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4章 戀愛腦

第14章 戀愛腦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宿衷聽從辛千玉的話,毫無預兆地對李莉斯坦白了性向。李莉斯聽到這么爆炸性的信息,要說不震驚就是假的。她用了好幾天去消化這個消息。不過,李莉斯顯然屬于那種消化能力比較強的人,她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設定,并認為:“既然有魅力的基佬可以掰彎直男,那我這樣的美女怎么不能掰基佬?”

李莉斯很相信自己的魅力,而且,她不畏懼向高難度挑戰。

因此,她并沒有放棄宿衷。宿衷身邊的同事也看出了一點兒苗頭,還跟宿衷說:“李莉斯是不是在追你?”

宿衷是一個不繞圈子的人,聽到別人這么說,就認真地問李莉斯:“你是不是在追我?”

李莉斯聞言哈哈大笑,拍著宿衷的肩膀說:“你講什么鬼話?你是gay??!我只是當你好‘gay蜜’啦!”

如果李莉斯表現得不自然,會引起宿衷的疏遠。但李莉斯反應太過大方了,宿衷便沒什么疑心。

李莉斯這一波操作實屬高端,搞得遠在太平洋彼岸的辛千玉心梗頻頻。

偏偏李莉斯就是能把這個方寸拿捏得特別準確,每個親近宿衷的行為都師出有名、擦邊而不過界,所以宿衷一直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而察覺到不對的辛千玉又無法發難,以免顯得自己無理取鬧。異地戀最怕吵架了,辛千玉可不敢冒這個險,就只能忍氣吞聲。

辛千玉越來越在意李莉斯,每次跟宿衷打電話,都會問李莉斯的事情。這些事情,不打聽還好,越打聽就越在意,越在意就越打聽,搞成了一個死結,卡在辛千玉的胸口,梗得他連連發酸。

宿衷是下半年入職的,也就意味著,他剛上崗沒多久就能遇到圣誕假期。他能休將近半個月的帶薪假。李莉斯提議幾個走得近的人一起去拉斯維加斯旅游。

得知此事的辛千玉更氣了,只說:“你又不喜歡賭博……”

宿衷說:“我也不討厭,畢竟也可以計算。比如,使用合適的算法去賭場玩black?jack的話,勝率會大大提升……”

辛千玉明白了,李莉斯帶宿衷去拉斯維加斯也是一招好棋。估計李莉斯也是看準了宿衷喜歡計數,才帶他去這個地方的。因為,去別的地方旅游娛樂或許還提不起宿衷的興趣呢。

辛千玉越來越忌憚李莉斯這個“對手”了。

之前,就算是“對戰”安蘇這個“菜雞”,辛千玉都不敢掉以輕心。在安蘇陪伴宿衷出差的時候,辛千玉都跟了過去?,F在,“對戰難度”升級了,辛千玉就更坐不穩了,得知宿衷要和李莉斯去拉斯維加斯后,辛千玉也立即買機票去拉斯維加斯。

當然,買機票倒是小事,主要是辛千玉得請一個多星期的假。請假理由也不能是“遠涉重洋打小三”。他還上網發帖問了一下:“請一周假有什么理由?”

網友回復:“父母生病……回鄉探親……陪父母……”

辛千玉看一堆帶著“父母”“親戚”的理由,眉頭大皺,回復:“用父母親戚的理由都不行,我媽是董事,我外公是董事長?!?/p>

網友回復:“那你還煩惱個屁???富二代不要來降維炫富?!?/p>

辛千玉倒不是“降維炫富”,他是真的很煩惱。

一般人能用的什么自己生病啊、父母生病、爺爺生病的理由,他都用不了。

最后,他決定老老實實地寫了他想去旅游。

請假申請送到了人事部,朱璞當然會給他批假。然而,時刻關注辛千玉動向的辛慕立即拿著請假條去找辛千玉,認真地問他:“是不是又是為了宿衷?”

辛千玉也不想撒謊,但也不想低微地認罪,便一臉不耐煩地說:“什么叫‘又是’?”

“上回你不就是請假去陪他出差了嗎?”辛慕記性可好著呢,一雙慧眼盯著辛千玉的臉,“現在又請假陪他去拉斯維加斯?你怎么老是圍著他轉?你是不是忘了,你可不是什么家庭煮夫,你是有自己的事業要打拼的!”

