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6章:打上烙印了

第6章:打上烙印了

身處鳳城的洛上川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過去,門外再次傳來腳步聲。

晞琉適時地站了起來,洛上川也跟著起身看向門邊。

只見一名約莫十七八歲年紀的女子慢慢走來,她身穿粉紫色的長裙,腰間別著一條漆黑的長鞭,脊背挺直,目光如箭,甚是英姿颯爽。

那女子視線緩緩掃過二人,在看到洛上川時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但很快便逝去。她微笑著點了點頭:“看來這就是幽先生所說的劍宗弟子了?!?

洛上川將晞琉偽造得到的令牌展示給她看,將二人來意告知,那女子也自陳名叫鳳惜時,目前正在幫助父親管理鳳城內的一些事物。

“家父在年前遭小人暗算,受了傷,此時不便見人。目前鳳城和其周邊26個村莊的事物都暫時由我和兄長接管?!兵P惜時雖然鳳城事物說由她和兄長接管,但從幽皇口中得知的消息,鳳城內除了城主外,一把手便是鳳惜時,至于她那個不學無術的哥哥?帶著他不過是名聲好聽一點。

“大概在一月之前,也就是六月十日,下方的來迎村第一個上報了失蹤事件,失蹤的是村長家的小兒子?!兵P惜時回憶道,“這件事之后,連續九天都沒有任何失蹤案,但緊接著……”

鳳惜時咬咬牙:“緊接著,一個又一個的失蹤被報了上來,到如今,僅鳳城及其周邊村莊,就有不下40名年壯年的失蹤,這其中有十名孩子家里要么小有余資,要么有官宦背景,給鳳城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為什么不和附近的門派上報?”

這個世界修士和凡世的隔閡并不大,畢竟各個門派需要在世間選擇合適的弟子進行培養,也需要普通人來替他們做一些雜活或提供器具食物。而一些霍亂百姓的魔獸或惡修,也會由附近的門派派人進行鏟除。

鳳城這座大城每年都會供奉數量龐大的靈石仙草,而許多門派弟子也是鳳城出身。出現了這種詭異的事情,鳳惜時居然不先想著尋求他們的幫助,反而要將事情瞞下來,這事怎么看怎么可疑啊。

鳳惜時輕嘆一聲:“失蹤事件,是從最近一個月才暴增的?!?

洛上川聽此,不禁感慨那幕后黑手果然夠聰明狠辣。大部分的孩子都是通過車夫從遠離鳳城勢力范圍內尋來的,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減緩鳳城的警覺。而時機也恰巧選擇了鳳城城主受傷無法露面的時機,作為臨時接替父親的鳳惜時,一來作為新手不能服眾,調動鳳城手中的勢力去狼山搜尋并沒有那么容易,二來,為了不出錯,她肯定以維穩為上,在城主傷情好轉之前,她不太可能將這件事透露出去。

洛上川看了一眼幽皇,就是不知道鳳惜時對師傅的信任程度有多少。

鳳惜時揉了揉額角,父親受傷后她突然接到如此重任,雖然之前就有代替父親打理事物的底子,但這么久過后還是讓她有些心力不堪:“既然劍宗已經得知了消息,我也不瞞各位了?!?

“我們之前確實懷疑過狼山上的那名妖修,父親之前強忍傷痛帶人搜尋過一番,卻并沒有找到任何異常之處?!兵P惜時說道,“當時家父強撐著搜尋了三天后,回家病情就又一次惡化了?!?

鳳惜時明顯不想過多談論城主的病情,她轉而問道:“那妖修畢竟在狼山上經營數載,之前與鳳城也多有接觸,交易物資仙草,彼此相安無事。若是沒有決定性的證據,我也不好短時間內再次帶人去找?!?

洛上川沉吟了一會兒,因為有舊,鳳城不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帶人直接搜查狼山。而且聽鳳惜時的意思,即使他們一路暴力前進,也多半在明面上找不到什么問題。

“無論那名妖修真的要利用那些人做什么,他既然敢選狼山,必然有極大的把握不會被被人發現?!痹谧亩际切奘?,自然明白大部分陣法啟動后一旦被干擾,只會導致制陣者被反噬,“目前當務之急是找到他關押那些人,或者是繪陣的位置?!?

幽皇思索了一下:“多半在一處?!?

晞琉點點頭表示同意,畢竟能迷惑住鳳城城主的辦法不多,一個散修,不可能有能力弄出兩個地方。

洛上川看了看晞琉和幽皇,又看了看鳳惜時,開口問道:“不知你今年……”

“34歲?!?

他輕咳一聲,看向眾人,主要是看向晞琉:“我有一個主意?!?

晞琉知道他要說什么:“太危險了,我不同意?!?

“在時限之前,我不會有任何危險?!毕喾?,那狼妖會想盡辦法保證他的安全的。

“時間不多了,若是這狼妖在這期間抓夠了人,我們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人去死了?!甭迳洗粗鴷劻?,神色堅定,“我認為賭一把很劃算?!?

晞琉神色發沉,不愿和洛上川吵架,干脆站起身來直接向外走。洛上川連忙跟上,終于在門口攔住了晞琉。

“晞琉,等等!”

“讓開!”

“晞琉,你冷靜一下?!?

