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7章:黑化未半而中道崩殂

第7章:黑化未半而中道崩殂

幾人一直等到了傍晚時分,才看到鳳惜時再次帶人回來,看來對于她來說,這么短的時間內找一個靠譜的車夫將人送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將洛上川送上馬車時,原本走在后方的晞琉看著洛上川的背影,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別樣的情緒。

不爽,相當的不爽。他不喜歡看洛上川背對著他離開的樣子。

于是就在洛上川剛要踏上馬車時,手臂被猛地向后一拉,整個人直接跌在了晞琉懷里。

“晞琉?”洛上川抬頭看著對方,不知道是不是逆著光的緣故,晞琉的表情不復往日的囂張開朗,反而增添了幾分陰郁的氣質。

晞琉的眼睛,是不是變成了豎瞳?他有些不確定地瞇眼觀察。

晞琉自然感受到了懷中小家伙的窺視,不過這無所謂,他喜歡洛上川視線停留在他身上的感覺。他低頭看著洛上川,手指在他脖頸處輕輕摩挲。這個地方,有他咬出來的傷口。

手指向下滑動,停留在小腹處。而這里有他的心尖血,無論洛上川深處何地,他都可以通過這份練習來感知到他的位置、狀態……

目光微沉,他突然覺得洛上川身上的衣物十分礙事。遮擋了他留下來的印記,不能震懾那些可能會對他產生肖想的垃圾們。

他一邊無意識地按揉那處的肌膚,一邊暗自想到。也許應該留下一些更明顯、更永久的痕跡,不是咬痕也不是鮮血。而是一些能夠更直白地明確他是自己所有物的標志。

洛上川有著這么遭人覬覦的體質,又是這么弱小無法保護自己,他就理應一直待在自己身邊,受到他的庇佑。

“晞琉……”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晞琉聽到懷中人的呼喚,將頭垂得更低,兩人的呼吸都交融在了一起。

要接受我的庇護嗎,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也不需要你再以身犯險,或是費盡力氣去修行,只需要待在我身邊,受到我的……保護。

只見洛上川用那種擔憂的神色看著他,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到他眼前:“身體不舒服嗎?”

都有妖化的傾向了。

看啊,他還在擔心我,明明應該擔心一下自己吧。晞琉甚至有些懷疑,洛上川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當初的話給忘了,不然明明就是一個能夠激起人心底最陰暗欲望的寶藏,卻能以如此天真而不自知的神態前往一個妖修、甚至魔修的地盤。

我應該警告他,告訴他外面的世界有多污濁不堪,告訴他外面究竟有多少人留著貪婪而丑惡的口水不惜撕破虛偽的表象將他占有。

“你還記得我給你說過的嗎,你的體質?!?

?

洛上川先是一愣,緊接著笑道:“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晞琉,我會等著你來救我的?!?

啊,這真是。晞琉無奈地抬手拍在臉上。

他看著洛上川,對方眼底一片清明,滿是真誠與信賴,他突然意識到,洛上川雖然平時會謹慎地掩飾自己的身份,但在他面前卻從不設防。

覺得他早就知道但卻沒有行動,所以把他劃分到可以信賴的陣營中了嗎?沒有人會忍心讓這種信賴被失望所取代,這樣的話,就做不到違背他的意愿了啊。

“真是敗給你了?!睍劻鸢崖迳洗ǚ稣?,給他整理了一下皺起來的衣服,“出發吧?!?

眼睛真的沒問題嗎?洛上川還是有些擔憂,但晞琉卻不等他回頭開口就強行把他塞到了車里,又從車夫那里拿來了繩子,親手把洛上川綁好,然后沖著車外的鳳惜時抬抬手。

鳳惜時一直在一旁看著兩個人的動作,但卻沒有說什么,只是客客氣氣地遞過來一個布料。

晞琉把布料接過后在手上掂了兩下,然后湊到鼻端嗅了嗅,確定藥效后點點頭。

他看著被捆住無法動彈的洛上川說道:“被捉住的人無論有沒有修為,除蒙汗藥之外,都會被喂食一種會導致靈氣凝滯的草藥。這是一份類似的,但藥效減少了很多,在一天后藥效就會逐漸減弱。若是真出了什么意外導致我們沒辦法及時救援,你就自行逃離?!?

