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二十八章 菩薩低眉意 2

第二十八章 菩薩低眉意 2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如果有天離開?

這是程牧云最常告訴她的一個信息,用行動,用語言,都在表示他遲早有一天要徹底離開。

溫寒承認自己在吃醋,因為他說得那些“過去”,那個充滿黑色傳奇的女朋友,還有什么為愛出家修行,這些內容都很難讓人不去介意。但這并不代表,她需要在一個明顯挑釁的男人面前表現自己在介意,在不舒服。

就像從小念書的時候,越是被身邊人嘲笑養女的身份和華人血統,她越會知道要隱藏怒火,你表露出情緒浮動才是最蠢的。

這是她保護自己的本能方式。

她猜,付明一定會認為那些讓人驚訝的話,會讓自己生氣、吃醋。然后再因為醋意回答他,自己根本不在乎程牧云的離開。所以她笑了笑,繼續去看婚禮,什么都沒回答。

付明慢慢地笑起來。

這一秒,他看到得是這個女孩對他的挑釁。

付明的態度突然轉變,犀利盡去,只有禮貌。

他很客氣地提出,要送溫寒回去,畢竟附近好幾個正在修建的房子,住著很多工人,不算安全。溫寒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自己走得太遠,已經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也就沒拒絕。

可和他走了沒多久,發現他要帶自己去的并不是自己住得那個白色二層建筑。

她被安排住得地方,很整潔,房屋前后都有整潔的草坪。

這里看上去,顯然沒有那么優雅。

房子像剛才建好的,也是二層,可沒有草坪,倒是有飼養孔雀和奶牛棚子,還有遠處兩米高的灰色磚墻。

這是莊園的某個角落?

“你帶我來這里做什么?”溫寒站在坑坑洼洼的黃土地上,拒絕再往前走?!皝碚宜缺瓢??!备睹髦噶酥负诎抵械幕疑亩哟u樓。

他?溫寒愣了。

說得是程牧云?他今晚住這里?

“溫寒小姐不是說并不了解他嗎?我給你一個機會了解他。想要了解一個男人,通過他的兄弟才是捷徑?!?/p>

她不知道剛才自己和程牧云的對話有沒有被付明聽到,但顯然,付明是故意的,帶她來這里,迫使她不得不進去。

“這么晚了,我就不進去了,”她看了看四周,“這里有莊園里的仆人嗎?我可以讓他們帶我回去?!?/p>

“沒有,”付明,“這是莊園里條件最差的地方,沒有仆人,只有簡單的生活設施,你如果想要人帶你回去,除了我,就是程牧云?!?/p>

“……”她開始懷疑,這就是剛才自己那一刻挑釁換來的“報復”,可她不覺得一個看上去三十幾歲的男人能小氣到這種程度,“好吧。沒關系,這里風景不錯,看看孔雀也不錯?!?/p>

“溫寒小姐真不打算進去?”付明隱晦笑笑,“我很有可能會喝醉,明早才出來。你不介意等一整夜?”

“付明先生真會開玩笑,祝你們敘舊愉快,不用擔心我,只要天一亮我自己也能走回去,你可以一覺睡到明天傍晚?!?/p>

付明笑了:“那我也祝你和孔雀相處得愉快?!?/p>

他轉身,背對著溫寒揮揮手,真走了。

當身邊唯一的人消失后,溫寒終于后知后覺地感受到,這種簡陋的地方真有些陰森恐怖。

兩米高的灰色磚墻,攔不住任何盜賊吧?

如果真有不明的人來……她大聲喊,那房間里兩個喝酒的男人會聽到嗎?溫寒想到這里,越發懊惱。

程牧云身邊的人真得都和他一樣不可理喻,全都在做不符合常理的事。剛才她明明認為付明會好心,順路送自己回住得地方,畢竟他是程牧云的朋友??娠@然對方只是把自己騙到這里,讓她更加尷尬——

欄桿里,只有一只孔雀走來走去。

她自覺向著圍欄走近一些,這是唯一在戶外醒著的動物了吧?遠處那些奶牛顯然都睡著了,一動不動,緊挨著彼此取暖。

溫寒搓搓自己的手臂,余光里有人的影子。

是程牧云。

“你找我?”他聲音倦懶。

“不是,”溫寒繼續盯著孔雀,“我被你朋友騙過來。天很黑,又不認識回去的路,只能在這里等天亮?!笨赡强兹竻s很不給面子,翹著尾巴幾步就跑入了夜幕里。

他走近。

她避開,他又靠近。

溫寒本來就被付明騙到這里,又冷又氣,再被他這么逼迫著,更是憋悶,索性轉過身:“你覺得這么做很有趣嗎?”

