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穿越的地點是花轎,新娘竟是我自己?

第1章:穿越的地點是花轎,新娘竟是我自己?

嘶——頭好疼!

洛上川是在一陣搖晃中蘇醒的,他睜開眼,只看見一片刺目的紅色。

這是什么?

他下意識地抬起手來,抓住那塊蒙在自己面前的紅布,用力向下一拽!

唰——

眼前是一片不大的空間,約莫四五平米大小,但四壁都是由昂貴的木料所制,宛如天成,看不見一絲縫隙。他再一低頭,發覺自己竟然穿了一身大紅色的衣裳,金銀二色的絲線纏繞出一個又一個華貴的花鳥紋飾。

等等……這衣服怎么這么像……

洛上川心中突然涌現了一股不祥的預感,他抖開自己剛剛從頭上揭下來的布料,打開一看,之間上面赫然用金絲紋了一個“囍”字,兩邊是彩色的鳳凰紋樣,陪著各種彰顯吉祥的花草走獸紋樣。

雖然并沒有見過實物,但兩個大字已經直直地沖上洛上川的天靈蓋了——蓋頭!

他只覺得自己一口氣險些沒有緩過來,眼前一陣發黑。

不,洛上川,你要冷靜,說不準是誰給你玩的惡作劇呢!

深呼吸、深呼吸……

洛上川仔細回憶起之前的事情,他只記得自己正在電腦桌前審核手下作者發的大綱,因為工作時間有點長,所以就起身去泡了杯咖啡。

然后……然后他好像不小心把咖啡灑到了地上,腳下一滑,腦袋直接撞到了桌角。

洛上川:……

難道他被撞暈了,死黨發現聯系不到他,就去他家找人,發現他之后,就把他惡搞一番,打扮成這樣丟在這里了?

……這是地球人能想出來的故事嗎?!

他四處觀察了一番,試探性地將手向身側晃動的簾子上。

轎外,十六名身著紅色喜衣的“人”抬著轎子,他們全身都被包裹在衣物之內,不漏半點皮膚,連臉部和發絲都被頭上大大的兜帽所遮蓋。一個身穿赭色衣物的男子騎著一匹黑色的馬跟在轎子旁邊,凡馬蹄所走過的地方,都出現了一個深色的,好似被腐蝕的痕跡。

那男子正低著頭無聊地把玩著腰間墨玉玉佩。這時,原本抬著轎子的人中突然發出一陣慌亂,轎子也隨之停了下來,

那男子抬頭望去,只見他的眼睛居然是如血一般的鮮紅色澤。他抽出鞭子朝著身側的轎夫狠狠地就是一鞭!

看似輕巧的一鞭,卻將那轎夫直接抽飛出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原本腦袋上的兜帽也散落下來,露出來的卻并不是頭部,而是一團糾纏在一起的黑氣。

原來那轎夫根本就是一團凝聚的魔氣,被驅使奴役的傀儡!

其余“轎夫”見此又一次諾諾地等在原地,男子這才轉頭看向轎子,這一回頭,出現在眼前的畫面卻讓他心跳都漏了一拍!

只見一雙修長的雙手撥開了雜寶串成的簾子,轎內身穿紅色喜服的男子同時抬頭與他對視。

爐鼎。

這兩個字從男子腦海中劃過,縱使是對男歡女愛毫無興趣的他,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轎中的人,脖子上帶著一指長的緞帶。那看似裝飾般的緞帶實則是用以掩飾他本身體質的法器。

被宗門細心教養十數年的絕世爐鼎體質,更是難得一遇的單一水靈根。這樣的體質,縱使是醉心修道的癡兒,也難以抵擋。

當然,作為絕世爐鼎體質的這個小家伙,樣貌身段也絕非普通庸脂俗粉可以比擬的。

蓮心宗,真是進獻了個不得了的“寶貝”啊。

男子在心中感慨了一句,騎馬上前,那人的眼神既有幾分好奇又帶著些恐慌,好似誤闖猛虎領地的小鹿,雖然一無所知,卻也本能地察覺到了接下來將要被拆吃入腹的命運。

一想到有著這樣清澈眼神的男孩兒接下來的命運,男子眼中不禁閃過一絲惡意。作為魔修的他本就沒有什么道德良善可言,痛苦、哀嚎、絕望,也只會讓他感到快意而已。

“拉上簾子?!?

