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一切的起源

第1章:一切的起源

第零章【一切的起源】


2021年12月23日。

M國賓夕法尼亞州阿爾圖納SN區Plank街107號。

一座看上去典型的美式紅磚外墻的工裝三層樓房的墻壁上,掛著【白牛信息網絡服務公司】的銘牌。

早上七點三十分。

湯米·布蘭科掛上工牌端著一杯星巴克走進辦公室——就像個普通的上班族。

“情況怎么樣?”湯米把自己的雙肩包放在座位上,看了一眼掛在墻壁上的幾個屏幕。

值班的同事聳聳肩膀,手里無聊的轉著筆:“一切正常?!?

湯米面無表情坐了下來,隨手拿起自己帶來的咖啡喝了一口,眼睛盯著墻壁上的屏幕看了會兒。

三個不同的分屏分別顯示的是不同的衛星圖。

而三個不同的實時衛星圖,顯示的則是同一個目標。

公海的某個區域上,某一個目標正被三個不同的衛星實時監視著。

湯米在電腦前操作了一下:“四十分鐘后三號衛星進入盲區,切換六號衛星繼續監控?!?

湯米盯著屏幕看了大約一分鐘,然后坐了下來,看是翻看值班監控記錄。

“你說……”同事走到湯米的身邊,手扶著他的椅背邊說邊嘆息:“……我們干這活兒還得干多久,我在這個地方已經待了三年了?!?

湯米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年輕的同事,笑了笑:“這個工作難道不好嗎?高薪,高福利,所有保險有人買單,每天按時上下班。我可是希望這份工作一直這么干下去——你真該看看外面的世界已經變成什么鬼樣子了?!?

同事嘟囔了一句,語氣帶著一絲不甘:“我他媽的從海軍提前退役調動過來,可不是為了干這種無聊浪費生命的事情?!?

湯米嘆了口氣,摸了摸自己有些泛白的頭發:“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你就懂了,有一份安穩的工作是多么的可貴?!?

·

【白牛信息網絡服務公司】

注冊資本五十萬美元。

紙面上看,這是一家非常普通的信息處理公司。

經營范圍包括:信息咨詢,信息處理,網絡架設解決方案提供等。根據市政系統的登記數據顯示,這家公司注冊八年來經營良好,賬面和稅收狀況干凈的就算是IRS的那些禿鷲都查不出毛病。

——當然湯米知道,這些干凈而不起眼的賬目其實就是出自于那些禿鷲之手。

而事實上,這家【白牛信息網絡服務公司】只是一個掩護的外皮。

它的真實身份是隸屬蘭利大廈下的一家秘密監控機構。

包括湯米在內十一個人的監控組成員,全部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監控和信息分析處理人員,以及四名從軍隊調來的安保武裝人員。

外加隨時調動六架衛星的監控權限,和藏在建筑地下室的一層水冷高密度服務器用來進行信息分析和處理。并可以隨時進入的聯邦最高安全信息網絡的紅色權限。

八年前,當這家公司剛成立的第一天。

當時剛從CIA的某個情報分析部門調動過來的湯米布蘭科,就看著這個新成立的監控小組的老大,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手指著自己的眼睛,一手指著監控畫面,對著自己咆哮,吐沫幾乎都要噴到自己臉上了?!?

“我們的工作只有一個!

所有的十一個監控成員分三組輪班,六臺衛星的分時段監控權限,以及100小時的覆蓋式監控資料存儲服務器內!

所有的目標只為了一個:給我盯住那個該死的家伙!

牢牢的盯死他!!

確保無盲區,無暗面時間段,無死角,全天候,全年無休,給我盯死他!!這不是我的要求!是蘭利大廈的命令,是白宮的命令!”

