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0章 面對現實

第10章 面對現實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辛千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他這一路都跟飄著似的,思緒也摸不著,一直在回顧自己到底跟辛慕說了些啥,好像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完了完了,他的楚楚可憐貧窮小白花形象是徹底毀了,并暴露出他一直在欺騙男朋友的現實……

辛千玉很害怕,但他也不知道害怕什么,手想伸出去抓住點什么,卻又虛虛握住空氣,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抓住什么。

宿衷回到家就跟平常一樣沉靜——然而,這沉靜讓辛千玉有些害怕。

辛千玉鼓起勇氣,慢吞吞地說:“衷哥——我不是故意騙你的?!?/p>

“騙人很難是不故意的?!彼拗哉Z氣平穩。

“……”辛千玉噎住了:確實,騙人這種事情怎么可能不是故意的??!

宿衷的眸子平靜無波。

辛千玉更害怕了,急忙說:“你、你別生氣?!?/p>

“我沒有生氣?!彼拗园矒嵝再|地拍了拍辛千玉的手背,力度很輕柔,像對待一只受驚的小獸。

辛千玉的眼珠都變得濕漉漉了:“真的嗎?”

“當然?!彼拗哉f,“說到底,你并沒有做出什么十惡不赦的事情。不過我有些好奇你為什么要這樣做?!?/p>

辛千玉的臉色變得有些訕訕,默了半晌,才僵著舌頭含混地說:“因為……太喜歡你了?!?/p>

這是一句很真的真話。當真話到這種程度,說出來就很難為情了,是以辛千玉一張玉白的臉都漲得通紅。

宿衷認真地想了想,說:“是想通過示弱來博取對方好感的求偶行為嗎?”

大概是宿衷的用詞太過學術到一種冷冰冰的程度,辛千玉臉上的熱紅很快褪去。他僵硬地點頭:“嗯,大概是這樣的求偶行為?!?/p>

“我明白了?!彼拗韵胪酥蠛芸旖邮芰诉@個現實,“你辛苦了,但其實沒必要?!?/p>

辛千玉的心咚咚的似一塊大石頭滾進深井里。

他想過很多次“真相披露”后的“惡果”:宿衷怒不可遏?宿衷徹底失望?宿衷疑神疑鬼?宿衷……

總之,他就沒想過宿衷會淡定地說:“辛苦了,但沒必要?!?/p>

辛千玉的心好像空了一個洞。

大概他的心底深處,是更希望宿衷惱怒、失控、質疑的。

而不是這樣,平靜又冰冷。

這場“辛千玉其實是個演員”的風波好像很快就過去了。就像是一顆石頭丟到了水里,激起的漣漪蕩不過半分鐘,生活的深潭就重歸平靜,一切又和以前一樣了。

辛千玉還是那個溫柔怯懦的辛千玉。

宿衷也還是那個諸事不問的宿衷。

辛千玉原本以為,辛慕導演的那一場“揭掉假面具”大戲會給自己和宿衷的生活造成很大波瀾,結果,是沒有的。

生活就是生活本身。

這天晚上,辛千玉與宿衷在家,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是蕊蕾。

蕊蕾穿著一身職業套裝,身上還帶著一絲酒氣,應該是從應酬的席上剛結束就來了。辛千玉開門見到是她,還挺訝異的:“蕊蕾?你怎么來了?”

聽到門外的響動,宿衷也從書房里走出來。

他身上穿著藍色的居家服,頭發沒有像在辦公室那樣梳起來,發端順柔地下垂著,看起來隨和不少。蕊蕾看到了這樣的宿衷,也不覺愣了半秒:這男人也太好看了。

不過,蕊蕾很快從美色里抽回思緒,露出職業化的笑容:“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只好到家里來找你了?!?/p>

辛千玉聞言覺得有些奇怪:“衷哥一直在家啊,電話怎么會打不通?”

宿衷說:“因為我把她拉黑了?!?/p>

“……”辛千玉和蕊蕾齊齊陷入了片刻的怔忡和沉默。

蕊蕾無奈地聳聳肩,說:“我能進來說兩句話嗎?”

