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獻舞

第4章:獻舞

蘇璟嫵身子一顫,抬起頭,就對上尉遲玦憤怒的眸子。

而蘇妙蕓,則是掙扎地起身,抓住尉遲玦的袖子,柔弱地開口:“陛下,你別怪姐姐……姐姐是因為母親去世才難過的,不是故意推我的……”

尉遲玦一把甩開蘇璟嫵,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將蘇妙蕓從地上抱起來。

那動作,宛若在對待什么易碎的珍寶。

“你沒摔傷吧?”

他擔憂地看著蘇妙蕓,眼里的溫柔仿佛都能滴出水來。

蘇璟嫵覺得心里一陣刺痛。

多久沒見了啊……這樣溫柔的尉遲玦。

曾今的他,對她也是這般的溫柔。

可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將這份溫柔給了另外一個女人,對她只剩下厭惡和仇恨?

“陛下,我沒事……”

蘇妙蕓此時還在楚楚可憐地拉著尉遲玦的袖子,宛若受驚的小獸一般眼眶濕潤,“你別怪姐姐……”

尉遲玦仿佛這才想起蘇璟嫵,轉頭,墨眸里已經又是冰冷一片。

蘇璟嫵努力忍住眼眶里酸脹的感覺,將頭昂地高高的,“我沒推她,是她自己從床上滾下來了的?!?

“蘇璟嫵,事到如今你還想狡辯!”尉遲玦的怒火再次燃起,“還有,你為什么在這里?朕什么時候允許你離開鳳鸞殿了!”

“我好歹是這后宮之主!我去哪里,難道還要經過你同意?”

看著蘇璟嫵倔強的眉眼,尉遲玦怒極反笑。

“好,你說你是后宮之主是么?”他冰冷一片,“好!那我就讓你履行這后宮之主的職責!來人,給皇后沐浴更衣!”

兩個時辰后。

蘇璟嫵穿上一身嶄新的鳳袍,出現在招待北漠使者的宴會之上。

胭脂遮蓋住了她的蒼白與憔悴,手腳骨頭的錯位也已經被掰正,可每走一步路,依舊是鉆心刺骨的疼。

宴席上,蘇璟嫵坐在尉遲玦身側,面無表情地開口:“尉遲玦,你到底想干嘛?”

“你不是說你是皇后么?!蔽具t玦冷笑,“與朕一起接待外賓,不就是皇后的義務?”

蘇璟嫵微微皺眉。

進宮一年,這還是尉遲玦第一次帶她參加宴會。

但她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

果然,隨著宴會中央舞女的一曲完畢,尉遲玦驀地開口:“這幾個舞女的舞姿甚是一般,遠不如皇后當年。說起來,朕也是許久沒見過皇后的舞姿了,不如今日皇后重現當年風華,為北漠使者舞上一曲?”

話落,他似笑非笑地側首看向蘇璟嫵。

蘇璟嫵臉色慘白。

她身為一國之母,竟還要用舞姿愉人?

可看著尉遲玦冰冷的神色,她知道自己沒有說不的權利。

她只能緩緩起身,走到宴會中央。

“臣妾獻丑了?!?

她面無表情地開口,很快隨著樂律舞動衣袖。

蘇璟嫵的舞,自然是極美的,當年她便是在太后生辰上以一曲鳳求凰,吸引了尉遲玦的注意。

今日再次見到這一首鳳求凰,尉遲玦的眸底依舊閃過一絲失神。

一曲完畢,蘇璟嫵跪倒在尉遲玦面前,額角都是冷汗。

她的腳現在根本不能跳舞,此時真是疼得骨頭仿佛又要裂開。

在場的人紛紛從驚艷中回過神拍手叫好,可這贊嘆聲之中,卻多了幾聲不和諧之音――

“哈哈,你們南越國的舞蹈美是美,可也忒沒勁兒了點!還不如我們北漠的婆娘,直接來一曲脫衣舞,那才叫火辣!”

說話間,那北漠使者的眼睛還止不住地在蘇璟嫵身上打量,仿佛想要透過這層層衣服,看清底下的美好。

在場的人,臉色紛紛變了。

蘇璟嫵雖不得寵,但好歹也是堂堂皇后,這北漠使者說話怎可以那么不敬重!

有大臣正想發作,可不想卻是聽見高座上的尉遲玦淡淡地開口:“既然北漠使者想看這脫衣的舞蹈,皇后,不如你再舞一曲?”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