·

是的,盯死那個家伙。

準確的說:是在一片公海上,某一個經緯度為中心,半徑不超過二百海里。

根據命令:目標是一條船,而船上有一個人……這個人,這條船,必須在這個范圍內活動,絕對,絕對,絕對不允許超過這個活動區域,否則……

當時,剛到職的湯米忍不住對自己的上司問了一個問題:如果他跑出來了怎么辦?“

記得當時,那個表情兇狠的上司忽然愣了一下,眼睛里流露出一種奇怪的意味。

“……如果那種事情發生的話……就不是我們可以處理的了。會有別的人去處理……但愿他媽的能搞定……嗯不,但愿那種可怕的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

八年時間,2894個晝夜。69456個小時。

湯米一直待在阿爾圖納市,監視著這個目標。

而幸好,上司說的那種情況,一直并沒有發生。

有很多次,湯米忍不住會產生這樣的念頭:自己這個CIA資深的情報信息處理專家,被安排在賓夕法尼亞州中部的這個小城里,一待就是八年,如果說出去,自己耗費了八年的生命待在這里,只是為了……

監視一條永遠在原地兜圈子的船。

會不會有人相信這種事情?

·

八年的時間,湯米也曾經想過,到底為什么要花費這么多人力物力去監視這么一條永遠在半徑200海里內游曳的船?這條船上有什么?這條船上到底是什么人?

而湯米布蘭科也并不知道的是:除了M國之外,全世界還有超過六個國家和地區聯盟的情報組織,在8年前的某個夜晚,也同時成立的類似的組織。

而目標和使命,也很一致:盯住這條船!

·

湯米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把紙杯扔進垃圾桶里,然后看了一眼時間。

早晨八點零一分。

距離自己在這個公司任職的第69457個小時,還有不到十分鐘了。

他下意識的伸了個懶腰,又看了一眼墻壁上的屏幕。

屏幕上,代表那條船的標識正在移動。

“好像速度有點快?“湯米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而且目標移動的方向,越來越接近了監控劃出的那個200海里半徑的臨界點!

湯米下意識的張了張嘴。

幾秒鐘后,當那條船的標識在屏幕上終于觸碰到了臨界點的標識線的時候……

湯米忽然仿佛觸電一樣的跳了起來,他的表情驚恐。

“WTF!!!”

聲音是從背后傳來了,同組的兩名值班監控的同事,一起盯著屏幕,其中一個發出了聲音。

湯米瞬間覺得自己的腦子里一股熱血上頭……仿佛自己八年的工作,冥冥之中就在等著這一刻。

此時此刻,身為一名文職情報人員的湯米,根本沒有意識到更多,除了震驚之外,他心里甚至還有一絲近乎荒誕的可笑。

……居然,真的,發生了?

湯米立刻反應了過來,手忙腳亂的拿起桌上的電話按下了一個按鈕。

“BOSS,出事了?!?

“什么”上司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湯米吞了口吐沫:“紅色警報?!?

電話那頭,一聲憤怒的咒罵——好像是上司把咖啡灑了。

·

4分鐘后,蘭利大廈的某個辦公室內,一個相貌陰郁的中年男人拿起電話聽完后,默默的放下,咒罵了一句:“WTF!”

8分鐘后,白宮的那個最大的辦公室里,一個白人老頭拿起電話聽完后,同樣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咒罵:“WTF!”

·

2021年12月23日當地時間上午11點21分。

南太平洋英屬洛尼希爾島。

山坡上的一家當地人開的商鋪門口。

一個穿著衛衣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一塊石頭上抽煙。

中年人坐在石頭上,轉身看著山下,直到碼頭旁的一艘銀色游艇緩緩駛離,他才又點了一根煙。

不過只吸了一口,他就開始猛烈的咳嗽起來。

不過中年人卻似乎并不在意,而是轉身,對著在不遠處一個鋪滿了水果的店鋪旁,坐著的商販招了招手。

那個商販似乎愣了一下。

“好了,過來吧?!爸心耆税櫭?,叼著煙嘆了口氣:”讓你的人也都出來?!?

