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

第1章:

蓬萊仙島。

方沐正坐在亭子里等待著他的第18個相親對象的到來,這是他師父專門為他挑選合適的結契之人而安排的會面,已經一個月連續見了17個人了,今天是第18個。

方沐等得忐忑不安,以往都是對方提前到場,而他后來??涩F在他都已經坐了半個時辰了,還未見半點人影。

是不是不來了?

方沐正想離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蕩起一片漣漪,他側臉望去,只見一個白色的身影正踩著水面飛過來。

轉瞬間,那人就來到了方沐的眼前。

看到清來人是誰后,方沐嚇得語無倫次:“師…師祖,怎么是你?”

他還記得師祖曾與他說過他還太小,不準太早談情說愛,要以修煉為重??扇缃駞s被師祖撞到了他的相親現場,難免有些心虛與緊張,哪怕是因為不得已的原因才需要相親。

“就是吾?!狈街瞬豢蜌獾刈?。

方沐瞠目咋舌,難道師祖不是路過,而是來……

他震驚得語無倫次:“您…您您您知道這是…”

方炙挑眉:“知道?!?

方沐呼吸一窒,半天才說出一句話:,“那您怎么……”

方炙壞笑,“看上你了?!?

方沐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眼睛瞪得老大,他顫顫巍巍問:“您……不是在開玩笑吧?”

方炙扶桌向方沐湊近,“你看吾像嗎?”

方沐下意識向后縮,內心os:挺像的。

他覺得腦袋有點昏沉。

方炙又說:“還是……小朋友嫌吾老,怕吾體力不行?”他在方沐的耳邊低笑,“行不行……等你雨露期的時候試一次就知道了?!?

方沐萬萬沒想到,他一向敬重的師祖,竟然會對他說出這種話,還是這種撩人的語氣,毫無感情經驗的他被撩得滿臉通紅,又羞又臊,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會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而且他師祖怎么會對他有那種想法!

雨露期什么的,光想方沐就忍不住臉紅,一想到對方是自己敬愛的師祖,羞恥感就更加的爆棚,他甚至覺得這種想法是在玷污了師祖。

師祖這樣完美的人,怎么可以和他……

不行不行,不可以。

“怎么,這就害羞了?”師祖對著方沐的臉呵氣,嘴角掛著戲謔的微笑,他似乎并不怕方沐會被他嚇跑了。

而方沐,確實也跑不了,因為他——居然腳軟了!就在師祖對著他呵氣的瞬間,淡淡的雪松味撲進他的鼻間,喚醒了他身上不知名的細胞,口干舌燥,腳底不自覺就軟了。

“沒,沒有?!狈姐逍奶摰貙⒛抗馄诚騽e處,不敢看他師祖的眼睛。

“師、師祖,我…我可以坐下么?”方沐弱弱地問,他雙手扶住面前的石桌,指節因用力而有些泛白,但更突顯出他手指的好看。

骨節分明,又細又長,指節的輪廓還好看,摸起來也柔軟得很,方炙最中意方沐的手了。

這樣的手,把玩起來一定很銷魂。

這樣想著,方炙的眼神不由變得赤裸,看得方沐更加不好意思了,但是方炙沒有說話,方沐也不敢貿然坐下來,盡管他此時站得很艱難。

都怪那該死的雪松信香味!

時間回到方沐與方炙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就是幾個月前。

聽聞總是閉關的老祖今日出關,門內弟子紛紛前去圍觀,方沐也不例外。

只是方沐反應總是比別人慢半拍,當他回過神來時,一起練武的弟子們早就跑沒影了,空蕩蕩的練武場內只剩方沐孤零零一人。

百年難得一見的老祖,誰不好奇?方沐收起武器連忙往赤雷峰的方向跑,邊跑還邊喊著:“等等我?!?

赤雷峰,是蓬萊弟子閉關修煉的地方,聽說里面是一個虛幻的世界,里面靈氣充沛,最適合閉關修煉,但不知道為什么,弟子們都不太愿意進去。

老祖呢,是個例外,他就愛在里面呆著,方沐來這里快十年了,連老祖的一根發絲都沒見過,關于他的事,也只是在他師父方寒的口中得知。

他只知道他們蓬萊的老祖,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在這靈氣越來越稀薄的世界,老祖找到蓬萊這一塊風水寶地,憑一己之力將此地建立成一座島嶼,后將族人遷移到這里生活。

蓬萊之所以稱之為仙島,是因為這里蘊含著濃郁的天地靈氣,在這里出生的種族,一出生就為仙體,天生靈氣在身,是外人修煉多少年都達不到的境界。

也正因為如此,蓬萊也成為各族都虎視眈眈的一塊肥肉。

早幾萬年前,經常有外族來犯,最后都被老祖一一打回去了,可見老祖有多厲害,那時候就能一己對千,如今怕是更了不起!

方沐對老祖的敬慕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后來族人在這靈氣充沛的地方,越來越強大,再也沒有外族敢來侵犯了。蓬萊仙島也因此在人界成為了一個傳說、向往,修仙之人都想來這里,不過蓬萊幾乎不收人族弟子,因為他們都是龍族,修煉方法與人族不通。

方沐是個例外,他是被門主方寒撿回來的。

因為修煉方法不通,方沐修煉起來特別艱難也很慢,更因為他天資愚鈍,十年來也只是學會了些皮毛,就連最簡單的飛行術,他也還不熟練。這不,通常能跑著,他就不會用飛的,因為他經常不是飛到一半摔下去,就是控制不住方向撲到墻上或者樹杈上去,就……挺丟人的。

方寒因為心疼他,特地為他創建了一套功法,叫迷蹤幻影,專門用來跑路的,速度不比飛行術慢。

為了追上他們,方沐使上了吃奶的力氣,他一股腦兒的向赤雷峰的方向沖去。

“砰!”不知是誰落在了方沐的面前,而方沐跑得太快根本剎不住腳步,一頭撞在了別人的身上,結實的胸膛如同一塊堅硬的玄鐵,撞得方沐頭暈眼花。

“嗷~好疼!”方沐齜牙咧嘴地捂住自己撞到的腦門,身體踉蹌了一下差點沒站穩,還是對方扶了他的肩膀一下才站穩了。

嚇!!!方沐急忙低頭向對方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是我跑太急了沒看見你,對不起啊?!?

