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9章:大膽的嘗試

第9章:大膽的嘗試

一個小小的枝條鉆破地板,沿著木桌朝上生長起來。枝條直到長到半人多高時才停止,在最端部快速生長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粉藍色花苞。那花苞抖動了兩下,竟發出輕柔的女聲。

“情況恐怕有變,你們最好親自來看看?!?

聽到這句話,晞琉竟有一種另一只靴子終于落地的感覺。長久以來的心急似乎有了答案,他不怕有危險,但對于那種冥冥之中的預感卻相當厭惡。

晞琉和幽皇對視了一眼,紅中帶金的火焰在一瞬間將兩人覆蓋,又很快熄滅。待火焰熄滅后,屋內的陳設沒有一處有絲毫灼傷的痕跡,但原本坐在此處的晞琉和幽皇卻雙雙不見蹤影。

狼山附近。

花苓使了個小小的幻術,將附近村莊的村民們給支了出去,以免到時候打斗將其波及?;ㄜ呱韨日局荒幸慌?,皆是看起來不足十歲的小童兒,兩個小孩兒長相相似,年齡相仿,正是一對并蒂蓮所化形而成的妖修。

一道火焰于其身側燃起,花苓就像是早就知道一般淡定地側頭回望。

等兩人的身影顯現后,花苓看著一臉焦急的晞琉,也忍不住揶揄了一句:“一開始幽皇說的時候我還不信,看來千年老樹真的要開花了啊?!?

晞琉:?

幽皇:?……這是我說的?

花苓:原話的確不是這么說的,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花苓看了一眼幽皇,那一眼端是無比的風情。但凡是修仙之人,就沒有幾個難看的,妖修在這一方面就更是出色,幾乎個個都是美女俊男,只能說民間傳說中妖怪勾人精氣的傳言也不是空穴來風。這家伙在妖修內都是出了名的高冷,這次居然會主動給花苓說八卦,看來島主帶回來的小家伙還真不簡單。

幾人走到花苓準備的房間,這原本是一間農夫的民房,被花苓改造了一番,作為臨時卜卦的場所。

“你們看?!?

“坤艮謙卦?”(四大吉卦之一,大概意識是接下來的行動會十分順利,是相當完美的一種卦象)

“這是不是太順利了一些,對面可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強大魔修?!?

晞琉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開口問道:“你卜算的是狼山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是,為什么這么問?”

幽皇也注意到了什么,他看著被晨霧籠罩著的狼山:“我感受不到魔氣?!?

“怎么會!?”花苓難以置信地看著幽皇,身為紫雀的幽皇可是他們之中感知能力最強的,“那家伙的藏匿能力如此之強?”

“……也許?!?

花苓看向晞琉,只見對方黑色的眼眸逐漸化為金黃,額上也生長出一對龍角,竟是直接化為半妖之態!

“島主?”花苓驚訝地看著晞琉,晞琉已經多少年沒有展現過這樣的姿態了,那個孩子究竟是……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去探查一番?!?

“事情有異,島主還是等我再探查一……”

話音未落,晞琉回頭淡淡地看向花苓。那目光中并無明顯怒意,但僅僅是被那金色的琉璃之瞳掃視一眼,就讓花苓整個人都陷入了極大的恐慌之中。

龍,萬物之長也。統御八方,無不折服。

幽皇一手扶住險些無法站穩的花苓,一邊點頭道:“還請島主小心,我們稍候跟來?!?

晞琉這才將視線收回,那幾乎要將她碾碎的威壓瞬間消失,花苓忍住跪拜的沖動,抬頭看著化為一道金色火焰消失的晞琉,這才小心翼翼地小口呼吸。

“無論如何,島主始終是島主,是所有妖修的統領?!庇幕室郧氨阌X得,作為專職與外界接觸的花苓受到了一些外界的影響,只不過從前無傷大雅,他也懶得去說。

沒想到他的一時縱容,竟會讓花苓忘了晞琉作為真龍在妖修中的存在意義,妄圖開口反駁其決定。

他垂眸看著面色蒼白的花苓,終究還是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提點了一句:“島主的命令,我等只要聽從便好?!?

“……是?!被ㄜ唿c頭,“是我糊涂了?!?

幽皇撫摸著手中的扇骨,他也算是流云島內元老級別的人物了,也曾見過晞琉真正動怒時的場景??扇缃裥录尤氲难廾鎸劻饡r大多只聞其名,卻并不曾見過其真實實力。況且晞琉也不是喜歡壓迫人的性格,又常年不在島上,偶爾回島也比較隨和。

這就導致新一代的妖修即使知曉晞琉身份,卻對其尊敬不足。

他手中的動作一頓,這也怪他,這些年來他一直將精力放到尋找同族之人上面,以至于疏于對流云島的看管。

看來是時候尋一個時間回去一趟了。

晞琉半獸化后,真龍血脈也從壓制狀態被釋放,雖然戰斗能力還不能與真身相比,但這樣的體型卻更適合去進行探查。他之所以敢只身潛入也正在于此,真龍的記憶傳承中有許多上古法門,這其中部分是只有擁有他們血脈之人才可修煉的。當初潛入魔界,用的也是此法,卻沒想到他并沒有找到想要探查情況的魔尊,反而讓他遇到了洛上川。

