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6章 有病病

第16章 有病病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辛慕在集團里愛上班就上班、不愛上班就不上班,但工資極高、獎金豐厚,在集團內很有權力。一般員工只以為她是千金小姐才得到這些好處。然而,董事長老爺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放心縱容一個一無是處、放浪形骸的女兒為禍公司?

辛慕是厲害的,只是功夫不在辦公室內。她看起來聲色犬馬,但實際上她長袖善舞,慣能交一些有價值的朋友、打聽一些有價值的消息,且她雷厲風行,很能干實事。

比如這次,玉琢集團被舉報使用盜版教材的火還沒燒起來,苗頭就被她掐滅了。

但,普通員工都不會知道這是辛慕的功勞,只以為這是一次尋常的檢查,因為集團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無風無浪地過去了。

當然,高層們是知道內情的:陳主任貪了錢,換了盜版教材,被人舉報了。辛慕消息靈通,提前做好準備,讓集團安然過關。

為此,高層們還開了會:為了集團的聲譽,陳主任的事是不能曝光的,只能私下處置。

然而,老爺子更關心的是另一件事:“能查到是誰舉報的嗎?”

辛慕說:“是‘秋實教育’的人干的?!?/p>

說完,大家的臉色都有了微微的變化。

事實上,好幾個人都認為這件事是辛斯穆干的——包括辛慕和辛千玉母子都這么猜測過。畢竟,辛千玉進教研部是辛斯穆推動的。而辛千玉跌倒,對辛斯穆是有利的。辛斯穆在集團里是實權人物,抓到了陳主任干壞事的證據也很合理。

然而,事實證明實名舉報的玉琢集團藏盜版的人是秋實教育的人。

秋實教育是玉琢集團的老對手了,如果是他們家,倒是可以理解的。

“老陳倒賣教材的事情,秋實那邊是怎么知道的?”老爺子又問。

辛慕說:“老陳要賣掉手里的正版教材,走的是一個書商的渠道。那個書商也和秋實教育有商務往來。一來二去的,在酒席上露了行跡。秋實的總裁就知道了,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打擊我們的機會?!?/p>

在座的親戚們便吱哇亂叫,一邊說老陳也太不厚道了,多少年的老員工了,居然干這個不要臉的事情,又一邊說秋實教育也太不要臉了,居然這樣打擊我們,我們得給點顏色他們瞧瞧。

老爺子冷笑,說:“是我們自己管不住自家的老鼠,還埋怨別人了?”

這話出了口,大家便噤了聲。

辛千玉更是無地自容:“對不起,外公……是我監察不力?!?/p>

“你別嘴上說說知錯就算了。你是年輕公子,不諳世事,以為當個領導是容易的?”老爺子可不像平時那樣和顏悅色,不假辭色地批評,“當領導就得比手下更精、更細,像貓頭鷹似的盯著。你懂么?”

“是的,外公教訓的是?!毙燎в窆皂樀攸c頭,“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一只貓頭鷹,晚上也不睡覺了,就盯著他看?!?/p>

老爺子抿了抿嘴,說:“在家撒嬌也罷了,這兒是公司,你別給我油腔滑調的!”

辛千玉把頭埋得更低了:“我沒撒嬌,是認真的。我一定會更注意的?!?/p>

辛慕只說:“你別怪他了。他還是小孩兒呢?!?/p>

“既是小孩兒,便在家吃奶,出來工作干什么?”老爺子對女兒也不客氣,該噴就噴。

辛慕也不好說話了。

這時候,辛斯穆卻道:“老陳干這事兒也不是第一回 了,?他從前就如此,我卻從沒發現,想起來我也是有錯的。我這樣老人也沒看出來,更別說小玉了。所以,我比小玉的錯還大?!?/p>

聽到辛斯穆這么說,老爺子氣稍稍平了,笑說:“按你這么說,我更老,我更有錯了?!?/p>

辛斯穆笑道:“我沒這么說呢?!?/p>

老爺子也輕松笑笑。

這事情便算過去了。

辛斯穆替辛千玉圓了場,辛千玉該謝謝她,便請她吃飯。辛斯穆也答應了。二人去的餐廳,就是上回辛千玉與宿衷去了的“錦鯉池”。

辛千玉對辛斯穆的感覺其實挺復雜的。辛斯穆是辛千玉的表姐,他們是有很親密的血緣關系的,從小也認得。但二人總是親近不起來。然而,像辛斯穆那樣的人,即使你不和她親近,也很難討厭她。她總是很客氣,又很和善,還聰明,一直都是那種所謂的“別人家的孩子”。不過,辛慕從來不像很多家長那樣愛把自己的孩子和別人家的比較。

雖然辛慕不是那種圍著孩子轉的媽媽,但她確實是那種“全天下的娃娃都比不上我家的好”的家長。盡管辛斯穆無論是成績還是品性都比辛千玉更符合大眾定義的“優秀”,辛慕還是會覺得自家孩子更好:“小穆是很好……但就是很無聊。還是小玉比較可愛?!?/p>

而現在,辛千玉和辛斯穆都成了巨額財產的候選繼承人,他們之間莫名的就敵對了起來——但好像都是別人說的。辛慕、朱璞、朱珠以及其他親戚,都提點似的說,你們兩個人是要爭家產的,你們是天然對立的,小心對方給你使絆子??!

