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5章:

第5章:

翌日清晨。

風千璃剛起床,婢女芍藥走進來,行禮低聲道:“公主,駙馬爺已在門口等候多時了,說是有話要和您說?!?

以前沈鳴軒是可以隨意進出風千璃寢殿的。

但昨日風千璃下了命令,收回駙馬爺的一切特權。

如今沈鳴軒想見她,只能在外面等著她的召喚。

沈鳴軒等的煩躁。

風千璃無動于衷。

她坐在銅鏡前,便有婢女過來,小心翼翼的幫她整理著妝容。

看著鏡子里這張絕美的臉,風千璃還是滿意的。

她淡淡開口:“淡妝即可?!?

本就是個絕色美人,胭脂水粉稍一點綴,傾城之姿盡是顯露。

金褐色瞳孔流露出的光澤,更顯尊貴無比。

多了幾分神秘和高貴。

她冷著臉的時候,淡漠的讓人望而生畏,遙不可及。

可笑起來的時候,又如同春風化雨,艷陽四射。

收斂了幾分暴戾之氣,整個人也生動起來,比之前單調充滿戾氣空洞的美,多了靈動和韻美。

整理妝容的婢女,一時間忘著鏡子里的絕美容顏出了神。

直到對上那金褐色的視線。

她嚇得瞬間跪地求饒,身子抖成了篩子:“公主息怒,奴婢該死!”

寢殿內的其他婢女,也全都跪了下去。

九公主一怒,必將見血。

風千璃卻收回視線,淡淡的道:“下次注意?!?

“謝謝公主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跪地的婢女們,都松了一口氣。

風千璃起身,一襲紅衣張揚惹眼。

她十三歲立戰功。

今年不過才十五歲。

一米六的身高只能說一般般,但氣場卻有兩米八,而且還有發育生長空間。

沈鳴軒頂著一張豬頭臉不耐煩的在門口等著。

雖說用了皇宮靈藥,可挨打的巴掌實在太多,風若若的話讓他寢食難安,尤其是風千璃對他的態度,更讓他捉摸不透,害怕至極。

所以天還沒亮,他就匆匆趕過來等著。

這一等,就是兩個時辰。

心里將風千璃罵了不知道多少遍。

就在這時,一抹耀眼的紅,出現在他視線里。

沈鳴軒抬頭,就見風千璃一襲紅衣的站在臺階上,低眸睥睨的看著他。

少了濃妝的容顏上,略施粉黛的少女五官精致,膚白唇紅,美到讓人窒息。

他一時間,呆住了。

話全堵在了嗓子眼里。

知道風千璃美,可沒想到淡妝下的風千璃,竟然會這樣美!

“哪來的丑東西,一大早就來污穢本宮的眼!”

風千璃紅唇冷啟,語氣嫌惡。

被叫做丑東西的沈鳴軒回過神,心里再次惱怒起來。

這賤人,竟敢當著一群下人的面,如此罵他!

“風千璃,你鬧夠了沒!”

沈鳴軒仰視著她,“你莫名其妙的生氣,我挨了一頓打,現在又過來主動找你,你別不知好歹!我堂堂七尺男兒,自幼飽讀詩書,本應入仕報效國家,彰顯男兒本色,要不是你,我怎會淪落至此,你不要欺人太甚!”

風千璃居高臨下的睨著他:“本宮就算欺你又如何?我風曜國的男兒若各個如你這般窩囊廢物,怕是早就要滅國了!至于把你招入府,只能說,本宮是在為民除害,省的像你這種廢物入朝堂,拖我風曜國的后腿,令人貽笑大方!”

“風千璃,你竟敢如此侮辱我!”

沈鳴軒氣的身子發抖。

他好歹也是太傅之子,風曜國有名的才子。

他父親德高望重,他入朝堂不過就是時間問題,這賤人竟然說他是窩囊廢物!

當初要不是看上他的才華,這滿腦子只有兵法只會打仗,胸無半點紙墨的暴力瘋子,會看上他?

他才真是要笑死了!

風千璃嗤冷道:“你還真是會用‘侮辱’這兩個字,抬舉你自己。本宮若是你,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死也不會同意。而不是看著自己未婚妻在傷心落淚,狗命不保的情況下,向權勢低頭,茍活到現在。

若此刻在戰場,面對敵軍壓勢,有性命之憂,你是不是就要跪地求饒繳械投降了?說你是窩囊廢物,都在抬高你。你既覺得淪落委屈,那便彰顯你的男兒本色,找個沒人的地方自行了斷吧。

說不定,本宮還能高看你一眼?!?

