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2章 你有意見

第12章 你有意見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

辛千玉的話猶如滔滔不絕的江流,將大衛、蕊蕾等人都打懵了。他們從震驚中回不過神來,辛千玉就已經拉著宿衷施施然地走開了,留下兩道瀟灑的帥哥背影,供他們仰視。

桌上沉默了好一陣子,才有一個主要研究教育板塊的同事顫悠悠的說:“這么一說,我好像想起來了,玉琢集團是家族企業,董事長就是姓辛的……”

“不會這么巧吧?”蕊蕾喃喃道,仿佛想起什么,“對了,辛千玉說過,他是教英語的?!?/p>

大家的臉色都有些古怪了,畢竟,他們原本以為宿衷的男友是個混吃等死的軟柿子,誰能猜到他是個體驗民生的公子爺?

不過,大衛是輸人不輸陣,嘴硬地笑:“就算是又怎樣?他們全家加起來也掙不夠我們公司一個零頭?!?/p>

這倒是實話,玉琢集團沒上市,掙的就是學費,是可以見到底的,和金融行業不一樣。正常一個教育集團能掙的錢確實不夠資本大佬一個手指頭的。

所以說,玉琢集團和大衛的公司比就是一個彈丸。

大家點點頭,都說辛千玉不算什么,但其實,誰心里都明白:玉琢集團是姓辛的,但基金公司可不跟大衛姓。

然而,世界上就是有很多打工仔在大平臺干久了,享受了很多大平臺帶給他的特權,他便會飄飄然地覺得這是他自己的特權。誤將平臺的實力當成是自己的實力。

這是很難改變的一種心態,許多聰明絕頂的當事人也未必能看透這一點。

宿衷倒是從頭到尾都沒有這種心態,他是一個很踏實的人。

他的心緒特別平穩,就是剛剛大衛他們的嘲諷,都沒影響他的情緒。

辛千玉沒那么好脾氣,所以才刺了大衛兩句。當然,他也知道自己的諷刺其實對大衛不痛不癢,而大衛對宿衷的“封殺”卻是實牙實齒的。

辛千玉坐下后,見四下無人,便皺起眉來,問宿衷:“衷哥,他們說的是真的嗎?你被封殺了?在金融街沒路走了?”

宿衷說:“嗯,目前是這樣的情況?!?/p>

辛千玉原本還帶著一絲僥幸的心理,現在聽到宿衷這么說了,才算真正看明白了情況,這簡直是晴天霹靂。

辛千玉動了動嘴唇,看起來有點兒呆:“那、那你打算怎么辦?”

宿衷很平靜:“我大概會去華爾街?!?/p>

辛千玉懵了一下:“華爾街……?”

宿衷點點頭,說:“那邊比較適合?!?/p>

辛千玉眨了眨眼,強迫自己回過神來:“你說的華爾街,是美國的華爾街嗎?”

“是的?!彼拗曰卮?。

辛千玉的心驟然緊了。

說實話,華爾街是金融從業者的圣地,能去華爾街那肯定比在金融街好得多。再說了,大衛再牛逼,能在華爾街牛逼嗎?

但是,華爾街在美國??!

隔著半個地球的美國!

辛千玉的腦子有些昏沉:“你想好了?”

“我轉攻的量化模型,在那邊研究起來也比較方便?!彼拗哉f,“國內這一塊還沒有起來。華爾街那邊會成熟很多。m-global在這一方面特別前沿,研究發展的方向也和我的研究方向一致?!?/p>

聽到宿衷說到這些細節,辛千玉的腦子忽然被針刺了一樣清醒過來。他睜大眼:“是不是m-global已經和你聯系過了?你已經計劃好去那邊了?”

宿衷答:“嗯,已經聯系過了,但有些細節的事情還沒敲定?!?/p>

辛千玉腦子嗡的一聲,指尖發涼,像是泡在冷水里一樣:“哦,所以你已經定好了要去美國,卻不跟我說?”

宿衷道:“還沒有完全定好?!?/p>

“考慮得七七八八了吧?”辛千玉的聲音聽起來很冷,“你和m-global接觸多久了?”

“兩個多月?!彼拗哉f。

辛千玉聽了,心里又跳了一下:“兩個多月了?那就是你跟公司提辭職之前的事情了?”

“是的?!彼拗曰卮?。

大衛當時的猜測其實沒錯,宿衷不是那種一時沖動就辭職的人。m-global和宿衷接觸過了,宿衷了解到m-global的環境更適合自己,所以他才順理成章地辭職了。

大衛倒是棋差一招,以為宿衷跳槽也只能選金融街里的機構,卻不知道宿衷已經跳到華爾街了。

但他知道也無用,金融街他還勉強玩得動,華爾街認識他是誰?

當然,大衛不知道宿衷的去向就算了,辛千玉不知道就很打擊人了。

辛千玉頭痛起來,好像有人用針扎他的腦袋似的。他想到了很多,宿衷干什么,他都是不知道的。宿衷辭職,他不知道。宿衷被挖角,他不知道。宿衷要去美國,他也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宿衷心里算個什么。

辛千玉有些恍惚,看著侍應上了菜,他也沒動筷子。直到宿衷問他:“為什么不吃?”辛千玉才恍然抬起頭:“那我們怎么辦?”

