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二十七章 菩薩低眉意 1

第二十七章 菩薩低眉意 1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孟良川坐在河岸邊的一個小咖啡廳的角落里,面前是在山谷基地掃蕩和周克死亡時間中配合他的那位警官,遞給他一個信封。

孟良川掏出來,只有兩張薄紙。

第一張是黑白打印的照片,是程牧云的近照。

第二張寫著簡短的話:

十年前,程牧云在潛伏三年后一舉搗毀國際走私集團從蒙古到俄羅斯這一條線路,收繳佛像、舍利子等上千件佛教至寶。其手下79人,殉職13人(無具體信息)。

程牧云在這個案子結束后正式退出,消失無蹤。

其接替者是付一銘(付明),但并沒全部接手程牧云組內名單。

孟良川掂著手里的紙:“讓我來理一理思路?!?/p>

他思考了幾分鐘,喝了口印度chai:“半年前,走私販王文浩接到任務,要來尼泊爾換一批貨。程牧云也得到這個信息,先一步來到尼泊爾,守株待兔。半年后,也就是一個月前,王文浩和幾個普通朋友從印度入境尼泊爾,遇到程牧云和我,最后被搶走了貨?!?/p>

“你不是替他把貨送到咖啡種植園了嗎?沒看看是什么?”

“我沒看,”孟良川繼續慢慢啜著奶茶:“因為我覺得,程牧云的重點不是這個貨。他搶走貨,是為了讓王文浩傳消息給走私上線,告訴他們,貨沒了,是被程牧云搶走的?!?/p>

所以,直到確認王文浩已經成功傳出了這條消息,孟良川才按程牧云的計劃,把王文浩一行人扣押在了加德滿都。

“消息傳出去以后呢?”警官反問。

“等人來追殺他,”孟良川肯定,“那個走私集團當年被程牧云毀掉了一整條線路,肯定恨不得喝他血,吃他的肉。十年前的仇,加上這次的恨,新仇舊恨,一定會想干掉他,搶回這次的貨?!?/p>

“可他引火燒身是圖什么?想重新出山?繼續和走私集團對抗?”

“不,他既然退出了,照他的為人是不會再出山了,”孟良川一口喝完chai:“他是想要清理門戶,了結十年前的事?!?/p>

“清理門戶?清理什么門戶?他身邊有叛徒?”警察驚訝。

孟良川說:“昨天我給他骨灰以后,他告訴我,他這次回來是為了祭奠十年前的兄弟們。他還說,假設他死了,讓我不要相信他身邊任何人,除了溫寒。這顯然在說他身邊有內鬼?!?/p>

警察蹙眉:“假設他身邊真有這個內鬼,一定已經收到了上線的任務:殺掉程牧云,搶回在尼泊爾丟得貨?!?/p>

“對?!?/p>

這就順了。

沒錯,這就順了。

孟良川越分析越清醒,掏出一張彩色照片,上邊是白天咖啡樹叢下的畫面:“來看,這是今天去種植園的人?!?/p>

警察湊過去,看到的是其樂融融的畫面。程牧云握著一把咖啡豆,在對身邊的女孩笑,身邊站著一個少年和兩個男人。

孟良川挨個指著人臉,告訴對方:“周周,付明,小莊,陳淵。這四個人里有一個肯定是內鬼,還有一個是上級監控他的臥底?!?/p>

“就在這四個人里?你怎么知道?”警察不懂這個邏輯。

“你看這張資料上寫的,”孟良川拿起先前的紙,“他手下有79人,殉職的13人到死都沒有具體信息。這就是他那組人的規矩,除了程牧云自己,任何人都是隱形的??蛇@四個人竟然被同一天暴露出來,只能說明:程牧云最懷疑的就是這四個人,暴露出他們,哪怕他自己死了,也會有其它兄弟繼續查下去?!?/p>

警察“哦哦”了兩聲,突然,一拍桌子:“不對啊孟良川,我們都能猜到這些,萬一內鬼察覺危險,跑了怎么辦?”

“來不及跑了,從他們出現在咖啡種植園開始,就跑不了了?!泵狭即p眸深沉,“除了13個冤魂和死了的周克,還有61個人在暗處盯著他們每一個,誰也跑不了?!?/p>

從內鬼接到程牧云的消息,讓ta去咖啡種植園開始,哪怕ta猜到這是個陷阱,也必須去。

否則,就等于直接承認了自己的身份?!?/p>

程牧云。

這個人的世界正如他自己所說,沒有仁慈和寬恕,他對背叛者會以十倍來償還,他對惡人,會用百倍來告訴對方什么是“惡有惡報”。他的一個中國警察朋友死在尼泊爾的走私基地,他就將那個基地徹底暴露在警察視線下,山寨全滅,連根拔起。

他對惡人,確實比十八層地獄還要嚴苛。

十年前的13條人命,還有周克,一共14條兄弟的命,他怎么可能放過那個內鬼。

這就是他的“家法”。

孟良川眼前浮現出一個畫面。

滿是油燈的大殿里,站在兩側的金剛羅漢們,靜默無聲地俯視著大殿中的四個人:

周周,付明,小莊,陳淵。

******************************

晚飯后,有人在咖啡園里搭了個白棚子。

程牧云曾在綁匪手里救出過他們的大兒子,自然是貴賓,所以有這種待遇,仆從環繞,和幾個多年沒好好說句話的老朋友玩玩牌。

溫寒遠遠地望了望樹下白棚子里的熱鬧,決定四處隨便走走。她繞著咖啡種植園的排水渠向北走,很快,就聽到熱鬧的樂曲聲。

她被吸引,走近了一些,站在咖啡樹叢里,看見在工人房前搭起的華麗花架子。

“是婚禮?!痹诤诎抵?,身后的手臂上她的肩。

她身體僵住,心不規則地跳躍著,可就是沒回頭。直到他的手從她背脊滑下來,從她腰旁滑到身前,手心貼上她的小腹。

灼熱的掌心,提醒她,他是她的男人。

“你不是要求我,必須要和你在一起嗎?”他聲音低啞,“怎么?又反悔了?!?/p>

光亮處有個十幾歲穿著新娘服的女孩,被個看起來三四十歲皮膚黝黑粗糙的印度新郎牽著,面上毫無任何笑容地在熱鬧的樂曲聲中向前走著。溫寒曾聽說過,因為印度女人地位低下,印度貧困的人群里經常會把女孩早早嫁出去。

而莫斯科也是女多男少,也經常會嫁得不那么如意。

“是的,我反悔了,”她低聲說,“可以嗎?”

這種每天旁觀他和別的女人打情罵俏的日日夜夜,對她的折磨,也許他根本不懂。

“完全沒問題,我早說過,”身后的男人松開她,“這應該是一件讓我們都很愉快的事。如果你感到不愉快了,我不會勉強你?!彼f完就退后幾步,回到了咖啡樹叢里。

溫寒咬住下唇,堅持沒轉頭回去看一眼。

夜風有些涼,畢竟已經是十一月了。有個印度小男孩從她腳邊跑過,伸手,偷偷摘了幾??Х裙?,塞到她手心里,輕聲說:“吃一粒,會開心?!彪y道連這么小的孩子也看出她的不快嗎?所以程牧云根本是不在意,還是故意漠視——

身后,又有腳步聲,很細微。

他回來了?

“你好,溫寒小姐?!?/p>

不是他。

溫寒詫異回頭,是付明,她原本波動的眼神慢慢平復下來,掩飾著自己的失落。

“我很想和你聊聊,難得見到和程牧云有關的女人,”顯然,這位也是個說話直接的人,“作為你滿足我好奇心的答謝,我可以回答你任何關于他的問題?!?/p>

溫寒抿起嘴唇,有些忐忑,可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任何東西,也就放松了:“我不知道你在好奇什么,事實是,我什么都不知道?!睕]關系,只要回答的時候小心一些。

她暗自告誡自己。

“是嗎?他什么都不肯告訴你?”付明反問,竟也說著純熟俄語。

“真的?!彼p聲回答。

這還是從被他綁走后,她初次和他以外的人用最熟悉的語言對話。

付明保持了一段時間的沉默。

“他以前,有過別的女……朋友嗎?”她先發問了。

“算有過?也不算。概念很模糊,不過已經死了?!?/p>

溫寒一怔。

“被他害死的,”付明很平淡地補充,“溫寒小姐不用害怕,他應該不會這么對你。那個女人后來被追加起訴一百多個謀殺案,和你不是一種人?!币话俣鄠€謀殺案?通常只有很大的毒梟,或是黑社會的人才會有這種驚人的被起訴數量。

她也經常會看新聞,并非什么都不懂。

“你知道,我們這種人身不由己,所經歷的事也都千奇百怪,但我仍很佩服他,”付明微微蹙眉,“我比較重感情,做不到像他那樣,眼睛不眨地看著人家執行死刑,如果是我,肯定會覺得不舒服?!?/p>

……這就是他的過去嗎?

被付明說得如此輕松。

付明奇怪看她:“沒別的問題了?”

“你一個問題就說了很多信息,我忽然不知道問什么了?!睖睾p聲喃喃。

“后來,他就去做了十年的和尚,”付明笑吟吟看她,“你說,他是因為忘不掉那個女的,還是為了別的什么呢?溫寒小姐?”

“我不知道……我并不了解他?!?/p>

“溫寒小姐,你有過幾個男人?”倒是他來問她問題了。

“……這個問題我可以不回答嗎?”

“可以,當然可以,”付明笑,“莫斯科女孩常多情,這些都是你們的小秘密,你不愿意分享我也不會勉強。對了,你有多少華人血統?”

“四分之一?!彼卮?。

付明上下打量她:“我們華人的基因真是強大,只是四分之一就能讓你如此擁有東方神韻嗎?”

說完,隨手在樹叢里摘了幾??Х裙?,壓低了聲音:“我最想的問題有些私密,不過這么多年來我真的很好奇,程牧云為什么會有那么多女人惦記他?他在床上真就那么讓人難忘?”

“……”

“哦抱歉,太私人了。那,最后一個問題,如果程牧云有天離開你,你會不會痛不欲生?”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