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2章

第12章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話音剛落,遠處六中的鐘樓敲響了。

葉欽跟著鐘聲數了十二下,有些遺憾地說:“啊……過去了,我還沒許愿呢?!?/p>

程非池轉回去繼續推車,小道上的積雪堆到腳踝的高度,所經之路留下一串腳印和一條彎彎曲曲的車轍。葉欽低頭順著他留下的腳印一步一步地踩,覺得走這里比走其他地方都要安全。

馬路上因為車來車往的原因,雪還沒有積起來。程非池跨上車剛騎出去三五米,聽見背后葉欽的嘀咕聲:“咦怎么騎不動啊?!?/p>

回頭檢查,前車胎軟塌塌地癱在地上,像是被什么利器扎破了。

葉欽的臉一下子垮了:“不是吧,剛過完生日就倒霉?!?/p>

程非池檢查完畢站起來,一手推起一輛車往前走。葉欽東張西望,看路邊有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自顧自盤算:“這個點可以開鐘點房欸,還能洗個熱水澡……不然去網吧包個夜?我得給我媽打電話說一聲?!?/p>

掏出手機又想起什么,對程非池道:“你也跟你媽媽說一聲唄?!?/p>

程非池空不出手,也沒回應他的話。葉欽率先撥通電話,說話的語氣不自覺帶了些委屈:“媽,我今天晚上可能回不去了……車壞了,爆胎了……這個點好難打車啊,我就在外面湊合一晚了……沒事啊,有同學陪我一起……不是周封,隔壁班的,你不認識……沒騙你呀,真的是隔壁班的……”

葉欽的聲音越來越低,哼哼唧唧的似乎不太高興。過了一會兒,加快腳步走到程非池跟前,把手機遞給他:“我媽,讓你聽電話?!?/p>

程非池見他耳垂都紅了,大概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把一輛自行車交給葉欽,接過電話:“喂,阿姨好?!?/p>

電話那頭葉欽的母親柔聲細語,關切地問他們遇上什么麻煩了,需不需要幫忙。寥寥幾句談話,程非池主動交代自己是二(1)班的學生,正和葉欽一起前往修車鋪的路上,葉欽媽媽大約是聽他說話穩重靠譜,叮囑他們注意安全,便掛斷了。

葉欽把手機收回口袋,猶豫地問:“咱們去修車?”

程非池“嗯”了一聲。

葉欽面露失望,像沒能在外面留宿的貪玩小孩,噘著嘴不說話。

修車鋪還是六中附近那個,遠看黑燈瞎火,不像有人在,程非池走到門口,握著門栓用力一推,門就開了。

不等葉欽出聲,他先把食指放到唇邊做了個“噓”的手勢,壓低聲音道:“老板就睡在里屋,我們修完就走?!?/p>

葉欽頭一回這么潛入別人的地盤,又慌又怕地拽住程非池的衣服:“這算不算私闖民宅???”

程非池心想你拿刀扎我輪胎的時候不是膽子挺大的嗎?故意嚇唬他道:“算,小點聲,不能讓老板發現?!?/p>

于是葉欽捂著嘴巴大氣也不敢出,另一只手做賊似的用手機開電筒給程非池照明,直到瞧見程非池上揚的嘴角,才察覺自己又被耍了。

程非池埋頭磨輪胎皮,說:“老板人很好,之前車壞在路上,我都到他這里來修,次數多了他就告訴我外面的鐵門栓不上,晚上有急事可以直接推門進來?!?/p>

怪不得上次感覺老板跟他很熟的樣子,葉欽一面環視四周一面想,反正這些東西也不值錢,沒什么可偷的

屋里很靜,耳邊除了打磨輪胎的唰唰聲,還有兩人互相交錯的呼吸聲。葉欽不由自主地把呼吸頻率和程非池的對上,覺得他的呼吸平穩綿長,像烏龜在睡覺。

他被自己的天馬行空的比喻逗樂,一時沒壓住笑聲,程非池抬眼看他,葉欽忙收斂笑容,扯話題道:“你不是剛轉來六中嗎,就跟這兒的老板這么熟了?”

“從師大附中到我家也會經過這條路?!背谭浅厥稚系膭幼髀晕⑼nD,“你不是知道嗎?”

葉欽心里一突,以為調查他的事被發現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自己明明很小心謹慎了,于是淡定道:“我當然知道你以前是師大附中的,誰不知道啊?!?/p>

說完還有點不放心,試探著問:“那你以前……有沒有見過我?”

