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章 都是裝的

第2章 都是裝的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凱文的確沒想到自己會在這兒遇上辛千玉。更沒想到幼兒園的面試官是他。

凱文腦子里的念頭亂糟糟的,又想到:對了,辛千玉說他是教英語的,那他是幼兒園的老師也不奇怪啊……

只是,凱文原本看不起這種留學回來啥都干不成只能教英語的,他只當這些都是“混子”,沒想到現在這個“混子”坐在了面試官的位置上,用一種淡漠疏離的眼神看著自己。

除了辛千玉之外,還有兩個面試官。但因為辛千玉是坐在中間的,這種座位的排序就已經暗示了辛千玉是其中最有話語權的人。

凱文有些懊悔自己前一天晚餐對辛千玉太不客氣了。

而此刻,辛千玉用一種不偏不倚的態度對待凱文一家三口,例行公事的進行了面試。凱文也表現得很正常,沒有故意套近乎。凱文的考慮是:除了辛千玉之外,還有兩個面試官在呢,真是熟人也不能表露出來啊。

凱文也不好在幼兒園里直接就和辛千玉搭話。便等到他回了公司,才找了宿衷,說要約辛千玉吃飯。

宿衷說,得問辛千玉愿不愿意。

辛千玉也是故意讓凱文不痛快的,放了他兩次鴿子,才在第三次約飯時姍姍來遲。他一臉歉意地說:“不好意思哈,學校里有點事,我來晚了?!?/p>

凱文疑心辛千玉是故意擺譜,而事實也的確如此。但凱文沒有辦法。

他挺憋屈的:他堂堂金融精英,自詡是個“小資產階級”了,卻仍被一個不起眼的臭教書的擺弄。

但考慮到孩子的學位,凱文還是得放下身段,跟辛千玉賠笑,寒暄幾句,又說憂心孩子學業。辛千玉說:“你的孩子很聰明,不用擔心他?!?/p>

凱文聽這話模棱兩可的,極為不安:到底這話是“你的孩子很聰明,不用擔心,我們幼兒園會收他的”,還是“你的孩子很聰明,不用擔心,去別的幼兒園也一樣”?

凱文這焦急的樣子看得辛千玉挺受用的。

只是辛千玉長著一張欺騙性極強的臉,眼珠子水盈盈,看著很純良,絲毫不見里頭的幸災樂禍。

畢竟,辛千玉就是端著這么一張臉扮柔弱博取宿衷歡心的。

凱文便拿出準備好的貴重禮品來要送辛千玉,辛千玉自然是不肯收的:開玩笑,要是收了禮物,豈不是將把柄給了人了?

辛千玉不做這些留破綻的事。

辛千玉只說:“唉,你的孩子挺好的,英語也講得很流利,應當是你當爸爸的教得好?!?/p>

凱文呵呵笑道:“不敢當,就是偶爾給他播播英文卡通片而已。是他自己看得高興,虛學了兩句?!?/p>

辛千玉又說:“不過按您說的,咱們幼兒園里的老師就沒有幾個是ivy?league的,怕是不配當他的老師?!?/p>

凱文聽到這一句話,背脊就立即繃緊了:果然!果然!我就知道這個辛千玉不是什么好貨色!天啊,這娘炮真會裝樣子,一邊假裝溫文,一邊記仇要算計我呢!

凱文卻不敢直接罵人,只得嘿嘿笑,將語調放得更軟:“這是開玩笑吧?誰不知道你們幼兒園的師資是一流的……像您的母校,在教育方面是最強的,所謂‘術業有專攻’,做老師啊,好專業出來的才棒,就是哈佛畢業的都沒得比的?!?/p>

這話實在肉麻,聽得辛千玉發笑。

辛千玉胡侃了幾句,便放過了凱文。

說實話,他和凱文也沒有深仇大恨,不至于為了一時之氣對人家小孩子讀書的事情使絆子。

再說了,如果辛千玉這個時候使絆子,于公,是為了私情影響工作,于私,還更不好。畢竟,人凱文的兒子要進了他家幼兒園,以后凱文少不得也對他客氣。要他真一腳把人踢出幼兒園,反而讓凱文更沒顧忌,越發折騰了。