他說完,低頭看著洛上川。只要他此時又半點擔憂或是害怕的情緒,晞琉就會把他抱走,改換更安全的方式。

但他只是嚴肅地點了點頭。

晞琉聽到自己輕輕嘆了一口氣,卻不知道是在失望于洛上川的選擇,還是松了一口氣。

罷了,若是這種事就怕了,那也不是洛上川了。

晞琉將沾了藥物的布料按在洛上川鼻子上,看著他眼神從清明到迷茫,再一點點閉上眼睛。他將暈過去的洛上川靠到車廂上,轉身跳下車。

他雙手環抱于胸前,沉默了一下,道:“……出發吧?!?

……

“喂……哥們,醒醒,醒醒!”

洛上川睜開眼睛,就見到一個胖胖的臉占據了他的整個視野。

“兄弟,你別害怕?!蹦侨穗p手也被綁在了身后,看著不出聲的洛上川,以為他受了驚嚇,挪了兩步挪到他身邊,“我是鳳城李家的三少爺,李家你知道吧?!?

“我叫李一鳴,一鳴驚人的那個一鳴?!?

“……洛上川?!?

“你別害怕,你現在可能有點動不了,那是因為他們給你下了點藥,很快就能恢復過來,到時我爸爸一定會想辦法把我們救出去的?!崩钜圾Q說到這里,嘆了口氣,“我其實是筑基期的修士,但那些人在把我綁過來的時候不知道給我下了什么藥,我現在靈氣郁結,不然早就能把你們救走了?!?

聽到李一鳴的話,洛上川細細感受了一下靈氣游走的狀況,果然感受到一股凝滯感。但和晞琉所說的幾乎無法使用靈氣的狀況相比還是要好上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體質的緣故。

想了想,洛上川還是決定在晞琉他們動手之前探查一下情況:“我也是修士,快要筑基了?!?

“真的!”小胖子一愣,原本被肉擠得沒剩多少的眼珠都瞪圓了,“……哎,可惜,要是這群家伙不這么卑鄙,我們倆聯手就能跑出去了?!?

“我爸媽給我防身的法器也被他們拿走了,現在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洛上川觀察一圈,除了這個明顯有點話癆的李一鳴之外,整個牢房內關著10人,有男有女,皆被綁住了手腳。從他們身上的衣物和頭上的發飾來看,都來自于不錯的家庭。許是這幾天并沒有遭到什么虐待,這些人雖然情緒低沉,但整體來看并沒有什么問題。

當然,被莫名其妙擄走關押起來,能像李一鳴這樣還保持這么樂觀的心態也是少見了。

他看了看遠處的鐵欄桿,自己的身體遠比想象中要恢復地快,若是真有什么意外,打破牢房沖出去倒是沒什么問題,但若是想要帶上這些人,那還是太過勉強了。

還有一天,就是中元節了。這狼妖果然狡猾,將他們以十人左右為一組分開關押,這樣一來,雖然晞琉能夠依靠自己體內的鮮血的指引確認陣法的大致方位,但若想在真的打起來之前將這些人全部救出也并不容易。

他看向牢籠外一片漆黑的地道。

這下麻煩了。

地下二層。

這里的房屋都是由地下巖石所造,雖在地下,卻五臟俱全,更有雪梅怪石妝點院落,制作者的巧思可見一斑??扇缃?,原本精美的院落房間處處是打斗的痕跡,大片大片干涸的黑色血跡存留在其中,更有濃重的獸類腥臭味彌漫在空中,令人作嘔。

