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3章:論搞事還是你晞琉哥厲害

第3章:論搞事還是你晞琉哥厲害

龍血?對,龍血。小說中是有這個設定。晞琉作為真龍,是從遠古時期存留至今的古代血脈,他的氣息和血脈都霸道異常。主角在最初獲得的第一個龍蛻骸骨時,雖然已經經過了數千年的時光消磨,也早已沒了血肉靈氣,但服用了以其為原材料的丹藥后,還是險些爆體身亡。

但在挺過這一劫后,主角也因禍得福地獲得了掩飾自己因修魔而易于尋常修士的靈氣。

主角可以利用龍骨掩藏自己魔修的身份,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用龍血做同樣的事?雖說主角用的是一整個龍骨,但那畢竟已經失去了靈性,但晞琉給他喝的那幾滴龍血卻并沒有抹除靈性,依舊帶著很強烈的氣息。

“你……”洛上川猶豫了一下,雖然很多對于修士而言的常識他都不知道,但龍血的珍貴還是能猜測出來的。

“嘛,那可不是普通的血?!睍劻鹦Σ[瞇地數道,“即使是小爺,受傷的時候大部分流的也是紅色的血,只有靠近心脈的鮮血,被逼迫出來后才會是金色的?!?

“還是那句話,我把血給你,你能給我什么?”

洛上川一時語塞,他的確不能給晞琉任何幫助?;蛘邠Q句話說,作為整個世界血統最珍貴,活得最久的物種,已經很難有什么東西能真正打動晞琉了。

他覺得自己喉嚨有些發干:“你想……要什么?”

就等你這句話!

晞琉轉身用手按住洛上川的脖子,略低的體溫讓洛上川下意識地抖了一下,但他很快便想起自己有求于人的狀態,還是硬著頭皮,任由對方按著自己的要害。

似乎很是滿意他的識時務,晞琉沉沉地笑了一聲,原本晴朗的少年嗓音此時聽起來有些沙啞。

一定是藥效還沒過。洛上川心想,感覺自己的臉都要燒著了。

他是個零,沒錯,但晞琉并不是他喜歡的類型,相比較而言,他更喜歡成熟的叔系。晞琉看起來太年輕了,如果僅從外表判斷,他看起來就像自己原來世界的高中生一樣。

“你的父母把你送給天權了?!彼脸恋匦χ?,就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他們真的了解你嗎,知道你究竟是什么嗎?”

“你呢,洛·上·川?!睍劻鹬币曋碾p眼,“你知道,你究竟是什么嗎?”

“先天的……爐鼎?”

“嗤!”晞琉聽到他的話直接噴笑出來,“爐鼎?哈哈哈?!?

“你們那個小宗門,連到達金丹期的修士都沒有吧?!睍劻鹦Φ?,“爐鼎?這么說也沒錯,不過那只是你這個體質最暴殄天物的用法了?!?

“我不會認錯……當然,如果天權那家伙看到你,他也不會認錯?!闭f道這里,晞琉不屑地切了一聲,“那家伙雖然討人厭,但多少有點本事。把你一個人丟在偏殿?估計是他手下自作主張干的事?!?

“要是讓天權知道了你,咱倆可就沒這么容易離開了,至少在魔界之內,他會想盡辦法阻攔我?!睍劻饠倲偸?,“那家伙找合適的材料煉人傀儡快找瘋了……嘔,想想我就要吐了?!?

“小家伙,我告訴你?!睍劻饍芍皇址謩e捏住洛上川的肩膀,強迫他直視自己。

晞琉的表情雖然在笑,但洛上川卻只能從他的眼中看到一片冰冷和殘酷。明顯屬于異族的眼睛和雙角,明晃晃地擊碎了他一切逃避的念頭,告訴他這已經不再是他原本那個和平的世界了。

這個世界要更加地殘酷、冰冷和弱肉強食。

“所謂的先天靈體,是比仙草修煉成的妖修還要純粹的存在。簡單來講,普通修士在修行過程中,需要引入與自己靈根相符或相生的靈氣,而你……”

“永遠不會有這個煩惱?!?

“感受到我的血了嗎?”晞琉問道,“作為最為古老純粹的血脈,龍天生就有靠尋找靈氣濃郁之所的能力?!?

“它們現在纏繞在你的靈根這里,是因為,這里的能量非常非常非常純粹,即使你從來沒有嘗試過引氣入體,你的體質都能為你留下令人垂涎的純粹的靈氣?!?

“對于我而言,從出生起,就知道如何讓自己變得強大,而血脈的力量也讓我走這條路比別的修士要容易太多。而對于你,修煉,就是一種本能?!?

“你明白嗎?”

洛上川點點頭:“只有人才需要學游泳,而魚不用。修煉就是游泳,你是天賦格外出眾的人,而我就是……魚?”

