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5章:仔仔,家里人覺得你不行

第5章:仔仔,家里人覺得你不行

鳳城城主府前,兩人翻身下馬。

門口的守衛將兩人攔?。骸笆裁慈?可與城主有約?”

晞琉不知從哪里翻出來一塊令牌:“劍宗清明峰二代弟子?!?

門衛接過令牌,客氣地點點頭,但還是攔在門前:“抱歉,城主有領,除非是帶著他給的令牌,其余人等都不得進入城主府?!?

本就沒多少耐心的晞琉差點就要打暈二人直接闖入,被洛上川拽了兩下,這才沒有動手。

洛上川上前一步,抱拳:“峰主有令,有急事與城主商談,煩請二位通融一番,和城主說上一二?!?

那門衛也苦笑:“這位仙人,不是我們二位不通融,城主真是有令,非要緊事情不得打擾?!?

此時,一個一手抱著一把古琴的男子從二人身后路過,晞琉像是感應到什么轉頭看去,在看到那男子后先是愣了一下,其后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這不是巧了么?!?

那男子:……

那男子穿著一身靛藍色的長衣,如墨的黑發隨意用玉扣束了一下,身形修長挺拔,隨意那么一站,便別有一番君子風范。

他看著晞琉,好看的眉毛皺了皺。

那兩個門衛也看到了那個男人,微微躬身道:“幽公子?!?

他只好走上前來,先是看了一眼神神秘秘遮著樣貌的洛上川,后又看向晞琉:“這位是?”

晞琉臉不紅心不跳地把自己剛剛編的謊話又說了一遍:“在下劍宗清明峰二代弟子晞琉?!?

“劍宗?!边@位幽公子緩緩吐出這兩個字,那話語中的意味深長讓洛上川都覺得有些尷尬,“這樣?!?

“二位,我大概了解了幾位在此爭執的緣故,不如讓這兩位小友先和某同去,某為二位引薦大小姐,這樣一來既不會打擾城主,也不會耽誤什么大事?!?

兩個護衛本就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件事,一見他愿意主動攬事,自然沒有半句不可的話。

晞琉和洛上川就這么被這位幽公子給帶進了城主府,一路上幾人相對無言,直到回到了這位幽公子的房間,晞琉便本性暴露,二話不說坐到了人家待客桌上的主位上。

那位幽公子沒有理會晞琉,自顧自地拿起茶具泡了兩杯功夫茶,一套動作行云流水,茶香混著對方身上如蘭的熏香,彌散在整個空間當中。

他把茶水遞給洛上川:“千年雪峰上的水,配上今年新的毛俊茶,很適合這個季節?!?

“謝謝?!?

洛上川接過茶杯,喝了一口,只覺得唇齒留香,確實是好茶。

晞琉:“你要喜歡的話,我那也有點,到時候你拿去?!?

洛上川進門后便在晞琉的示意下取下了斗笠,是以晞琉很容易便看到對方在喝下第一口后突然亮起的眼睛,他只覺自己心臟被戳了兩下,手癢癢的恨不得再狠狠地揉兩把這小家伙的臉,讓他認識一下人心的險惡,讓他下次還敢在外人面前露出這樣的表情。

那位幽公子端著茶杯,眼睛在兩人之間掃視了一下,稍微疑惑了一下,但也沒多說什么,只是繼續品著茶水。

兩人喝了一輪后,晞琉終于還是耐心告急,問道:“你怎么在這?”

聽到晞琉的質問,幽公子不緊不慢地放下茶杯:“說道這里,我倒是想問。我記得你現在應該在流云島沖擊化神吧,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島主?!?

“咳咳!”晞琉眼神閃躲,“總修煉,多無聊啊……”

“西邊來的鳥兒告訴我,鳳城這邊出現過紫雀的氣息?!彼坪踉缇椭罆沁@樣的答案,那個問話與其說是提問,倒不如說是一種委婉的提醒。

他聽了晞琉的解釋后也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而后從懷里掏出一個盒子,打開,一片深紫近黑的羽毛靜靜地躺在盒子中央,“從氣息上來看,是這一百年內掉落的?!?

“……這么久了,還沒有放棄嗎?!?

“……”

幽公子似乎想說什么,卻最終只是搖了搖頭:“算了,不要再說我的事了,說說你吧,這位是?”

“我是洛上川?!?

對方客氣地說道:“幽皇?!?

“吶,這是我在魔界遇見的小家伙,怎么樣,根骨不錯吧,現在他跟著我混,你可別說我不務正業。我可是為流云島預定了個未來至少是元嬰期的高手啊?!?

“元嬰期?”幽皇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先天靈體?倒是稀有?!?

晞琉:是吧是吧,我是不是很有眼光!

“根骨不錯,但能不能到達元嬰期……不好說?!?