“我怎么家庭煮夫了?”辛千玉嘟囔著,“我不就請一周假嗎?這有什么的?剛好他在那邊圣誕放假,我就陪陪他,怎么了?”

“陪陪他怎么了?”辛慕聲音拔高,尖銳得有些刺耳了,“上回你延遲上崗,是我揪你回來的。這次呢?這次是年尾要清點教材和采購新書,你還偷跑出去了?”

“我是老總,清點和采購的事情難道還要我去跑廠子、倉庫一本本數著嗎?”辛千玉不以為意地說,“我走開一個星期也不妨事?!?/p>

辛慕柳眉倒豎:“這清點和采購都是小事,確實不勞您老總親自跑腿??上旅娴娜嗣Φ萌搜鲴R翻、大汗淋漓,您辛大公子跑去拉斯維加斯,像話嗎?”

辛千玉心里也挺虛的,確實知道自己這樣不地道,可他就是放不下宿衷,臉上訕訕的,終究軟了語氣,自知理虧,不敢分辯了。

他垂下眼皮,露出了久違的脆弱——辛千玉這孩子,打小就倔,每每和辛慕對著干,干得牛。辛慕也是個硬茬,兩母子鬧起來是一路火花帶閃電。但這對母子也是一樣脾性,吃軟不吃硬的。辛千玉牛脾氣,辛慕能比他牛一百倍。要辛千玉軟下,辛慕的心也立即跟著軟下來了。

看著辛千玉難得的示弱,辛慕頭更疼了。她重重嘆了一口氣,說:“我讓老朱去說,叫他們將采購和清點的事情提前一周進行了。你干完這個再去美國吧?!?/p>

辛千玉聽到辛慕這么說,驚喜地抬起頭:“媽!”

這句“媽”情緒十分飽滿,辛慕都不知多久沒聽辛千玉這樣喊過自己了。她無奈:“我真的奈何不了你……”

辛千玉看到辛慕眼中的無奈與疲憊,辛千玉又揪心了:唉,我這樣確實挺不像話的。

辛千玉垂下頭,一手抵住額頭:“媽,其實我……”

其實我……

其實我……

其實我什么呢?

辛千玉說不下去,也不知該怎么說下去,只握緊了拳頭。

辛慕拍了拍辛千玉的肩頭,說:“我原先只以為你是在宿衷面前裝小媳婦,那時候我還沒怎么擔心?,F在我才真正的擔心。你知道我擔心什么嗎?”

辛千玉抬起頭,看著母親。

辛慕自顧自說下去:“你裝著裝著就成了真的小媳婦?!?/p>

成了真的了……

辛千玉的心里像是有一座鐘被敲響,響徹了他的顱內,振動了他每一根心弦。

他之前總覺得自己是在宿衷面前假扮一個沒有自我、不懂抱怨、百依百順的小白花。而事實上呢?真的僅僅是“假扮”而已嗎?

在辛慕導演了“掉馬現場”之后,辛千玉其實沒有必要繼續假裝小白花了,但現實是辛千玉和宿衷之間的相處模式并沒有任何變化。辛千玉并沒有因為“掉馬”了,就做回自己了。

相反的,他離自己越來越遠。他好像真真正正地融入了角色,從內而外的成了那個沒有自我、只懂得依順宿衷的小白花。

他心里隱隱覺得這樣很危險,但感情又像滾滾的車輪一樣帶著越來越大的勢能往前沖,直接將他的理智碾碎成泥。

采購新教材的工作很快完成了,在倉庫里堆好,配合清點,很快可以送到各個分校。雖然旗下每所學校都可以自己采購教材,但是國際考試的官方教材要從國外找考試協會訂,同時溝通授權考點等問題,所以一般都是由總部集中采購并分發到旗下的國際高中。

其實這事情很簡單,也確實不勞煩辛千玉這樣的“老總”去親自采辦,但因為這算是辛千玉剛來教研部碰上的第一個項目,所以也得看著,就這樣一溜煙跑去美國的,確實不成樣子。

這個采購清點的直接負責人是陳主任,他也是辦事辦老了的人,這個事情他辦了好多年了,基本上不會出什么問題。陳主任心里大概明白辛千玉是急著完結,他便趕著提早好幾天處理完了,把文件送到辛千玉桌子上,聲情并茂地匯報了一番。

