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章:就決定是你了,我異世界的大腿!

第2章:就決定是你了,我異世界的大腿!

“喂喂喂!”晞琉看著緊緊抱著自己的家伙,捏住對方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等等,你該不會是……”

這TM是爐鼎啊!天權你個老不死的要坑死小爺了,你沒事在自己偏殿放個爐鼎,還不派人看著你是嫌自己頭頂不夠綠嘛!

而且這家伙狀態明顯不對啊,這是被喂了什么藥嗎?

“你……救救我?!甭迳洗ㄓ帽M最后一絲神志說道。

他的聲音輕地要命,但還是被晞琉給抓住了。晞琉挑挑眉:“你朝我求救,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就讓我救救你?!?

“我為什么要救你,有什么好處么?”

“救救我……?!?

晞琉看著對方可憐兮兮的樣子,嘻嘻地笑了笑:“爺要是說不想救呢?”

“……求求你”

洛上川已經沒辦法思考了,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包裹在一片火海當中,唯有靠近晞琉,才能讓那股燥熱感稍稍褪下去一點。

晞琉看著懷里已經失去意識的小家伙瞇了瞇眼睛,如果把他帶走,那天權那老家伙豈不是……。想到這里,晞琉挑挑眉,眼中寫滿搞事二字。

搶親,這下子有意思了。

他伸出手來,輕松捏碎那足夠困住一頭猛獸的鎖鏈。晞琉將對方打橫抱起,回憶了一下周邊的建筑,找了一個相對比較安全的路線。

原本依著他的性子,晞琉還想給天權留下兩句挑釁的話,卻想到自己這次是秘密潛入,搶親也就罷了,這要是留下幾句話,天權那家伙用腳指頭也能猜出來這事是誰干的了。

至于這個爐鼎的氣息也好解決。晞琉刺破自己的手指,擠出幾滴金色的血液。原本已經沒什么神志的洛上川看著那幾滴金色的鮮血,喉嚨動了兩下,露出渴望的神色。

這個感覺……想要這個,好香……

晞琉將手放到洛上川嘴邊,只見對方乖巧地伸出舌頭舔舐了起來。他沒有逼出太多的鮮血,龍血是大補之物,雖然能壓制他體內的丹藥,但過多服用無法克化的話,反而會至人爆體身亡。

洛上川舔了幾口后發現不再有好喝的液體流出,整個人委屈地皺了皺眉,發出了唔的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

“小東西,你以為這是糖水嗎,小心喝多了受不了?!睍劻饹]忍住,又捏了捏洛上川那頗有手感的臉蛋。

他閉上眼,感受著離體的血液,控制著那幾滴鮮血在洛上川體內游走了兩個小周天,加快身體對殘存藥物的消化。

洛上川的氣息很快平復了下來,但由于體力消耗過多的緣故,雙腿還有些發軟。那些龍血暫存于他靈根附近,壓制了作為爐鼎所散發的氣息,整個小腹熱熱的,很舒服。

好在晞琉也沒指望一個連筑基期都不到的小家伙能跟上自己,他扯下一塊床單將人一裹,橫抱著活像是個大號春卷的洛上川從側窗跳出,回憶著自己探查的路線,小心翼翼地離開了天權的領地。

砰!砰!

這兩聲,前者是洛上川被丟到床上和床板發出的碰撞聲,后一聲是晞琉猛地關上了客棧房門的聲音。

他起了個靜謐術,將房間和外界隔開,整個人靠在門板上大口喘息著。雖然用龍血將藥物壓制下去了,但光是爐鼎本身的誘惑對于修士而言就同樣致命。更何況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這小家伙的體質可決不是什么凡品,對于元嬰期以下的修士而言,與其雙修都可獲得極大地進益。

同等級的妖修要普遍強于人族修士,但他們也要受到天道更嚴苛的對待。最為顯著的便是多了一個化形期,在渡劫時天雷的數量也要比人族多出整整三道。而且通常而言妖修在真正得證大道之前,都會受到種族本能的影響。

晞琉能夠在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下保持清醒,已經是他的血統足夠純粹沒什么獸性殘留,再加上活得夠久,見識地夠多的緣故。

“嘖嘖,這要不是遇上了爺,你找誰求救也白搭?!?

