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8章:誰是黃雀?

第8章:誰是黃雀?

狼山密林深處,一個穿著玄色長衫的男子背手站在一片竹林當中。這些有著四君子之一美稱的植物在濃霧籠罩的今晚,卻好似一根根伸向天空的瘦骨嶙峋的指骨一般,詭異非常。通常而言,布滿落葉的竹林很難安靜下來,即使是最微小的林風,或是動物,都能觸動竹葉,令其發出莎莎的聲響。

可今夜,整個竹林卻靜謐非常,連一絲聲響也沒有。好似林中的所有動物,甚至是微風都沉睡了,只有濃厚到幾乎要滴落的黑黃霧氣彌漫在其中。

整片竹林中的活物似乎就只有那名男子。

那男子緩緩睜開眼睛,露出一片猩紅的眼球。鳳觀瀾此時在好似突然活了一樣,深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那令人厭惡的黑黃色霧氣從他鼻端吸入,又從口中吐出,隨著他的幾下呼吸,周邊的霧氣更濃了,甚至到達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他舌尖微動,感受著濃霧中夾雜著的生命力:“無上的……美味?!?

兩百名少年少女心臟的功效,遠不如一個直系親屬的心臟。鳳觀瀾為人謹慎,即使入魔后時常受殺欲控制,卻也無損他狡詐的本性。那狼妖早就被他挖了妖丹,任是大羅神仙到了,也只能緩解他的死氣。但就算如此,他也未曾將自己的計劃全盤托出。

讓那些人做時兒黃泉路上的伴兒?那狼妖還真以為他是控制不住殺人的欲望才抓那么多人嗎?

那些人,除了引出時兒讓她落入自己提前設下的陣法中外,最重要的就是,作為他貢獻給魔界的祭品。自從入魔之后,他便時不時地感受到魔界深處對他的呼喚,無法獲得靈氣,魔氣已經成為他全新的力量源泉。

他不知道那些生活在魔界的魔修是怎樣的,但他知道,魔氣在賦予他強大的力量的同時,也對他的身體造成了難以挽回的侵蝕。

他感覺自己現在正行走在一跟懸掛在兩峰之間的鋼絲上,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的結局。所以除了利用鳳惜時的心臟緩解魔氣對身體的改造之外,他還需要試探一下魔界——他總覺得,魔界,似乎有自己的意識。

就像天道一樣,也許懵懂無知,如初生的幼兒。但他在最初入魔時,在那種身體快要被撕裂的痛苦中,分明感受到了某種來源于至高存在的呼喚和渴望。

對于信徒、祭品、死亡和殺戮的渴望。

他想利用這二百名前途無限的年輕人的死亡和血液,嘗試取悅魔界深處的意識。若是成功的話,他也許能成為第一個以殺證道之人,真正以魔修的身份羽化成仙!

一揮袖,身旁的竹林以他為中心,竟寸寸化為粉塵,消散在霧氣當中。鳳觀瀾感受著自己體內的力量,忍不住大笑兩聲:“哈哈,螳螂捕蟬,時兒,為父就在這里等著你?!?

……

“這是,蟬?”洛上川看著地上死去的兩只昆蟲——一只螳螂和一只蟬,保持著捕食那一刻的狀態,僵死在了那里。

螳螂捕蟬,真是不詳的畫面。

這個地方真是愈發詭異了,洛上川靠著自己已經恢復一多半的靈氣從牢籠中輕松脫身,但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卻映照了他內心中逐漸加劇的預感。

沒能找到第二個關押的牢籠這并不奇怪,那狼妖肯定是要在牢房附近施加幾個障眼法,以他的水平,看不出來也是應當。他原本想出去探查一番,若是真能確定這附近的具體情況也行,若是被巡邏的人發覺倒也無所謂,畢竟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那狼妖再想找到一些合適的祭品也不容易,自己的性命還是有保障的。

但事情的發展卻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沒有被關押的人、沒有其余的牢房甚至沒有警衛!洛上川就這么在通道中稀里糊涂地走了兩步,莫名其妙地就走到了山林里!

從地牢中脫身非但沒有讓他松了一口氣,反而更加劇了他的擔憂。意料之外的事情越多,就意味著他們之前對這狼山的推測錯誤就越多。事到如今,洛上川看著這完全被霧氣所覆蓋的幽暗密林,甚至有些懷疑他們最初的判斷。

這件事,真的是狼妖所為嗎?

他從鳳惜時和幽皇那里得到過這名妖修的情報,對方逞強好勇,為人豪爽不拘小節,就算入了魔性格發生極大的變化,也從未聽說過有人在入魔后,智商還會上漲的。

這樣的狼妖,真能逃得過城主的檢查,讓他親自帶隊也一無所獲嗎?

