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1章 再遇

第21章 再遇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在與宿衷分手之后,辛千玉身上生出了一股令人難以忽視的拼勁。

又或者,辛千玉總算這么拼,從前拼勁用在了宿衷身上,看起來就不拼了?,F在沒了宿衷,他全神心投入在海外項目上,很快就展露了屬于他的光彩。

辛千玉成為了海外事業部總裁,一年之內,主持收購了一家在馬來西亞的高端私立教育集團,實現了玉琢海外擴張的第一步。

這價值五億美元的項目的順利完成,讓辛千玉不僅在玉琢集團站穩腳跟,更讓他在業內聲名大噪。他開始聽少了“你真有個好外公/好媽媽”,聽多了“你外公/你媽媽真有福氣”。

完成了這個項目之后,辛千玉又馬不停蹄地開展了收購新加坡某教育集團的工作。

當然,與此同時,辛斯穆也沒閑著,她知道海外項目固然重要,但集團立足國內,國內項目才是根本,她再這方面十分努力。而聰明人的努力一般都是很有成效的。

辛千玉和辛斯穆就像兩匹駿馬,并駕齊驅地拉著玉琢集團這輛馬車飛速往前奔馳。

而他們一個主國內、一個主國外,暫時也相安無事,維持風平浪靜的表面和平。

然而,這樣的平靜卻在第二年被打破了。

這一年可以被稱作是“魔幻元年”,黑天鵝事件頻發。辛千玉看著美股兩次熔斷的新聞,都快目瞪口呆了,心里居然突然閃過宿衷的名字:他的私募基金不會受影響吧?

這念頭一閃而過后,辛千玉的心猛地一跳:我想這個干什么?

他迅速搖頭:關心他干什么?我還是關心我自己吧!

在黑天鵝事件影響之下,玉琢集團旗下的所有學校都停課,業務也陷入停擺。原本大家還寄望海外學校能帶來收入,然而,很快海外學校也開始停課。

長期停課和招生業務受挫對集團的現金流產生了巨大的挑戰。原本,像玉琢集團這類型的公司現金流是非常健康的。然而,問題出在近期集團斥巨資收購了兩所海外教育集團,原本他們還能寄望集團的擴張能帶來更可觀的收入,現在卻因為突如其來的變故,集團陷入了極為被動的境地。

為此,老爺子立即叫停海外擴張計劃,將重點轉移到上市計劃上。

其實,玉琢集團計劃要上市都計劃好幾年了,卻一直沒有付諸行動,連咨詢公司都沒有正式簽過。這主要還是老爺子顧慮很多。不像大部分的創始人,他首先的擔心并非失去對公司的控制力。他最關心的就是所有咨詢公司都提出的一個問題“你們公司的家族氛圍太濃厚,如果想上市的話,得改變作風”。

老爺子是個看中親緣和宗族的人,要他狠下新來和親兄弟明算賬,他是很難做到的。

直到現在,他才下定了決心。

決心不是他自己下的,是市場環境給他下的。

因為,集團現在失血嚴重,要是想辦法盡早回血,恐怕就得出大問題了。

老爺子便在董事會上宣布,要加速搞上市,盡快籌措資金度過難關。

辛千玉和辛斯穆自然都自告奮勇,要主管上市事項。

辛千玉說自己的優勢是頭頭是道:“我雖然年輕,但也辦過兩件大事,進行了收購。所以,我是有金融方面的經驗的……”

“收購和上市可是兩回事?!毙了鼓抡Z氣輕柔,但說出來的話卻很不客氣,“而且,你這樣毛遂自薦固然很勇敢,但如果沒有詳盡的計劃的話,那就只是年輕人的沖動罷了?!?/p>

辛千玉輕挑眉毛:“難道小穆姐有什么詳盡的計劃?”

