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 人紅是非多

第4章 人紅是非多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朝九晚五,在金融行業是不存在的。

昨晚加班到凌晨的宿衷今天8:30依然需要參加晨會。當然,蕊蕾、凱文、瓊斯他們也一樣是要準時參加晨會的。凱文回到家還沒老婆說了一堆,什么幼兒園親子活動要求父親也一起打卡。凱文一聽到“幼兒園”就想起那個辛千玉,他就煩躁。

原本,辛千玉算是凱文一個“優越感來源”,現在,凱文對著他非但沒有優越感,還得恭恭敬敬的。這口氣一直讓凱文咽不下。

順帶的,凱文也對宿衷諸多不滿。

但仔細審視,并非“凱文因為辛千玉而順帶不滿宿衷”,實情是“凱文因為宿衷而順帶不滿意辛千玉”。

像凱文這種人,壓力太大,解壓全靠從別人身上刷優越感、靠鄙視別人來自我滿足。而宿衷剛入行的時候,還是凱文帶的,但現在宿衷已經青出于藍了。這讓凱文挺窩火的,但因為宿衷業務能力實在太強,凱文表面上還是和他笑瞇瞇的,維持友好關系。凱文很難從宿衷身上獲得優越感,因為宿衷這人條件也太好了。左等右等,凱文終于等到一個在宿衷身上找優越感的機會——那就是宿衷居然是個臭同性戀,不僅如此,他的同性戀人條件還不怎樣。凱文自家的老婆卻挺好的,還給自己生了個大胖兒子——這一層面上,凱文自覺是“終于贏了宿衷一回”。

凱文的心里那原本一團小火苗就沖天起了,熊熊燃燒了,所以他才對辛千玉開火開那么猛。

他這微妙而扭曲的心態,大概他自己也沒有細心追究過。

他只簡單地將自己這種情緒歸為“老子就是看他不爽”。

這天開晨會,凱文照例和瓊斯、蕊蕾、宿衷坐一起——雖然凱文在心里誰也看不上,但他表面上還是對他們很友好的。畢竟,瓊斯和宿衷是他們公司的兩大“數據狂魔”,在分析、建模方面強得很。凱文跟著也能沾光。至于蕊蕾,是公司第一美女,和瓊斯、宿衷關系不錯,凱文也跟著一起混唄。

宿衷昨晚睡得晚了,今早起得也有點兒晚了,所以白襯衫沒有燙好,下擺有些皺褶。凱文看到一向形象完美如同王子的宿衷有了“皺褶”,便忍不住指出:“衣服這兒皺了!”當然,凱文是不敢像嘲諷辛千玉那樣嘲諷宿衷的。所以,他便用玩笑的口吻說:“小玉沒幫你燙衣服?”

宿衷覺得很奇怪:“為什么他要幫我燙衣服?”

“……”凱文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他下意識的覺得辛千玉就是一個“老婆”的角色,當“老婆”的,當然要給老公燙衣服??!

蕊蕾抿嘴一笑,說:“老宿都自己燙衣服?”

“是?!彼拗缘?。宿衷覺得,自己的衣服自己燙沒什么不對的,就跟自己的鞋帶自己綁一樣,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凱文有些訕訕的,只說:“我的意思是,男人家里有個人幫著燙衣服還挺浪漫的?!?/p>

“是嗎?”宿衷想了想,決定回去給辛千玉燙一次衣服。

宿衷說干就干,回去拿起了一件掛在衣帽間里特別皺的白襯衫去熨燙。而宿衷所不知道的是,這件皺巴巴的白襯衫其實是重磅桑蠶絲面料。所以他上來用普通熨燙的棉襯衫的手法,很快讓這嬌貴的白襯衫就變成了黃襯衫。

宿衷感到非常抱歉,但辛千玉卻特別感動。

辛千玉還拿著這件燙壞了的襯衫放到朱璞面前,說:“你看,衷哥給我燙衣服了!”

朱璞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著辛千玉:“萬把塊的衣服就這樣燙壞了你還挺美的?!?/p>

辛千玉說:“別說是一萬了,就是十萬又怎么樣呢?怎么比得上宿衷給我燙一次衣服?”

朱璞說:“十萬?你拿著十萬去會所找少爺,他能把你家窗簾都給燙了?!?/p>

說著,朱璞頓了頓,又道:“就你這隨便一件衣服萬把塊的生活品質,宿衷還真的相信你是個租不起房的窮小子?”

辛千玉聽到朱璞這么說,也是一哂:“你看他這直接上手就燙的態度,能分得清什么衣服貴不貴、便宜不便宜么?”

