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二十六章 相思賦予誰 3

第二十六章 相思賦予誰 3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溫寒睜開眼,有些開心地站起身,剛想要和他說話,就看到遠處人群里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

孟良川摘下墨鏡,齜牙一笑:“我來了?!?/p>

溫寒下意識蹙眉。

孟良川很郁悶:“溫寒小姐,你怎么見到老熟人不高興?你可別忘了,你幾次死里逃生,不單有程牧云幫你,我也是出了不少力啊,”說完,還不忘搖頭,“果然,對女人來說,長得好看比什么都重要?!?/p>

她輕聲喃喃:“反正,見到你總沒好事情?!?/p>

“……小姐,你一定要搞清楚,給你帶來厄運的是你身后的男人,不是我?!泵狭即ㄕf著,從懷中掏出個小袋子,遞給程牧云。

程牧云接過去,走下石階,半蹲了身子,打開小袋子,把里邊的東西倒入河水中。

“那是什么?”溫寒輕聲問,有種不好的感覺。

“周克的骨灰?!?/p>

“周克?”溫寒失聲,睜大眼睛看孟良川。

孟良川:“對,就是那個把你從俄領館帶回到程牧云身邊,長得不錯的年輕男人的骨灰。我本來想留在尼泊爾,讓程牧云帶回莫斯科安葬,沒想到他讓我拿來,撒到這里了?!?/p>

這一定又是另外一個精彩的故事,孟良川猜。

他甚至開始興致勃勃的猜想,自己總跟著程牧云混,會怎么死?死在哪里?簡直瘋了,太他媽的讓人興奮了。

太突然了。

溫寒頭腦混亂,那夜在神廟里,自己給他剃度,難道那時候周克就已經……她想到,酥油燈微弱的光中,他眼觀鼻、鼻觀心的神情,他是在用剃度儀式為自己的朋友超度嗎?

程牧云將裝著骨灰的袋子也丟入水中,從臺階走上來。

“這河里也太多骨灰了,還說能讓人安息,要我看,擠都擠死了?!泵狭即ú⒎欠鸾掏?,說話也口無遮攔了些。

“周克不信佛?!背棠猎撇惶斜砬榈鼗卮?。

不過,那小子很認真說過:老板你信什么,我就信什么。

她有很多問題想問他,但想到,他說什么都不會回答,就只能將這些疑問一個個堆在心上。越下越沉。

混亂的情緒,一直延續到日暮西沉。

那些年輕的祭司看到她情緒低落,問她,既然早上看了日出,要不要去看看每日的恒河祭祀?昨天她剛到,這些人沒好意思邀請她,現在,倒是覺得她可以去看看。

瓦納納西。

這個城市她一個多月前來過。

當時,晚上看著這些祭祀,只是匆匆而過。這河邊太多的游客,太多的年輕藝術家聚集著,這是那時她的印象。當時看著這些祭司,她可沒想過,一個多月會自己會故地重游,這次,是坐在這些當地人當中,而不是作為游客遠遠觀望。

她在看著祭祀活動。

而那個女孩正在和程牧云低聲聊著什么。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以至于孟良川開玩笑的話她都沒聽進去幾句。

那個女孩,背對熱鬧的眾人,眼睛紅紅地,用手背抹了抹:“聽說骨灰撒在這河里,人能得到安息。不過葬在哪都一樣,反正我也不能去祭祀?!?/p>

程牧云垂眸,什么也沒說。

女孩子轉著手中的戒指,一分鐘后,利索摘下來:“我一會兒也扔進河里去,才二十六歲就喪偶了,也真是……臭小子害慘我了,當初說他比我小三歲,他非說女大三有多好,好什么,”女孩絮絮叨叨,過了會兒,問他,“你能破例告訴我,他是怎么死的嗎?”

程牧云沉默了會兒:“有人泄露了他的身份?!?/p>

在那個清晨,那個一樓小廳里,誰都以為那些人會先攻擊程牧云,卻沒想到他們竟然知道周克的身份,周克來不及躲避,受了重傷。勉強跑出去時,孟良川正帶著當地的警察們趕過來,那小子……又替孟良川擋了致命一擊。

雖然周克嘴上瞧不上孟良川,甚至心里也真是瞧不上,但沒辦法,都被程牧云認下來了,也就是他兄弟了。

是我的兄弟的,都要死在我后頭。

這是所有跟著程牧云的人的最簡單的想法。

兩個人靜默站著,過了會兒,女孩忽然笑了:“她一直在看我們。女人就是這樣,只要是喜歡你,那任何接近你的女人都會是情敵,表現的再大度也沒用,這里,”女孩摸摸心口,“會不舒服?!?/p>

程牧云回答:“如果連她一個二十歲的女孩都騙不過,你以為還能騙過其它受過訓練的人嗎?”