晞琉抖了抖床單,洛上川整個人便在床上咕嚕咕地滾了兩圈,頭發也散開了,身上的喜服也凌亂了起來。

“唔……再睡五分鐘?!边@是明顯還沒搞清狀態的洛上川。

晞琉踩到床上,再次手賤地捏了捏這家伙的臉蛋,又強行撐開對方的眼皮讓他睜眼:“我說你……”

洛上川委屈地皺皺眉:“該死的蚊子快走開?!?

蚊子?晞琉剛想再說點什么逗逗面前的人類小孩兒,卻突然一頓。

他抬起對方的臉,仔仔細細地觀察起自己在對對方眼中的倒影。

為方便潛入而穿的黑色衣服,介于青年與少年之間的樣貌,黑發金瞳,頭頂上長出的琉璃般的鹿角……

晞琉:……

等一下,小爺的眼睛和角?

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頂,被手中熟悉而陌生的觸感驚了一下。自從離開流云島到大陸上闖蕩,他就再也沒有以這幅半妖之軀行動過了。過去的幾百年間,他作為純血的真龍后裔,從未出現過一般妖修遇見的化形難題,更別提這種不受控制的半妖化狀態!

與此同時,他還能明顯感受到一股不受控制的躁動,與內心中的強烈渴望同時出現。這種感覺并不陌生,自從他抱起了這個人類小鬼后,身體便一直有這樣的感覺。他之前一直以為是由于近距離接觸爐鼎所導致的身體本能,但現在看來……

好像并不是這么簡單。

我想要這個人,他想。

那是寫在遠古血脈中的本能,最為原始和赤裸的欲望。

這真是……晞琉第二次仔仔細細地看著洛上川,這樣不受控制,被純粹的本能所影響的情況,在他過去的生命中從來沒有出現過。在稍稍懷疑是不是什么針對他的陰謀后,這個猜測便很快被他給排除了。

咕……晞琉干咽了一下,舔了舔牙齒——他的犬齒也長長了可以說他整個人陷入了一種非常不穩定的半獸狀態。

金黃的眼眸閃爍了兩下,晞琉感覺自己分外渴望面前的這個家伙。

這樣的欲望來勢洶洶,他整個人從內到外灼燒起來。他湊到洛上川的頸邊,鼻翼輕動,渴望著呼吸著帶著對方氣息的空氣。

還不夠,還不夠……

想要他的氣息,想要他的血肉,想要吃掉他,想要將他融到血肉中!

晞琉感覺自己整個人被劈成了兩半。一半是理智一般是獸性。

唔……但是咬一口的話,也沒什么吧。

還是沒忍住,晞琉瞥了一眼洛上川,很好,還不是很清醒。低頭朝著對方的肩膀就咬了下去。尖銳的犬齒刺破肌膚,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疼!”

別說洛上川只是因為藥力和龍血相沖有些神志不清,就算人真的昏迷了,這時候也該醒了。

他睜開眼睛低頭一看,恰巧晞琉也吸了一大口血滿足地抬起頭,兩人就這么尷尬地大眼對小眼地愣住了。

咕嘟——

吞咽的聲音在這一片尷尬的寂靜中分外清晰,晞琉還尷尬地舔了舔嘴巴。

“挺好喝的……”

“……”我這時候應該說謝謝嗎?

“咳咳,總之你現在已經安全了?!睍劻鹫A苏Q?,“那會兒為了掩蓋你的氣息,給你喝了幾滴我的血?!?

“血?”

“嘛,這個樣子,你大概也猜出來了吧?!睍劻鹬噶酥缸约侯^頂的角,“小爺是妖修,龍聽說過吧。那并不只是傳說,我的真身就是龍,便宜你這個小鬼了,那些活了幾百年的修士都不一定見過我一次呢,你倒好,纏著我抱了好幾天?!?

晞琉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

洛上川:你不要血口噴人啊喂,我之前都不清醒,怎么可能纏著你要你抱!

不過……

“你說你叫……晞琉?”

