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二十一章 金剛怒目時 1

第二十一章 金剛怒目時 1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完全沒這個必要,”他回答這個棕發女人,“她很喜歡用逃跑的方式和我增進感情,這只是我們之間的小情趣?!背棠猎普f完,和這個女人相視一笑。

同一時間,有人推門走入。

將兩張鈔票放在柜臺上:“麻煩,我需要個房間?!碧痤^來,是個面容白皙頗有些女相的男人,身后跟著個戴著耳機在聽歌的少年。

同一時間,角落里在打著瞌睡的周克,換了個手臂,繼續睡。戴著藍色金屬框架眼鏡的男人,吐掉葡萄核,與程牧云擦肩而過……

*****************************

她瘋狂跑著,腦子里只有他描述的那個地方。

房子越來越少,土路很臟,她險些摔倒,幸好,撐住了。到最后,胸腔都開始劇烈疼痛……喘息著,茫然四顧。神廟,是的神廟,那里真的有,就像在加德滿都看到的成千寺廟一樣,小而精致。

遠遠能看到有當地工人在休息。

她腳步慢下來,在心跳聲中,將自己被扯開的衣服整理好,拖著酸痛的腿,垂下眼。

一步步,走近。

有個老喇嘛杵著拐杖,穿著姜黃色的棉質上衣,從她身邊走過。她因為劇烈奔跑已經有些喘不過氣,咳嗽著,手微微發抖著,猛拽住了那個老喇嘛的手臂:“請問,是不是有個男人問你買了東西?”

老喇嘛瞇起眼睛,端詳她。

不會聽不懂中文吧?溫寒忐忑回視。

老喇嘛眼睛瞇得更深了,她甚至開始想要后退——

“沒有,”老喇嘛笑了,皺紋里都是善意,“你去后邊看看?!?/p>

老喇嘛指了指神廟后。

溫寒松口氣,循著方向走過去。

天。

這里簡直就是個小集市。

二十幾個喇嘛在烈日下,對著面前的一個個攤位。上邊擺滿了各種小轉經筒,還有酥油燈等等東西,都攤開來放在了喇嘛們的面前。身后,有很多戴著遮陽帽的當地人,或是游客之類的人,坐在喇嘛們身后休息。

她走過去,不知道該問哪一個,也不知道該問什么。

甚至,她會害怕,好像自從程牧云和她說過那些話,暗示有很多人在追蹤著兩人的腳步,她開始懷疑看到的每一個人……

現在——

轉身就走?還是……溫寒猶豫著,發現心底的天平在向他偏移。雖然他什么都不說,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肯告訴她,可她竟然——

溫寒后知后覺地注意到自己手中始終緊緊攥著的小瓶子。張開手心,她認出這個藥瓶,這幾天她吃得都是這個。他臨走前塞給自己的最后一樣東西竟然是消炎藥。

她腦子嗡地一聲,始終繃緊的心弦,在這一刻錚然斷裂。

這個男人——

她緊攥著瓶子,閉上眼睛。十二歲那年,家里的小旅館里曾有個女人自殺,事發時養父母都不在。是她去送熱水時看到,當時嚇得懵了,跑下樓,去撥打報警電話時,就是此時此刻的心情。

很亂,就知道,只能有一件事要去做。

那時是打電話報警,此時是按照他所說的找到東西。

她走到白布鋪成的一長串攤位前,蹲下,隨手拿起一個小轉經筒,裝著要買的樣子,慢慢思考,要如何找到程牧云說得那個人。

突然,一個人丟過來一個黑色的布袋子。她嚇了一跳,抬頭看,有著滄桑眼神的喇嘛,笑了:“有個男人買了這個,他說,他太太會來取。你是?他太太?”

溫寒愣住。

日光下,那些喇嘛開始用贊嘆的目光看她的手背。她低頭,也看,終于明白這些快要消失的手繪是被認出的關鍵。

她雙手合十,說謝謝,拿起那個有著復雜圖案的布袋子。學著不遠處幾個當地人,慢吞吞地坐在了神廟前的臺階上,有幾只胖鴿子從她身前優哉游哉地走過去。

從烈日,到黃昏,人走了一個又一個。

最后,連修葺神廟的工人都離開了,只剩下她一個人,坐在那里。營地的清晨,山寨的深夜,西餐廳的午后,還有今天,四次了,自從在小旅館里再見到他,就一直在重復著“告別”。

她趴在自己的雙腿的膝蓋上,抱著自己的手臂取暖。

而且,每次都像永別。

……

如果他沒來怎么辦?

