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7章:主角不過爾爾

第7章:主角不過爾爾

也許是這否認太過于直接,賀淵正在質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宋青塵感到肩上力道下去了些許,痛意與威壓也隨之散去不少。

如果今天鎮不住賀淵,往后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他方才定然以為我說的“臟了”,是因為他碰過。加之今日,自己又一改從前原主的做派,才使得他以為我在戲耍他,這才惱怒起來?

宋青塵按捺住情緒,在心里權衡著。

酒勁壯膽,宋青塵本就不是個軟骨頭。既然這頭狼先收了爪子,他必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宋青塵挪開兩步,一甩袍袖,挎下臉:

“豎子,”宋青塵微仰下頜,趾高氣揚道:“穎國公府里,豈容你與本王如此造次?”

連他名字都不屑于叫,這是十足的輕蔑了。

賀淵在霞光里打量著宋青塵,仿佛也在權衡著什么。宋青塵面不改色,臉上依舊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心里卻是發虛的。

彼此靜默。

幾個呼吸的功夫,賀淵像是權衡妥當了,又披上那副玩世不恭的皮相,賠笑討好道:

“臟了一條帕子而已,王爺何必動怒?!辟R淵隨手作揖,好像剛才動手的不是他。

宋青塵看他不敢再放肆,于是膽子便大了起來,一不做二不休,繼續呵斥道:

“你放規矩些,少來招惹本王?!?

內心卻是越來越沒底。

明明是原主先招惹賀淵的,現在自己卻倒打一耙。

沒想到賀淵倒是配合,立即賣起了乖。

他又是一揖,比剛才更恭敬了:

“微臣不敢?!?

宋青塵望著他冷哼一聲,轉身沿著石板小徑往外走。

宋青塵邊走邊想,自己是不是有點過了?原主性騷擾,現在自己還把他斥責一通。宋青塵不禁懷疑起自己來,心中浮起一絲愧疚。

可他轉眼一想——

渣攻,不就是要這樣嗎。

想玩的時候死纏爛打,不想玩了,就拔嗶無情。

……演技愈發爐火純青了。再這樣下去,宋青塵真擔心自己精神分裂。

出了海棠園,王府的長隨過來迎上,關切道:“王爺,您還要緊嗎?”

宋青塵睨了他一眼,發現這長隨臉色十分怪異,他也懶得多想。不就是醉酒么?醉酒沒見過?

“無事?;馗??!?

長隨不敢再多話,默默跟著宋青塵往外走。

出了穎國公府門,長隨就去停轎的小巷,招呼著轎夫們把轎子抬過來。

就在這間隙里,身后又響起一個聲音:

“恭送王爺?!?

賀淵……陰魂不散,直叫人生厭。

宋青塵略往回偏頭,懶散的“嗯”了一聲,沒正眼瞧他。賀淵倒是沒再說什么,溫馴地站在宋青塵身后。不多時,轎夫們抬著王府的轎子過來了。

宋青塵上轎后,長隨替他放下轎簾。轎子一起,宋青塵就忍不住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看賀淵這種不可一世的人吃癟,真是太有意思了。

雖然自己也在死亡的邊緣反復試探,但這種刺激,也給平淡乏味的穿書生活增色不少。他不由得又一次輕笑出聲。

路上,宋青塵抬手,揉了一下方才被賀淵捏過的左肩。肩胛上還有一些隱約的痛感,讓他不禁回想起了賀淵那個幽深的眸子,微打一個寒顫后,宋青塵又不屑起來。

這小子還能有什么手段?

不過爾爾。

剛回府,宋青塵就去了房里,準備在下溫泉之前,再欣賞一把自己的容貌。入浴前的容貌堪稱一日中的高潮,不能錯過。

宋青塵愜意地哼著小曲,繞到臥房屏風之后,準備瞻仰這副好皮囊的醉后姿容。

優哉游哉的,他在銅鏡前站定。只是,剛往里瞧了一眼,他就怔住了。

……怎么帶著淚痕?!

他怎么不知道,這什么時候哭過了?莫非原主的肉體對賀淵心有執念?不應該啊,他不記得今天自己落過淚。

正狐疑,他猛地想起來了。

烈酒催淚,原主這身子受不了,他今天席間已經悄著揩過了好幾次。這么說,在回來之前,賀淵眼里的自己,就是現在這副模樣?!自己居然還頂著這樣一張臉,在他面前嘚瑟許久?

宋青塵看向銅鏡中這副容相——是一張芙蓉掛淚的動人臉孔。

可眼中卻滿溢出不甘的惱恨。

……

“啪嚓”一聲,是杯盞碎裂的脆響,房門外伺候的兩個婢女聞聲,趕緊腳步惶惶地過來:

“王爺可有吩咐?”

兩人大氣不敢出,聲音略發著顫。

宋青塵陰沉著臉,拉開房門邁步出來。

“沐浴?!?

聲音冷極了。

宋青塵一邊往王府的泉池走,一邊算著日子。他想起了之前與春祥的交談,如果他沒有記錯,明日要去上早朝。

不可避免的又要遇見賀淵。

雖然文官與武官不站在一處,但事到如今,一想到要與賀淵同處一室,他就心里一陣的煩躁。

尤其是他知道鏡子里的那種模樣,全被賀淵看去了之后。

-

賀淵一扯韁繩,那匹黑鬃戰馬便停在侯府門前。

他靴底一踩馬鐙,翻身躍下。

侯府長隨出來迎上,指揮兩個仆役過來。他們一人接過韁繩,一人取鞍,嫻熟的照顧著那匹戰馬。

長隨跟在賀淵身后,與賀淵一同穿過侯府幽曲的甬道。

走至中庭,賀淵蹲下,吹了一聲小哨。接著,灌木叢莎莎動了幾下,便有兩只毛茸茸的小獸崽,從里面探出機靈的腦袋來。

是兩只黑豹的幼崽。

“晚上喂了?”賀淵瞇著眼問,同時任由那兩只小豹崽蹭他的靴尖。

“回總督,尚未?!遍L隨頷首,站姿筆挺,腰間佩刀的位置空空如也,卡扣卻還在腰革上別著。

“去拿,我來喂?!辟R淵說著,疲憊地嘆了一口氣,“在奉京,‘總督’這稱呼還是省了吧。叫‘侯爺’便可?!?

長隨恭敬道是,正要退下,一打眼看到地上掉了一方帕子。許是被那兩只小豹給扯出來的。

這看著不像總督的東西。

“侯爺,這……”

賀淵聞言,抬眼往后一看,漫不經心道:“照舊,燒了?!?

一只小豹崽頑皮地在他背上攀爬,他往背上看了看,眉目舒展的露出笑意。接著一把捏住它后頸皮,將它抓下來,口中笑呵道:“鬧?!?

豹崽四爪騰空了,便開始在他手里掙扎。

賀淵看著這股鮮活勁兒,覺得有些熟悉。

他突然改主意了。

“那方帕子拿回來,”賀淵隨口吩咐,“今晚先不燒?!?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