“跑這么急是要去哪兒?”頭頂傳來低沉磁性又好聽的聲音,很陌生,是方沐在這里從未聽過的。

“去赤雷峰看老…”方沐邊說邊好奇地抬頭,看清眼前人的長相時,他直接卡殼了。

這…這這這不就是那位老祖么?

“老…老祖?”方沐急忙從老祖懷里跳出來,眼前這人長得也太好看了吧!

一雙海藍色的眼眸里像是住著一片海洋,眼神深邃有神,仿佛隨時能把人吸進眼里去;面部的肌膚吹彈可破,一點兒皺紋也沒有;一對白眉之下是一張意氣風發的俊臉,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是活了10萬+的人,要不是這標志性的白眉,方沐絕認不出這是他們老祖。

甚至是現在,他也有些不太確定,他看著太年輕了。

但他師父說過,整個蓬萊只有老祖一個是天生白眉,若是哪天在蓬萊見到生著白眉的人,那人必然是老祖,因為沒有人敢留跟老祖同號眉毛。

“嗯~眼神不錯,閉關這么久出來,沒想到還有人能一眼就認出吾?!崩献媸置掳?,欣賞地看著方沐。

“……是老祖太容易認了?!狈姐宓谋砬橛行┌V呆,他還沒從老祖的容貌中緩過神來,怎么會那么年輕!

“噢?你倒是說說,吾哪里好認了,吾記得上次出關,還沒你這號弟子?!崩献姝h抱雙臂,饒有興趣地看著方沐。

方沐羞赧地低下頭,“…嗯,弟子剛入門十年,還…還未曾見過老祖,不過弟子經常聽師父說起您,所所以認…認得?!?

方沐緊張得舌頭打結,他的呼吸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他……他正在跟他們的老祖說話誒!

內心雀躍得像有個小人在他心上跳舞。

“是么?那你師父是如何說吾的?”老祖彎腰向方沐靠近了些。

方沐下意識抬起頭,老祖的眉眼彎彎的,帶著笑,淡淡的雪松香味繞過方沐的鼻尖,方沐直接愣了神,心臟砰砰地在亂跳,連回答問題都忘了。

直到臉頰傳來一陣掐疼,方沐才回過神來,“對…對對不起,您您生…生得太好看了,我我我…”

方沐語無倫次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別急,慢慢說?!崩献鎿P著嘴角,離開了一點。

雪松香味消失,方沐這才冷靜了一點,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對不起老祖,您的氣場太大了,我剛剛有點緊張?!?

“嗯?!崩献嫖⑿?,“繼續?!?

“咳咳,師父說,您有一對獨特的白眉,看到生著白眉的人就一定是您,他還說您特別的厲害,沒有您就沒有蓬萊的今天……”

方沐像背書一樣,滔滔不絕,老祖抬手打斷了他,“行了,這些吾都聽膩了,小朋友,你方才說吾長得好看?”

方沐聽到“小朋友”三個字臉紅了,聽到后面那句話,臉更紅了,但他還是不得不點頭,“嗯,您……是我見過最好看的人?!?

方沐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那……你覺得吾哪里最好看?”老祖突然又彎腰,湊近方沐的眼前,像是有意逗他一般,嘴臉帶著戲謔的笑。

“您您您整整整個人都好看?!北贿@么一湊近,方沐整個臉都燒了起來,說話也更語無倫次,手指緊張地拽著兩邊的衣擺。

老祖看著方沐緊張的表現,甚是覺得有趣,目光也肆意地在方沐身上打量了起來,掃過方沐的手時,他眉眼一彎,輕笑出聲,他似乎很高興的樣子,“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方沐?!?

“人族?”

“呃…嗯?!狈姐妩c頭,老祖不愧是老祖,一眼就能分辨出他是哪個種族的。

“有趣,我叫方炙,記住吾的名字,先走了,來日再見?!弊吡藘刹椒街擞滞A讼聛?,他回頭對方沐一笑,“別告訴那幾個小混蛋吾跑出來了?!?

“小…小混蛋?”方沐頓住,老祖說的是誰?剛想開口追問,卻發現對方早已不見蹤影。

所以……小混蛋們到底指的是誰?方沐邊走邊思考著。

方沐忽然停下,頓時恍然大悟道:“啊!不會說的是師父和長老他們吧?”

據說老祖年歲有10w+,甚至更久,而他師父才3萬多歲,對于老祖來說,師父他們……確實是挺小。

可是!方才老祖喊他小朋友,現在又稱師父他們是小混蛋,總感覺哪里怪怪的。

方沐抬頭看著面前的路,臉上露出了茫然。老祖已經見到了,那接下來要去哪里呢?是回練武場,還是前去赤雷峰?

方沐站在路中央,左右為難,他歪著頭思考:按照老祖剛剛的說法,師父他們應該還不知道老祖已經出來了,得快些去告訴師父才行。

方沐急匆匆向赤雷峰跑去,轉身就把老祖剛交代他的話給忘記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