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3章:

第3章:

第二天,方沐又起了一個大早,他幫外門弟子掃完樹葉后,便隨著大家去練武場早練。

蓬萊弟子入門前三年,必須每日做早練,練習門派基本功。新弟子一批又一批,可方沐依然還在跟著新弟子們早練,十年了,他還是根基不穩。不過這不能怪他,他可是個人族,人族修仙,本就是個難事,哪還能跟得上天生有靈力的龍族啊!

“小師兄~”

“小師叔~”

大家見方沐來,都熱情的和他打招呼,有了方沐的襯托,才不會顯得他們修煉得很慢。

“嗨,大家好?!狈姐宀[眼向大家揮手,他有雙小虎牙,笑起來特別好看,大家都很喜歡他。

方沐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挺直站好。練武場上一百多名弟子整齊而列。

最前面的練臺上的站著的是他的二師兄方昊焱。他們內門弟子,每日輪流當值監督弟子們早練,今日剛好是二師兄當值。

在方昊焱的一聲令下,眾弟子舉劍同起,每一個弟子,每一個動作都像是復制粘貼,放眼望去,浩浩蕩蕩,十分壯觀。

集體早練過后,便是個人的自由練習。蓬萊的武器雖是扇子,但這扇子可不是普通扇子,平時看起來與普通扇子無異,可真正使用起來確實大有不同,它能轉化成各種形態,扇骨散開可做飛刀銀針當暗示使用,扇子合起運力可化作長劍,故練劍和飛刀也是他們主要練習之一,這都是基礎。

飛刀倒是會使了,就是總是瞄不準目標,勉強也算是會了吧。

可基礎劍術,方沐愣是練了十年都沒練明白,總卡在關鍵的地方過不去,所以方沐才每天都來跟新弟子們一起練習,主要是為了練劍。

靈力充沛的人,只需將扇合上,手心握住扇柄,運力從扇子根部往外拉便可將扇身化為長劍,可方沐靈力低微,甚至沒有,他只能手動把扇骨一條一條接上去。

樣子滑稽又心酸。

靈力從掌心注入扇子時,會發出一道炫酷的白光,可方沐那種方式就沒有這種特效加持,原本炫酷的化劍過程,到他這就掉了好幾個檔次,讓人看了都覺得沒有威懾感,絲毫不覺得高大尚。

但大家對此也都見怪不怪了,也能理解他,因為只有他一個人需要從零開始修煉靈力。

大家都各自練習著。

方沐的位置,正好是在一顆大樹的底下,微風吹過時,樹葉從樹上飄下來,落在方沐的肩上,落在他的劍上……

如果方沐劍舞得好看點,那將是一個優美的畫面,可惜……

方沐心中不斷想著劍術的招式。前面順暢無比,一到某個地方他就卡住了,然后又重新開始,反反復復;周圍的師弟師侄們都已經練完紛紛散去,而他還在繼續。

坐在樹上的人終于看不下去了,他折了根小樹枝朝方沐扔去。

被小樹枝扔到頭的方沐疑惑抬頭,只見老祖方炙一身白衣歪坐在樹上,嘴里叼著根草苗,垂眸看他。

“老…老祖?”方沐震驚之余立馬站直身子,他仰著小臉,一副乖巧樣。

“嗯?!狈街藦臉渖咸聛?,正好落在方沐前面,方沐幾乎都能聞到方炙身上淡淡的清香。

他連忙后退了兩步,弱弱說:“老…老祖,您怎么在這兒?”

“怎么,吾不能來么?”方炙環抱著胸,有趣地看著方沐。

方沐連忙擺手搖頭,“不是不是,您您是老祖,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只是…只是……”方沐緊張得快要咬到了自己的舌頭,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生怕老祖會罵他。

“你緊張什么,吾又沒說你什么,吾看起來很兇么?”

方沐急忙搖頭,心想:看著是不兇,但您是老祖啊,讓人怎么能不敬畏。

“那就站好?!?

方沐立馬站好,雙手垂直,站姿端正。

方炙摸著下巴上下打量著方沐,“看著不傻,怎么練起劍來那么笨?!?

方沐被說得羞愧地低下了頭。

“就那么一套劍術你練了不下幾十遍,腦袋是怎么長的?”方炙的語氣不兇,不像是訓斥,更像是調侃,可方沐聽著卻十分的羞愧,如果讓老祖知道他練了十年,會不會氣到吐血???

想到這兒,方沐的頭埋得更低了。

“嘖,果然是小朋友,真不經說,再練一遍給吾瞧瞧?!狈街撕笸藥撞?,給方沐空出地方。

方沐抬頭,弱弱地看了方炙一眼,小聲道:“……是?!彼穆曇粲中∮诸?,緊張得心率加快,就連手也有些無力發麻。

與昨日不同,昨日的緊張是見到敬慕之人的羞怯,而今日的緊張是因為害怕練不好被罵。

話說,他們老祖會打人嗎?打起人來疼不疼?

方沐突然想起關于老祖的那些傳說……身軀不禁瑟瑟發抖,他深吸了一口氣,向后退了一步,笨拙地重新舉起劍。

他不敢直視方炙,只好將視線移向別處,內心祈禱著不要出錯。

可人在緊張時,特別容易出錯。剛第二式方沐就出錯了,手腕因為緊張無力而沒握住劍,玄劍哐當一聲掉落地上,方沐的心臟跟著‘哐當’聲狂跳了幾下,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老…老祖,我……”方沐低著頭,心里害怕得不得了,劍也不敢撿。

“拿起劍,重新練?!狈街说穆曇?,聽不出半點情緒,分不清是否有生氣。

方沐連忙蹲下把劍拾起來,在方炙的注視下,他又重新開始練習。他把大部分的力氣都用在了手上,生怕再次發生剛剛的狀況。

犯過一次錯,方沐的緊張感暴漲,狀態自還不如之前,堅持沒多久,他就一個踉蹌跌在地上,那樣子別提多滑稽,但他都來不及尷尬與驚慌就被方炙提著后領拎了起來,“繼續?!?

方沐不敢說什么,只好咬牙繼續,可事與愿違,越想做好就越做不好,連續幾個時辰,頻繁出錯,方沐都快哭了,眼眶都紅了起來。

“吾都沒生氣,你倒先委屈起來了?!狈街税训鹪谧炖锏牟菝缤碌?,三兩步走到方沐的面前,低頭湊近方沐。

方沐連忙后縮搖頭,“沒有,弟子不敢?!?

“為什么總是出錯?!狈街送蝗粐烂C起來。

方沐嚇得雙肩抖了抖,弱弱說:“因…因為緊…緊張?!?

“為什么緊張?!?

“因為……怕您?!狈姐逶秸f越小聲,頭埋得老低。

“為何怕吾?!狈街松焓帜笃鸱姐宓南掳?,將他的頭抬起來。

頭是抬起來了,但脖子卻向后縮著,像只受驚的小兔子。

方沐如蚊般的聲音從溫潤的唇中吐出,“因…因為您是老祖,怕…怕被您訓?!闭f完方沐便咬住了下唇,那模樣無辜又可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被誰欺負了去呢。

這也不賴他,這樣的人物看著他,換誰誰不緊張?而且……除了他師父和師兄,還沒誰這樣盯著他練劍呢。若是他師父與師兄,他定不會那么緊張,即便犯錯,師父和師兄們也不會忍心訓他,但是老祖就不一定了。

若是被老祖拍一巴掌,他會不會直接被拍死?

想想都覺得頭皮發麻,脊背一涼。

方炙突然撲哧笑出聲,他站直身子,撐著下巴歪頭打量,“還真是個小朋友?!?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