“沒錯?!睍劻鹗栈厥?,看著自己手上蹭上的干涸血痕,嗓子有些發癢,“……我要你和我一起回流云島?!?

晞琉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嚴肅神情,只有此時,洛上川才能從他身上感受到遠古大能的威壓。

“那里是妖修們的樂園,尋常修士是找不到的。你可以在那里修煉,在獲得足夠自保的力量后再離開。不過我需要和你簽訂一個契約,你要保證,不向任何人透露有關流云島的任何事情,也不可以傷害流云島內的妖修……在金丹期后,我要你保護流云島200年,當然,在不會威脅到你性命的情況下?!?

晞琉看向洛上川:“怎么樣,要和我走嗎?”

……

密林中,一輛馬車搖搖晃地走著。趕馬的車夫頭戴一頂斗笠,手中捉著皮鞭,有一下沒一下地上下甩動,發出啪啪的聲音。

車兩側的簾子隨著馬車的晃動而上下擺動,偶爾露出來的車內飾卻與這輛馬車普通的外表完全不同,顯得分外奢華。

車內,洛上川看著枕在自己腿上吃果子的晞琉,不適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布料。那是由天蠶絲所織成的衣物,水火不侵,可抗百毒,更是煉制法器的絕佳載體。

就是這樣令無數修士爭搶的寶貝,除了自己身上這件,卻都被晞琉給鋪到了地上當墊子用,對方毫不客氣地將其揉成一團,還踹了好幾個黑腳印。

一想到這件事洛上川就痛疼不已,他甚至懷疑自己同意和晞琉回流云島是不是個正確的決定了。

他收回晞琉像是個大號熊孩子的話,他TM就是個絕世熊孩子。這種家伙,有血脈、有實力、有輩分兒,不長眼的打不過他,知道他的有一個算一個都得管他叫聲前輩,更是由于魂魄不全沒辦法突破元嬰,完全沒有修煉的壓力的動力。

這些因素綜合到一起,導致晞琉除了對流云島還有幾分呵護之情之外,其余的人生,阿不,龍生就完全用兩個字可以概括。

搞事!

這一路……洛上川簡直不想回憶這一路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短短三個城鎮的距離,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居然走了整整十天!

這期間,偷了兩次東西,找人打了三次架,還特么參與了一次比武招親!

心累。

感受到洛上川的視線,晞琉抬起頭,把手中的果子遞給他。

“……謝謝,我不餓?!?

這家伙真的是修士么,修士不都是辟谷的嗎,你怎么吃得比我還多?

晞琉這次意外地讀懂了洛上川眼神的含義,把嘴里的東西咽下去之后,道:“修煉不就是為了不受約束,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嗎?”

“修煉不應該清心寡欲嗎?”

晞琉相當委屈:“我不清心寡欲嗎,不就吃幾個果子,天材地寶嘛,不僅好吃對身體也好,別人不吃是因為他們搞不到?!?

沒人會抓住千年靈犀蛇后給人家直接扒皮烤著吃,還放茱萸粉提味的!

他顫抖地抬起手,指了指地板:“這是什么?”

“天蠶絲。這車這么硬,你能睡習慣?普通布料蓋上幾天肯定就污濁磨損地不能要了,天蠶絲不單單堅韌,還有自動清潔功能,完了抖抖和新的沒什么兩樣,不更節約嗎?”

洛上川:你居然說服我了。

他知道再說下去,就會和前幾次一樣,自己被晞琉那套歪理給徹底說服。干脆望向車外,看著外面單調的景物發呆。

“話說你引氣入體怎么樣,順利吧?!?

“嗯?!?

很順利,甚至說是順利過頭了,讓洛上川都有一種恐慌感。

他知道這個世界是有問題的,在同意和晞琉一起回流云島后,他便嘗試著將自己知道的關于未來可能的走向告知對方,卻發現自己根本說不出來關于這的半句話。就好像是被抹除了一樣,無論是說還是寫,只要內容涉及到關于未來的發展,都完全無法呈現在外人面前。

這讓他對這個世界本身產生了更多的恐懼,這就好像是有一雙看不見的眼睛一直盯著他一樣,只要一想到這里,洛上川就覺得毛骨悚然。

他心不在焉地隨口問道:“怎么感覺越走越偏僻?”

晞琉把果核往車外一丟,道:“遇見劫道的了吧?!?

“……”

洛上川緩緩把頭轉回來,看著一臉無所謂的晞琉:“你該不會……”

“嘛?!彼ξ靥痤^,拍了拍腦袋底下枕的大腿,“不愧是大城,連路上劫道的車夫都練過點三腳貓的法門?!?

“坐了一天車骨頭都酥了,下去問問,沒準還能有意外收獲?!?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