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7章 百億不幸

第27章 百億不幸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辛千玉轉過臉。

“我知道了,”宿衷說,“我又說了讓你尷尬的話了?!?/p>

辛千玉默認。

宿衷便道:“那我們是不是該開始生硬地轉換話題?”

辛千玉有些哭笑不得:“嗯,可以?!?/p>

宿衷說:“上市對于一家公司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一步,而上市方式的選擇對公司日后的發展有著難以估算的影響……”

“我知道了,”辛千玉眨眨眼,“你又在勸我放棄買殼上市了,對不對?”

“我還是想不明白,”宿衷說,“你為什么那么抗拒接受m-global的投資?”

辛千玉咽了咽,他的心情其實是很復雜的。但他還是采取了最“官方”的、也就是他用來應對辛慕、朱璞以及米雪兒的統一標準答案:“我們公司的情況你可能還是不太了解,董事會都是姓辛的,他們不會樂意接受外姓人?!?/p>

“既然如此,那還為什么要上市?”宿衷說。

辛千玉咳了咳,說:“這還是不一樣的。我想,如果你要注資的話,應該還是會爭奪話語權吧?!?/p>

“你們公司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親族的霸權?!彼拗砸会樢娧卣f。

辛千玉無奈地聳聳肩:“是啊……很多咨詢公司都提出過了?!?/p>

宿衷說:“其實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好辦法就是引進外部投資人。用資本的力量來打破這種親族的獨裁。另外,你們內部也很少人懂得資本運作的邏輯,在上市后會非常吃虧,這也是你們需要m-global的原因?!?/p>

辛千玉沉默了,不得不說,宿衷的每一個句話都說在了點子上。

但辛千玉的自尊心卻像一把尖銳的刀子割著他的心。

辛千玉抬起眼皮:“你為什么要幫我?”

“你可以理解為我是在進行有價值的投資?!彼拗哉f,“不是我在幫你,是我們互惠互利。這是一個win-win的情況?!?/p>

大概是見宿衷多了,辛千玉漸漸從與他重逢的震驚里緩過來,理智漸漸回籠,心里的念頭越發明晰,終于要認真審視起宿衷的建議來。

辛千玉想道:宿衷確實是人人傳言的“大白鯊”,他是一個出色的投資者,可不會隨隨便便地花錢。他既然要投資玉琢,自然是有利可圖才這么做的。我讓他投資,不是乞討他的錢,而是幫他掙錢,怎么我非要自尊心作祟,生怕拿了錢就矮了他一頭呢?

不過,辛千玉說董事會排斥外姓人,并不是托詞,這是真有其事的。他如果貿然說要引進外部投資,還要讓出股份和投票權,恐怕誰都不會太痛快。

辛千玉在董事會上主要說了兩個問題,一個是秋實教育來搶殼,導致買殼成本超出預期,另一個是m-global有意向投資,不但可以緩解集團資金危機,還會幫助玉琢赴美上市。

辛舅父是第一個反對的:“誰知道這個外姓人是什么心思?這些美國金融大鱷嘴巴都很大的,一口就把我們吞掉了,都不知道發生什么事呢!”

其他叔父姨婆們也都心懷顧慮。

辛千玉沉默半晌,說:“按照小穆姐的估算,我們買殼上市之后,市值大概是多少?”

辛斯穆慢悠悠地回答:“100億?!?/p>

“行,100億是吧?”辛千玉笑笑,“按照他們m-global的說法,如果我們赴美上市,他有信心讓我們的市值達到150億!”

此言一出,四座皆驚,沒有人關注這個m-global是外姓人了……別說是外姓人,就算是外星人都無所謂。

然而,身為辛斯穆父親的辛舅父仍負隅頑抗,拉著幾個叔父一起反對。

辛千玉也沒想過能夠一口氣說動所有人,但他相信,沒有人能抗拒金錢的魅力?,F在集團缺錢,而宿衷有錢,這就意味著離他拿到大部分人支持不遠了。

而辛千玉注冊的“辛氏投資管理公司”也辦好了,他原本只是想把這個公司拿來給親戚們分紅用的,沒想到,他剛成立了公司不久,就有老同學找上門來,問他:“辛公子現在是不是要做投資?不如投資投資我呀?”

辛千玉本來想說“我就是搞個空殼公司用來分紅的”,但聽到“投資”兩字,眼前忽然浮現了宿衷的臉,他便鬼使神差地說:“你說說,我看看?!?/p>

這老同學樂不可支,十分恭敬猶如伺候祖宗一樣請辛千玉到自家工作室坐坐。說說“工作室”,看著就挺小作坊的。但辛千玉也不覺得有什么,畢竟,創業誰能體面?