凱文對辛千玉前倨后恭,倒是好笑得很。

辛千玉沒有為難他,只是故意調侃了幾句罷了。

只是辛千玉死活不肯收受凱文的禮物,讓凱文忐忑了好幾天,直到幼兒園給凱文家孩子發了錄取通知,凱文才徹底放下心來,只是以后對著辛千玉,再不敢冷嘲熱諷了。

凱文、蕊蕾和瓊斯算是在公司里和宿衷走得比較近的幾個同事。蕊蕾和瓊斯都是講禮貌的,而現在凱文也得跟著講禮貌了,所以他們對辛千玉表面上都挺過得去的。但心里卻仍覺得辛千玉配不上宿衷。

只是這話不放到明面上說,辛千玉就當不知道,面子上都好好的,這是成年人的社交,有分寸感。

然而,世界上有一種社交是沒有分寸感的,那就是“他媽的社交”——這不是臟話,就是字面意義上的“他媽的”。

這兒特指宿衷的媽。

那天,辛千玉一個人在家里,聽到門鈴響,正納悶是什么人,打開門發現是一個中年婦女。那婦女就是宿衷的媽媽,林春紅。

她用打量物品的眼光掃視了一下辛千玉,目光里明顯是不滿意的。辛千玉心里暗道“你覺得我是個男人很減分,我也覺得宿衷有你這個媽媽很減分”。但無奈宿衷在辛千玉心中已經是9999分,怎么減都沒法低于100分。

宿衷回到家里,看到林春紅,也很意外,說:“怎么不說一聲就來了?”

林春紅氣哼哼:“我去我兒子家里也得預約嗎?”

宿衷答:“那是最好的?!?/p>

林春紅氣得要死,偏偏又奈何不了自家的心肝兒子,很是憋屈:“巧姨、芳姨去兒子家里,想去就去了,還能拿著鑰匙,直接開門!”

宿衷說:“哦?!?/p>

林春紅只覺一拳打在棉花上,半晌又說:“她們都抱孫子了……”

林春紅說這話的時候,辛千玉也在,就坐在宿衷旁邊。林春紅挺不避諱的,徑自說:“還是得有個孩子才行啊?!?/p>

要是別人,辛千玉直接就懟她“那么喜歡孩子怎么不自己生,國家又沒不讓生二胎,阿姨趕緊去生吧再過幾年絕經了就來不及啦”。

但在宿衷面前,辛千玉得保持個溫柔客氣的形象,便低著頭不說話。

宿衷也不說話。

林春紅受不住這沉默,繼續問:“你沒想過生孩子嗎?”

宿衷答:“沒有?!?/p>

林春紅瞪大眼睛,滿面不認同:“生孩子多好??!為什么不生?”

宿衷說:“我是男人,你要求我生孩子,未免有些強人所難?!?/p>

林春紅臉上忽紅忽白,暫時說不出話來了。她只拿眼睛瞟著辛千玉,是十分不滿意的。但她到底知道不能當面直說人家不好,便笑吟吟說:“小玉這孩子倒是挺好的,斯斯文文,又懂事、有氣質……”

夸了一堆,林春紅末了來了一句:“要是個女的就好了?!?/p>

辛千玉想說:您要是個啞的就好了。

但他不能這么說,這是宿衷的媽,懟不得的。

說起來,辛千玉對宿衷的媽比對自己的媽還恭敬忍讓。

辛千玉在宿衷面前總是收著獠牙,裝得乖巧,用無助的眼神看了看宿衷。宿衷臉上平靜無波,說:“我是同性戀。小玉要是女的,我和他成不了?!?/p>

林春紅真是無話可說了。

辛千玉見林春紅不可開心,他就開心了,偷笑暗道:我家衷哥很可愛。

有人說,如果你覺得一個男的很帥,那你是喜歡他。你要是覺得他可愛,那就是無可救藥的愛上他了。

辛千玉看宿衷就是這樣,已經跳過了“這男的怎么這么帥啊我一定要泡到他”的“見色起意”階段,進入到無可救藥的“我家衷哥干什么都好可愛啊”的欲罷不能階段。

辛千玉回味著這種心里吹滿粉紅色泡泡的心情,閑暇時對朱璞說:“我可能會和宿衷永遠在一起?!?/p>

朱璞嗤之以鼻:“不可能?!?/p>

辛千玉皺眉:“為什么?”

朱璞說:“你不可能裝一輩子的啦?!?/p>

從一開始,辛千玉在宿衷面前就是裝的,裝單純、裝天真、裝乖巧,還裝窮,說租不起房,從而住進了宿衷家,最后發展成同居戀人。

辛千玉對宿衷撒過的謊還挺多的。比如,他不是租不起房的窮鬼,他不是逆來順受的包子,他甚至都不是幼兒園英語老師。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