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1章 你們懂我的意思嗎

第11章 你們懂我的意思嗎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辛慕還是那句:“男人像狗,別把他太當回事,好嗎?”

辛千玉的臉還是僵的,沒有任何反應,也不知有沒有聽進去母親的話。

看著辛千玉的臉色,辛慕搖搖頭,說:“別說那么多了,開會去吧?!?/p>

說起來,辛慕今天肯上班,是因為要開會,一個重要的會,一個老爺子親自主持的會。

老爺子是玉琢集團的創始人兼董事長,年紀一大把了,但仍沒得退休。主要是他的三個兒女都沒法獨挑大梁,孫輩中能進老爺子法眼的就兩個,一個是外孫子辛千玉,一個是內孫女辛斯穆。

辛斯穆年紀比辛千玉大好幾歲,也就比辛千玉早進集團好幾年。她現在已經是集團的常務董事了。

現在很多事情,老爺子都會聽辛斯穆的意見。會議上,老爺子就說:“小玉從國外回來,也在基層干了好幾年了,現在也該派些事給他干了,你說呢,小穆?”

參與會議的說是公司高層,但基本上都是自家親戚,所以說話舉止都挺隨意的。親戚們的目光都銳利地射向了辛斯穆,似乎想知道她愿不愿意把手上好不容易抓牢的權力分出去。

辛斯穆淡淡一笑,說:“嗯,我知道表弟在國外是高材生,還是讀教育的,回來后又主要輪過一遍教學崗,教研部就正適合他。不知爺爺怎么看呢?”

說完這句話后,大家都有些訝異。

教研部可不像朱璞待的人事部,教研在教育集團是核心部門,而且也確實是辛千玉擅長的領域,更容易讓辛千玉發光。大家都沒想到辛斯穆會這么爽快地主動出讓這大蛋糕,莫非真是“孔融讓梨”?

辛千玉也挺意外的。

老爺子很滿意地點點頭:“嗯,這樣也好。你是當姐姐的,就好好提點弟弟吧?!?/p>

辛斯穆點頭:“當然,都是一家人?!?/p>

散會之后,辛慕將辛千玉拉到一邊,只說:“你不覺得辛斯穆那丫頭太好說話了嗎?”

“什么意思?”辛千玉皺眉。

辛慕說:“我這幾年雖然不太管事,但冷眼看著,這丫頭不是好相與的。別說是讓出大權,你要她讓出一分錢,她都能撕了你!”

辛千玉皺了皺眉,心里也犯嘀咕:“說起來,我回來這幾年,她從來沒對我下過手啊?!?/p>

辛慕冷笑:“你之前都在基層當馬仔,她急哄哄對你下手,豈不是丟份兒了?落到老爺子眼里成什么樣?……也別說老爺子了,就是親戚們戳她脊梁她也夠受的?,F在可不一樣。你提防著點?!?/p>

雖然他們母子經常掐架,但辛千玉心里明白親媽一定是向著自己的,便點頭稱是了。

通常,一家大公司的董事之間說話都是比較有理又有禮的,但玉琢集團不太一樣。他們董事會姑表娘舅一桌,他們大多是沾著老爺子重感情、重血緣的光當上董事,所以辦公室政治能力不是很強,但說三道四、家長里短的功夫倒是很到家的——這也是讓多家咨詢公司落荒而逃、不愿和玉琢集團合作的一個重要原因。

不過,老爺子能白手起家建立這么一家大公司,也不是一個眼瞎心盲的人。他知道親戚不可用,自己親生的三個兒女也都挑不起大梁,所以他將希望寄托在孫輩兩位聰明伶俐的海歸高材生身上——這也造成了一個問題:既然辛斯穆和辛千玉是唯二的候選人,那么他們就形成了“一山不容二虎”的局面。

然而,老爺子這人看重親緣勝過一切,所以親戚們在集團里做蛀蟲,他也睜只眼閉只眼。他自己同理心比,就覺得辛斯穆和辛千玉之間既然是親人,也應該能和平競爭,畢竟,打斷骨頭連著筋??!