風千璃緩步下臺階,從他身旁走過,連個眼神都沒給他。

沈鳴軒簡直要氣瘋了。

正要再開口怒駁的時候,就聽風千璃冷冷的道:“駙馬直呼本宮名諱,掌嘴五十。人若死了,就叫太傅府過來收尸,若沒死,就讓他跪著等本宮回來?!?

“風千......”

‘啪’的一耳光,打斷了沈鳴軒的話。

公主府侍衛上前,兩個人壓著他跪在地上,一個人在他面前,‘啪啪’的扇著他的臉。

每一下都是實打實的。

口內血沫翻飛,沒一會兒沈鳴軒就暈了過去。

然后被冷水潑醒,繼續挨打。

在公主府,風千璃的命令就是圣旨,無人敢反抗,無人敢徇私。

*

風千璃去了皇宮。

昨日答應了風帝給他個解釋,便不會失言。

公主府的馬車進皇宮,向來是暢通無阻,可以直入皇宮內處。

除了皇上和太后,整個風曜國,也就風千璃有這個待遇了。

這一切,都歸功于風帝對風千璃的寵。

若是身上沒有這火鳳凰圖騰,風千璃或許會覺得風帝對她是真心的。

可她母后死的過于蹊蹺。

這代表著帝女轉世的火鳳凰圖騰,又在她身上。

風帝對她母親到底愛到什么程度,才會對她寵成這樣?

千年傀儡師的直覺告訴她,這一切絕不向表面這么簡單。

“九兒,你來了?!?

風帝緊皺的眉,在看到風千璃的身影時,散開露出笑意。

風千璃坐在椅子上,大太監來喜馬上恭敬的端來一杯茶,然后安靜的退到一旁。

風千璃看向風帝,“父皇可是有煩心之事?”

風帝笑了下,“被你個小機靈鬼看出來了?!?

然后憂愁的嘆了口氣。

風千璃看著他,等待他繼續開口。

風帝道:“才平靜了不過兩年,南夷大軍再次朝我邊境壓入。南夷有一只擅長馬上作戰的軍隊,鐵騎無情,蹋我河山,踩我子民,當真叫朕煩厭,可又無可奈何?!?

“拓跋銳的鐵騎營?!?

“沒錯?!?

天幽大陸六分天下,以滄瀾國帝家為首。

東禹國,西靈國,南詔國,北夷國,風曜國,按照國力依次排之。

滄瀾國神秘強大,有著最多的兵力,最先進的作戰武器,在天幽大陸已稱霸百年之久,并派出使節在五國都城設立辦事處。

五國年年向其納貢求和,被迫以求太平。

可帝王之心怎愿屈居人下。

誰不想成為大陸的霸主?

打不過滄瀾國,自然會對其他國家引兵發戰。

兵力最弱最小的風曜國,便成了北夷國的針對目標,時常邊境騷擾,燒殺搶掠,侵占城池。

別的大國看不上風曜國這點小地方小利益,也就懶得管。

北夷國就是發現了這一點,才越來越過分,甚至想吞并風曜國。

兩年前的一場野心戰爭,被戰斗力爆表的風千璃攜帶風家軍摧毀。

而在風千璃幾乎‘廢掉’的情況下。

再次卷土重來。

“父皇不必憂心,若真無人可用,女兒愿再次領兵,護我風曜河山?!?

風千璃認真道。

風帝欣慰的笑了笑,“父皇知你心意,可你已成婚,父皇不愿你再步入危險之地,這事兒以后再說吧。一眾兒女中,就你最為父皇考慮分憂,朕這些年沒白疼你?!?

風千璃垂眸道:“身為皇室一員,護我風曜,是責任?!?

“好!”

風帝高興的喝彩一聲。

國事說完,便到了家事。

風帝問:“九兒,昨天你房里的人,是楚燼?”

風千璃沒有隱瞞:“是?!?

“你打算如何處置他?”

“還沒想到,他是個人才,死了可惜,說不定我會需要他?!?

風帝皺眉,“可他冒犯了你......”

風千璃勾了下唇,“就不能是我冒犯他?”

她沒辦法告訴風帝,不殺楚燼,是因為直覺。

直覺這個東西,過于縹緲,無法解釋。

“那駙馬呢?”

“休夫或者喪夫,說實話,我更喜歡后一個?!?

風帝看著風千璃,一陣無言。

她最不像她母親的地方,就是這份冷血。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