抬頭的一瞬,她才看到他臉上的新傷口,愣住。

程牧云瞇起眼睛:“怎么?表情怎么像看到了一只受傷野貓?”這是他第一次露出這種不耐煩的表情。

是的,很不耐煩。

溫寒因為他這種態度,也被激怒,轉身就走,也不管是不是要等到天亮,也不管會走到哪里去??伤€沒走出十步,就被身后人抓住胳膊,一把夾起來,也不管她的掙扎,就將她丟到最近的草堆里。

她驟然陷入。

“你骨子里的恐懼呢?”他聲音低沉而挑逗,“在森林里像個小野人,等我給你帶來食物的可憐呢?”

“放開我!”她被無數雜草的尖端扎得生疼。

程牧云把她的手臂向后扭去,用自己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壓住她所有能活動的關節。在他面前,她何止手無縛雞之力,隨便他一個用力就能被捏碎手腕,甚至全身上下所有的骨頭。

最可恨得是,他還捂住了她的口鼻。

溫寒的眼睛在夜色下透著幽深的藍色,瞪著他??诒菦]有了呼吸的能力,越來越缺氧……

“人真是很可怕的動物,”他的聲音忽然變輕,好像剛才的情緒都是假的,“稍有不滿意,就會滿心憤怒怨恨,忘記曾經真實得到的東西。親愛的,你遷怒于我的那一刻,能不能分神想想,是誰在加德滿都為你畫了一整夜的蓮花,在營地給你擦身,誰死里逃生還不忘讓你做個完整的女人?當然,我心甘情愿,不該有怨言?!?/p>

她痛苦地瞇起眼,胸口開始因為缺氧而發悶,身體下的草堆倒沒有那么重要了。幸好程牧云及時松開按住她口鼻的手。

她拼命呼吸著,迫不及待地補充氧氣。

“或者,是我高估了你。你有冷靜的自我保護能力,每次危險都能判斷出是不是該相信我??赏瑫r,也保留著女人不理智的小情緒?”

他不再說話。

看著她。

這寂靜的夜里,她聽到得只有自己喘息的聲音,慢慢地平息。

如果不是感覺到他對自己的特別,怎么可能肆無忌憚地相信一個綁架自己的人?就是深信他喜歡自己,才會有期待,才會,在任何時候都覺得他不會傷害自己。

配合他,住在這個陌生的地方。

相信他,料定三個月后就會安全。

甚至開始融入他的生活環境,忘記經歷過的受傷和逃命,把這當作一段“旅行”。多荒唐。

“你現在在做什么,以后要做什么,都不能告訴我,”她終于開口,聲音輕而低,“那你的過去?已經發生的那些,我想知道?!?/p>

“過去?”程牧云察覺她不再掙扎了,將身子像一旁偏了偏,給她活動的余地,他似乎很意外她問出這個問題,“你想知道什么?”

這個男人有太多面,她甚至無從下手去了解。想知道什么?

“你為什么出家?”

“為什么,”他看著她的側臉,月色下她的目光猶豫而探究,睫毛微微抖動著,他的手指從她的睫毛滑下來,一路走向她的鎖骨。

是錯覺?

她感覺他像變了一個人。

竟然會讓她覺得問出這個問題很艱難。

那是一段漫長的過去。

無數經文,晨鐘暮鼓,青燈古佛。

溫寒第一次見到的他是在藏區,但他并不信什么藏傳佛教,只是在那里做準備,要進入尼泊爾。他過去十年在一個僻靜之地,不熱鬧,為他剃度的老和尚很老了,卻不肯做他師父,給了他一個法號,讓他做師弟。真怕回去就只剩了被供奉收藏的舍利子。

起初到那里,他中文也不好,和老和尚兩個人,你教我中文,我教你俄語,倒也不無聊。

半年前離開,老和尚告訴他,放不下心中的仇恨,只會造更多的業障,深陷其中。

金剛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這世間,既有低眉的菩薩,就一定會有怒目的金剛。

這是他給老和尚的回答。

……

“讓亡靈能去往生凈土?!彼诼L沉靜后,給了答案。

“為了誰?”

這是十年來,初次有人敢當面問他這個問題。哪怕現在這莊園里的四個人,還有那些等待著這場懲戒的過去的老人,還是隱約知道十年前那件事的新人,怎么會有人敢開口問?

“為了很多人?!?/p>

并不是為了一個女人。

這已經是她想問到的結果,可是他給的答案,竟讓人感覺更差。她不知道這是不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前一刻還恨得不行,后一刻光是想象他身邊曾離世那么多人,那么多重要的值得他出家為之超度的人,就會從心里為他難過。

“怎么不問了?”程牧云忽而反問。

溫寒想了想,輕聲說:“我拿到想要的答案了?!?/p>

他奇怪,她想要的答案是什么?過去那些和她完全沒有任何關系。不過,保持好奇心,不打破,不追問是他一貫的原則:“我以為你會更好奇,我為什么會還俗?!?/p>

“為什么?”她立刻問。

“為了和你廝混,為了試試破色戒究竟是什么樣的業障?!背棠猎菩α寺?,額頭壓在她額頭上,那里有著生命的溫度,很美好。

他不知道已經多少次額頭抵上冰冷的身體,遠超過孟良川拿到的那份資料上的數字。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