洛上川看著面前的家伙,難以置信地問道。

“對啊?!?

晞琉……這個不是,我來這之前看到的那倒霉作者給我發的大綱里面的人嗎?實在是這角色就是個背景板,機械降神的定位。雖然本體是真龍,但卻因為魂魄不全,導致修為一直超不過元嬰期,還每隔500年要重生一次,每次還會失去全部記憶。不過從勢力的角度而言,他背靠流云島,而流云島在設定中是整個大陸中妖修們的勢力,就如同人類修士中的劍宗一般,是絕對的權威所在。

這本叫《修魔》的小說主角是一個因為修煉失誤而走火入魔的魔修,剛入魔時便被宗門驅逐,修為也盡毀。原本的天之驕子一下被踩到了泥土里,不得不逃到魔界深處茍延殘喘。最終依靠天資,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魔修,解決了魔界的問題后,抱得美人歸了。

一個標準的復仇爽文,主角一路從人人喊打的魔修到拯救世界的英雄并抱得美人歸的故事。而晞琉這個角色從他的身世就可以看出來,就是一個給主角升級洗髓的經驗包。主角之所以在經脈盡斷后非但沒有被影響到修煉的天賦,反而比往常修煉地更加一日千里,甚至能成為唯一一個理智值常年在線的魔修,就和利用晞琉在魔界殘留下來的遺骸脫不了干系。

晞琉覺得這小家伙的眼神挺有意思,他毫不見外地坐到了洛上川身邊,手指戳了戳對方的臉蛋:“你這什么眼神?!?

看經驗包的眼神,謝謝。晞琉看著對方瞪得圓溜溜的,寫滿了好奇的鎏金色眼睛,長長地,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洛上川覺得心很累,真的。雖然他和晞琉沒接觸多長時間,但也能感覺到這就是一大號的熊孩子。

“喂,我說真的,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嘛~如果你求求小爺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帶上你。

晞琉輕咳了一聲,撇了撇洛上川脖子上的傷痕。

……只是看在你的味道還不錯的份上,你不要多想。

打算?

原本正在考慮怎么把可能發生的劇情告訴晞琉的洛上川聽到對方的話一愣,對啊,該怎么辦呢?

那本小說的大綱里根本就沒有“洛上川”這么一號人物,不知是角色太邊緣根本就沒有寫到里面,還是這個身體還有他的背景和過去,都是他穿越以后世界自動補全的結果。

但就看連晞琉也不得不用龍血壓制他的氣息才能帶他從魔界離開來看,自己這副身體在沒有自保之力的情況下一旦落了單……

他忍不住為自己的想法瑟縮了一下。

晞琉看著洛上川的樣子,就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心想這家伙居然還知道害怕,看起來也不傻啊,怎么就給天權那家伙給騙了呢?

洛上川也同樣想到了自己之所以會出現在魔界的原因,他本就對原身所謂的父母沒有感情,而他們的所作所為也根本不配為人父母。雖有生養之恩,但把他送到魔界討好魔修這件事也足夠磨滅這份恩情了。

“那些魔修,還會找我嗎?”

晞琉笑了笑,似乎在嘲笑他的天真:“你覺得呢?”

“雖然不知道你過去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的,但不得不說你被保護地太好了,在修士眼中你就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一樣顯眼?!?

“這還是在你沒進行任何修煉的前提下?!睍劻鸫亮舜了牡ぬ?,“筑基開始,金丹以前,你就是對修士而言的十全大補丸,什么靈根駁雜、修煉瓶頸、暗坷纏身,和你雙修,一切解決?!?

“當然~”看著小家伙越來越白的臉色,晞琉自覺驚嚇的結果已經夠了,話鋒一轉繼續說道,“單獨在外的,不受保護的你會被人視為獵物。但是,爺看上的東西,敢動手去搶的人還沒出生?!?

“你不是,秘密潛入的嗎?”

洛上川只覺得對方那雙金色的眼睛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對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只要沒有找到直接的證據,天權是不敢多說半句的,除非他瘋了,想和流云島為敵?!?

“能被小爺喂了龍血的人,天權自己掂量掂量,也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