辛千玉看著陳主任眼下的大眼袋,其實也挺不好意思的,便一邊簽字一邊說:“辛苦陳主任了?!?/p>

陳主任笑說:“不辛苦,都是很零碎的活兒?!?/p>

辛千玉又說:“提早了這么多天完成,陳主任的工作做得很好啊?!?/p>

陳主任笑說:“都是您領導得好?!?/p>

看著這個比自己大了三十歲的大叔如此狗腿地拍自己馬屁,辛千玉還是有點兒不太適應,只能故作淡定地笑而不語。

完成了這件事后,辛千玉算是落下了心頭大石,立即發信息給宿衷,跟他確認航班時間。宿衷回復:“知道了?!?/p>

辛千玉知道宿衷知道了,也知道宿衷說話的口吻就是這樣,也挺無奈的。

誰知道,宿衷又發了一個“(?)??”的表情來。

辛千玉看到這個顏文字之后簡直震驚得魂都要飛了:發生什么事了?衷哥為什么會發顏文字?

“愛夫心切”的辛千玉立即給宿衷撥打越洋電話,確認他的安全。

電話很快接通了,宿衷的聲音很平靜:“有什么事?”

辛千玉震驚了:“剛剛發顏文字的人真的是你?”

“是我?!彼拗曰卮?。

辛千玉更恐慌了:天啊,原來衷哥不是號被黑了?那他是被外星人劫持了?

大概看出了辛千玉的疑惑,宿衷解答道:“李莉斯說我的信息風格太過冰冷,建議我多發顏文字?!?/p>

辛千玉一口血哽在喉頭,很想罵臟話,但不敢罵出口,只能壓著一口氣,緩緩吐出:“她還管這個?你也肯聽她的?”——這兩句話說出口,辛千玉都聞到自己發出的酸味了。這還是辛千玉拼命壓抑自己才說的話了,要是他解放天性地發言的話,估計口吐的芬芳能滿園了。

大概是隔太遠了,宿衷沒聞到這酸味,只平鋪直敘地回答:“是的?!?/p>

宿衷在社交方面一直很弱,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好人緣的李莉斯以這個作為切入點,和宿衷有了更多的交集,甚至在宿衷的生活上打了烙印——比如這個突如其來的顏文字。

她這樣建議宿衷:“你這樣說話太冷冰冰了,對同事也就算了,如果是很親密的朋友——比如你的男朋友,還是要和軟些比較好呢?!?/p>

宿衷聽到李莉斯這么說,也留意到辛千玉給自己發信息的時候會發一些表情包以及顏文字。宿衷恍然大悟,便聽從李莉斯的建議,對辛千玉發顏文字以表達親切之感。他相信,辛千玉應該會喜歡的。

而李莉斯這樣給宿衷感情建議,更顯得李莉斯“大公無私”,對宿衷沒有男女之情。又托這條建議的福,李莉斯相信以后宿衷打顏文字的時候都會想起自己,豈不妙哉。

李莉斯覺得自己真是一個機智的小婊子。

宿衷到了拉斯維加斯之后,也隔幾個小時給辛千玉發照片,表示他對辛千玉的在乎。

辛千玉卻認為,一貫直得不像彎的宿衷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覺悟。警惕心一起來,辛千玉就問:“是李莉斯叫你發的?”

“嗯?!彼拗曰卮?,“↖(^ω^)↗”

辛千玉心梗:“其實我不喜歡顏文字?!?/p>

宿衷疑惑:“可是你經常發?!?/p>

辛千玉:“我喜歡自己發,不喜歡別人發。就跟榴蓮一樣,我自己吃著香,別人吃著我就覺得臭。你明白么?”

宿衷說:“明白,我從今不發顏文字,不吃榴蓮?!?/p>

辛千玉用手指劃拉了幾幅圖,發現宿衷發來的每幅照片都有李莉斯的痕跡。比如,宿衷坐的椅子旁邊掛著一件女士風衣,或是放著一只女包,有時候,李莉斯甚至會直接出鏡,和宿衷笑著合影。

辛千玉那個火氣啊,簡直要螺旋升天了。

然而他不能,他得有“正宮范兒”。要是真發火,倒是抬舉這個連“小三”都還稱不上的小婊子了。

辛千玉故作淡定地發信息:“真棒。告訴李莉斯,我明天要來了,很期待和她見面!”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