洛上川有點緊張地看著幽皇,只見對方伸出手朝著晞琉指了指:“你跟著他學,十年之內必入魔?!?

喂喂喂,你是不是用平淡的表情說出來了不得了的話?

莫名躺槍的晞琉暴怒:“喂,你這家伙說什么呢!”

“事實而已?!庇幕实?,“你會教弟子?”

“……這有什么難的?!睍劻鹬噶酥嘎迳洗?,“我遇見他的時候,這家伙都沒能引氣入體,你看看這么短的時間內,都快摸到筑基期的門了!”

幽皇仔細一看,確如晞琉所言,他沖著洛上川點點頭:“厲害,看來相較于天賦,你的心性更為可貴。先天靈體本能便可溝通天地,若是沒有晞琉教導,你現在恐怕已經到了筑基期了?!?

洛上川:……

晞琉:……喂,合著小爺還給拖后腿了唄?

“起來!”

幽皇突然輕喝一聲,洛上川下意識地站直。對方抓了一把茶葉,用看似輕巧地動作向他扔來。

!!!

危險!

一股涼意從脊背上傳來,那幾片脆弱的茶葉在他眼中突然變成了足以致命的殺器,洛上川連忙舉劍去擋。當劈上第一片葉子時,那感覺根本不是砍到了一片茶葉,那分明就是用劍去逼停一輛汽車!

好可怕的力量!

他的整個手臂都被震麻了,知道如果硬抗,那自己根本攔不住幾片就會連刀都拿不住。洛上川轉變思路,一邊后撤為自己留出閃轉騰挪的位置,一邊釋放出靈氣試圖將那些葉片彈開。

無形的靈氣與劍刃不同,對于洛上川而言,使用靈氣與使用他的四肢沒什么不同,他試圖用自己的靈氣去干擾幽皇在那些葉片上包裹的靈氣,將那些朝著穴位攻來的葉子打偏。

躲過了一小部分,還有一大部分茶葉直接擊中洛上川的身體,但好在都是些肌肉脂肪豐富的部位,幽皇的靈氣也被干擾地散溢了大半,在避開要害后,只出現了幾片不算嚴重的淤青。

幽皇滿意地點點頭,走上前來握住他的手腕,原本想探查一下這孩子的根骨,卻沒想到直接感受到他靈根周圍纏繞著的極富有存在感的龍血。

幽皇:……

他頗為無奈地看了一眼晞琉,又看了看洛上川,最終嘆了一口氣,問道:“你愿拜我為師嗎?”

洛上川:?

晞琉:“你說啥?”

“這東西是隨隨便便就能喝的嗎?你現在看看你還能取出來?”幽皇的好涵養都快耗盡了,“在筑基期后就用靈氣纏繞的方式嘗試消化那些血液,龍血太過霸道,留在體內不是好事?!?

“要是再讓你這么教下去,這孩子真的活不長了?!?

幽皇并非故意奪人所愛,但實在是晞琉這家伙教導方式太過粗狂了。他每次死亡重生都會失去記憶,從化形期重新修煉。但有著真龍本能的他修煉完全靠的是種族天賦,根本沒接受過什么正統的修行訓練。

他自己這樣倒是沒什么,教人那就是大寫的誤人子弟了,還是能把人往死路上帶的坑貨。原本幽皇對洛上川的評價是遲早入魔,在察覺晞琉居然試圖用龍血掩蓋他先天靈體的身份的時候,才意識到這評價居然還是他過于樂觀的結果!

幽皇轉頭看向洛上川,天賦不錯,心性也好,至于并非妖修這件事……

幽皇撫了撫腰間的長笛,這倒不是太重要,先天靈體,比妖修還要遭人覬覦,倒是不用擔心他會對流云島不利。

自己追查紫雀的消息已經快有近300年了,這期間無數次的失望讓他不敢奢求還能否找到同族之人。若是真的無法找到同類……

手緊緊地握住了長笛,幽皇目光飄向遠處,那是紫雀們的故鄉,如今除他之外,300年了,已經再也沒有第二聲鳥鳴了。

也許他是時候尋找一個衣缽傳人了。修仙雖是逆天改命之路,但修士多少對天命有著不小的迷信,洛上川在此時出現,難不成也是一種天命?

他拍拍洛上川的肩膀:“愿意嗎?”

晞琉內心雖然不爽,但也知道,在教導弟子這方面,自己的確是拍馬也趕不上幽皇,只能把頭轉向一邊,裝作看不見:“切?!?

“是!”洛上川有些驚喜,和晞琉幾天培養出來的默契讓他知道晞琉也是同意了的,便放心地跪拜,“師傅?!?

“嗯?!?

幽皇也淡淡地笑了笑:“為師現在出門在外沒什么好送給你的,這個你先拿著,以后師傅再給你補上份?!?