那個商販似乎猶豫了一下,不過終于咬牙,緩緩起身走了過來。

他邊走邊脫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戰術背心。同時做了兩個動作。

一個是讓同伴現身。

另一個,則是高高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攻擊意圖。

以中年人為中心,山坡上,周圍九點鐘方向,三點鐘方向,從樹叢和山坡后,迅速魚貫而出一群全副武裝的戰士。

中年人審視了一下,吹了聲口哨:“六個戰術小組,還有別的嗎?“

商販緩緩的走到他面前:“還有四個狙擊手位置瞄準這里。水里有海軍的一艘潛艇在附近待命,只要我一聲令下,你的手下和那條船根本走不遠。我們會擊沉它!“

中年人撇嘴不屑一笑:“收起這種無意義的恐嚇吧。你們付不起那種代價,現在,你身上一定有衛星電話對吧,讓我和說話能算話的人通話?!?

“你不該撕毀協議,你走出了我們約定好的安全區!“商販面色陰沉:”蘭利大廈和白宮對此非常不滿?!?

中年人搖頭:“那就讓不滿的那些家伙見鬼去好了,現在,讓我和真正能主事的人通話?!?

商販咬了咬牙,轉身拿出一個衛星電話,接通后低語了幾句,身子下意識的站直,然后轉身,目色復雜的把電話遞了過去。

中年人手指夾著煙頭接過電話。

他的眼睛看著遠處的海岸線,仿佛漫不經心的樣子。然后做了個鬼臉:哈嘍,總統先生…………嗯……嗯……嗨!你別罵人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現在已經不是抱怨的時候了?!爸心耆艘贿叧橹鵁?,一邊講著電話:”任何協議總有到期的時候,我在海上這八年已經給了偉大的美利堅足夠的面子,而現在,我只是想踩踩陸地的泥土,然后抽一支煙而已”

“……我們沒有必要兜圈子,我的身體狀況你們很清楚,我的船每次采購哪怕一塊土豆你們都會檢查。我定期使用的藥物你們也都很清楚,你們的醫療專家一定反推出了我的身體狀況和病情的惡化進度,不是嗎?”

“那就做個交易吧,對,最后一次交易,現在是時候了?!?

“我從你們那里偷取的十六組核彈密碼,會全部作廢,所有的反制引爆程序三個月后都會自動取消。我的要求很簡單:三個月。三個月的時間,你們不得采取任何措施追捕我的人。我的人會潛入水下,然后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至于三個月后,你們想干什么都隨便,我已經管不著了?!?

“這是我的最終條件,如果你接受,我們可以遠程開個香檳慶祝一下,如果不接受的話……BOOM!本土核彈爆炸,刺激不刺激?”中年人把電話拿著距離耳朵稍遠了一點,電話里仿佛傳來了咆哮的聲音。

中年人繼續笑,然后臉色嚴肅起來道:“好了,別拍桌子了,收起你那套對國會的演技吧。我現在只問你一句,成交嗎?總統先生?”

電話那頭安靜了下來,中年人又低聲和電話那頭說了兩句什么,把電話還給了商販。

商販接過電話,聽了一下后,神色復雜的掛斷。

幾分鐘后,一瓶香檳被送了過來。

商販親手打開,中年人卻直接扔掉杯子,把瓶子拿了過來。

“味道一般?!爸心耆藢ζ孔雍攘艘豢诤?,撇撇嘴:”考慮到時間緊任務急,你們能立刻拿出一瓶香檳來而不是漱口水,我對蘭利大廈的工作效率表示滿意?!?

說著,他舉起香檳瓶,對天空足做了一個敬酒的手勢。

“他們在用衛星看著我們,不是嗎?!敝心耆诵α诵?。

“所以,這是最后的時刻了嘛?“商販忽然冷笑了一下:”被十四個國家列入最危險人員名單,三十二個國家禁止入境和通緝。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恐怖黑手,地下王者,您的末路,就是今天了嘛?”

