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4章 耍耍

第24章 耍耍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辛千玉搖搖頭,擠出一絲笑容:“嗯,宿先生……”

“不用這么見外,”宿衷道,“叫我宿衷就好。熟悉的人都叫我‘衷哥’?!?/p>

辛千玉愣了愣,“衷哥”兩個字卻死活說不出口。

米雪兒卻喜鵲一樣歡快地叫喚起來:“衷哥!衷哥!”

“你別這么叫我?!彼拗缘?,臉上還是那個機械人的表情。

米雪兒一怔:“你不是說熟悉的人可以叫你衷哥……”

“我與你不熟?!彼拗缘?,好像又回到兩年前那個無情機器樣。

辛千玉頓時覺得場景很分裂,宿衷在“從前的ai模式”和“正常的人類模式”中來回切換,而且順暢得很,他本人好像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對,而旁人卻不免一驚一詫。

宿衷直接對女生說了“我與你不熟”,場面一度有些尷尬。連喜鵲一樣的米雪兒都有片刻的沉默。

辛千玉干咳兩聲,緩解氣氛,說:“對了,你們是怎么在一起吃上飯了,還喊上我來?”

米雪兒很快就掃去陰霾,繼續吱吱喳喳起來:“哦哦,是這樣的,我自告奮勇要給宿先生出一篇采訪!宿先生同意了!而且,他好像對玉琢集團很感興趣,還說想要投資呢!我看到有這么好的機會,當然介紹起來??!”

辛千玉聽到這話,就特別尷尬,但他的尷尬是在內心的,表面上還是很平和,臉上保持生意人的笑容:“是嗎?真是太巧了?!?/p>

他覺得場面是尷尬的,但他又無法怪罪米雪兒將他帶到這個尷尬的處境。因為米雪兒根本不知道前因后果。在米雪兒看來,就是一個特別有錢的大佬愿意給處于虧損之中的玉琢集團注資,這不是天大的喜事嗎?作為辛千玉的朋友,她熱心地牽線合作也是理所當然的。

辛千玉淡然笑道:“是這樣???真的很感謝宿先生的關注,但現階段我們集團的資金狀況其實還是很健康的,而且董事會那邊也沒有引入外部投資人的想法?!?/p>

米雪兒聽到辛千玉這么說,心里覺得有些奇怪,但并沒有說出來,只是點頭微笑。

宿衷聽到辛千玉這么說,也微微頷首。

以辛千玉對宿衷的了解,宿衷既然決定給玉琢投資,那他必定對玉琢的底細很了解,也知道玉琢目前虧損嚴重。

因此,辛千玉對宿衷的反應相當意外,他還以為,以宿衷那直腸子的性格會直接點破“你們集團的資金狀況都算健康的話,那世界上就沒有虧損的企業了吧”。

然而,宿衷什么都沒說,并沒有揭辛千玉的老底,只是淡然點頭。

米雪兒卻還是覺得氣氛有點兒奇怪,但到底哪兒奇怪,她又說不上來。

她便笑著舉起杯,說:“就算暫時不合作也沒關系呀,先交個朋友嘛!”

宿衷認真地點頭,雙手給辛千玉遞上了名片。

辛千玉忙與宿衷交換名片。

辛千玉裝作不認識宿衷,宿衷也很配合他的表演——這也是一個讓辛千玉意想不到的情況。

吃完一頓飯下來,辛千玉什么味道都沒嘗出來,就是很恍惚:他好像都不認識宿衷了。

他和宿衷交往多年了,他以為自己是很了解、很了解宿衷的。

但今天再遇,宿衷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個反應都遠出乎辛千玉的意料,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辛千玉只感錯愕,過去的親密更似鏡花水月,成他一個人的夢境。

用過飯后,宿衷提出開車送他們回去。辛千玉卻說:“不用了,我有開車來的?!?/p>

宿衷頓了頓,說:“好,那下回見?!?/p>

說著,宿衷就站在那兒,跟一塊木頭一樣。

辛千玉和米雪兒上了車后,辛千玉看了看倒后鏡,仍能看到宿衷如木頭似的站在路邊,不知在干什么,一臉的神游天外。

辛千玉便想:這傻子又開始算數學題了吧?

這木頭的樣子好笑,卻讓辛千玉心里驟生了親切感。

仿佛木頭一樣的宿衷才是他所知道的那個宿衷。

辛千玉發動汽車,先送米雪兒回家。

米雪兒見車子開出了,便將腹中的疑惑傾訴:“你為什么那么堅決地拒絕宿衷的投資?你想想,玉琢每天都在虧錢,而上市吉兇未知,遠水救不了近火,不如直接拿宿衷的投資實在??!”