“詳盡不敢說,但已有了雛形?!毙了鼓履贸隽艘环莺窈竦姆桨笗?,“這是我這大半年來找了一些業內人士咨詢過后,對比了很多意見而草擬的一份方案?!?/p>

看到辛斯穆拿出完整的方案后,辛千玉臉色微變:他知道自己這回是落了下風了。

聽到辛斯穆說“這大半年來”后,辛千玉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兩年,辛千玉一直為收購項目而奔波,國內國外周圍飛,忙得腳不沾塵,哪兒有閑工夫想這個?而辛斯穆就不同了,她鎮守國內大本營,雖然忙,但都是按部就班的功夫,因此,她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準備上市計劃。

前幾年,老爺子就念叨著上市了,辛斯穆看在眼內、記在心內。這大半年遇到了黑天鵝事件,辛斯穆憑借敏銳的直覺,判斷集團資金流很可能出問題,上市救急會成為必然之舉。她便立即將精力放在咨詢上市上,花大半年的時間集思廣益,制作出一份漂亮的方案。

辛千玉感到措手不及的同時,又產生了一種對辛斯穆的尊敬:姜還是老的辣。你小穆姐就是你小穆姐。

辛斯穆的方案非常詳盡,更難得的是她敏銳的觸覺和主動的精神,老爺子翻看了一下,也頗為滿意:“那上市的事情就交給你?”

辛斯穆正要欣然點頭,辛千玉卻不死心地提出反對:“我看這個計劃還是挺粗糙的,還有一些未盡之處……”

“這只是雛形,是初稿,當然不是完美的?!毙了鼓碌⑿?,“但起碼有個雛形是嗎?”

辛斯穆這話算損“起碼有個雛形”,意思是:老娘起碼有個雛形,你有個毛線。還敢跟老娘叫板?

辛千玉卻說:“我其實也有一點想法,只是之前大馬、新加坡兩邊飛的時候沒落實到書面上。這樣吧,我這個月內也給一份方案大家看看?”

辛斯穆皺眉,正要反對,辛慕卻開口說:“是啊,多個意見都好的。集思廣益嘛!再說了,小穆你這方案是大半年搞出來的,難道害怕被咱家小玉用一個月寫的方案打敗嗎?”

辛慕這話殊不客氣,但她是長輩,辛斯穆也只能忍讓。然而,辛斯穆的老爸是辛慕的大哥,是不用忍辛慕的,當場就懟起來:“一個月能寫出什么?時間就是生命,我們集團每天都在虧錢,可耗不起啊?!?/p>

辛慕柳眉倒豎,正要反駁,老爺子就一錘定音了:“好了,都別吵了。既然小玉有想法,我們也該聽聽,這樣吧,半個月時間。小玉和小穆倆人都做一次匯報,董事會投票決議,夠公平、夠民主了吧?”

既然老爺子發話了,大家便都點頭答應。

在眾人面前,辛慕自然表現得對兒子信心滿滿,但等散了會,辛慕也拉著辛千玉說:“你真的有辦法搞出一份更好的方案嗎?”

“我有個屁的辦法!”辛千玉也不裝逼了,老老實實地說,“我這陣子為了海外項目忙得拉屎都沒時間擦屁股,哪兒有功夫想這個?”

辛慕瞪大眼睛:“那你還說你有想法呢!”

“我總不能不戰而敗吧!”辛千玉攤攤手。

辛慕笑了:“也是,這才是我的好兒子呢?!?/p>

說著,辛慕頓了頓,道:“朱璞的女友不是干這個的嗎?你去和她聊聊唄?!?/p>

說起來也真是邪門,辛千玉剛分手不久,朱璞就交上了女朋友了,簡直像是吸了辛千玉的桃花運似的。

辛慕對朱璞關心不夠,以為朱璞女友是金融行業的,其實不然。朱璞女友名叫米雪兒,她實際上是個財經記者。

不過,和宿衷分手之后,辛千玉確實不認得幾個干這行的了,也只有米雪兒算沾點邊。

他便跟米雪兒求推薦幾個靠譜的顧問。

米雪兒聽到辛千玉的話,都笑了:“你要半個月出一份亮眼的方案?能幫你辦到這個的顧問得是什么級別的天才?”