辛千玉后退一步,他心里是有些困惑的:蕊蕾和衷哥不是關系不錯的同事嗎?衷哥為什么會把她拉黑了?

說實話,距離宿衷提離職已經過去好幾天了,而辛千玉卻仍未知道宿衷的狀況。

沒等到回答,蕊蕾率先一步踏進了屋里。

“別進來?!彼拗蚤_口了。

宿衷是一個領地意識很強的人,不喜歡外人踏足他的住宅。

看到宿衷臉上不加掩飾的排斥,蕊蕾無奈苦笑,退后一步,回到了門外,一臉歉意地說:“對不起,我知道在你看來,我是搶了你客戶和職位、害你辭職。但事實上,我個人對你一點敵意都沒有的……”

“什么?”辛千玉的聲音陡然拔高,“你搶了衷哥的客戶和職位還害他辭職?”

蕊蕾吃了一驚:“啊,你不知道?”

這下輪到辛千玉尷尬了:宿衷身上發生了這樣的大變故,他作為男朋友卻一點兒都不知情。

宿衷沒興趣和蕊蕾探討這個問題,便說:“你這次來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蕊蕾更尷尬了,只說:“我只是來給你提個醒,大衛現在把氣撒在你身上,說要全金融街封殺你,在老板的圈子里散播謠言,說你用骯臟手段排擠同事,凱文出事也是你的陷害導致的……他要用這樣的陰損招數來讓你無法在金融街里混下去?!?/p>

聽到這話,辛千玉拳頭都硬了。

面對蕊蕾看起來頗為“善意的提醒”,宿衷并沒有露出領情的姿態。他反而疑惑起來:“你跟我說這個的目的是什么?”

蕊蕾嘆了口氣,說:“我們朋友一場,我也不想看到你混得這么慘……其實大衛和你沒有深仇大恨,他只是覺得被你駁了面子,下不了臺,才這樣對你窮追猛打。雖然你很有能力,但沒有勢力,他真要封殺你,你是很難招架的。依我所見,你不如回去跟他認個錯,彼此給個臺階,他還是會繼續讓你留在公司當基金經理的?!?/p>

宿衷聽完這話,默不作聲,仿佛在評估什么。

辛千玉算是聽了個囫圇,也明白了幾分,眼珠一轉,就冷笑著拉著宿衷的手臂,說:“衷哥,你別聽她的,我看她就是大衛派來的吧!”

“你說什么?”蕊蕾瞪大眼睛看著辛千玉。

辛千玉道:“一定是你們做了什么腌臜事,惹得我衷哥都呆不下去要辭職了。大衛舍不得衷哥這個能力強的大佬,面子上又過不去,就找你來黃鼠狼給雞拜年,裝個勞什子好人,一個紅臉一個白臉,就為了哄衷哥回去,不但要衷哥回去,還要衷哥低聲下氣地回去,給大衛低頭認錯之余還得繼續搬磚!”

聽到辛千玉這番分析,蕊蕾臉色都有點掛不住了:因為辛千玉說的是真相!

蕊蕾沒想到這個辛千玉這個人平時不聲不響的、說起話來卻那么犀利,怪不得能巴著宿衷這“績優股”呢。蕊蕾清清嗓子,稍微緩解尷尬,又看向宿衷,只說:“你仔細打聽去,就知道我剛剛說的話不是唬你的,現在圈子里都在傳你陷害凱文的事?!?/p>

辛千玉聽到蕊蕾這么說,更氣得臉紅脖子粗。遺憾的是辛千玉又不能打女人,只得捏緊拳頭瞪著眼,在腦內模擬套大衛麻袋。

宿衷卻說:“我不用打聽,我也知道。已經有人告訴我了?!碑吘?,宿衷在圈子里也是有自己的人脈的。

蕊蕾聽了這話,略松了一口氣:“那你就知道我沒騙你了。好幾個老板都答應了大衛,不會用你的。你現在的路就只有一條,就是回去跟大衛認錯?!?/p>

宿衷的語氣很冷淡“我就是知道了這個情況,才拉黑你和大衛的?!?/p>

蕊蕾愣住了。

“沒事的話就回去吧。我和你們已經沒關系了?!闭f完,宿衷就當著蕊蕾的面把門關上了。

宿衷關上門后,神色如常,好像蕊蕾的話就是耳邊風一樣,過了就沒了。

辛千玉憂心忡忡地看著宿衷:“衷哥,你居然辭職了?我都不知道?”

