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 撿到寶了

第1章 撿到寶了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你也是留學生?”凱文問辛千玉,“哪個大學?”

辛千玉說了一個校名,這名字到哪兒說出去,基本上都會收獲“哇,學霸”這樣的稱贊的。

而凱文嗤笑一聲:“哦,那個啊?!?/p>

“那個啊”,這句話很短,而且并無包含任何粗鄙之語,卻像一巴掌似的往人的臉上扇。

辛千玉的窘迫,宿衷并沒有發現。

盡管宿衷就坐在辛千玉身旁、最近的位置。

宿衷今天穿西裝三件套,和往常一樣,一絲不茍,和他梳起的背頭一樣。他的臉極俊朗,氣質上佳,又懂打扮,每一根頭發絲都能沾染上精英氣息,讓所有人自慚形穢——包括男友辛千玉。

辛千玉一直覺得,自己能和宿衷在一起,是撿到寶了。

——這是幸事。

而不幸的是,這樣覺得的人并不止辛千玉一個,幾乎所有人都這么覺得:辛千玉能和宿衷一起,是辛千玉撿到寶了。

換句話說,就是宿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坐在餐桌上的,除了辛千玉、宿衷,其他幾個都是宿衷的同行,也就是說,他們都是大眾意義上的“金融精英”。從這一點看,他們確實有資格俯視大部分打工仔。

凱文屬于那種高傲型的,便將這種“俯視”做得很明顯。

也有含蓄的,比較講禮貌的,這名叫做蕊蕾的女士便替辛千玉圓場:“嗯,那么說,小玉的學校也是ivy?league呀?!?/p>

ivy?league,是美國一流名校、也是美國產生最多羅德學者的高校聯盟。國人比較習慣叫他“常青藤”,但投行、外企的人講話喜歡中英夾雜,所以就說ivy?league。

總之嘛,蕊蕾這樣說,是為了辛千玉圓圓面子。

凱文卻不打算就這樣放過辛千玉,只是笑:“蕊蕾,你忘性太大了吧。除了harvard、yale、princeton、columbia?,其他都算不得ivy?league?!?/p>

宿衷他們幾個人供職的機構,基本上只收target?school的人。這就造成了,他們擠電梯上廁所打照面的都是全球top100名校高材生。然而,這樣的“高材生環境”并沒有讓他們產生惺惺相惜之意,倒催生了一條無比怪誕的“學歷鄙視鏈”。比如美國留學的看不起英國留學的,英國留學的看不起香港留學的……而美國留學里,也分為常青藤與非常青藤。常青藤里再劃分是不是哈佛耶魯的……凡此種種,壁壘分明。

宿衷工作的時候非常專注,所以沒怎么察覺到這種從不擺在明面說的壁壘。當然,這也和宿衷處于鄙視鏈頂端有關。沒有人鄙視他,他也不鄙視任何人。所以他沒感覺到鄙視鏈的存在。

見辛千玉尷尬,一名叫瓊斯的男士也幫著岔開話題:“那小玉剛回國?現在干哪行?”

辛千玉慢吞吞地回答:“我在教英語?!?/p>

瓊斯有些尷尬了。

這不為別的,原是在大概二十分鐘前,瓊斯曾開玩笑說:“留學混子回來都教英語了?!?/p>

這么一說,不等于是打了辛千玉的臉么?

瓊斯現在很后悔在二十分鐘前說了那句話,他只訕笑說:“哦,那挺好、那挺好?!?/p>

凱文怎么舍得松口,便拉著瓊斯說:“你剛剛可不是這么說的?”

瓊斯指著餐盤上的和牛刺身,對凱文道:“這么好的和牛都塞不住你這把臭口?”

說著,瓊斯朝辛千玉抱歉的一笑。

辛千玉也點頭笑笑:他其實知道瓊斯沒什么惡意,真正刻薄的是凱文。

然而,辛千玉還是感覺挺憋屈的。

他的憋屈不是來自于凱文說的話,而是來自于宿衷的不說話。

從剛剛到現在,凱文都不知出言暗諷了辛千玉多少回了,連初次見面的蕊蕾和瓊斯都知道幫辛千玉說兩句,但坐在辛千玉身邊的宿衷卻始終一言不發。

辛千玉忍不住扭頭看了看宿衷,便見香檳色的燈光從水晶吊燈上傾瀉到宿衷那無情無欲般的臉上,他薄而淡色的嘴唇微微動著,像是默念著什么——這般畫面,若宿衷不是穿著西裝梳著背頭,倒像是圣僧在默默誦經似的。他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與紅塵分隔一道看不見的天塹。