“你好像和我有仇?”中年人笑看著商販。

商販搖頭語氣充滿諷刺:“我和蘭利大廈的三個部門,超過四百名美利堅情報部門最優秀的精英,這八年來,都在為您‘服務‘?!闭f到“服務”這個詞的時候,這個家伙有點咬牙切齒的意思。

“哈哈哈哈?!敝心耆舜笮Γ骸蔽揖拖矚g你這樣的表情:看不慣我,卻又干不掉我的樣子?!?

“這并不是一個笑話?!鄙特湷谅暤溃骸奥肺鞣ù笕?”

“你們M國人取名字都這么中二的嘛?”

中年人聽到這個名字,忽然眼睛里抹過一絲鋒芒,抬起眼皮來,笑了笑:“其實,我根本不喜歡你們給我取的這個外號。按照我家鄉的傳統,我更喜歡別人叫我……閻羅!雖然也中二,但至少本土一點?!?

中年人放下了香檳瓶,又點了一支煙。

可這一次,他的手指卻已經微微有些顫抖。

商販目光一凜,暗暗做了一個手勢,周圍的武裝人員試圖往前靠近。

“沒用的?!敝心耆诵α诵?,指著自己的頭:“腦瘤細胞已經擴散大腦皮層并壓迫右側脊椎,何況我還服用了一點讓我可以準確掌握死亡時間的藥物,我現在的生命還剩下……”

中年人低頭看了一眼手表:“十……”

“九?!?

“八?!?

商販驚呼一聲:“退后!!”

武裝人員迅速散開。

商販一步沖上去,一把扶助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抬頭笑:“你以為我這種人,怎么可能讓自己被你們捕獲?白宮的那位都明白了,你卻不明白。五……四……”

商販咬牙:“法克!!我會抓住你所有的同伴!我發誓!!”

中年人一臉不屑:“別吹牛B了,你沒那種能力,你們的總統也不敢下這種命令。三……二……一?!?

“真希望能再看她們一眼,不過……天使們應該上天堂,而我這種惡魔,還是去地獄吧……”

“零!地獄……我來了……哈哈哈……”

看著中年人緩緩閉上了眼睛,沒有了氣息……

商販吐了口氣,揮舞手臂。

武裝人員迅速沖上,還有準備好的醫療人員一擁而上。

商販低聲咒罵了一句后,把戰術背心撕扯下來扔給了手下,抓過一個醫療專家:“我不太懂醫學,不過他說的腦瘤細胞擴散大腦皮層,還有壓迫脊椎……這樣的人……”

醫療專家面色古怪:“我只能說,哪怕是一只西伯利亞白熊,在那樣的情況下,也只能躺在病床上,一根手指都動彈不了?!?

商販目光復雜:“可是就在一分鐘前,他還抽著煙,喝著香檳,還和我們的總統隔著電話互相罵街?!?

“……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跡?!贬t療專家結結巴巴的說。

“呼!”商販常常吐了口氣目光凝重:“幸好,這個奇跡……結束了!對美利堅來說,是萬幸!這個惡魔,終于下地獄了……不,應該說是,回歸地獄了!他原本就應該屬于那個地方?!?

·

2000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點四十五分。

華夏蘇東省金陵市JN區第八職業高中

高二班

一個少年忽然從課桌上趴著熟睡的姿勢醒來。

講臺上,數學老師正指著黑板上的一道題目。

已知log3(x-2y)+log3(x+2y)=1+log3x+log3y,求log2x-log2y的值……

數學老師扔掉粉筆,然后目光巡視了一圈,盯住了少年,伸手指著他。

“你,陳諾!你上來解?!?

少年目光茫然了一下,緩緩聚焦,看了看周圍同學,看了看教室,又看了看黑板上……

午后的陽光,破舊的教室,刷著大白的墻壁……

看著黑板上那串數學題……

“emmmm……這還真的是……地獄啊……”

少年忽然苦笑著嘆了口氣。雙眸燦若星辰。

出走半生,歸來……

仍是少年。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