跟隨血液的指引,晞琉來到山林深處,清脆的鳥叫聲和蟬鳴聲夾雜在林間的清風中,混合著山林特有的樹木露水輕香,一副安寧祥和的氣氛。描金的靴子踩在落葉上,卻好似一片羽毛在上面輕輕拂過,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沒有?明明指引的地方就是這里。晞琉忍住發散神識探查一番的沖動,只身在林中快速走了一圈,卻沒有發現任何陣法的跡象。

血液的指引分明就在前方,但空無一人的山林又確確實實展現在他眼前。這樣的怪異的結果,讓見多識廣的晞琉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他嘟囔了一聲:“我是真不擅長這個?!?

一邊說著,晞琉一邊從玉佩空間中取出卜卦所需的物品,然后在指尖逼出兩滴鮮血涂抹在龜殼之上——用的是普通的血,光是卜卦的話,沒必要浪費心尖血。

可是卦象顯示的結果卻讓他更加迷惑了,要不是用龜甲卜卦算是所有卜卦方式中最為簡單粗暴不需要技巧的,晞琉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己太手生給弄出了個錯誤結果了。

“卦象顯示,我血液的位置就在前方?!睍劻鹂粗諢o一物的叢林按了按自己的額頭,“這是什么意思?”

幻象?異空間?但前者不可能瞞得過他的眼睛,而后者,如果被傳送到新開辟的空間,卦象和血液的指引不會是這種結果。

“嘶——”突如其來的頭痛讓晞琉按住自己的腦袋,一些碎片化的畫面在他腦海中快速閃過。

晞琉知道自己身體出了某種問題,導致不得不隔一段時間死亡重生,并且每每修煉至合體期后便會不受控制地再次死亡。他覺得也許過去的自己的確見過這種現象,畢竟在世界開辟之初,一片混亂的時期,各種法則不全,各種奇怪的現象層出不窮。

但那些過于久遠的記憶已經完全化為碎屑,埋藏在他的識海最深處。即使想要強行回憶,也只能解讀出相當零碎的信息。

許久,晞琉才從記憶深處讀取到有用的信息。

他抬起頭,神色陰郁,金色的瞳孔暗藏血色的殺意,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道:“‘陰影’,很好?!?

……

“看來是真的出事了,已經過了三個時辰,卻完全沒有天亮的跡象?!苯涍^三個時辰的不斷探查,洛上川已經確定自己被困在了狼山。

他一路上沒有找到除他之外的任何活物,就連山中最常見的昆蟲都沒有見到。在空無一人的黑暗山林中走上整整三個時辰,還陷入了鬼打墻般的詭異狀態,要是換個心志不堅定的人來,沒準都能被自己的想法活活嚇瘋。

這期間他也嘗試過利用耳墜直接聯系幽皇,畢竟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他們之前商量好的計劃多半也用不了了,還不如早點把消息傳遞出去,讓那兩位更有經驗的人去準備。但他嘗試了很多次,耳墜中的殘留神識倒是可以被激活,但他傳遞出的消息確是石沉大海。再加上這怎么走也走不出去的山林,還有似乎永遠不會出現的日出,弄得洛上川都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什么時間陷阱中。

唯一的好消息是那抑制靈氣運轉的藥物已經完全失效了,他現在已經能發揮自己全部的實力了。

……雖然只是個連筑基期都不到的實力。

再一次聯系幽皇無果,洛上川干脆在原地找了個位置坐下,梳理起自己現在所知曉的信息。

首先,他們這些被捉住的“普通人”只起到了誘餌或是祭品的作用,背后之人真正的目標是鳳惜時這點可以肯定。那么為什么會將目標放到鳳惜時身上?

其實洛上川已經隱隱約約有了一個推測,他懷疑真正入魔的就是鳳城城主鳳觀瀾,也就是鳳惜時的父親。雖然難以相信一個父親會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動手,但如果他已經成為魔修的話,這倒也不是不可能。入魔之人會十分瘋狂弒殺,情感淡薄,也許鳳觀瀾曾經是個很好的父親,很負責的城主,但一旦受到魔氣侵蝕,那他就會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如果將魔修的身份定為鳳觀瀾的話,很多問題都會得到解釋。能夠聯系到如此眾多的車夫和商人是因為作為城主的他早就與各類人有舊,而之前之所以在探查過程中沒有發現任何異狀,也是由于這一切都不過是他自導自演而已。而且他們這一次的行動被坑成這樣也有了解釋,鳳惜時不說,在不知道自己父親入魔的情況下,她肯定是對其信任有加。而晞琉和幽皇雖然在制定計劃的過程中施加了防窺探的法陣,但作為一城之主的鳳觀瀾有太多的辦法獲得他們詳細的情報了。