辛千玉算是明白了,宿衷為什么一直不說話,因為宿衷根本沒聽他們在說什么。凱文大概也發現了,才這樣肆無忌憚。

熟悉宿衷的人都知道,宿衷現在應該是在計算,至于在計算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或許是分析今天的交易、復盤今天的決策,又或許是想他最近建的模型有什么問題,也或者是偶然見到一道數學題,忽然興起要靠心算解答它。

人的愛好千奇百怪,有人喜歡跳舞,有人喜歡唱歌,宿衷就喜歡計算。

他對數字十分敏感,又沉迷于數字,一旦開始了腦內的數字游戲,就會玩得不亦樂乎,完全停不下來。

這對于一般人而言是特別奇怪的。但辛千玉卻覺得這不是“奇怪”,是“與眾不同”。

辛千玉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和宿衷約會,宿衷就是這樣愣神的。辛千玉絮絮說了一些話,都沒得到宿衷的回應。如果是別人,辛千玉一定會生氣走人,但對方是宿衷,辛千玉就很忐忑:是不是我太無聊了?

不安了許久,辛千玉才小心地問:“你怎么不說話……”

宿衷回答:“我在粗略估算這家店的營業額?!?/p>

“???”辛千玉愣住了,“什么意思?”

宿衷看著前臺,說:“我們在這兒坐了三十分鐘,有15個人買單,如果按照他們點的都是中午標準套餐來算,那就是2250元。這家餐廳的午餐營業時間是三個小時,那這個數可以乘以6,13500元。根據我做過的餐飲行業調查顯示,cbd里這類餐廳的午餐一般占全天的30%左右……當然這也不一定準確,我們還要考慮……比如……”宿衷滑動手機,打開天氣app:“天氣預報顯示今晚可能會下雨,那客流量大概率會受到影響……不過關于這個,我之前在做統計的時候也順手做過一個模型……”

數學白癡辛千玉已經開始發暈了。

宿衷平時話很少,只有說起計算的時候才會變得滔滔不絕起來——然而,這“滔滔不絕”對辛千玉而言也約等于沒有說話。

辛千玉這時候是哭笑不得,但卻又覺得宿衷很可愛。

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宿衷在辛千玉眼里,真的是放個屁都是香的。

和凱文等人道別后,辛千玉主動地挽著宿衷的手臂,問他:“你剛剛吃飯的時候在想什么呢?一直都不說話?!毙燎в駢阂肿约?,盡量讓自己語氣溫和,聽起來不像是興師問罪。

宿衷回答:“在復盤今天的交易?!?/p>

“哦……”辛千玉理解地點點頭,但神色里又忍不住有些失落。

今天是宿衷第一次帶辛千玉見同事,但其中有二十分鐘,宿衷都在走神。等宿衷回過神來的時候,氣氛都已經很僵了。宿衷卻沒什么感覺似的。

辛千玉嘆了口氣。他其實是個脾氣火爆的,要是平時遇到了凱文,他會直接懟得凱文懷疑人生。但在宿衷面前,辛千玉一直拿的是柔弱溫婉善良楚楚可憐劇本,不可崩人設。

但要說噎下這口氣,又是不可能的。

所以,辛千玉茶言茶語地說:“嗯,那個凱文是不是不喜歡我???”

宿衷說:“你是我的男朋友,他喜歡你干什么?”

辛千玉:淦。

凱文說起來是個年薪百萬的“金領”,但到底還是打工仔。他的驕傲只能來自于比他收入低的人。他也許不是非要這么討人厭的鄙視辛千玉。只是“鄙視”是他自我調節的一種方式。

雖然年薪差不多百萬,但一年的房貸就已經要快四十萬,更別說養車、裝扮這些門面功夫。像他這種職業的人士,身上不穿套定制西裝都不好意思見人,出入也該開好車,凡此種種,花錢幣就跟燒冥幣一樣夸張。

對外是體面,但對著老板、客戶,他也是狗一樣。

現在又多了一個花錢的去處,就是孩子上幼兒園。

他既然自詡“精英”,那孩子肯定就要跟著接受“精英教育”。所以,他早就看準了本地最負盛名的私立幼兒園。這幼兒園光學費一年就二十萬,還這不包括各種雜七雜八的活動費用。

饒是如此,高薪父母還是削尖腦袋地要把孩子往里送,捧著錢求幼兒園收他們的幾十萬學費。

父母光交得起學費還不行,還得是高學歷、體面工作的人,最好媽媽是全職母親,可以配合幼兒園的各種稀奇古怪親子教學要求。

為了確保家長是“合格”的,幼兒園面試不但要面試孩子,還要面試家長。

這天,凱文便攜著妻兒去了幼兒園面試。他一進門,就愣住了,坐在面試席上的赫然就是辛千玉。

凱文整個石化了,臉都僵住動不了。

辛千玉淡淡笑了笑,好像不認識他似的:“請坐?!?/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