老同學在做手游開發,給辛千玉試玩了一下。辛千玉覺得這游戲挺有趣的,就是有點粗糙。老同學就說:“粗糙是正常的,有錢誰不想精致呢?”

辛千玉覺得好玩,就問:“你還差多少?”

老同學說:“兩百萬?!?/p>

辛千玉一陣愴然:“你現在窮到兩百萬都要借了?”

老同學一臉菜色:“因為我爸不支持我的事業,非要我回去繼承我家的礦?!?/p>

辛千玉拍拍老同學的肩頭:“行,你給我一份計劃書。我回去公司走走流程再通知你?!?/p>

老同學感動得幾乎落淚。

然而,其實投資的事情,辛千玉也不太懂,回頭一想,覺得老同學雖然是老交情,兩百萬雖然也是他隨時拿得出手的錢,但是要真的被坑了,也是不爽的。辛千玉想了想,打電話跟宿衷說了這回事,宿衷說:“那我也來看看?!?/p>

掛了電話后,辛千玉才覺得自己這是麻煩人家宿衷了。讓宿衷去看一個價值兩百萬的投資計劃,不就等于叫辛千玉去賣二十塊錢的奶茶嗎?

然而,宿衷似乎很樂意幫這個忙,第二天就出現在約定地點。

辛千玉和宿衷一起去了老同學的工作室逛了一圈。老同學陪在宿衷身側,笑著給泡茶,說:“這位先生我雖然第一次見,卻覺得很是面善。向來是這位先生氣宇軒昂,有不凡氣度,一看就是貴人?!?/p>

宿衷說:“你差五百萬是嗎?”

“兩百萬……”老同學說。

宿衷說:“要做就做最好,我給你投兩千萬,好好干?!?/p>

老同學感動落淚:“您真是個大善人啊,宿先生!”

宿衷一怔:“你怎么知道我姓宿?”

老同學不好意思地說:“嗯,今天看了熱搜……”

“熱搜?”宿衷和辛千玉都愣了愣。

辛千玉忙拿起手機,果然看到宿衷上了熱門話題,原來是米雪兒的采訪出爐了。這個米雪兒作為財經記者,卻因為戰場在社交媒體,所以標題總是寫得很轟動,這回的專訪副標題是【m-global總裁宿衷: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來了華爾街,盡管掙上百億我也是不幸福的】。

網友們紛紛調侃:

后悔掙了一百億?

這是什么新的裝逼方式?

現在的有錢人能不能樸實一點……

百億不幸宿總裁!

請把這不幸給我承受吧!

只有我在看他的臉嗎?

好帥啊,老公!

老公不哭,讓我來溫暖你!

……

總之,宿衷因為“百億不幸”的發言而上了熱搜,而他的容貌氣質也為他的熱度添磚加瓦。

然而,宿衷并不想紅。這些熱度對他而言是困擾多于好處。

不過,這篇訪問紅了,也是有人受益的——比如,米雪兒。

米雪兒出了一篇閱讀量如洪水般的文章,簡直開心得三天三夜睡不著覺。

為此,米雪兒還打電話給辛千玉致謝,并邀請辛千玉一同去晚會喝酒。

辛千玉應邀而去,在晚會上又看見了宿衷本人。

但這其實也不奇怪,畢竟,這是一個行業聚會。然而,讓辛千玉感到出奇的是,宿衷身邊站著湯瑪斯和李莉斯。

湯瑪斯就算了,畢竟是宿衷的助理,跟著宿衷來亞洲好像也很正常,但李莉斯呢?

辛千玉不愿深想,但酒興瞬間淡了幾分,漠然地轉過臉,獨自走到陽臺吹風。

他剛站到陽臺幾分鐘,就聽到李莉斯的身影從背后傳來了:“是辛千玉嗎?”

辛千玉擰了擰眉,滿臉不爽,但轉正了臉來的時候,又是職業假笑:“是你???你不是在美國總部嗎?”

李莉斯笑道:“嗯,老宿要來亞太區當總裁,我當然要跟著來。畢竟,我們關系好嘛!”

辛千玉冷笑:“是嗎?那么好,為什么兩年了都沒把他拿下???是你不行還是他不行?”

李莉斯的臉僵了半秒,但很快就端出委屈的表情:“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我和他只是gay蜜?!?/p>

“別跟我說這個?!毙燎в褚郧安辉敢夂屠罾蛩固撆c委蛇,現在就更不顧忌,冷冷地說,“我沒興趣知道,你愛咋咋地,反正我也不要他了……”

“你不要我了?”宿衷的聲音在門邊響起。

辛千玉循聲望去,見宿衷一身白襯衫,白西裝搭在手上,看起來十分俊朗,但臉上卻是與這“白馬王子”打扮并不相配的脆弱和茫然。

這很尷尬。

更尷尬的是宿衷旁邊還站著個湯瑪斯。

湯瑪斯恨不得自己是個聾子,干巴巴地說:“噢,其實我中文不太好,你們剛剛說的我一句話沒聽懂?”