一片漆黑的主屋中,是整個房間內腥臭味最為濃郁的地方。原本擺放床鋪的位置,如今半跪半坐著一個巨大的狼型生物,只見它毛發漆黑根根豎起,宛若一根根鋼針般鋒利。那狼的四肢、尾部和軀干被無數條鎖鏈所刺穿,又在另一端緊緊固定在墻壁地板上,讓它既無法跪立,又無法站直,只能痛苦地半蹲半跪。

房間的另一端,一個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手中撥弄著一個小小的珠子,那男子面色威嚴莊重,一派正氣,卻又不時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詭異非凡。他手中的珠子被一跟紅線穿過,隨著他的動作,似乎有鮮血似的東西在半透明的柱子內晃動。

突然,他腰間的令牌微微發熱,他拿起令牌注入靈氣?,摪咨淖舟E便從令牌上緩緩現出。

“狼山有異,約與劍閣之人于中元之日前夜共探?!?

發光的字跡照亮了那男人的面容,只見他雙眼猩紅,分明就是入魔之人才會有的狀態,而那張威嚴的面容,竟與鳳惜時有七八分的相似!

他緩緩拂過令牌,面部肌肉再次抽動了一下:“我的好孩子?!?

“你盡孝的時候到了?!?

被鎖在此處的狼妖見此,竟口吐人言:“你瘋了,鳳觀瀾?!?

那男子正是本應該在靜養療傷的鳳城城主鳳觀瀾!

“瘋了?”鳳觀瀾看了一眼狼妖,眼中滿是怨毒,“老夫倒是覺得,我從來沒有像這樣清醒過?!?

“力量,源源不斷的力量正涌入我的身體?!彼麛傞_手,神色瘋狂,“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修行,即使不嘗試引動靈氣,力量也會主動追逐我,進入我的身體?!?

“一日千里,不外如是?!?

那狼妖吐了口血沫,嗤笑一聲:“靈氣,你現在還能使用靈氣?”

“……”

鳳觀瀾沒有說話,只是輕輕一揮手,那狼妖的胸前霎時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鳳觀瀾享受了一會兒狼妖的痛苦神情,等他稍微平復了呼吸后,才又說道:“你我曾經勢均力敵,如今呢?你還是我的對手嗎?”

“為了守護而追求力量,而又為了追求力量摧毀所守護的東西,鳳觀瀾,你真是瘋的徹底!”

“呵呵,你是說時兒?”鳳觀瀾不在意一個手下敗將在他面前逞口舌之能,“時兒是個好孩子,可惜太過天真了?!?

依靠那些凡夫俗子的心臟將魔氣的侵蝕轉嫁?那才能頂多長時間,這樣的陣法對心力精血消耗極大,若是只為了幾年的安寧,還是太不劃算了。

他真正需要的,是血脈后裔的心臟,一個強大的后代,他的親生女兒,足夠再給他爭取數十年的時間!

“若非此法需要時兒親自走入陣中,我還何必抓那些廢物?算了,那些廢物,就當為父的給女兒準備的陪葬了?!?

“到底是一城之主的女兒,黃泉路上,也不好讓她太過孤單?!?

邦邦——

金屬敲擊聲從遠處響起,李一鳴聽見后眼睛一亮,咽了口口水:“可快餓死我了,等我回家以后,一定要大吃特吃一頓!”

“這是……”

“送飯的?!?

李一鳴以不符合他身形的靈巧動作搶先跑到了牢房邊,搶了一盒飯。

那些送飯的人行動僵硬,一板一眼的不像真人,反而像是某種上了發條的機械一樣。洛上川趁著那人發飯注意力沒在他身上,也跟著別人湊了上去,在拿飯時突然動作,拽住對方的袖口。

露出來的肌膚呈現出一種死人才有的蒼青色,觸感冰冷堅硬,還帶有一股詭異的黏膩感。洛上川裝作被嚇了一跳的樣子連連后退,那人也對他的動作毫無反應,就好像是個被設定好程序的機器人一樣,繼續完成他的工作。

果然不是他的錯覺,洛上川蹭了蹭手指,指肚上粘了一層膠裝的物質,仔細問一問,還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害怕這東西對身體有什么害處,洛上川先是記下了這個疑點,便將手上的東西蹭到了別處。

“你怎么不吃?”李一鳴嘴里含著飯,看著洛上川,“哦。你是怕飯里有東西吧,別擔心,我們都吃了四五天了,沒問題的?!?

