪有那么多粉色可以勾畫。



抵達延邊的時候是深夜了,孫?;赡軓膩頉]有坐過這么遠的火車,下車的時候雙腿有點發飄。心中不由得有點沒來由的抱怨:我這是發了什么神經,參加這個團……就是了為了那個小子?可他可能根本就不知……



才想到這里,陳諾已經快速的提起了孫?;ㄉ磉叺男欣钕?,還沒回過神來,女孩的手里就被塞了一罐可樂。



再看,陳諾已經大步走到前面去了。



不苦了不苦了!



瞬間就不苦了!



看著陳諾的背影,孫?;ㄗ旖浅冻隽艘粋€笑容來。打開易拉罐喝了一口。



嗯,甜!



·



劉打工人全程看在了眼里,忽然就明悟了!



什么特么的公費旅行團,這小崽子是來泡妞的吧!!



然后,兩個小時后,他就明白自己又想錯了!



·



“什么!!你要脫團?!!”劉打工人驚呼一聲。



這是一個雙人標間,劉打工人和陳諾同學同住。



學校附近的招待所雖然簡陋了一點,但還算干凈安全。



“是的,你想個辦法幫我掩飾吧,反正也就四天?!?



“四天!!!”劉打工人的調門又高了兩個音階!他惡狠狠的瞪著陳諾:“不可能!你想都別想!脫團?四天?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可能擔負得起這種責任!你想害死我啊!!”



陳諾穩穩的看著劉打工人,然后默默的掏出了一個手機。



阿爾卡特。



這是陳諾花了兩百塊錢從手機市場買來的二手貨。



別懷疑,就是這么便宜,這個年頭,阿爾卡特也算是知名手機,而且賣的不貴,搞活動的時候新機也就六百多,還送一百塊花費。



陳諾點開了一個錄音播放:



“劉老師,旅行團的團費我是交給您了,您要是不滿意,要不您給我開個發票?要不……您和領隊老師說說,下一站把我踢出交流團,我在下一站下車,自己回學校?”



“……你小子挺狠啊!”



播放完畢。



劉打工人的臉色變了!



“小崽子你坑我!!”



陳諾微笑。



“小崽子,你以為你錄個破東西,我就……”



陳諾微笑。



“我不是嚇大的!信不信我現在就舉報你要脫團!”



陳諾微笑。



“你別亂來!這種事情兩敗俱傷同歸于盡,對你對我都沒什么好處……”



陳諾微笑。



……



“小陳同學,我找份工作也不容易,你就別害我了行不行?”



“你要實在想出去玩,你就出去轉轉,晚上去周圍街上溜達溜達,吃吃小吃,你看行不?”劉打工人一咬牙,從錢包里摸出兩張一百的鈔票:“想吃什么,我請客了。你別胡鬧了,小陳同學?!?



陳諾收下了錢,放進了自己口袋里。



然后……



繼續微笑。



“你特么的軟硬不吃是吧!!軟的不行你非逼我來硬的是不是!!”



陳諾嘆了口氣。



一分鐘后,腦袋被踩在地上的劉打工人哀求:“我錯了,小陳同學,你就放過我好不好,求你了!”



陳諾收回了腳,攙扶老劉起來,扶著他坐下,還很好心的幫他拍了拍身上的灰。



“老劉啊,何必呢。我不是和你商量,我只是通知你我要脫團。至于掩飾的事情,我相信你能搞定,辦法總比困難多嘛!”陳諾笑道:“我在團里的存在感不強,從入團出發開始,全程我就故意和你一個車廂待著,也不出去和同學說話,不夸張的說,現在團里很多同學和老師,都可能沒在意團里有我這么一號人?!?



“那,那也不行啊!每天都要點名的?!?



“你就找個借口,反正點名還不是你來報人數。如果遇到有人問我,你就找個借口,說你派我出去買東西了?!标愔Z很溫和的拍了拍老劉的肩膀,微笑道:“好了,我走了啊,后面靠你了?!?



“啥??現在就走?!”老劉跳了起來、。



然后他眼睜睜看著陳諾拉門出去。



“加油,打工人?!?



“…………”



噗通,老劉癱坐在了沙發里。



陳諾同學,和人有關的事兒,你是一件也不做啊!



·



下樓的時候,陳諾在樓梯遇到了孫?;ê蛶讉€女生。



“你去哪兒?老師說了休息的時候都要在招待所里待著,不許外出?!睂O?;ㄕf話的時候,微微揚著下巴。



“我出去上廁所?!?



“哈?房間里不是有洗手間嘛?”



“劉老師拉肚子,把地方占了,我出去找個公廁?!?