辛千玉對辛斯穆也是有一定防備的,盡管辛斯穆看起來十分友善,從來沒對辛千玉出過一次手。但辛千玉好像就是免不了小人之心。

就連這次的“盜版危機”,辛千玉第一個懷疑的是“自家人”辛斯穆,而不是“老對手”秋實教育。

辛千玉看著辛斯穆,認真地跟她道謝,感謝她在老爺子面前幫他轉寰。

“不用謝?!毙了鼓禄卮?,“其實我也是幫我自己?!?/p>

辛千玉好奇地看著辛斯穆:“為什么這么說?”

“你是不是懷疑我動了手?”辛斯穆問題很尖銳,但語氣還是柔柔的。

辛千玉愣住了,他不知該怎么回答。

“不僅僅是你,大概老爺子心里也有疑影?!毙了鼓抡f,“我必須站在你這邊,才能顯得我無私?!?/p>

辛千玉頓了頓,半晌說:“所以不是你?”

他自覺這提問很失禮,但又覺得自己其實是可以這樣大方地問辛斯穆的。

辛斯穆抬起眼,說:“你是說我為了攻擊你而做損害集團利益的事情嗎?你是這樣看待我的嗎?”這明明是質問的句子,但用辛斯穆的聲音發出,卻還是柔柔弱弱的,跟風里的荷花似的裊裊。

辛千玉這才真正覺得自己失禮了,忙跟對方道歉:“對不起,表姐,我不是這個意思?!?/p>

“沒關系?!毙了鼓逻€是那個溫和的語調,“沒關系,小玉?!?/p>

辛斯穆太溫柔,反而讓辛千玉更不好意思。辛千玉倒了清酒,自罰了三杯。辛斯穆也抿了一杯,嘴里還是柔柔的“沒關系”。辛千玉多喝了幾杯,臉上蒸得紅紅的,心里想起了宿衷,眼里便變得濕潤。

辛斯穆打量他的神情,說:“你最近好像有些心不在焉,是為了什么?”

辛千玉沒想到連和自己不熟的辛斯穆都察覺了自己的神不守舍。辛千玉自嘲一笑:“因為我男朋友的事。我們現在異地戀?!?/p>

“他在哪?”辛斯穆問。

辛千玉說:“他在美國?!?/p>

“哦,那真的很遠?!毙了鼓抡f,“你很喜歡他?”

辛千玉胸口發悶:“很喜歡?!?/p>

辛斯穆沉吟半晌,說:“集團有個項目準備在美國開展,你要不要去試試看?”

辛千玉的心一跳,眼睛睜大:“什么項目?”

“我待會兒回去給你發個資料?!毙了鼓禄卮?,“你看看吧?!?/p>

辛斯穆說話溫吞,但干事很果斷。她回去就立即把資料發了給辛千玉。辛千玉發現,是玉琢集團想獲得aa國際考試的考點授權。這件事其實前期已經談得差不多了,申請流程基本上走到后期。只需要集團派出代表去美國和aa考試協會的人商定細節、簽訂合同就可以蓋章。

辛千玉發現,這個項目原本是辛斯穆主理的,前期的工作也是辛斯穆在做。臨近收尾卻讓辛千玉去簽合同,這就像是將勝利果實拱手相讓似的。辛千玉并不覺得自己是占了便宜,反而猜疑天掉下來的餡餅通常都是陷阱。

第二天回辦公室,辛千玉一臉不好意思地跟辛斯穆說:“這原本是你的項目,我怎么好意思……”

辛斯穆的眼波柔柔,實際上卻十分銳利,好像已經看穿了辛千玉的心思。辛斯穆說:“項目經理還是我,你只不過是去簽個合同,怎么會不好意思?”

辛千玉訥訥:“是啊,您是項目經理,不該是您去簽嗎?”

“我是好幾個項目的負責人,”辛斯穆說,“不可能每個項目都沖到最前面的?!?/p>

辛斯穆這樣說,也讓辛千玉覺得更有疑慮了。

說起來,辛斯穆和辛千玉的關系微妙。辛斯穆不坑害辛千玉就算很有風度了,怎么還會給他送經驗?

辛千玉笑笑,心里開始懷疑這個項目是不是有雷。

辛斯穆好像能看穿辛千玉的想法,只說:“你要是不想去也行,畢竟你剛闖了禍,再出錯就麻煩了,不如留在總部等過年吧?!?/p>

這倒是很有趣了,辛斯穆幾乎將“你個廢物不想干別干了”說出口了。

但說出口就沒意思了。

辛千玉心高氣傲,受不得這樣的挑釁。然而,他想了半天,還是有些遲疑,便拿著項目資料和辛慕商量。

雖然母子平常見面不說好話光吵架,但真到要緊關頭,辛千玉還是最信自己媽媽。

辛慕看了一眼項目,說:“這個我知道,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東西了。這樣的項目我們干得多了,一般來說是沒什么問題的?!?/p>

辛千玉放心不少,又道:“所以我可以去了?”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毙聊窖奂獾囟⒅燎в?,“你是為了aa考試授權去呢,還是為了宿衷去?”

辛千玉噎住了。

看著辛千玉這憋著的表情,辛慕哪兒不明白?她吐了一口氣,說:“對了,你上次不準時來總部上崗,也是為了陪宿衷吧?那個時候是擔心他身邊有個安蘇,現在呢?你那樣急急忙忙地飛去美國,是不是你家這只‘績優股’又被誰看上了?”

真是“知子莫若母”了,辛千玉不知該說啥,只能干看著辛慕。

辛慕咯咯切齒:“你有那么好的天賦,又有那么好的資源,卻把時間精力都花在打小三上?你是不是有???”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