恐怕連城主受傷的消息都是謊言,目的就是有一個合適的理由淡出眾人的視線,以免其入魔的狀況被發現。而他的女兒,鳳惜時也很好地按照他的計劃在行動,非但在臨時上任之后快速掌控了鳳城并讓其恢復正常,還很好地隱瞞了鳳觀瀾受傷的消息,巧妙避開了不少實力的窺探??梢哉f,天賦絕佳的鳳惜時在不知不覺間成了鳳觀瀾邪惡計劃的最大幫手。

目前他最重要的事就是想辦法將自己所獲得的消息傳遞出去,晞琉他們在沒有親自探查狼山的情況下,很難識破鳳觀瀾的計謀。

當然,保住自己的小命也同樣重要,不過在中元節到來之前,他還是有幾個時辰的安全時間的,但時間一到……

也許是體質的緣故,除了愈加寒冷的天氣之外,洛上川還能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不斷地靠近這里,那力量是如此的龐大廣博,洛上川僅僅是窺探一角,就喪失了全部的戰意。

他絕不是那股力量的對手,甚至連晞琉和幽皇這兩個他所知的高手恐怕也最多在那股力量下勉強活命。

那不是他能抵抗的力量,在意識到這一點后,洛上川反而沒有一開始那么緊張了。說到底,一個還未筑基的修士,在這個世界上就是炮灰而已,他能做的也就是盡量抱緊強者的大粗腿了。

看來通過耳墜已經沒辦法聯系晞琉了,洛上川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著自己的耳墜,思索著自己還有什么辦法能將消息傳遞出去。

目前他能聯系外界的渠道只有兩個,一個是耳墜,但所有的消息都石沉大海,他不能寄希望于這個。還有就是……

洛上川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晞琉在他這里留下來的心尖血,以心尖血的特殊,再加上晞琉并沒有抹消這些鮮血上的靈性,這會是絕佳的卜卦材料。按理來說,僅憑這些鮮血,晞琉都能輕松地找到他,但這么長時間沒有消息,也不知是晞琉那邊并沒有意識到情況不對尋找他,還是這詭異的狼山如今真的連晞琉都無法看透。

洛上川此時還不知道,托鳳觀瀾的福,他已經成了所謂“倒影”的第一批客人。他與晞琉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卻也遠在天涯,兩人一人身處現世,一人被傳送至“倒影”中,就算面對面,也無法感知到對方。

思索無果,洛上川決定冒一次險,給晞琉來一記猛的。

想到這里,洛上川面色突然詭異了起來,他眼神飄忽了一下,似是相當不好意思,緊接著又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臉。

“我到底在想什么,清醒一點洛上川,這可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他深吸一口氣,表情緊張而嚴肅,但若是仔細看去,卻能看到耳邊未能消散的紅暈。洛上川自修煉起,除了引動靈氣之外,練習的最多的便是如何掩藏自己的氣息。畢竟正如晞琉所言,他天生靈體最明顯的表現就是能夠成為絕佳的爐鼎,像黑夜中的燭火一樣引人注目,如果不能隱藏身份,那他只能去應付那些被他體質吸引而來的無窮無盡的“蒼蠅”。

但所謂的“關閉”和“開啟”的辦法在本質上確是相通的,是同一種方法的正反兩種操作。

洛上川深吸一口氣,解除了對自己體質一直以來的壓制,除此之外還加了一把火,將自身氣息引動,主動朝著外界散去!

霎時間,來自爐鼎的靈氣以洛上川為中心迅速蔓延,他的面色也呈現出一種蒼白中透著紅暈的不正常狀態。

最先感知到這股氣息而躁動的正是晞琉留在他靈根附近的血液,那幾滴懸浮在丹田附近的渾圓鮮血突然炸裂開來,化為一朵朵金紅色的火花,圍繞著靈根旋轉。擁有晞琉部分靈性的鮮血表現出了極強的占有本能,試圖阻止外放的靈氣,但卻胳膊擰不過大腿,只能急得團團轉。

一口氣將體內的靈氣全部放出后,洛上川整個人都像是從水中撈出來一樣,脫力到坐都坐不住。

“哈……哈……”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原本就上挑的眼尾處出現一抹嫣紅,雙目濕潤而迷茫,雙唇微張,臉頰處也浮現出兩處紅暈。這樣的美景,配上其周身若有若無的氣息,饒是最清心寡欲的修士,此時也不禁被其激起心底最隱秘的欲望!

沒想到……會這么累。

原本為了安全起見洛上川還打算釋放完靈氣后立馬轉移陣地,沒想到居然到了站都站不起來的地步。他不知道,這所謂的絕世爐鼎體質不單單會影響到他人,連他自己都會被影響到。

作為從小被家族培養吃了大量丹藥的洛上川,此時的身體已經完全為可能出現的雙修而做好了準備。他渾身發軟,整個人無力地半倚半靠在樹上。他感覺眼前的景物都有些模糊了,手顫抖著嘗試了數下才將劍抽出。

“晞琉……”他腦海中浮現了那個耀眼而奪目的身影,“哈……快點……察覺到吧?!?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