“冷靜?”晞琉像是聽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話,伸出手就要戳對方腦門,但剛抬起手,就想到對方當初害怕被丟在魔界而抱著他瑟瑟發抖的樣子,手一頓,原本惡狠狠的表情也破了攻,“你長本事了啊,還沒到筑基期就膽子這么大。怎么忘了你的……”

晞琉想到這件事不能外傳,只好狠狠地瞪了洛上川一眼:“你這次被抓,難道還指望著再有一人去救你嗎,你以為誰都像我這么好心?”

洛上川被晞琉這訓話時還不忘夸自己一下的本事給弄笑了,看到晞琉更難看的臉色后,連忙正色道:“不是,我的意思是?!?

“你救了我,還愿意幫助我掩藏身份,尋找老師。你幫了我這么多,卻沒有要求我做什么,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也想幫助你的心情?!?

聽見洛上川的話,晞琉先是一愣,緊接著眼睛看向一邊,一時間竟覺得口舌有些發干:“那也沒必要……”

“你心里也明白這是最好,也是我們目前唯一的方法了吧?!甭迳洗ㄏ肓讼脒€是安撫道,“況且只要在陣法啟動之前行動,我就不會有任何危險。我相信,以你的實力,不會讓我出事的,所以我根本沒必要擔心吧?!?

晞琉被洛上川這直白的自陳給驚到,竟不知為何有種心虛的感覺,第一次在與人對視時閃躲了一下。

洛上川見有效,趕忙趁熱打鐵:“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這種小事我是可以做好的?!?

“還是說你覺得我會把事情搞砸?”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洛上川看著晞琉,知道他其實已經被自己說服,只是剛才直接推門而出,此時不好意思先松口罷了。

他頓覺的自己面前的就是一個鬧別扭的小孩子,雖然這么形容一個翻手間便可令風云變色的強大修士不好,但晞琉的性格還真的很像一個小孩子。

任性、喜歡搞事、想一出是一出,但也明白自己的定位,知道對妖修的責任,也會為那些被抓走的年輕人擔憂。

洛上川以一種老父親的心情抱了抱晞琉:“我會保護好自己的,等你來救我,嗯?”

他松開手,晞琉卻垂著頭不知為何沒有說話。耐心等待了一會兒,對方也慢慢回抱了洛上川一下,將臉埋在他的肩窩處。

呼吸吹出來的熱氣弄得洛上川癢癢的,他剛想把晞琉的腦袋移開,卻不料對方在察覺他的動作后張嘴就朝著肩膀狠狠一咬!

嘶——洛上川疼的縮了縮脖子。

晞琉舔了舔嘴上的鮮血,看著洛上川肩膀上滲血的傷口,有一種暢快之感:“這是標記?!?

洛上川:“……”標記,晞琉你是狗嗎?

不過這么說來,似乎那個作者的確有形容,龍是一種領地意識相當強的生物。洛上川一邊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肩膀的傷口,一邊不確定地想到,這是把他當成自己的所有物了?

這好像也沒什么問題,晞琉不惜從天權手里搶人還辛辛苦苦叫他修行,要是自己在成長到足夠償還這份恩情之前死掉,豈不是很虧?

洛上川:我逐漸理解了一切。

果然,晞琉舔了舔自己嘴角殘留的血液,瞇了瞇眼睛警告道:“你是我救下來的,就是我的,在我不允許的情況下,連你自己都不可以弄傷你自己,明白嗎?”

洛上川:點頭點頭

晞琉這才滿意。

于是在屋內等待的鳳惜時和幽皇沒一會兒就看到“哥倆好”的走進來的洛上川和晞琉。

幽皇:……

鳳惜時看著這有些微妙的氣氛,率先開口說起正事。

她會派人尋找一個車夫將洛上川送到他們指定的位置,至于尋人,則交由晞琉用“秘法”解決。商討完成后,鳳鳴城看幾人似乎還有話要說的樣子,識時務地表示自己要去親自安排,帶人退下給三人留下足夠的交流空間。

“流云島已經收到消息,派遣花苓前來了?!被ㄜ呤橇髟茘u上專門負責與各門派接觸的人,也是流云島打入修士內部的一個明棋,到時在找到狼妖所在,確認對方為妖修后,便會由花苓帶人解決,并負責與鳳城交接。

晞琉點點頭,對幽皇的安排沒有異議,顯然這一套流程他們已經很熟悉了。

畢竟島主是一個經常失蹤外出,甚至隔個幾百年會失憶重生的家伙,晞琉與其說是島主,倒不如說是流云島的一個吉祥物。具體事宜雖理論上都要經過他的同意,但實際上……

要是事事靠晞琉決定,流云島早就讓人端了老巢了。

“那狼妖必定想得到有人故意潛入其中打探消息,關押那些人的地方肯定有屏蔽相關的法器,但沒有抹消靈性的龍血和本體之間的感應并不是那么好消除的?!?

幽皇看向洛上川這個今天新收的便宜弟子:“到時他們肯定會搜身,就算給你一些防身的物品也必定會被收走,而短時間內提升修為的丹藥又通常會有很大的后作用?!?

洛上川點點頭表示理解,又摸了摸自己的耳墜。

“放心?!庇幕手缹Ψ降念檻],“那是我在一位去世的修士的洞府中得到的,經過了洞府原主人和我兩道神識的標記,輕易不會被別人所探查到?!?

“若是真的出了意外,就向內注入靈氣尋求幫助,或是直接報我或者晞琉的名字?!庇幕示従徤戎茸?,“這點面子,我和晞琉還是有的?!?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