陳諾說完,飛快的擺擺手下樓去了。



孫?;ㄔ诤韲道锏囊痪湓挍]來及說出來,已經看不見背影了。



算了,本想問他明天要不要來看我們彩排,算了,明天再說吧。



孫?;ㄌ煺娴南胫?。



·



三十六個小時后。



北高麗和南高麗的邊境線某地。



探照燈的燈柱掃過后,一個身影飛快的匍匐劃過地面。然后停在某處后,默默的等待。



下一次探照燈掃過后,身影一躍而起,一連串的蛇形走位加上戰術動作后,數十米的狂奔,最后一個撲躍,撲在了一排鐵絲網前。



陳諾出了口氣,趴在地上沒動,心中默默的數數。



數到了三十后,確定了四周沒有驚動什么。



剛才實在有點兇險。



雖然已經盡量的小心,但還是差點撞上了一個暗哨。



陳諾敲掉了那個暗哨后,還順手摸走了對方的手槍。步槍也被他隨手拆成了零件。



陳諾越發對自己現在這個身體的素質有些不滿了。



畢竟是十七歲的少年,沒有經過鍛煉和錘煉,也沒有發育完全。力量和體力,柔韌性和敏捷都差了不少。



自己就如同一臺老式臺式機,帶不同特效全開的3A游戲。



帶不動啊。



剛才摸那個暗哨的時候,對方有兩名士兵,自己一個瞬間身體沒跟上意識,擊打手法差了一丁點,就險些失誤。



摸出背包,里面拿出老虎鉗,陳諾一根一根的鉗斷鐵絲網上的鐵絲。



這個過程里,他的雙手異常穩定,動作不急不慌,但效率卻極高。



如果此刻有人看見這個畫面,一定會覺得荒誕至極!



在兩個軍事對抗了數十年的國家的邊境線上,層層疊疊的鐵絲網下,一個穿著藍白相間的學生校服的孩子,正在用一種冷酷而迅速的手法,盯著來回掃視的探照燈,飛速的剪開鐵絲網!



當鐵絲網被剪開一個洞口后,陳諾吐了口氣,依然很沉穩的趴在原地等待了足足一分鐘,才緩緩的匍匐爬了出去。



“六點鐘方向,最后一個雷區了?!标愔Z呼吸略有些急促。



他卻是有點疲憊了。



從背包里摸出一塊巧克力塞進嘴巴里,用力咀嚼吞下。



他需要補充一點能量和熱量。



南北高麗邊境的雷區布置圖,就在陳諾的腦子里。



這點不用懷疑。



上輩子,被整個西方世界譽為“文明之敵”的閻羅大人,在南北高麗這個放眼全世界都是各方勢力爭奪的重要戰略區域,他不止一次在這里執行過任務。



雷區布圖,早就深深印刻在腦子里了。



甚至可以說,在2000年這個時候,對他而言難度還要更低一些,畢竟這個時候,科技還沒有二十年后發達,很多無人機和遙感類的設備還沒有在這里布置上。



但雷區是沒變的。



這些雷區在后世一直到2018年還沒排完。



但雷區之中總有狹窄的通道,有些是公開的,有些則是秘密的。



秘密的通道,則是兩國的特工人員互相滲透潛入時候的戰場了。



陳諾選擇的是后世自己掌握情報里絕密的一條“通道”



這個通道,他在后世里使用過兩次。



已經是一月份的天氣,夜晚已經降臨,氣溫是零下十幾度。



而且會越來越冷。



陳諾每一次呼吸,都感覺冰冷的空氣刺入肺部,隱隱做疼。



手指因為在地上匍匐了很久已經磨破了一點。買來的棉紗手套早已經破掉了。



他的身體盡量貼在地上,如同一只壁虎一般,緩緩的扭動,前行。



所謂的“雷區通道”,并不是真的完全沒有地雷。



而是一條不規則形狀的空白地帶。零星也總有一些未能掃清的。



陳諾的匍匐前進持續了大約四十分鐘,他中途還休息了兩次。腦子里時刻保持著冷靜,并且默默的計算著距離和方位。



不出意外的話,前面大約還有三十米,就出雷區了。



然而……不出意外這種話,嗯……



叮!



陳諾耳畔聽到了一聲細微的金屬碰撞聲。



他的身體立刻繃緊!全身維持原來的動作,絲毫不動分毫!



他讓自己的呼吸盡量的平穩下來,漸漸的,他仿佛感覺到四周都安靜了下來。



安靜的,甚至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陳諾開始一點點的感受自己身體,貼在地面上的每一個部位。



最后他確定了,自己的膝蓋位置下,地面有一個非常細微的凹凸感。



陳諾面色冷峻。



他知道自己是壓到地雷了。



這一刻,陳諾的神經全所未有的冷靜!



`



【PS:別問怎么過鴨綠江的,那個我要是敢寫出來,這本就404了。不這屬于不可抗力,大家自行腦補吧,反正他過去了!橫!】



【感謝三七互娛李老板的白銀盟,感謝韓樂宇,非斯文,一路走走婷婷,大B,騎豬虎爺,書友130323100202462的盟主!



感謝所有打賞的老板!】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