辛千玉笑道:“我不用他寫一份‘從無到有’的,只要有點水平,能在辛斯穆的方案基礎上修改的就行?!?/p>

米雪兒聞言皺眉:“你要只是拿辛斯穆的方案改動一下就上交,肯定不會得到支持的?!?/p>

“你說什么呢?我是那種抄襲狗嗎?”辛千玉說,“我只是要個模板罷了,核心的東西還是我的?!?/p>

“行吧,”米雪兒看了看手機,“剛好今晚有個行業聚會,我帶你過去認識幾個顧問,你看誰順眼就找誰吧?!?/p>

辛千玉上一次參加這樣的聚會是在兩年前的曼哈頓。

他和宿衷一起出席了金融巨子云集的聚會,并扮演了一個不太稱職的花瓶。當時,沒有人當他是獨立的人,他的身份僅僅是“宿衷的男伴”。

而今天,他來到這兒的時候,氣焰就足了些。雖然他還不足以和華爾街大佬并肩,但近期的并購項目還是讓他在本國金融街有了一點兒的知名度。

能干金融這行的鼻子都很靈的,很多做咨詢的都知道玉琢集團近期有上市計劃,因此,顧問們看到辛千玉就迎上來,眼神充滿期盼就像火車站的摩托佬。

辛千玉微笑著收下他們的卡片,又扭頭低聲問米雪兒的意見。米雪兒說:“這些都挺好的,不如你挑個最帥的吧?!?/p>

“這么膚淺?”辛千玉一怔。

“不是膚淺,是風水。你懂嗎?一命二運三風水?!泵籽﹥阂荒樥J真地說,“長得帥的人一般面相好,時運高,旺財!”

辛千玉聽到這位海歸研究生說出這樣迷信的話來,忍俊不禁:“你講真?”

“當然啦!”米雪兒點頭如搗蒜,那妄圖用玄學解釋顏控的樣子倒很好玩。

辛千玉卻道:“別開玩笑了,你就說給我介紹個靠譜的吧?!?/p>

“啊,我有一個不錯的人選?!泵籽﹥豪燎в裢鶗隽硪欢俗?,“性格挺好,做事認真,最重要是——”

“長得帥?”辛千玉問。

米雪兒點頭不迭:“你真懂我?!?/p>

米雪兒拉著辛千玉在人群里穿梭,不小心就撞上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辛千玉眨了眨眼,嘴角浮起一抹冷淡的輕笑:“這不是大衛?”

大衛看見辛千玉,也有些意外,但他也聽說了玉琢集團著急上市的事情了,便瞇起眼睛,不冷不熱地笑。別看大衛名字有個“大”字,但心眼特別小。若非如此,他當初也不會對宿衷進行封殺。而宿衷不但躲避了他的封殺,還飛上枝頭了,這真的狠狠打了大衛的臉,以至于大衛現在還耿耿于懷。想起當初辛千玉也曾站在宿衷身邊對自己冷嘲熱諷,大衛就連帶著把辛千玉也記恨上了。

大衛抬起下巴:“哦,這不是玉琢的少爺嗎?”

現場不少人對辛千玉這位“玉琢少爺”很客氣,倒不是因為玉琢集團多厲害,而是看中了玉琢集團準備上市,許多人都想著能不能從中分一杯羹。但大衛卻不必為這一杯羹而對辛千玉折腰。說到底,大衛是買方,而且背靠大公司,身居高位,傲起來自然是肆無忌憚。

大衛自顧自地說:“玉琢集團現在財政很吃緊吧?怪不得要緊著上市撈錢。其實上市耗時耗力還不一定行,不如上門找我,說不定我愿意投資,幫你們玉琢解解燃眉之急呢?”

辛千玉冷笑:“嗯,如果我有需要,一定會找你們老板的?!?/p>

——言下之意,就是你這個打工仔還不夠資格和我叫板!

大衛也冷笑:“玉琢這點規模,我們老板連看都不會看一眼。不過我這個打工的,幾十億的小錢還是能拍板的,不像你們小門小戶的幾十一百億就是傾家蕩產的大事了!”

這話很不客氣,聽得辛千玉有些惱火。但米雪兒卻小聲說:“大衛說的是真的?!?/p>

辛千玉心想: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但是輸人不輸陣好嗎!

辛千玉挺起胸膛:“噢,既然是這樣,不知大衛兄你身家有幾百億???”

大衛噎住了。他公司是有錢,但也不是他的。雖然幾十一百億的錢能經大衛的手,但不能進大衛的口袋??!

趁著大衛詞窮,辛千玉便不戀戰,高傲地帶著米雪兒轉身就走,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

米雪兒和辛千玉走到另一端的時候,人群驟然安靜了不少,很多人都停止了交談,齊齊看向同一個方向。

目光的焦點在一個姍姍來遲的來賓身上。

那人一身雪白西裝,水晶燈光落在他的臉上,使他有一種隔絕紅塵的淡然之美。

看到他,辛千玉的呼吸好像都突然停止了。

米雪兒湊到辛千玉耳邊,說:“你不知道吧,這個人叫宿衷,可牛逼了?!?/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