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

第1章:

“王府接轎的馬上到了,趕緊把她弄到轎子上去!”

柳云笙睜開眼,一張溝壑縱橫的老臉出現在面前。

古色古香的陳設,那張臉的主人,一個兇惡的婆子叉著腰,面部猙獰的指著自己。

老婆子指揮著丫鬟上前綁柳云笙,卻有一名憔悴的婦人擋在眾人前,緊緊的護著她。

吵鬧之際,柳云笙腦子一陣眩暈,嗡得一聲,大量的記憶涌入腦中。

她本是去山區救援,意外遇上了泥石流,本以為自己這百年不遇的醫學奇才就此隕落。

可沒想到老天眷顧,她穿越了。

穿越到與她同名同姓的太尉府癡傻嫡女身上。

今天,她就要嫁給命不久矣的殘廢世子爺,慕夜溟。

替她擋在跟前的,正是柳云笙的娘,徐氏,雖為正室,卻被小妾踩在頭上,闔府上下,沒人看得上她們母女。

繼承了原主記憶,又看著徐氏為了自己拼命的架勢,柳云笙主動帶上蓋頭,走向花轎。

自己這一嫁,母親犯不著再和這幫人撕扯,傷了元氣。

況且這婚事是柳云笙父親和皇帝定的,誰也改變不了。

坐上花轎,立即動身。

徐氏跟在轎子后面哭,柳云笙坐在花轎內,眼眶也有些濕潤。

她手一動,飛快從窗戶扔給徐氏一團紅布。

那是她用帕子和首飾刺得,‘等我’。

不知道徐氏能否看懂。

一路上顛簸,柳云笙身子還不太適應,正難受著,轎簾被挑起。

“世子妃,下來吧,準備拜堂?!?

剛下轎子,蓋頭被吹氣,柳云笙錯愕的看著身邊的大公雞,這…難道是讓她和公雞拜堂?

還未等她做出反應,一名小廝慌慌張張的跑上來,“不好了!王爺,王妃,世子爺他快不行了......”

“你說什么?”聽到這話,凌王凌王妃同時起身,撇下了柳云笙,往慕夜溟的房間奔去。

思索兩秒,柳云笙跟著人群后面,一起去了慕夜溟房間。

......

典雅的房間內,一名少年倚靠在床頭,身子因為咳嗽劇烈的抖動,臉白的像紙一樣,毫無血色,嘴唇紫青,費力的喘著氣。

床邊幾名御醫垂手而立,無奈的搖著頭,不敢輕易地診斷。

“溟兒!”王妃剛踏進屋,看到慕夜溟這般模樣,全沒了往日里的穩重,顫顫巍巍的撲到了床邊,“劉太醫,溟兒他怎么樣了?”

凌王府嫡出的,就這么一個獨苗,王爺視作珍寶一樣的照顧,但慕夜溟從小的體弱多病,身體越來越糟。

太醫跪倒在凌親王面前,“王爺,臣無能......”

凌王妃聽到這話,眼淚瞬間涌了出來,想過去扶起慕夜溟,突然,身后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

“別動他!”

柳云笙剛進后院,就看到了慕夜溟快要窒息的樣子,

他這只是有東西卡在嗓子里而已。這些庸醫居然搞得好像人不行了一樣!

柳云笙沒有多加思索,緊走幾步來到床邊,手腳利索的將慕夜溟提了起來。

“你要干什么?”難道是眼看成親日就要守寡,發瘋了?

王妃想上去攔柳云笙,卻被她輕松躲過。

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時,柳云笙到了跟前,從背后抱住了慕夜溟,在他的腹部猛地一推。

“你住手!”屋子里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世子爺的身子時日不多,就算是太醫都不敢輕易移動。

“來人,來人!把她給我拿下!”王爺怒不可遏。

就在這時,卻見床上的慕夜溟,身子猛地抽了一下,吐出了一口瘀血,夾帶著一個黑色物體,隨后呼吸逐漸平緩了下來,無力的靠在柳云笙的懷中。

柳云笙看著地上的血和黑色物體,不禁皺緊眉頭。

被老王爺王妃照顧的無微不至的世子爺,怎么會將核吞下去?

還未等柳云笙多想,老王爺的聲音在背后響起,“你們還在等什么?還不趕緊把這個謀害世子爺的毒婦抓住!”

“謀害?我剛剛是在救他!世子他喉嚨中有異物,再不吐出來,就會窒息而亡?!绷企险f著,示意老王爺看向果核。

“簡直是荒唐!”劉太醫走上前,“哪有什么異物?老夫行醫多年,從未見過你這種救治方法,你分明是在胡說?!?

柳云笙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將果核撿起舉到他面前。

“你作為一名太醫,連如此常見尋常的一個病癥,都束手無策,如果錯過最佳的救治時間,導致世子因此喪命,這責任你擔得起嗎?”

說完,她轉頭看向床上的慕夜溟,“世子爺如何將這果核吞下去的,您心里自己應該清楚的很?!?

柳云笙仔細打量了慕夜溟一番,蒼白的臉上五官深陷,瘦的好似只剩下了骨頭,周身散發著陰暗之氣,宛如一盤沙,風一吹就會散。

但他的雙眸卻是異常的明亮,能直透旁人內心般,給人以與生俱來的高貴感與壓迫感,讓人不敢小覷。

“溟兒,你感覺怎么樣了?到底怎么一回事?”老王妃坐到床邊,倒了杯水遞給慕夜溟,關心的看著他。

“我好多了?!蹦揭逛榻舆^水杯,寬慰了王妃一句,隨后眼神一變,看向角落中的一個丫鬟。

那丫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身子止不住的抖動,轉身想逃。

慕夜溟冷哼一聲,手中的水杯應聲而出。

“砰”的一聲,那丫鬟慘叫了一聲,倒在地上,血順著頭上的口子汩汩而出。

柳云笙看到丫鬟的慘死,不禁打了個寒顫。

慕夜溟臉上表情絲毫未變,隨后看向柳云笙,“你,過來?!?

柳云笙沒想到他會叫自己,微微一愣。

屋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慕夜溟什么意思,驚訝的看著柳云笙。

“你就是柳云笙?”慕夜溟冰冷的目光,掃過她身上的大紅喜服。

柳云笙緩了過來,向著他欠了欠身,“是?!?

她知道,要是想活下去,就必須抱緊慕夜溟的大腿。

“不錯?!蹦揭逛槊鏌o表情的夸贊一句。

隨后看向那丫鬟的尸體,他是身體不好,可不代表任人宰割,若非沒有防備,怎么會遭此毒手。

王爺見此,明白過來,連忙喚來手下,“去,給我查,幕后主使是誰!”

一旁的劉太醫早就沒了方才咄咄逼人的樣子,

世子都親自指認了,那他診斷失誤就是鐵板釘釘。

王妃這時也明白過來,痛斥道:“滾!沒用的東西?!?

劉太醫等人哆哆嗦嗦的退下去。

慕夜溟閉上眼,“祖父祖母,你們二人早些回去休息吧?!?

王妃戀戀不舍,不過還是看懂了眼色,去拉王爺,“走吧,今晚是溟兒的大喜之日,讓他們新婚夫妻待在一起吧?!?

房間只留下慕夜溟和柳云笙二人。

傳聞中,這個柳府大小姐雖樣貌極美,但只是個空有其表的花瓶,今日一見,她與傳聞中似乎不太一樣......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