溫寒閉著眼睛,克制著內心的想法,盡量讓自己,大腦空白。

不知過了多久,身前有人影一步步走上臺階,拎起了那個黑色布袋,也將她拽起來。

她整顆心都躍起,慌亂得險些撞到他身上。然而,被他的手臂穩穩擋在了安全距離。

他眼睛里再次失去了光,黑得嚇人。

這種眼神,讓她本能地害怕:“你買得東西在你手上,那個喇嘛——”

他搖頭,示意她不用說下去了。

她停住。

程牧云沉默著,呼出的氣息噴在她的額頭,停駐許久后問:“會剃頭嗎?”她完全沒想到程牧云會問出這句話,隨后在被他帶到寺廟的后院的一個小房間后,接過剃刀時,仍回不過神。

這里正在修葺,工人走了,還剩下沒完成的房間。

他不知道哪里找到的酥油燈,好幾個,擺在兩人身邊,但亮度還是很低。溫寒第一次拿剃刀,手有些抖,幾次打開都不敢下手。

程牧云察覺了,握住她的手腕,讓她坐在自己面前。

“我給你講講你的那個朋友,”他低聲說,“他是個走私販,但并不算高級。半年前,我拿到他的資料,里邊并沒有你,所以,你們應該一直都在沒在一起,甚至你并不是他重要的人?!?/p>

聽到“走私販”三個字,她就已經懵了。

腦子里飛速組合著所有的記憶碎片,從離開莫斯科到今天所有發生的事。一點點的蛛絲馬跡,尤其是在遇到面前的男人后發生的所有事。身上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情緒起伏太大,她的目光也是一波一波動蕩著。

這些,落在他眼里,都仿佛是放慢的畫面。

她不知道,她此時的每個神情,眼神,甚至是緊抿起的嘴角,都被他看在眼里。

而面前的程牧云也在情緒波動。

他需要做一些事,來讓自己忘記剛才發生的事。面前的女孩并不知道,他來這里之前,在一個普通人家的院子里偷了些水,洗干凈了手,那上邊有他兄弟周克的血。

……

“所以……你是為了抓王文浩?你是?”溫寒的聲音有獨特的性感,她自己毫無察覺。

依舊是安靜,他不會回答。

他今晚的沉默很不同,好像,她一直以來都是他的目標,而現在,成為了他以旁觀姿態審視的一個對象。

溫寒說不清楚,她甚至從他回來,就始終在害怕。

這種恐懼,不深,但如影隨形。

“有很多朋友都牽連在這件事中,”他放輕聲,“溫寒,我身邊不止有你一個人,每個人的生命都同等重要。不要再問我這些我不能回答的問題?!?/p>

“我能打個電話回家,報平安嗎?”她開始受不了這種對話了,沒有知道的權利,卻需要無條件的信任。

“等到邊境?!彼f。

……

外邊的風越來越猛烈。

這里到晚上只有十幾度,她越發手腳冰涼。

“你平時都學些什么?說些我沒聽過的詞?!背棠猎粕驳負Q了話題,順便給她比了個手勢:“開始吧?!?/p>

溫寒點點頭,站起身,打開冰冷的剃刀。

她跟著他在叢林奔波那些個日夜的好處是,本能上,她已經學會親近他,或者說,某些方面兩個人已經開始有了契合度。比如,他忽然提出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剃度要求,她也能順著他照辦。

就像在叢林里,他讓她躲著不能動,她就能幾個小時幾個小時的縮在藤蔓里不動。

“實變函數,復變函數,常微積分方程,微分幾何,幾何拓撲……你都沒聽過吧?”她試探問。

“嗯?!?/p>

“我不是很喜歡數學,可我養母以前是數學老師?!?/p>

“是嗎?”

“嗯?!彼譀]話說了。

在整個剃度過程中,她總有恍惚:

這件事還有另一種可能,他根本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因為所有都是他的一面之詞??伤_自己有什么好處?經歷過今天,再回想到密林里,還有船底有鱷魚游過的河流,他如果只是為了傷害自己,不用等到今天……

“三個月,到明年春天你會回到莫斯科?!彼鋈徽f。

她眼中有一瞬的光。

他從影子里,看著她。

如果三個月沒解決,這件事就算是失敗了。而他,不管成敗,必須用三個月時間,讓身后的這個無辜的女孩擺脫這件事的影響,重新回到陽光下,回到自己的生活軌跡上。

“如果你不認識王文浩,會不會開始這段旅程?”他又忽然問。

她想了想,給了一個讓他能比較舒服的答案:“不會,如果不是因為他,我不會今年來尼泊爾?!?/p>

他這么問……是在內疚?

程牧云笑了,仿佛看穿她:“你很懂得如何揣摩人的心理,這個答案的確能讓我的負罪感降到最低。我相信,你以后的丈夫一定會被人嫉妒,因為有你的陪伴?!?/p>

溫寒一愣。

手稍停下來,又慢慢去完成最后的部分。

莫斯科的性開放程度很高,阿加西的觀點在那里最普遍,每個女孩嫁人前要盡情享受□□的快樂。她幾乎忘記了,這個男人自己就說過,他是來自莫斯科的,而她也是生長在莫斯科。所以他的意思應該是,三個月后,兩人也不會再有交集了?

“好了?!彼吐曊f。

程牧云右手撫過剃光的地方,幾個或淺或深的傷口,他沒感覺似的:“還不錯?!?/p>

他拎著那個布袋走出去,在沒有人的露天換了衣服,反倒將她留在這個半敞開到處漏風的房間里,避嫌一樣。很快,他回到這里,酥油燈應著他的臉和眼睛,還有他那一身的喇嘛裝束:“這里包容各種宗教,到處都是朝圣的人,這樣容易離開?!?/p>

透過窗口能看到寺廟頂上漫天飛舞的經幡,在夜風中獵獵作響。

像是回到了雪域高原,看到了最初的他。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