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6章:

第6章:

塵岳一路疾馳,沖進了左騎軍軍營,此刻軍營混亂不堪,沒有任何消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所有校尉都聚集在營門口,吵吵鬧鬧亂作一團,群龍無首。

突然大家見到塵岳沖了進來,仿佛有了主心骨,作為周將軍的貼身親衛,大家還是見過的,一名校尉大喊:“小兄弟,出什么事了?周將軍有什么命令?!?

塵岳掏出兵符,高高舉起,大喝:“周將軍兵符在此,見虎符如見本人,肅靜!”聞言大家都安靜下來。

“涼州別駕趙子才,右騎軍都統常天虎叛國通敵!欲舉城獻于燕戎,奉將軍令,左騎軍出城迎敵!”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按大周律令,還需呼延將軍虎符,否則擅自出戰,全營皆斬,小兄弟可有呼延將軍兵符?!币粋€校尉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道。

塵岳環視全場,開口大喝:“呼延將軍深陷重圍,生死尚未可知,今我代周將軍行事,燕戎大軍已至城下,雖無兵符,然我等身為涼州男兒,當守土衛國,恪盡職守。否則城破之時,滿城生靈涂炭,我們的父母妻兒將面對燕戎的馬蹄,此去九死一生,我,涼州鳳陽塵岳,武德四年募兵,愿出城迎戰,可有熱血男兒,與我一起走一遭,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

場面出現了短暫的寂靜。眾人盯著塵岳,無人出聲。

“涼州左騎軍都尉瞿龍,愿往!”一名將官上前一步大喝道。

“涼州左騎軍百夫長韶文山,愿往!”

“涼州左騎軍都尉蔚青,愿往!”

“涼州左騎軍新兵樊鴻,愿往!”

“......,愿往!”

一聲聲愿往,一條條漢子,一陣陣驚雷,戰心一起,全場沸然!

塵岳的心頭涌上一股熱血,勒馬向前一步:“眾將士!”

“在!”

“披甲!迎敵!”

“諾!”

塵岳一馬當先,朝城門奔去。

一騎穿營而入,萬騎奔涌而出!聲勢滔天,滾滾不絕!

此刻慕云笙已經帶著燕戎大軍抵達城下,見城中火光沖天,殺聲四起,不由得大喜,一切正如計劃的一樣,趙子才已經動手了,正準備命令士兵攻城。

“嘎吱”武關城門突然打開,一人一騎當先沖出,身后騎兵,皆黑衣黑甲,源源不斷從城門涌出,勢若奔雷,大周軍旗,迎風飄揚。

慕云笙楞住了,“看樣子是出意外了啊,大軍聽令,破城!后退者斬!”身后數萬燕戎騎兵,鋪天蓋地的壓了上來。

“左騎軍!殺!”塵岳毫不畏懼,手持長矛。迎面撞了上去。

兩軍廝殺在一起,數萬名騎軍交鋒,落馬必死,就算你落馬時只是輕傷,戰馬巨大的沖擊力只要撞到你,必死無疑!

左騎軍面對數倍于己的燕戎大軍,奮力拼殺,人人奮勇當先,哪怕是新兵,也毫無懼色。雙方血戰良久,都死傷無數,左騎軍的人馬越來越少,依舊死戰不退。

慕云笙貴為皇子,自然沒有上陣廝殺,看著眼前的戰場,他心急如焚,他深知戰機稍縱即逝,城內的趙子才能堅持多久誰都不知道。

他突然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塵岳?!笆撬?又是他?此子今日必殺!”慕云笙仰天大嘯!策馬持槍,朝塵岳沖了過去,他身邊的親兵全都嚇了一跳,皇子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呼啦一下,燕戎剩下的士卒全都跟著慕云笙沖進了戰場。

塵岳左沖右突,手中長矛已經換過三柄,渾身浴血,突然他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朝自己沖了過來,是他!我找你很久了了!來吧!

兩騎對沖而過,塵岳一槍刺空,緊跟著抽刀就是一個橫劈,砍在了慕云笙的胳膊上慕云笙雖身負重甲,依舊被劃開了一道口子。慕云笙強忍忍痛,一記回馬槍就扎在塵岳的后背,所幸臂力已失,并沒有穿透鎧甲。

燕戎親衛見狀大驚,一擁而上將慕云笙護在中間,塵岳也早就他強弩之末,拼命的喘著粗氣,死死的盯著慕云笙。

“嗚~”突然一陣號角聲響起,遠處的大地開始顫抖起來。雙方都循聲望去,大隊的騎兵正奔涌而來。

“媽的,他們的援軍到了!”慕云笙恨恨的罵到,知道今天再不走可能就要有麻煩了,他轉頭看向塵岳:“燕戎六皇子,慕云笙?!?

“大周士卒,塵岳!”

慕云笙不再停留,“傳令大軍,撤兵!”說完便撥馬回撤。

“他日,我必殺你!”塵岳的吼聲穿透戰陣,穿進了慕云笙的耳朵里,慕云笙心頭一顫,隨即頭也不回的撤走了。

燕戎大軍如潮水一般退去,留下了一片尸橫遍野的戰場,塵岳看著同袍的尸體,哭出了聲:“弟兄們,援軍來了!”

一夜已過,太陽的光輝灑在了大地上,仿佛想要將夜間的血腥氣一掃而空。

武關城,議事廳

一張陌生的面孔坐在首座,呼延長林,周如海坐在左右兩側,還有一群校尉軍官,幾乎人人帶傷,眾人皆沉默不語,塵岳筆直的站在周如海的身后。

此時塵岳已經知道了首位之人的來歷,正三品涼州將軍蕭正業,也是整個涼州最高軍事長官,昨晚就是他帶著三萬涼州軍馬及時趕到戰場,擊退燕戎大軍,平定叛亂,要是再晚一點,可能在座的人都變成尸體了。

昨夜塵岳出城作戰之時,周如海和呼延長林先是合并一處殺出重圍,然后分別趕到左右步軍營,陳明利害,調動步軍平叛,趙子才二人久攻城門不下,燕戎大軍又被塵岳拖住,二人漸漸落入下風,見涼州大軍來到,已經知道必敗無疑,只能率親兵突出重圍,遠遁而去。

袁泰因為也有通敵嫌疑,暫時被關押,等候發落,宇文清在亂軍之中被殺,尸體已經找到。目前正在打掃戰場,肅清余孽,統計傷亡情況,眾人皆已精疲力盡,聚在一起商議接下來該怎么辦。

塵岳受了些皮外傷,包扎過后就跟了過來,畢竟自己還是周如海的親兵,不能擅離職守。塵岳斜著眼打量這位涼州將軍,估摸著年紀和周如海相仿,濃眉大眼,個子倒是不高,眉宇之間透露著一股正氣,不怒自威??礃幼邮莻€能征慣戰的將軍,塵岳心想。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