洛上川看著那位穿著一身古裝騎著馬的男子,心底的疑惑更甚了。作為網文編輯的他不可能沒有看過所謂的穿越文,只是不相信這種事真的會發生,會發生在他的身上而已!

“你……這里是哪里?”洛上川原本想問他究竟是誰,但在看到那男子血紅色雙眸中掩飾不住的惡意時,謹慎地換了話題。

卻沒想到聽到他的問題后,那男子先是一愣,緊接著抿起嘴笑了起來:“啊,對。你送過來的時候還昏著。這里是魔界七星之一天權大人的領地?!?

“你宗門守護的凌靈山中的洛河花開了,但你母親希望將這朵花留給你弟弟洗髓用,作為交換,就把你給送過來了?!?

那男子說完,雙眼一眨不眨地緊盯著少年,就好像要用眼神將他一層層扒開,試圖看到他痛苦絕望的神色。

不過男子注定要失望了,洛上川在聽到他的話后表情連變都沒變一下。

這孩子定力不錯,記得是單靈根吧,但據說只修習過雙修的法門?倒是有些可惜。

這是男子的想法。

我是誰,我在那,我在干什么,他到底在說什么?

這是一臉懵逼到表情空白的洛上川。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后,男子無趣地轉回頭。兩人就這樣在一片沉默中繼續前進。洛上川看著轎外那天空中飄蕩著的詭異滲人的紅色血霧,心情愈發沉重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洛上川似乎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脂粉氣息,而像是各種花朵混合而成的一種花香。

“到了?!?

轎子停了下來,其中一個轎夫拉開了簾子,彎腰進來,伸手抓向他。洛上川下意識地閃躲,但轎子里的空間太小,還是被他捉住了手腕。

先是一陣冰涼,涼的根本不像是活人的溫度,這樣的想法一出現,洛上川后背都開始冒冷氣。那手的力氣極大,他甚至懷疑對方若是愿意,可以輕而易舉地將他的手腕折斷。

那轎夫強行將他的雙手按住,送到了另一個轎夫的背上。洛上川雖然到現在都不太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但也知道如果就這么被送到那個所謂的“天權”手中,絕對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那男子下馬走到他面前,將手中的蓋頭抖開,蓋在他的頭上,又小心翼翼地將蓋頭上的“囍”字擺正,撫平上面的褶皺。

做完這一切后,他笑瞇瞇地看著被魔使背在背上瑟瑟發抖的小家伙,湊到他耳邊輕笑一聲,用飽含惡意的嗓音低聲道。

“新婚快樂?!?

!

不知過了多久,洛上川才悠悠轉醒。房間內燃燒的紅燭和四周紅色的帷幔,這是一個不小的房間,擺放著一些桌椅等家具,不遠處的帷帳后擺放著一張床,看起來似乎是那男子所說的偏殿。

洛上川就被放在離床不遠的地面上,鼻端還縈繞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想必他之所以會突然昏迷,與這香氣脫不了干系。剛想起身探查一下四周,卻在動身的那一剎那,聽到了清晰的金屬聲。

什么?

身上的喜服層層疊疊華貴異常,但洛上川此時卻沒有絲毫欣賞的欲望。他擼起袖子,手腕上赫然纏繞著一個金屬鐐銬。再動一動腳,果不其然也有鎖鏈的感覺。

該死!

等過一會兒眼睛適應了蠟燭所提供的昏暗光芒,洛上川這才發現自己并不是被隨隨便便丟在地板上的。

這個不知名石材所制成的地板上,竟然有一片黑色的,如同陣法一樣的紋路。只不過光線太暗,又和灰色的地板顏色差別不大,所以才沒有被發現。

洛上川自己就正躺在那陣法的中央,再配上這一身意味十足的衣物,簡直就是活脫脫的邪教現場!

而他洛上川就是那被當做祭品的倒霉蛋!