宿衷卻說:“工作上的事情一般也不需要說太多。說起來,我也不太知道你的工作狀況?!?/p>

這話宿衷說的是事實,但聽進辛千玉的耳里卻是指責一般。辛千玉一直隱瞞自己的真實工作狀態,又有什么資格質問宿衷?

辛千玉臉上火辣辣的,低著頭,一句話不敢多說,滿肚子的疑惑也得塞回腸子里,然后把它當一個屁給放了。

辛千玉也不知該怎么面對現在這個難堪的境地,他心情很復雜。

而策劃了辛千玉“畫皮掉落”大戲的辛慕對后續發展也挺感興趣的。她特意找天上班去“偶遇”辛千玉,并對辛千玉投向關懷的笑容,而辛千玉則當場給老媽擺了個臭臉。

看著兒子的臭臉,辛慕倒覺得好笑:“你拉著個臉賊長的給誰看呢?”

“誰看了就是給誰看的?!毙燎в窕亓艘痪?。

辛慕被自己兒子頂撞慣了,一點不生氣,只說:“你對著親媽倒是挺大脾氣的,不知對著男朋友是什么樣子?”

辛千玉的臉更綠了。

“你們回去之后吵架了嗎?”辛慕問。

“沒有?!毙燎в窀纱嗟鼗卮?,“我們從來不吵架。不勞您費心!”

辛慕聞言,竟覺得有些可惜似的嘆了口氣。

這悠悠一嘆跟火上澆油一般,燒得辛千玉氣哈哈:“怎么?我們不吵架,您很失望??!”

“是啊?!毙聊街毖圆恢M,“你們之間的相處也太不正常了?!?/p>

辛千玉再次被堵住了,嘴巴張了張,發不出一句響亮的言語。

見著兒子這樣失意,辛慕一點兒也開心不起來,只道:“我看不慣你以偽裝討取男人歡心,故意戳破了你。你心里是明白的,應該不會怪我才是啊?!?/p>

辛千玉不說話,只哼了一聲。

辛慕自顧自說下去:“我想,他要只是喜歡那個假模假樣的你,那一定會大失所望,很難和你繼續交往。如果他是真心喜歡你,卻被你欺瞞了那么久,應當也是會有一場風波的?,F在看來,他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那么說來……”

辛慕這段分析很透徹了,也正正戳中了辛千玉的心病。辛千玉忍不住豎起耳朵,帶著幾分警惕地問:“那么說來……?您有什么高見?”

“那么說來,他就是那個樣子吧?!毙聊秸f。

“什么樣子?”辛千玉忍不住追問。

辛慕道:“就是那個對什么事都提不起太大興趣的樣子?!?/p>

辛千玉怔住了。

“包括對你?!毙聊脚牧伺男燎в竦募珙^。

辛慕這一拍,就像是拍了一個光頭佬的大光頭似的,把人輕易給激怒了。辛千玉惱羞成怒地甩開她:“你知道個屁!”

辛慕輕蔑地笑笑:“你急什么?我又不是說他不喜歡你?!?/p>

“他……”辛千玉又瞬間平伏下來,對他而言,沒什么比“宿衷喜歡你”更能安撫他的心神了。

辛慕又說:“只是,他無法像你喜歡他那樣喜歡你而已?!?/p>

這句話像是繞口令一樣,頗有些曲折,但吹進辛千玉的耳朵里,卻直得像一支箭,直插他的胸口,心臟立即汩汩淌血,疼得他臉色發白。

看著兒子受傷的表情,當媽的也挺心疼的。辛慕搖搖頭,嘆氣說:“你太像年輕時候的我了……你懂嗎,就是那種愛就要愛得轟轟烈烈、地動山搖的大傻逼。宿衷挺好的,但就是不合適,他不是傻逼?!?/p>

說完這一大堆,辛慕露出了哲學詩人似的表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毙燎в裥睦锖芴撊?,但臉上很剛硬,“你說我是傻逼?!?/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