朱璞噎了一下,只是半晌,又語重深長地說:“我這話你別不愛聽。別說你穿衣服,就是你吃的、用的,平常說話流露出的風格,就是個不差錢的主兒。他看不出來你假窮的話,估計是沒對你用心。大概是根本沒留意你是怎么生活的?!?/p>

辛千玉原本抱著黃襯衫出來那興沖沖的勁頭立即被朱璞這一段話給打散了,心像有罡風吹過,將一切好情緒都卷走了,只剩一片狼藉。

辛千玉回到家里的時候,驚訝地發現了一個顯著的變化:這個變化是發生在宿衷身上的——宿衷的發型變了。

很多人以為宿衷是一個愛打扮的人,其實宿衷不是。宿衷只是單純的長得帥氣質好,所以咋穿都時髦、咋整都帥氣。以前念書的時候,宿衷直接推個平頭,方便打理。待入職了,為了符合公司的dress?code,宿衷把頭發留長了一些,每天起來直接全部往后梳,露出光潔的額頭——因為這樣最簡單,比什么發型都容易做。

然而,現在的宿衷發型看起來是很率性的,但事實上卻充滿玄機——充滿空氣感的蓬松發頂、亂中有序的上卷發梢,怎么看都是專業人士精心打理才能有的效果。辛千玉湊近看,還能發現宿衷漂亮的皮膚上上了一層薄薄的裸妝、連眉毛都被精心修理過,本來就英俊的臉龐比從前更具幾分魅力。

辛千玉既感嘆自家男人的超凡美貌,又疑心:糙漢子突然愛打扮是不是出軌的前兆?

辛千玉自然不會將疑問直接擺上臺,便笑笑說:“你今天看起來和平時不太一樣?”

宿衷是不會繞圈子的,很直接地回答:“大衛讓我去一檔財經節目做常駐嘉賓,今天去定妝了?!贝笮l是宿衷的大老板,他吩咐的工作,宿衷一般都會接。

辛千玉愣了愣:“你要上節目?”

“是的?!彼拗渣c頭,“其實我也不想去?!?/p>

上節目出風頭這種事情,宿衷不感興趣。他更喜歡自己關起門來研究數據。

不過,大多數公司都喜歡推幾個“明星基金經理”“明星分析師”出來上節目,一來可以為公司做宣傳,二來也可以利用這些“明星”來影響市場。而這對“明星”本人而言,也是有不少實際的好處的。

這次,大衛選中了入行不久的宿衷做這個“明星”,也引起了很多人的眼紅。凱文自然也挺妒忌的,他只用宿衷老友的口吻說:“宿衷這性子,不太適合吧!”

這話挺中肯的。

大衛也挺同意的,點點頭,說:“宿衷的個性,確實不適合搞社交?!?/p>

凱文心中暗喜,以為能改變大衛的主意。

誰知大衛又說:“但是他長得帥啊?!?/p>

“???”凱文怔住了。

大衛說:“長得帥的人不需要很多社交技巧?!?/p>

見凱文還是愣愣的,大衛拍了拍凱文的肩膀,說:“你這種長得比較磕磣的可能體會不到吧!”

凱文幾乎吐血,他自問長得也算平頭正臉的,怎么就“比較磕磣”了?但到底大衛是他的大老板,他只得笑著點頭:“啊,對,老板太有智慧了?!?/p>

可以說,大衛確實是挺有智慧的。他這個舉動確實為公司贏得了一波關注。宿衷往鏡頭前一坐,不用說什么,就已經獲得一波關注了。大衛趁機買了個熱搜,什么#最帥基金經理#。網友們點進去一看,發現“臥槽,真的很帥”。于是公司和宿衷本人很快就掙了一波熱度——

網友a:有什么辦法可以直接指名宿經理服務我嗎?

網友b回復:宿經理不操兩億以下的盤。

網友a:原是我不配……

網友c:我現在改名為“兩億以上的盤”,宿經理是不是就會操?我了?

網友d:……舉報了。

……

因為宿衷的“明星效應”不錯,也讓讓他們公司獲得了更好的收益。大衛非常滿意,放口風說打算在年底給宿衷提職,讓他擔任公司的投資總監。

凱文更加眼熱了。也算是妒火攻心了,他把心一橫,在網上匿名發帖,爆料宿衷是個同性戀。

現在社會風氣已經比較開放了,但還是有很大一部分人是看不起同性戀的。宿衷是男同性戀這件事,自然也引起了很多恐同人士的反感。

凱文挺高興的,但很快就高興不起來。

因為大部分網民思想還是不那么保守的,對于同性戀沒那么排斥。

而對于投資者而言,他們的想法就更簡單了:只要宿衷白天操盤操得好,晚上隨便他操什么,別說操男人了,就是操公豬都行!

如果操公豬能讓宿衷白天工作得更好,投資者甚至愿意為宿衷承包一個養豬場!

然而,網上還是對他有一些非議的。畢竟,人紅是非多。

所幸,宿衷是一個對外界評價不那么敏感的人。只不過,他也煩了上節目這件事,這對他而言是“無意義的加班”。趁著這股非議的熱潮,宿衷跟大衛提出了,不想繼續上節目了。

大衛也只好同意,便將節目嘉賓換成了蕊蕾。

凱文氣得吐血:怎么換給個女人?怎么輪都應該輪到我吧?

他忍不住跟大衛提問:“怎么讓蕊蕾去?”

大衛笑笑,說:“蕊蕾長得漂亮啊?!?/p>

凱文無語了:這個領導不行啊,怎么光看臉、不看內在呢?

這一次次的打擊把凱文都搞魔怔了,他非要出一口氣不可。然而,大衛是大老板,有財有勢,凱文對他是敢怒不敢言。而宿衷這人不動如山的,凱文又不是愚公,移不了這山。

他想來想去,就數辛千玉是軟柿子,是可以捏一把的。他盤算大半天,計上心頭:要是把辛千玉的性向曝光了,那肯定有很多家長不同意基佬做幼兒園老師的……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