親戚們愛八卦也愛看熱鬧,便私下找辛斯穆挑撥,說:“小玉到底是男孫啊,你是女孩子,始終是要嫁出去的……”

辛斯穆微微一笑,說:“這是哪兒話?您們看姑媽不也是女丁嗎?她生下來的玉兒一樣姓辛,是咱們辛家的人?!?/p>

又有人說:“嘖,小穆,原本老爺子只疼你一個。只是小玉回來之后,都不一樣啦……”

“你這是什么話?爺爺從小就很疼我和玉兒?!毙了鼓氯崧曊f,“玉兒是我表弟,我也疼他?!?/p>

親戚們見辛斯穆永遠保持微笑、保持風度、保持溫柔,也少到辛斯穆面前閑話了。只是背后還是議論:“看她還能神氣多久?畢竟是個女的……”

有人見辛斯穆這邊沒動靜,就跑去找辛千玉。只是辛千玉從不保持微笑、保持風度、保持溫柔,他上來就咧嘴一笑:“你這話好有道理啊,我會轉告老爺子的?!?/p>

大家趕緊閉嘴跑了。

辛千玉回到了集團,最親近的人就是朱璞和朱珠這對兄妹了。

朱璞、朱珠和辛千玉比較熟,都希望他能夠勝過辛斯穆。私底下吃飯的時候,朱璞還說:“你進教研部之后有什么感覺?沒有人為難你吧?你知道,教研部好多都是穆姐的人?!?/p>

辛千玉笑了:“這公司本來就沒有我的人??!”

朱珠長得嫩,看起來比她實際年齡小很多,圓圓的臉盤子圓圓的眼睛,吃起東西來像倉鼠一樣。她動了動腮幫,說:“誰說的?我和哥就是你的人!我們的人也是你的人!”

辛千玉哈哈笑了,笑著道謝。

朱璞又問:“你沒被為難吧?”

辛千玉說:“我是什么人?誰敢為難我?”

朱璞聽了很高興。

朱珠聽了卻耷拉起來眉眼:“這就更麻煩了?!?/p>

“為啥???”朱璞好奇地望著妹妹。

“明槍易擋,暗箭難防??!”朱珠重重嘆了口氣,嬰兒肥的臉蛋上作出憂慮的表情,像一個為賦新詩強說愁的小大人。

朱璞也跟著憂慮起來:“是啊……”

“別被害妄想了?!毙燎в裾f,“人還沒動一手指頭呢,你就自己慌起來?!?/p>

“你怎么知道人動沒動手指頭呢?”朱璞緊張地說,“這又不是演電視劇,難道打你之前還得向天空大喊招式名?”

辛千玉卻說:“教研部最近沒有新項目,都是在做之前做著的事情。目前還是蕭規曹隨的狀態,我還沒機會出手,她也一樣?!?/p>

聽到這話,朱璞和朱珠才稍微放心了些。

辛千玉到了教研部,也在熟悉工作的階段,并沒有什么發揮的空間,日常也挺清閑的,甚至有點兒被“投閑置散”了的感覺。

這份閑散并沒有讓辛千玉感到愜意,反而讓他有了更多時間胡思亂想,想的都是宿衷的事。他一會兒想,宿衷到底愛不愛我?一會兒又想,宿衷能找到新工作嗎?一會兒又想,聽說大衛真的落力封殺宿衷了,宿衷好像在金融街真的很難找下家了。一會兒又想,大衛這個傻逼什么時候死!

要說,宿衷的能力挺強的,原本確實不愁找下家。但“宿衷為報私仇設計凱文”這件事經過大衛添油加醋的傳播后,確實讓很多老板都產生了顧忌的心態。說實話,這年頭誰的屁股都不太干凈,誰都怕公司里來了一枚定時炸彈。

也不知算不算“塞翁失馬”,宿衷難得的閑了下來,恰好,辛千玉調去教研部這些天也挺閑的,可以準時上下班。

這兩人就難得的每天都能一起吃早餐和晚飯。

一對情侶同居多年,一起吃早餐或是晚飯的次數卻屈指可數。這在旁人看來是挺不可思議的。但只要辛千玉說一句“我的戀人是金融從業者”,大家都會露出了解的表情:“怪不得啊”。

怪不得。

還有人說:“那你們算不錯了。你戀人平時出差多不多?”

辛千玉仔細回想,宿衷剛入行的時候,出差是很多的。多得辛千玉以為自己處了個空少。那時候的宿衷到處飛,里程加起來可以圍繞地球三圈,真像一只沒腳的雀鳥。辛千玉就每天守著空巢。

宿衷出差忙,電話很少。更可憐的是,宿衷的話也很少,因此出差的時候不怎么和辛千玉交流,電話也沒幾個。

辛千玉怕打擾宿衷工作,惹人煩厭,也不敢給宿衷打電話。

宿衷隔兩三天才例行公事地給辛千玉掛一個電話,電話里也很少說話,只道“你那邊天氣怎樣”。

辛千玉便說:“不錯。你那邊呢?”

“也不錯?!彼拗哉f。

辛千玉問:“你什么時候回來呀?”