這群人誰是什么身份,誰和誰都是什么關系,溫寒不能知道。她必須身在一片迷霧中,到最后脫離都毫無察覺,這樣對她最有利,也對程牧云身邊的人最安全。

祭祀活動到□□,游客們開始鼓掌。

程牧云走回到她身旁,女孩跟著他,坐在毯子上的溫寒,挪開位子給他們。在眾人面前,她依舊是他的妹妹,她端正坐著,盡量去忽視他另一側坐著的女孩。

程牧云一整晚都沒和她說過一句完整的話。

卻在時不時和那個女孩低聲交談,面帶微笑。

她總想要和他說句什么,可心底的驕傲卻不再允許,昨天已經是她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要求他“必須”和自己在一起,整夜躺在一張床上,甚至在他的引導下,用最大膽的方式主動和他纏綿。

可好像,只要這個女孩出現。

所有努力都會歸為零。

這里是熱鬧的祭祀,遠處,天都黑了還有人在焚燒尸體。這里有她沒見過的文化,異國讓人的心無法安靜。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裙角??磥矸鹱孢€是覺得這個心愿太小了,早晨剛祈禱過,現在,就實打實給了回答。

程牧云察覺溫寒的情緒陷入了低谷,微微沉默后,繼續低聲和右側的女孩子輕聲閑聊。至于閑聊內容,誰都聽不清。

******************************

這里是個家族的莊園。

當她第一次聽到“咖啡種植園”,還以為程牧云會把自己帶去鄉下?,F在發現,完全猜錯了。

她在瓦納納西認識的那些年輕祭司,是大學生,也是這個家族里的人。而據溫寒此時面前的印度少女所說:“你不知道嗎?你從沒聽你哥哥提起嗎?天啊,他真是個低調的人。他是我大哥的同學,大學同學,在我大哥遭遇綁架時,曾救過他。他是我們家的恩人?!鄙倥壑杏泻茈[晦的傾慕。

當然被她藏得很深。

她甚至會希望,能得到這個男人的心,將她帶離這個國家。雖然她有豐厚的嫁妝和三個很強大的哥哥,但她仍舊不喜歡事事要以夫家為天的男權社會。

溫寒沒想到,他還讀過大學。

她起初沒經歷尼泊爾那些,一直在想他是不是就是混社會的,后來混不下去,或者受了什么挫折就去當和尚了?后來經歷過那些,她還是覺得他是混社會的……

他應該出現在任何危險的地方。

顛沛流離,吃不飽穿不暖,破廟里,或者高原上,總之,就不像是能出現在正常地方的人。

那個印度少女不被允許和陌生男人們獨處,所以和她閑聊后,讓家中仆人帶她去了咖啡種植園。

這是她初次近距離看到大片的咖啡樹。

工人們正在采摘果實。

程牧云盤膝坐在一棵樹下,撈出一把咖啡豆:“咖啡果實發育期很長,這種小粒的需要8到12個月,當年可采摘,有些中粒、大粒的就要明年了。需要耐心?!?/p>

身邊,女孩哦了聲,輕聲嘟囔:“要前一年種,后一年收嗎?那我肯定不適合種咖啡,周克就說過,我最缺耐心?!?/p>

程牧云微揚起唇角。

女孩這才仰頭看到溫寒,笑了:“我總覺得我們見過很多次,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很不方便?!?/p>

溫寒搖頭,輕聲說著,看籮筐里的咖啡豆:“別告訴我,他說過,我什么都不能知道?!?/p>

女孩繼續笑:“沒那么嚴重啦,你叫我周周好了?!?/p>

又是姓周?溫寒點點頭。

周周說完,又去指遠處走來的三個男人:“他們你也見過吧?”

溫寒剛才走過來,就留意到了他們兩個并肩而坐的人,此時才注意,遠處在咖啡樹中還有人。面容白皙有些女相的男人戴著帽子,不就是車站的假喇嘛?他身旁的少年她當然認識。還有個戴著藍色金屬框架眼鏡的男人,溫寒也記得,那晚在山谷就是他叫出周克的名字。

周周笑,看三個男人:“你們好,我叫周周?!?/p>

“付明?!奔倮镎f。

“小莊?!鄙倌暾f。

“陳淵?!毖坨R男說。

“全這么難聽,肯定都是假名字,”周周笑,繼續好奇地問程牧云,“你剛才說,每個咖啡果里都有兩??Х榷??”

“對,”程牧云掰開了一顆咖啡豆,“你看,每一顆里都有兩??Х榷怪泵嫦鄬??!?/p>

周周毫不避嫌地從程牧云手指間拿過來,輕聲笑:“原來每一顆咖啡果都是情侶豆?!?/p>

溫寒不尷不尬站著,好像她是多余的:“這里有些曬,你能帶我去休息嗎?”她輕聲求助仆人,仆人立刻躬身,帶她離開了。

樹下那對男女旁若無人,科普咖啡豆or情侶豆。

陳淵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周周。

其實陳淵見過周周兩次:一次在加德滿都的旅店,一次在營地周周給游客們接種狂犬疫苗。只不過這兩次見面,眼鏡男和周克都在暗處保護他們。陳淵還記得,當初周克看到這個女孩時,眼神總不對勁。他還以為周克喜歡這個女孩。

不過現在看上去,似乎錯了,這個女孩顯然和程牧云有一腿。程牧云怎么找了個自己人?

同時,小莊也悄悄給付明遞去一個曖昧的眼神:

我靠,大和尚這是一破戒就找了兩個女的?還有一個是自己人?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