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穿成渣攻

第1章:穿成渣攻

暮色四合,上燈時分。

宋青塵從衙門出來,一臺抹金飾銀的四輿轎已經停在那里。跟轎的年輕長隨手持府燈與他施禮,府燈上一個“璟”字。

宋青塵邁著貴人們慣有的懶緩腳步,悠然上轎。

坐定,起轎。打前的侍者手持小銀錘,一下下敲鑼清道,排面十足。

轎子載著他,從寬敞的長風街拐出。等進了槐花胡同,便顯得局促起來。既而香風軟語裹挾著輕佻的笑聲,迎住他的轎子。

他透著薄幔轎簾往外探看,所到之處燈火熒熒,頻有倩影。

巷里往來尋歡的嫖客一邊避身,一邊回頭,好奇地打量這頂煊赫的轎子。胡同邊閣樓里的姑娘們聽到鑼響,紛紛推開窗板,伸頭往下張望。

宋青塵在喧鬧聲中懶散地闔眼小憩。

不多時,轎子停住。長隨俯身朝他稟告:

“王爺,白館到了?!?

這是全奉京最大的南風館。

宋青塵聞聲抬眸,見到館門口早已候了七八個人。打頭站著的想必是館主,三十來歲,干瘦,在距離轎子四五步遠處,就開始躬身行禮。

宋青塵停了一會兒,面上神色由冷淡轉為做作的輕佻,才疏懶起身,從轎廂陰影里出來。燈火先照上他腰間一條滿新的金革帶,然后是月白袍子。一身的珍絲貴縷。

最后是一張年輕的臉,神色熏熏然。映著館前的旖旎燈火,儼然一個風月老手的模樣。

大梁璟王宋青塵,喜南風,常狎小倌。

同名同姓的讀者宋青塵一朝穿書,正竭盡全力扮演這個渣攻。

宋青塵剛入廂房坐定,“啪”的一聲,是隔壁房中酒杯砸在八仙桌上的脆響。宋青塵不禁蹙眉,偏頭瞥了一眼身后的隔墻。

隔壁廂房正談笑風生:

“圣上讓璟王到奉京北門,迎大捷凱旋的將士。這一迎可不得了!”

吊人胃口的刻意停頓之后后,那人繼續說道:

“城門一開!只見馬背上的賀小侯爺豐神俊朗,姿容卓群。璟王這老東西,當下眼睛就直了!”

聽到別人如此談論自己,宋青塵并不意外——他已經對全劇情都把控十足,眼下璟王這種風評,實屬正常。

不過,“老東西”這三個字是怎么回事?他可是照過鏡子的。這些人怎么能胡亂編排?

旁邊斟茶的小倌卻受了驚,他手腕顫動一下,差點將茶水灑出來。顯然是被隔壁廂房不知死活的“老東西”三個字給嚇住了。于是惶恐的,悄悄打量上座恩客的神色。

卻瞧見璟王如若未聞的端起茶盞,輕嗅茶香。

宋青塵對外人的惡評淡然處之,讓這小倌臉上頓時生出些許欽佩神色。

隔壁仍是滔滔不絕:

“嗐!從那以后,任是什么人,都入不了老家伙的眼了。自是茶不思飯不想,每日琢磨,如何能討小侯爺歡心!”

接著席間一陣唏噓,帶起幾聲下流的笑。中間還有個人吹了一響小口哨。

接下來,便是眾人對書中主角賀小侯爺的種種溢美之詞。來白館的人,哪有不好南風。說著說著,言語越發輕佻。管他是不是權臣貴戚,只要喝了點酒,連皇帝都敢議論。

更有甚者,編排起了皇帝與賀小侯爺的過去:

“據說今上還是太子的時候,就對彼時的定遠侯世子賀淵……”

宋青塵聞言,神色凝重起來。

原主已經做下的孽,他管不成。但他現在必須打破這個局面,成全主角攻受,也就是皇帝和小侯爺。只有如此,才能給自己謀一條生路。

一,他不好南風。二,他對主角受賀淵賀小侯爺無感。

但沒人會信。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了保命,他千萬不能和主角受賀淵發生什么事。

畢竟在清水向耽美文《定遠侯天生反骨》里,璟王說過一句老氣橫秋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當然,賀淵此人玩世不恭,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不久后,在璟王的一頓腆狗操作之后,兩人就勾搭上了。璟王得償所愿,與賀淵“一夜風流”。

兩人都只走腎不走心,渣攻璟王很快就有了新歡。

“一夜風流”的四字豪車剛剛開過去不太久,主角攻皇帝就知道了。于是皇帝成全了他三弟,一杯毒酒,送他去做泉下鬼。

開篇兩萬字之內,璟王下線。

評論區一片“渣攻領盒飯”的叫好聲,只有讀者宋青塵調侃似的,默默發表了一個評論:

“誰上誰下不好說?!?