宿衷說:“過兩天?!?/p>

話題就差不多終結了。

宿衷這人不講大話,他說過兩天,就是過兩天。過兩天他就回來了,然而,他過兩天又要出差了。

辛千玉天天守著空蕩蕩的公寓,心也空落落的,這和他想象的同居生活不一樣。

也大概是因為他剛和宿衷同居就遭受到這樣“現實的毒打”,所以他的底線變得極低。之后,宿衷工作再忙,辛千玉也不覺得多寂寞了。畢竟,宿衷基本上都會回家睡覺。辛千玉起床的時候,能看到宿衷,這好像就美好得跟做夢似的了。

而現在這樣,每天都能趕上一起吃晚飯,對辛千玉而言簡直就是都市童話。

辛千玉都想說:這樣的生活太美好了,要不你別上班了,我養你吧!

但他也沒敢把這話說出口。

這家餐廳叫“錦鯉池”,挺精致的一家日式料理,中國人開的,沒有故弄玄虛地搞個不倫不類的漢語加假名店名。東西很好吃,裝修很精美,來的人很多,基本上都要提前預訂。

辛千玉想來很久了,但和宿衷預約吃飯實在太難了,又要預訂人氣餐廳又要預訂宿衷晚飯時間,簡直是難上加難。辛千玉過去不敢挑戰這個難度。

還好,碰上宿衷賦閑在家,辛千玉終于得償所愿地和宿衷來了一趟“錦鯉池”。

辛千玉和宿衷進店的時候,心情還是挺美好的,然而,這份美好很快就沒了——在他看見大衛和蕊蕾的時候就沒了。

大衛、蕊蕾還幾個辛千玉不認識的人坐在一桌,神態很輕松,好像有什么好事發生一樣。

看到他們高興,辛千玉就不高興。

人類對敵意的眼光總是很敏感的,辛千玉才掃了兩眼,大衛和蕊蕾就下意識地回望過來了,大家的目光交接,氣氛一瞬變得有些僵硬。

但大衛和蕊蕾都是很懂得控制表情的人,他們笑了,說:“這不是宿衷和他的小男友嗎?這么巧?”

辛千玉冷冷淡淡地說:“是挺巧的。早知道你們來,我們就不來了?!?/p>

辛千玉以前給他們臉面,裝得挺像個“小男友”的,現在就沒這個必要了。他在宿衷面前都不用裝了,還在他們面前裝嗎?

蕊蕾聽到辛千玉的口吻,覺得有些好笑,只搖搖頭。

大衛呵呵一笑,說:“你們倒是閑??!新工作找得怎樣???”

新工作找得怎樣?這話說得挺戳人心的。

畢竟,大衛斷定了宿衷在金融街是沒路走了。

大衛這賤兮兮的笑容看得辛千玉一陣惡心,辛千玉恨不得一個左勾拳上去讓他見識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宿衷說:“不勞關心?!?/p>

大衛又說:“有難題要跟我說啊。我們公司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贝笮l這“大度老板”的樣子裝得挺像那么一回事,說著還舉起了手中的酒杯,晃了晃,好像要跟宿衷敬酒似的。

辛千玉最煩這套,只挽著宿衷說:“快走吧,衷哥,多待一會兒都要沒胃口吃飯了?!?/p>

蕊蕾聽到辛千玉這驕橫的口氣,也是挺吃驚的。她印象中的辛千玉是挺溫吞的一個人,誰知道他還可以這樣刻薄。

坐對面的還有一個家伙,看宿衷挺不順眼的,聽到辛千玉這話,就不高興了,咕噥著說:“小朋友,你什么意思???我看你別逞一時口舌之快,斷送了你男朋友的前程??!咱們大衛哥是金融街跺一跺腳都要地震的人,得罪了他,宿衷還有錢給你買名牌嗎?”

辛千玉笑了:“大衛哥腳多大碼,跺個腳就地震?”

這話說得挺不給大衛面子的,但大衛偏偏不能回嘴。因為辛千玉只是個“小男友”,大衛跟他開口就掉份兒了,所以他但笑不語。他知道,一定會有人跳出來幫自己維護臉面的。果不其然,蕊蕾就說話了:“大衛哥是大區總裁,還是有點兒地位的?!?/p>

“大區總裁不就是個片區經理?到底還是給人打工的,都不知神氣什么。說到底,打工仔何苦為難打工仔?”辛千玉笑了笑,露出大白牙,“像我媽媽總是教育我,雖然我一出生就是玉琢集團的大股東,十八歲就開上了法拉利,但一定不要驕傲。雖然我剛進了公司沒幾年就當上了老總,但一樣要放下自己的身段,好好地融入公司。就當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打工仔!這句話我總是銘記在心??!日日告誡自己,就算是董事又怎么樣?雖然我手里有股權、雖然董事長是我外公,但我仍只是公司的一份子。就算住在兩億的豪宅里,也要保持初心。你們懂我的意思嗎?”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