辛千玉只說:“他要投資,圖什么?還不是因為我們要上市了,他想分股權?董事會那些三姑六婆舅舅叔父不會答應把股權分給外人的?!?/p>

米雪兒聞言,便點頭:“也是,玉琢董事會都挺排外的?!?/p>

“是啊?!毙燎в裣氲竭@個也有些頭痛。雖然他是姓辛的,但也覺得親族掌權未必是好事。

放下投資這個話頭,米雪兒又擠眉弄眼:“那這個筍盤不考慮?”

“什么筍盤?”辛千玉裝傻充愣。

“我看他好像對你有意思??!”米雪兒笑瞇瞇地說。

“胡說什么?”辛千玉的心咚咚跳了兩下,便臉皮還是穩住了,沒有發紅。

米雪兒道:“他對我冷冰冰的,就對你和藹可親,可不是看上你了?”

“沒有吧?”辛千玉搖搖頭,“你想多了。他對我可親,是因為他看到了玉琢上市后的價值。他不是對我可親,是對錢可親?!?/p>

米雪兒點點頭:“也可能是哦?!?/p>

米雪兒又美滋滋地說:“今天也算是很有收獲,他答應了我的獨家呢!我將是全國第一個跟他專訪的記者!這頭條是穩了!”

“那就恭喜你啦?!毙燎в裥π?。

米雪兒對于能做宿衷獨家的事情特別興奮,自然也告訴了朱璞。朱璞聽到了宿衷的名字,反應也挺大,又聽見米雪兒說帶了辛千玉一起去吃飯,朱璞差點嚇得從椅子上掉下來。

朱璞忙問米雪兒吃飯的詳情,米雪兒便仔仔細細說了。

朱璞越聽越覺得奇怪,眉頭大皺。

米雪兒問:“怎么了?”

“沒、沒什么?!敝扈睋u搖頭,礙于辛千玉和辛慕的淫威,朱璞也沒敢告訴她辛千玉和宿衷的過去。

而當了上市項目總裁的辛千玉,很快就開始了工作。他和帥哥顧問的見面也更多了,因此,越看那個帥哥顧問就越不帥了。

而帥哥顧問看他,亦當如是。

帥哥顧問一開始看到辛千玉,還覺得這個傳聞中的辛公子還真是眉清目秀、氣質不凡,現在他看辛公子就是一個沒有人性的周扒皮。

辛千玉接觸了更多人物后,決定讓帥哥顧問回去繼續改方案。帥哥顧問現在一聽到辛千玉的來電就開始心肌梗塞。

辛千玉剛給帥哥顧問打完電話,秘書就敲門進來,說:“慕總找您?!?/p>

慕總,就是辛千玉他媽,辛慕。

既然是老媽召喚,辛千玉也不能拖延,放下手上的工作就去辛慕辦公室了。

為著辛千玉的項目,“從此女皇不早朝”的辛慕也開始996,很久沒有臨幸小鮮肉了,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辛千玉和辛慕也由此暫時地母慈子孝著。

他推門進了辦公室,就見辛慕正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腦屏幕。

辛千玉說:“媽,你是在看a片嗎?”

“是啊?!毙聊秸f,“為了幫你做事,老娘已經三個月沒有x生活了,現在是不是看看a片都不行?”

“……”辛千玉根本不想和自己母親討論這個話題,目光微微偏轉,說,“您找我來應該不是討論這個話題的吧?”

辛慕關掉了電腦上播放的視頻,說:“聽說,宿衷來找你了?”

聽到辛慕這句話,辛千玉幾乎打跌:“你聽誰說?”

“朱璞啊?!毙聊降?。

辛千玉嘆了口氣:“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辛慕問。

辛千玉搖搖頭,說:“媽,你放心,我已經長大了,懂事了。我沒答應他——”

“為什么不呢?”辛慕疑惑地說,“他不是想給玉琢注資嗎?為什么不答應?你嫌錢腥?”

辛千玉噎住了:“不、不是……錢也不是白拿的吧?”

“那當然,但可以談的嘛。雖說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但有午餐好過沒午餐?!毙聊秸f,“現在集團最缺就是現金,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是……”辛千玉點頭。

“而且,錢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m-global的影響力。玉琢有了m-global的支持,玉琢上市會容易很多?!毙聊降?,“你該不會是因為私人感情原因而不答應吧?”

“我只是不想事情搞得太復雜?!毙燎в竦f,“再說了,你不是反對我和宿衷交往嗎?”

“我現在不反對了?!毙聊酱?。

“什么?”辛千玉震驚了,但表面上還維持住平靜,“那也沒意義。我和他不合適?!?/p>

“不合適就不合適唄,又不是叫你們過一輩子?!毙聊降?,“就你和他耍耍,把他的價值榨干再一腳將他踢開,不挺好嗎?”

“不,”辛千玉搖頭,“我覺得不大好?!?/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