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7章:

第7章:

方寒眼疾手快地接過方炙扔過來的杯子,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憂傷,他低頭用熱水沖洗著茶杯,掩飾著那一份落寞。

他故作淡然道:“其實我早就放下了,現在這樣也沒什么不好?!?

“嗯?!狈街瞬幌胩崞鸱胶膫氖?,于是他岔開話題,回到正題上,“所以……這么火急火燎地叫吾來做什么?別告訴吾只是為了讓吾與剛剛那丫頭見一面!”

方寒心虛得手一抖,差點打翻燃著火苗的茶具。

他手心捏了一把冷汗,否認道:“當……當然不是,是我太想念師公了,怕您向上次一樣剛一出關就又回去,怕見不著,這才讓長老們去請師公來一敘?!?

方炙才不信方寒這套說辭,他坐起身蹺著腿,審視般看著方寒:“少來,收起這套腔調,好好說話?!?

“哎喲,還不是您,每次出關都呆不上幾天又回去,門中好多弟子都快不認得您了,近兩千年的新弟子更是連見都未曾見過您,這是肯定不行的。況且人鳳族長老那么遠趕來,您總得見上一面?!北环街诉@么盯著,方寒只好老實交代。

但方炙卻不買賬,他白了方寒一眼:“無聊。吾又不是門主,認不認得吾又如何。還有,與鳳族交好的是你們這些后輩,不是吾,吾沒有這個義務?!?

方寒:“但您是蓬萊的老祖啊,門主算什么,門主還不是得聽您的話?!?

這話方炙聽著倒是很受用,他嗤笑,“倒也說得沒錯?!?

方寒連忙趁熱打鐵,“可不是么,作為老祖,您有義務對后輩們指點一二,隨便教點什么也好,主要是鼓足一下門中弟子的士氣?!?

方炙伸出修長的食指擺了擺,然后慵懶地半躺回椅榻上,“教會你師父一個就很不容易了,吾現在只想享受天倫之樂?!?

方寒忍不住提醒方炙:“師公,天倫之樂是指跟兄弟、子女或道侶一起生幸福生活的快樂,您目前別說子女了,連個仙侶都沒有,孤寡中的孤寡,哪來的天倫之樂?!?

“臭小子!嘴那么欠,信不信吾抽你!”

方炙被氣得夠嗆,而方寒也早就做好了被揍的準備,手臂舉過頭頂擋在頭上,身體向后縮著,哪里還有一絲蓬萊門主的氣概。

方炙:“算了,看著這張臉吾下不去手?!?

方寒第一次為自己現在的這張臉而感到慶幸,看來長得老一點也并不是一點好處也沒有。

也是仗著這一點,方寒又不怕死的說:“師公年歲都那么大了,也該找一個道侶陪伴在身邊了,師父都找了,您不能被比下去啊?!?

“吾看你是真的欠打?!狈街颂殖胶沁呉粨],桌子茶具碎了一地,幸好方寒躲得快,不然碎的就是他了。

“師公您怎么能騙人,說好的看我這張臉下不去手的?!?

方炙眼皮都不抬一下,“所以吾沒看你的臉?!?

方寒被堵得啞口無言,但十分委屈。

方炙受不了他這模樣,嫌棄道:“別用這張臉做這委屈的表情,瘆得慌,吾不揍你了?!?

方寒一口老血直想噴出來,他師公這哪是放過他,這簡直是殺人誅心。攻擊人的長相是最可恥的!可誰讓對方是他師公!

可能方炙也覺得說得有點過了,便主動挽回了一點,“擔心吾還不如擔心你自己,吾一個人逍遙自在習慣了?!?

方寒心情低落道:“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彪S即眼里又燃起了亮光,“但是師公您不一樣,那個卦象我真沒騙您,如果您不著急著閉關,或許真的能遇到那個人?!?

“嘁~為了讓吾不閉關,真是什么瞎理由都能編出來,當吾閉關閉傻了嗎?蓬萊有哪門功法是與五行八卦沾邊的?你算個屁的卦?!狈街硕紤械美矸胶?。

方寒解釋道:“弟子真沒騙你,這是弟子千年前在人界跟一個道士學的,一輩子只能用一次,唯一的一次弟子就用來給您卜卦了?!?

方炙毫不客氣道:“騙人的玩意兒你也信?你還是未成年的小紅龍么?”

方寒滄桑的老臉上羞得通紅,“總之,您這次先不要那么著急回去閉關了,好歹讓新弟子們都認認您,而且您常年閉關不在蓬萊,外族還以為咱們蓬萊怎么了呢?!?

“這個看心情,吾困了,想睡覺,一會兒讓人做幾只燒雞過來?!狈愿劳?,方炙就閉上了眼睛,不再搭理方寒。

方寒也是無奈,自從蓬萊強大以后,再無外族敢來侵犯,但他師公似乎也因此對生活失去了樂趣,整日不是閉關就是閉關,仿佛除了閉關,就再沒有讓他感興趣的事了。

那個算卦,也是他為了留住他師公在門內多呆些日子才卜算的,想著他師公或許會對自己的另一半感興趣,現在看來……也是白瞎,還是多想些別的辦法吧。

就在方寒為了留住方炙絞盡腦汁時,方沐這邊已經結束了練習去到坤乾閣,上生理知識課。

每日下午,所有未成年的地坤都要聚集在坤乾閣,聽六長老方淑敏講關于地坤雨露期的應對知識。

方沐已經聽了十年,早就聽煩了。講來講去都是那幾件事,一邊說什么遠離天乾保平安,把天乾形容得如同洪水猛獸,一邊又說抑制劑對身體有害,地坤應在成年后找個天乾結合,自然度過雨露期……

前后相互矛盾,方沐早已習以為常,但每次聽到六長老描述天乾與地坤交合的過程,方沐還是會聽得臉紅心跳,這太羞恥了。

“總之,地坤在雨露期的時候,往往都是不能自已的,在快到自己雨露期的時候,千萬不要一個人外出,最好是跟自己的天乾呆在一塊,如果還沒有心儀的天乾,那就時刻要把抑制劑帶在身邊,以免出現什么意外,聽到了嗎?”

“聽到了?!北姷茏育R聲應道,唯獨方沐一人,神游在外。

六長老走到方沐課桌旁,拿著戒尺敲了敲課桌,嚴肅道:“說你呢方沐,天天上課走神,雨露期最容易出事的便是你,真是不讓人省心!”

課桌的響聲將方沐嚇了一跳,回過神來他連忙低頭認錯:“弟子知錯?!?

六長老咬牙,“看在門主的面子上,今日不罰你,但明日再讓我抓到,有你好看的?!?

方沐見好就收,嬉皮笑臉地保證道:“謝六長老,明日絕不再犯?!?

方沐的保證方淑敏不知聽了多少次,猶如形同虛設,她已經懶得同他計較了。

“上來把抑制劑分給大家?!狈绞缑羰栈亟涑?,轉身回到講桌上。

方沐愣了幾秒才恍然頓悟,原來六長老叫的是他啊?

他連忙起來幫忙把抑制劑分發了下去。

六長老是蓬萊掌管藥堂的,每年到了雨露期高發期,她都會準備好抑制劑分發給未成年的地坤弟子們;已成年的弟子需要自己去藥堂領取,有時候會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所以藥堂鼓勵成年后的地坤盡量找心儀的天乾幫忙度過雨露期。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