四五天之前沒問題,不代表今天的飯就沒問題。洛上川搖搖頭,也沒多做解釋,現在告訴他們真相只會引起恐慌,說到底在陣法啟動之前他們的安全是能得到保證的,最多也就是在飯里再摻點蒙汗藥什么的讓他們一覺睡到底。

他雖然還未辟谷,但畢竟也是正值壯年,餓上一頓也沒什么妨礙??粗赃呅∨肿涌释纳裆?,洛上川呵呵笑了一聲,把飯放到身后,無視了對方“你不吃可以給我放涼了多可惜”的控訴。

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了。洛上川干脆閉目養神,養精蓄銳準備迎接接下來的行動。

七月十四日,

距離約定的行動時間還有整整十個時辰。

傍晚時分,狼山上突然升起了一層濃霧。此時正值深秋,山中起霧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那霧氣中卻夾雜著些紅黑色的顆粒物,誤入狼山的樵夫獵人嗅到后,皆如同染了疫病般跪地瘋狂咳嗽。

原本小憩的洛上川突然睜開眼睛,目中一片清明。

好冷。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冰冰涼涼的,要知道作為修士他的體質要比普通人強上不少,就算是深冬臘月穿上薄衫也不會輕易生病。能讓他都感到如此寒冷,此時的溫度恐怕已經到了零下十度左右。

不對勁。洛上川皺了皺眉,他看著身邊蜷縮在角落里睡覺的眾人,想了想還是將他們叫醒。畢竟都是普通人,在這個溫度下睡著,沒準會出什么問題。

他先是晃了晃離自己最近的一個人,對方卻毫無蘇醒的跡象,洛上川只能無奈地拍了拍對方的臉,對方卻還是沒有半點反應。

!?

洛上川心下一驚,連忙將手放到他鼻端,還好,有呼吸。

但對方的呼吸頻率卻比正常情況下要慢上不少,探查脈搏,心跳的頻率也出現了斷崖式的下降。他心道不妙,也顧不得多少,手上用力在對方人中處狠狠一掐!

這一下用了十成十的力氣,對方就算昏迷了,在這一下下恐怕都能暫時清醒。但他面前的家伙就好像真的冬眠了一樣,對外界毫無反應。

他咬咬牙,道了一聲得罪了,掀開對方的眼皮。只見他原本是眼白的地方生出了數條血絲般的紋路,那些紋路就好像蟲子一樣在眼球內部蠕動著,在洛上川觀察的幾秒鐘內,就有一條“血管”膨脹變粗,又分裂成了兩個。

那紋路就好像是蛛網一樣將那人的眼球覆蓋了大半,等到全覆蓋完了會發生什么?洛上川不知道,卻也知道不會是什么好事。他在躺倒一片的人中找到了李一鳴,嘗試叫醒他,對方也只是迷迷糊糊地掙了掙眼,然后便再也無法喚醒。

但好消息是李一鳴眼中的紅線明顯比其他人要少上許多,看來和他猜的沒錯,靈氣的確可以對這個意外抵擋一二,就是不知道他還未完全從藥物中恢復的身體又能堅持多久。

洛上川激發了幽皇留在耳墜上的神識,希望他們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察覺到事情有變。至于他……

鐵牢外僅有少的可憐的油燈還在堅持照明,整個牢籠籠罩在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靜與黑暗當中,霧氣在貼近地面的位置蔓延開來,正有不斷變濃的趨向。

腦海中浮現出了晞琉的話語,他猶豫了一瞬,卻最終還是下定決心起身。

不是不聽話,只是……

不能坐以待斃吧。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