一回車鍵按下去,他就穿書了。

……

所以他想知道,現在劇情到底進展到什么地方了。根據長隨的話,原主還在日日逛館子呢,那應該是,還沒開始去糾纏賀淵?

宋青塵抬手揉了揉眉心。

他穿書到現在,見都沒見過賀小侯爺。也因此他一直都好奇,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物,能把原主給迷的此般七葷八素。

好南風這事兒,一時半會兒他扭轉不了了。只能從第二點下手。

于是宋青塵叩桌三下。

長隨很及時地從門外進來:“王爺有何吩咐?!?

宋青塵隨眼一掃在房里斟茶的這名小倌。見這男孩子弱不禁風,也就十五六歲,跟羽翼稀疏的雛鳥一樣,看著很不經事兒。

這完全不在宋青塵對男子的審美上,但他還是裝作中意:

“把他帶回府上?!?

長隨滿臉訝異,抬頭看了看這名小倌,像是在思索他究竟哪里入了王爺的眼。也只耽誤了一瞬,復又換回了恭敬的神情:

“是,王爺。小的這就安排?!?

宋青塵看都不看那小倌一眼,便起身離去,步履輕快。臨出廂房丟下兩個字:

“回府?!?

那小倌還在怔愣間,宋青塵已經走了。

一路上宋青塵還在拼命回想:那個小倌,他叫什么來著?

宋青塵沉默地坐在璟王府主臥房當中,他正倚軟榻,在煊赫豪奢的布置里愁緒萬千。

今晚帶回來那個男孩子年齡實在是小,宋青塵越不過心里那道坎兒。再者,畢竟是勾欄出身,宋青塵穿書之前好歹是個富貴少公子,自小錦衣玉食的。怎么能和一個勾欄院的人共處一室。

正心煩意亂之時,習習晚風穿堂而過,宋青塵才稍回神。一打眼,順著大敞的房門,看見春祥過來了。

春祥是璟王府總管事太監。從前璟王還未出宮開府的時候,內侍春祥便一直伺候他。

可以說是一個貼心的小竹馬。

小竹馬一定知道原主與賀小侯爺的感情進展。于是宋青塵又按照原主人設,擺出一副矜貴懶散的模樣。

宋青塵組織語言之際,春祥已走至房中,他略行一禮,小心詢問道:

“王爺,今夜還往侯府送信嗎?”

猝不及防聽到“侯府”二字,宋青塵內心頓生萬種波瀾,面上卻是故作平靜。

他們已經勾搭上了?

宋青塵霎時籠罩于即將死亡的陰影之中。

他略略抬眼,又遇上春祥有些關切的目光。

春祥也很疑惑。

按照常規,王爺每三日的夜里就差他往侯府送信一封?,F如今已經隔了五日,卻一封都無。甚至今晚還接回一名小倌。

莫非王爺已經厭倦了求之不得的滋味,決定疏遠賀小侯爺?可是……

“王爺,侯府今日,破天荒的差人來問了?!?

破天荒?目前來看,賀小侯爺顯然從來沒有回信啊。都是原主璟王單方面的自作多情?

“沒有,不送?!彼吻鄩m沉下臉,冷冷道:“告訴他,以后都不會有?!?

接著兩人一陣沉默,各懷心思。

春祥眼力見兒極好。他把事情串起來一想,只當王爺是想要結束這場無望的單相思。又試探道:“王爺今夜,是否要去看看安歌?人已經安頓在東廂房了,正等王爺去呢?!?

“安歌?”

宋青塵低聲重復。這約略是在說今晚帶回來的那個小倌??伤ⅠR想到了那個男孩子弱不禁風的模樣,實在提不起興致:

“不了,本王有些乏了,想獨自待著?!彼吻鄩m故作疲態,按了按額角。

春祥先是怔愣,接著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一樣,識趣地退了下去。

待房門關好,腳步聲漸遠,宋青塵一改方才的疏懶姿態,慌張從溫軟的榻上起身,步子疾疾,走到窗邊多寶格處。

他屏住呼吸,拉開書里提過的,左手邊第三個抽屜。

里面赫然一個做工精致的檀木匣子。

意料內的,匣子當中,是一沓情詩。寫滿了原身璟王對賀小侯爺的繾綣情思。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