辛千玉別過臉,不說一句話,轉身就走了。

李莉斯當場落淚,楚楚可憐。

宿衷卻視她如無物,徑自往辛千玉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辛千玉給米雪兒發了條信息,說自己先回去了,便走出了會場。

沒想到,宿衷會從背后追了上來。

辛千玉盯著宿衷,越發感到意外:好像自己生氣,宿衷追上來,還是頭一回。

宿衷還是那個委屈屈的樣子:“你去哪兒?”語氣和“你不要我了”一模一樣。

辛千玉轉過臉,說:“我先回家?!?/p>

“我送你吧?!彼拗缘?。

辛千玉道:“我自己開車?!?/p>

“那不可?!彼拗詳嗳坏?,“你喝了酒?!?/p>

辛千玉這下啞巴了。

宿衷領著辛千玉上了自己的車,并非常熟練地往辛千玉住宅的方向開。

辛千玉懷疑宿衷一直在跟蹤自己,不然怎么老是能偶遇,還知道辛千玉住宅在哪兒?

宿衷跟蹤自己?

——這個念頭讓辛千玉莫名發冷,搓了搓手臂。

“冷嗎?”宿衷問。

“嗯?!毙燎в竦c頭:他現在對宿衷會察言觀色這件事已經不感到驚訝了。

宿衷從儲物格里拿出了一條淡棕色的羊絨毯子。

看到這條羊絨毯子的瞬間,辛千玉怔忡了。

這是辛千玉從前用慣了的毯子。

以前在宿衷學生宿舍,辛千玉就習慣披著它。他們同居以后,辛千玉也經常披著這條毯子在家里看電視。

這條毯子……應該放在他們從前同居的家里吧?

他們從前同居的家里……

辛千玉恍惚起來。

自從決心和宿衷分手之后,辛千玉就再沒回到那兒去了。

畢竟,那個住宅是宿衷的私人財產。

說起來,辛千玉放在那兒的衣物、用品,現在都在哪兒呢?

按理說,應該都被宿衷清走了吧?

然而,當看到宿衷自然地拿出舊毯子的那一刻,辛千玉就不確定了。

辛千玉圍上毯子,干巴巴地說:“這么舊了,你還沒扔呢?”

“這是你的東西,”宿衷道,“所以保留著?!?/p>

辛千玉撇過頭,說:“那你讓李莉斯披過嗎?”

這問題問得太怪了,辛千玉也不知自己為什么會說這個。

宿衷似乎也覺得很奇怪,道:“為什么要給她用?”

辛千玉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有些不陰不陽地說:“她也冷了呢?”

“關我什么事?”宿衷疑惑地說。

“……”辛千玉一時無言以對,但胸中那股不陰不陽的氣好像就散了。

辛千玉攏了攏披肩,又說:“她怎么不在美國?”

“這是總部決定的人事調動?!彼拗哉f。

辛千玉其實也大概知道,應該是李莉斯主動申請跟宿衷來亞太區。真是陰魂不散。

辛千玉嘟囔說:“她可真是殷勤?!?/p>

宿衷仿佛不理解:“你很關心她?”

辛千玉一怔:“誰說的?”

宿衷仿佛不高興:“你剛剛還關心她冷不冷?!?/p>

“……”辛千玉不知該怎么回答,只得望向窗邊。

宿衷將辛千玉送到家樓下。辛千玉將毯子脫下來,準備下車,卻聽見宿衷說:“從前的東西都在,你有什么想要的,可以回來拿?!?/p>

辛千玉聞言一怔,又心煩意亂:“我沒什么想要的?!?/p>

“也是?!彼拗哉f,“你連我也不要了?!?/p>

辛千玉心口一悸,卻假裝沒聽見,徑自推門下車。

“我說的是真的,但沒有人相信我?!彼拗月曇衾锍錆M苦惱。

辛千玉忍不住回頭:“什么?”

“我最后悔的事情是去了華爾街,無論獲得了什么都仍感不幸?!?/p>

宿衷凝視辛千玉的眼神比路燈背后的夜色更深沉。

宿衷的手摸在胸膛的位置,那兒是澎湃的,卻又是沉寂的,像一片洶涌在萬里之下的海。

宿衷的眼睛像一雙漩渦,仿佛隨時能將辛千玉扯進極深的、無法掙脫的地方。這引起辛千玉的害怕,認為自己應該轉身就跑,離他遠遠的。但這漩渦好像已經產生了吸力,將辛千玉的雙腳牢固地困在原地。辛千玉甚至被蠱惑,問出了根本不應該問的問題:“為什么?”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