而且作為安居一隅不染俗物的妖修,他是如何找到一個又一個商人車夫,威脅他們為其辦事的?利用附近的流氓山賊?先不說他們有沒有這個能力,把這么重要的事情交給一群根本毫無信譽可言的社會敗類,怎么想怎么都不靠譜。

洛上川就是在牢房中突然意識到這一點,才想親自探查一番的,卻沒想到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復雜。他恐怕是在路上觸動了某種傳送陣,直接將他送到狼山中了。設置傳送陣的人根本沒有絲毫看管陣法的意思,似乎并不在意牢房中的人會不會通過那里逃走。

或者說……

“他希望牢房中的人通過那個陣法來到狼山中?!?

洛上川緩緩說出自己的判斷,一瞬間,原本靜謐的山林中仿佛處處都是殺機!

螳螂捕蟬。

在這一刻,洛上川再一次想到了自己剛剛看到的那一幕捕食場景,不禁苦笑一聲。

想要發揮陣法的最好效果,其中一個辦法就是讓作為引動陣法的有靈之物自愿入陣。只要幕后黑手在牢房附近稍加動作,那些如同驚弓之鳥般的人就會非?!白栽浮钡嘏艿酵ǖ纼鹊膫魉完嚫浇?,再非?!白栽浮钡乇凰偷缴搅种?。

洛上川幾乎能夠想象得到,在被關押了這么多天,還意外昏迷,在蘇醒后又再次受到驚嚇的他們,在發覺自己“逃出來”的那一刻,會是多么開心,多么的……

自愿!

他根本就是想在狼山中動手!

這樣粗糙的陣法,這樣廣闊的范圍,幾乎不用猜,洛上川就能肯定布置在狼山中的陣法的目的是什么。獻祭,一場血腥的、無差別的屠殺,將狼山上的所有活物全部獻祭!

那真正的引動魔氣的陣法會在哪里?他們之前推測這樣的陣法需要大量的犧牲品,但如果那犧牲品的質量足夠高,是否可以彌補數量上的不足?

洛上川呼吸猛地一滯:“鳳惜時?!?

鳳城。

清晨的鳳城熱鬧無比,走卒小販們四處叫賣著吃食貨物,一片熱鬧,看起來,最近發生的異狀并沒有影響到鳳城人的生活。

也是,無論是城主還是那些富人高官,都不是這些百姓平常能接觸的,他們自然也感受不到那些人最近的低氣壓。

狼山起霧了,這個消息是鳳城中的人昨晚告知給晞琉的,白色的薄霧,似乎是這個季節常見的跡象。

這個意外并沒有引起鳳惜時過多的注意,她認為就算這其中有非自然的手筆,也是那狼妖害怕行動時動作過大,引起狼山周邊村民恐慌而做的舉措。

理智上晞琉同意對方的看法,但其實自從洛上川前往狼山后,他便一直有些心神不寧。一開始幽皇和他都以為這是由于太過擔憂洛上川的安危所致,但很快,洛上川激活耳墜中神識的行為就表明,有什么超出他們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但兩人等了半夜,也沒再等到下一個信息。不知是意外解除,還是說,以洛上川目前的狀態,已經不能傳遞信息了。要不是還能確定洛上川至少性命無憂,晞琉早就忍不住單槍匹馬地闖到狼山去了。

單論戰斗晞琉不怕任何人,但那人手里拿著整整兩百名人質,實在是令他們投鼠忌器。

“花苓到了么?”

“已經到狼山附近埋伏起來了?!?

晞琉這才稍稍松了一口氣,花苓擅長卜卦,若是真有什么異動,怕是逃過不她的法眼。

“還有六個時辰?!?

雖然這一次的行動明面上將由鳳惜時主導,但實則以幽皇花苓為代表的流云島勢力也會在暗中行動,這陣容足可以稱得上豪華了。正面對抗下,殺死一個入魔的同等級對手不是難事,但若是對方一意想要逃走,以他們的力氣,也很難攔住。

所以時機就無比重要。晞琉等人需要等到那狼妖將自己的精血逼出后才會行動,這樣一來對方的實力會大打折扣,二來,既然明面上只有鳳惜時和晞琉這個“劍宗弟子”,那人勢必不舍放棄自己辛苦弄出來的法陣和祭品,想要博上一博。

掩藏己方真正的實力,這也是鳳惜時的計劃。只不過與她合作的并非是她所認為的劍宗,而是流云島罷了。

“讓花苓不要輕易出手,裝作是感知到動靜后從附近趕過來的樣子,以掩飾你我身份?!睍劻鹄^續安排道,“將狼妖帶走后,可以由她做主,給予鳳城部分補償?!?

鳳城、魔修、流云島,這一次的行動還真是混亂。幽皇撫摸著扇骨上紋刻的小小鳥兒,默默不語。

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得償所愿,坐那最后的黃雀?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