宿衷似乎沒理解。

那句“為什么不吃?”是怎么接上“那我們怎么辦?”的?

宿衷問:“什么?”

辛千玉嘴唇發干,他下意識地舔了舔下唇,嘴唇更干了,有些疼:“你去美國,那我們怎么辦?”

宿衷說:“我已經和那邊說好了,只去一年,一年后會回來?!?/p>

“說好了,都說好了……”辛千玉嘴唇發澀,“和誰說好了?”

宿衷終于察覺到辛千玉好像不太贊同,他問:“你有什么意見嗎?”

這句話聽起來簡直像挑釁:你有什么意見嗎?

辛千玉脾氣暴躁,簡直想掀桌。

但他在宿衷面前暴躁不起來,心里那團怒火一上來,對上宿衷那雙古井無波的眸子,那團火就熄滅了,滋滋冒煙,燙的也是自己的心肺。

辛千玉的精氣神都蜷縮起來,他無力地說:“你都決定好了,我能有什么意見?”

說完,辛千玉拿起了筷子?!板\鯉池”配給顧客的筷子理所當然是日式筷子,筷子頭很尖,辛千玉手一頓,筷子尖銳的前端就插入了三文魚柔軟的肉里,看著就有點兒痛。

從“錦鯉池”吃完飯回家,宿衷又問了辛千玉一遍:“你是不是對我的決定有意見?”

辛千玉像一個生了悶氣的戀人一樣說:“不會,我怎么會有意見?”

宿衷說:“真的嗎?”

“真的?!毙燎в翊舐曊f,不知道是為了說服宿衷、還是為了說服自己。

宿衷說:“那就好?!?/p>

辛千玉覺得自己快心梗了。

翌日,辛千玉上班的時候,特別的心不在焉,看漏了好幾個數字,還是教研部的朱主任提醒了他兩句。朱主任是公司老人了,而且和辛家是有親戚關系的,所以對著辛千玉也敢挺腰子,便端起老前輩的態度說:“年輕人做事還是不要太浮躁。啊,要用心,教育是要用心才能做好的?!?/p>

辛千玉平時氣焰是很盛,但還是懂得“錯就要認”的道理的,這次確實是他工作出錯了,所以沒有懟人,朝朱主任點點頭,說:“還是多虧您了。不然還真的會出錯。我以后會小心的?!?/p>

朱主任好像也有些意外,好像沒料到這位脾氣出名大的辛公子會那么輕易服軟,原本準備的一車子話就倒不出來了,他便點點頭,說:“那就好、那就好?!?/p>

照例的,辛千玉和朱珠、朱璞一起午飯。他對二人說了宿衷要去美國的事。朱璞聽了,便很不高興:“這么大的事,他跟你一句商量都沒有?這算哪門子男朋友???”

盡管辛千玉也是這么想的,但就算聽不得別人說宿衷的不是。于是,辛千玉便爭辯道:“我在集團里調崗也從來沒跟他商量過啊。我們本來就是這樣的,不太干涉對方工作的事情?!?/p>

“哦?!敝扈闭f,“那你不爽個什么勁兒???”

辛千玉被堵住了,氣哼哼的不說話。

朱珠皺起了粗粗的天然眉,說:“戀人之間還是把話說開比較好吧!如果你真的不開心,還是應該跟他說??!”

“跟他說了有什么用?”辛千玉難堪地說,“他會因為我不開心而不去美國嗎?”

朱珠很疑惑:“難道你生氣的點是他要去美國嗎?我以為你生氣的點是他沒有事先和你商量呢?!?/p>

辛千玉愣住了。

他好像根本沒分析自己的心態:他生氣的點到底是什么?

啊,好復雜。

辛千玉覺得自己的心態復雜得很,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了。

朱珠認真地看著辛千玉說:“小玉啊,原來你談戀愛的時候這么作???”

辛千玉毛都炸了:作?誰作了?我作?我怎么作了?

朱璞和辛千玉統一戰線,也炸毛起來,暴躁地說:“咱家辛公子是金枝玉葉!就該在手心里捧著!怎么能叫作呢?”

“我沒說小玉不是金枝玉葉啊?!敝熘檎f,“可是金枝玉葉要找個園藝大師來細心照顧。我看這個宿衷夠嗆,神經那么粗,養花指望不上,劈柴還差不多吧?!?/p>

朱珠這話還是真的很對,宿衷觀察力強、非常細心,但到了社交問題上卻非常粗神經。辛千玉這天回家,發現宿衷在收拾行李。

辛千玉都懵了:“你……”

宿衷說:“我下個月就會去美國?!?/p>

辛千玉一口血哽在喉嚨。

原來,辛千玉跟宿衷說了“既然你都決定去美國了,那我沒意見”,宿衷就理所當然地認為,辛千玉沒意見,宿衷可以心無掛礙地飛往華爾街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