幽皇拿出一個上面有著深紅色寶石的小巧耳墜,給洛上川戴在左耳上,刺破耳垂流出的鮮血流入寶石中,就好像被那寶石吸收了一般。艷麗的紅色寶石似乎閃爍了一下,洛上川也同時感覺到自己似乎和這個耳墜產生了聯系。

冥冥中,他似乎看到了一片籠罩在灰色霧氣中的廢墟,天空中漂浮著片片灰燼,似乎是某場大火后的景象,突然,在這片廢墟深處,有一道視線向他投來!

洛上川心中一驚,再一眨眼,眼前的景象消失,晞琉和幽皇似乎都未發現異樣。

那是什么,他心中疑惑,剛想開口,卻被晞琉的話給吸引了注意。

“我和阿川來這的時候,發現這鳳城周邊似乎有什么不對勁?!?

之前一路上,晞琉都半開玩笑似的讓他管晞琉叫師尊,現在人家幽皇成了正經師傅,晞琉就馬上改口以示兩人比師徒關系更加親密。

幽皇懶得理晞琉的少年心思,聽到他的話沉思了一會兒:“狼山?”

“你也感受到了?”

幽皇先是點點頭,后又搖搖頭,將自己這一段時間的發現簡要告知給洛上川二人。

原來幽皇在得知鳳城有紫雀的消息后,便出發趕來,給自己弄了個散修的身份混入城主府。城主似乎是前一陣受了傷,正在靜養,大公子不學無術,倒是大小姐天資性格肖其父,深受城主喜愛,如今正代父管理鳳城。

關于附近村莊有青壯年失蹤的事情,幽皇也是從她那里得知,畢竟至少都是個小富之家,若是丟了小孩兒也就罷了,這都是青壯年的,還有幾個有幾分仙緣,至少是入了氣的,甚至還有個筑基期的孩子也被劫走了!

“如今還未有消息傳出,但若是島主的推測正確,恐怕我們沒多少時間了?!庇幕氏仁强隙藭劻鸬耐茰y,“如今最要緊的是找到那些孩子們所在的位置,這樣的陣法務必要求精準,若是人數不夠,除非更改陣法,否則不能貿然啟用?!?

幽皇對陣法的了解比晞琉多,他提出了一個可行性的方案:“這件事既然可能是妖修所為,我們便不能不插手,但我現在是掩藏身份,不好直接出面。若是能獲得城主的幫助,時間上于我們而言將大大有利?!?

幾人商討一番,決定讓幽皇這個和大小姐有舊的人率先去聯系,而洛上川和晞琉便留在原地等待。

與此同時,魔界深處一個不為人知的廢墟中,一名身受重傷的少年正捂著腹部的傷口緩緩喘息著,喉嚨里不時發出痛苦的低吼聲,那聲音一時就像沒有理智的獸吼,一時又像是壓抑著痛苦的人類喘息。

他原本白色的道袍已經十分凌亂,上面滿是污漬和凝固的鮮血。身上大大小小的劍傷不下20處,大量黑色的魔氣纏繞在傷口附近,試圖通過這里入侵面前修士的身體。

他再一次發出痛苦的哀嚎聲,手緊緊地握住劍柄,忍住了這一波魔氣上涌的痛苦后,他緩緩抬頭,露出一對劍眉星目,異常英俊的面容。只是那閃爍著不詳紅光的瞳孔,為這章俊俏的面容平添了幾分妖氣。

“為何,明明……明明已經這么小心,為何還會入魔!”

他一拳狠狠地砸向身邊的倒塌石柱,力道之大,石柱竟在他的拳下直接化為粉塵!以劍支撐緩緩站起,男子扯下腰間懸掛著的“藏鋒”字樣的玉佩,隨手丟到一邊。

如今他再一次地入了魔,劍閣是回不去了,看來今生還是要走上一世的老路,在魔界闖蕩一番,好在他還有上一世的經驗,這次入魔后立刻按照前世的記憶逃到了魔界,否則要真被那群冥頑不靈的老家伙毀掉靈根,自己在魔界……

一想到上一世的屈辱,男子眼中紅光更甚,身體內縈繞的魔氣再次暴漲!突然,他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將頭猛地轉向一邊。

他看著遠處似乎永遠不會消散的霧氣,露出沉思的神情,很快,表情又變得驚喜。

他曾意外獲得過一個古老的法器,但那法器似乎受到了某種限制,無論他怎么注入靈氣都無法取用。如今在此時,卻突然感到那法器被激活,與此同時,他還感知到了同源之物正在遠方認主。

原來是一對的嗎,他感慨了一句,有意順著兩者之間的聯系探查,神識卻被一團無形的金色火焰所阻攔。

!

那火焰的主人他再熟悉不過了,正是上一世幫助他重塑身體的,世間唯一真龍的火焰!

那男子露出驚訝的表情,緊接著沉沉一笑。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