不行,該死。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香氣影響下,洛上川的腦子還是暈乎乎的,但那種面對詭異未知場景的恐懼還是讓他分外清醒。

必須想辦法自救,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洛上川翻找著自己身上能用的東西,卻絕望地發現自己這一身衣物華貴異常,上面不是各種寶石就是金飾,但在這時候完全沒用半點用處。

他看著手上那做工精巧的簪子苦笑一聲,這時候倒是寧肯這玩意兒是鍍金的假貨了。

轟——

就在他絕望之際,遠處突然傳來了什么東西爆炸的巨響。不多時,原本一片黑暗的窗外火光四起。

發生了什么?

艱難地在有限的活動空間內朝著窗戶的位置挪了兩步,窗外隱約可見人影晃動,卻詭異地沒發出半點聲響。他們似乎在尋找著什么,卻顧忌著什么,自始至終沒有踏入這個院落半步。

咔咔。

頭頂上傳來幾聲細碎的聲響,抬頭看去,卻只能看到籠罩在一片黑暗中的房梁。

是錯覺……

“嗨~”

!

耳邊傳來的聲音讓他一驚,回頭望去,只見兩個閃爍著金色光芒的瞳孔就湊在自己面前幾厘米的地方緊盯著自己,那眼眸整體是漂亮的鎏金色,瞳孔卻呈現出蛇類的豎瞳。

太近了。洛上川想要后退,卻忘了自己腳上還有鐐銬,被絆了一下,整個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倒。

想象中的疼痛并沒有出現,那個突然出現的家伙伸手拽住了他胸前的衣料,免了他與大地接觸的悲慘命運。

“嘿!”那張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間的臉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稀奇東西一樣,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嘴里發出嘖嘖的聲音。

“這身打扮,你該不會是‘天權’那老東西——娶得老婆吧?!睂Ψ缴焓忠蛔?,將他的身體重新拉了回來,“爺叫晞琉,你是誰?”

他看著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的晞琉,低聲嘀咕了一下你這人怎么這么不見外。

“洛上川?!?

“誒?”晞琉疑惑地眨了眨眼,剛剛放下去的手再次抓住了他的衣領,向著兩邊狠狠一拉。

“喂,你!”

洛上川看著自己快要被扒光的上半身,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是該捂住胸口驚聲尖叫,還是應該坦坦蕩蕩地任由對方觀察。

“你是……男的?”洛上川好似都能看到晞琉腦袋上冒出的問號,心想我是男的真是對不住了啊,你以為我想要穿著這破玩意啊!

晞琉面色古怪地說了幾聲老變態,抬頭看去,那個自稱洛上川的家伙正低著頭看著他,白皙的臉頰處出現了一絲紅暈(被氣的),那雙靈動的雙眼就好像是一只受了驚的小鹿,帶著幾絲脆弱和祈求地意味看著他。

唔!

饒是晞琉也不得不承認,面前的家伙雖是男子,但這樣的樣貌神態,著實不凡。尤其是那雙黑漆漆的大眼睛,就好似帶著個鉤子一樣,讓人難以移開視線。再配上這身衣服,竟平添了幾分旖旎的氣氛。

他嘖了一聲,面色古怪地問道:“你臉紅什么?”

臉紅?

洛上川聽此先是一愣,緊接著,原本身體上隱隱約約便有的燥熱,直接被這句話給引爆!

“唔!”他感覺自己身上傳來一陣令人無法忍受的熱度,尤其是小腹處,更像是有一團火在灼燒!

洛上川不知道的是,在原身的父親再娶后,后母為了不讓他威脅自己兒子的地位,說服了父親讓他從小僅練習雙修的功法,將他當成討好別處的“寶物”。這次洛河花意外開放,后母想要留給弟弟用以洗髓,便將他送給了魔修。為了不讓他壞事,更是提前喂給了他一些下九流的丹藥。

此時受到強者的氣息催動,丹藥藥力爆發,順便引爆了他過去十幾年來吃過的各種天材地寶!

他只覺眼前所有事物都被蒙上了一層粉紅色的濾鏡,身體不受控制地想要接近晞琉。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