程非池垂著眼睛,平淡地陳述道:“沒有,便利店是第一次?!?/p>

葉欽自己挖坑給自己跳,摔得頭暈目眩,回想起之前不怎么愉快的幾次交鋒,尷尬得抬不起頭:“之前……是我朋友看你不爽,我就、就隨手幫了個忙,沒別的意思……”

程非池當然知道他不是故意找自己麻煩,頂多算不懂事,為虎作倀罷了。雖然至今還對他勾搭自己的動機存疑,但想來也不會是什么駭人聽聞的理由,大概是聽過關于自己的流言,覺得有趣好玩,新鮮感還沒過去。

“那現在呢?”程非池半真半假地問,“有別的意思?”

黑暗安靜的環境中感官被無限放大,程非池嗓音低沉,壓著的時候仿佛在耳邊說悄悄話。葉欽的臉騰地紅了,好在屋里暗看沒人看見,他的心臟又開始亂跳,快一陣慢一陣地在耳膜上打鼓,弄得他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清晰。

“是啊,有別的意思?!比~欽理盡量讓自己直氣壯,學他說話,“你不是知道嗎?”

手機燈光只有范圍狹窄的一束,照在程非池熟練動作的手上,立體的五官在臉上投射出參差不齊的陰影。葉欽鬼鬼祟祟地把手機一點一點往上抬,企圖看清楚他的表情。

就在看見他因為眨眼而窸窣顫動的濃密睫毛時,程非池別開頭躲了一下,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個便簽本,扔到葉欽懷里:“幫我寫張紙條,告訴老板我來修過車?!?/p>

葉欽找了張小凳子,蹲在那兒一筆一劃地寫,寫完拿給程非池:“程老師,您看看有沒有錯別字?!?/p>

小臉昂得高高的,顯然還記著程非池改他“情書”上錯別字的仇。

程非池幾不可察地笑了一下,低頭掃了一遍,用筆在上面打了個勾,左上角畫了一個豎杠兩個圈,一百分。

修完車走在路上,葉欽后知后覺地歪著腦袋琢磨:“不對啊,咱們各科卷面分是一百五,你給我一百分……剛過及格線?”

程非池道:“嗯,如果是昨天,就給你一百五?!?/p>

扭頭看鐘樓,時針即將指向一點,葉欽條件反射地打了個哈欠,喃喃道:“過生日真好?!?/p>

程非池見他困得睜不開眼,小身板在寒風里直哆嗦,難得強硬地讓他先回家:“剛才電話里我答應你媽要負責你的安全,趕緊回去,我也得走了?!?/p>

葉欽的家就在六中附近,磨蹭到小區門口,還記得把手套摘給程非池,有氣無力地說:“我到了,你戴吧,明天我就去買……買羊毛手套?!?/p>

目送搖頭晃腦的葉欽推著車刷了門禁卡進去,程非池調轉車頭剛要走,身后的人突然想起什么,扯著嗓子道:“程老師,我在你作業本里留了東西,別忘了看啊?!?/p>

程非池沒把葉欽的話放在心上。

臨近會考,就算他有十足的把握,也該養精蓄銳,好好準備。

葉欽或許也在備考,連著幾天沒出現,也沒在考場周圍見到,仿佛人間蒸發。

早餐倒是照常送來,有次程非池到校早把人抓個正著,那個低年級小學弟說他只是拿了錢幫忙辦事而已,卡片都是一早就準備好的,一天塞一張。

倒是很像葉欽的行事作風,能偷懶就偷懶,想一出是一出。

那天之所以會洗碗,大概是小少爺突發奇想體會民間生活。想讓他通過這次社會實踐體會到賺錢的不易和生活的艱辛,用天方夜譚來形容也不為過。

會考最后一門結束正好是12月的最后一天。

程非池早早出了考場,回到家里整理書本,無意中在堆在桌角的一堆草稿本當中翻到葉欽留下的狗爬字:【158xxxxxxxx,call我call我哦!】

后面還畫了個胖乎乎的愛心。

明天開始便是三天元旦假期,除了第一天上午,其余時間程非池都給自己安排了滿滿當當的工作。

今晚就有了正大光明的晚睡理由,程非池拿出之前沒看完的偵探小說,倚靠在床上翻閱。

床頭鬧鐘的時針慢慢走向零點,他把目光轉回書上,往后翻一頁,看了開頭兩段,又回頭重新看了一遍。

再一遍,還是沒法集中精神,干脆合上書關燈躺下,放松從考試開始就繃緊的神經。

他擅長圖像記憶,剛才匆匆瞥過的那串數字在眼前揮之不去。

離十二點還有不到兩分鐘的時候,他從枕頭底下摸出平時只用于電話溝通的老式直板手機,點開短信界面。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