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十六章 命運的序章 2

第十六章 命運的序章 2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已經暫停營業的小西餐廳里,程牧云站在雜物室的門外。身邊的孟良川遞給他一根煙,他沒接,孟良川挑眉。

程牧云俯視這個矮小男人:“他還有用?!?/p>

王文浩只是最下線,他需要讓他的上線,甚至更高一層知道,他們的貨是被他——程牧云拿走的。

他需要“被仇視”,需要由此得到新的線索。

“沒問題,”孟良川笑,“除了我和我兄弟,沒人知道這個王文浩是走私販。他在任何人的認知里,甚至在他那幾個朋友眼中,依舊是個普通的大學教授,只是倒霉地被接二連三綁架?!?/p>

程牧云輕挑眉,重新審視面前的男人。

“為什么要給我線索,端掉那個走私基地?”孟良川忽然問。

“幾年前我一個朋友死在那里,”程牧云倒也不避諱,“也和你一樣是個警察,不過,不是尼泊爾的,是中國人?!?/p>

這個理由很好,卻在他的料想之外。

這是孟良川想不到的,卻是最符合程牧云性情的最好解釋。三言兩語勾出了一個故事。

而講述的人,不再多說。

兩人身側,西餐廳的意大利廚師經過,熱情地用英文和兩個人打著招呼。程牧云手撐在門邊,低笑著招呼了聲,嫻熟地和對方聊著天。

很快,那個意大利廚師就離開,畢竟還在大罷工期間,這里又是中心地帶,起碼要停業三四天,廚師也僅是回來拿個東西。沒多會兒,就直接離開了店面。

四周恢復了安靜。

孟良川按下扶手,親手替他打開門:“程老板,看看吧?!?/p>

他走入臟亂的儲藏室。

王文浩眼蒙著黑布,佝僂著,靠著角落躺著。

程牧云走近,俯身,捏住他的下巴,強迫他抬起頭,輕聲說:“我的朋友,沒想到這么快又見面了?!蓖跷暮圃诤诎岛徒^望中,表情很快就扭曲起來:“程老板?!程老板……你——你是程牧云?!”

他近乎耳語:“是我?!?/p>

王文浩如被電擊,猛后退、再后退,撞翻了各種雜物,灰塵漫天中,他突然變得歇斯底里。

程牧云用了個眼色。

孟良川忽然一個手刀,重重砸向王文浩的脖頸,王文浩身子一軟,昏在了地上。孟良川低聲對程牧云說:“我會安排他被警方救回去,他也會讓他平安回到莫斯科?!?/p>

程牧云繞著他走了半圈,從后腰摸出匕首。

還需要點傷。

暗銀色的刀刃,沿著王文浩的臉頰,滑到脖頸,他腦海里一瞬想到的是溫寒為了保護他甘做人質。

這就是……嫉妒嗎?

有血,從王文浩脖頸上流下來。

“程牧云!”

忽然,有熟悉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掙扎。

程牧云眼底閃過一絲詫異,側過頭去,看到渾身發抖的女孩,緩緩站了起來。周克聳肩,對程牧云表示抱歉,他沒想到把人帶進來會看到這么刺激的一幕。

撞倒了兩個酒箱,溫寒跌撞跑入,用身體將王文浩擋在身后,懇求他:“程牧云……”

她渾身發冷,被他緊盯著。

被警察問話后不久,周克出現在大使館內。

在飲水機旁問她,是否辦妥了所有東西。她被驚醒,沒有回答警察問題的內疚心情,讓她六神無主,自問自責。王文浩是自己的朋友,他下落不明,自己雖然只知道程牧云的名字,卻沒有說出來。

她慌亂地跟著周克來到這里,想要問見他。

問他是否真的綁走了王文浩。

如果不是,一定要去和警察親自解釋。

如果……

可沒想到,根本不用問,她被周克帶進來,就如此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孟良川是如何敲昏王文浩,而他又是如何抽出匕首。

“王文浩那晚逃出來后,被送回到加德滿都,卻今早再次被綁架……孟良川是個線人,剛立了功,卻被發現有更大的犯罪嫌疑,如今在逃……你有沒有見過和孟良川在一起的男人?他叫什么?這是追捕孟良川最大的線索?!本斓膯栐捲谒X中翻滾著。

……

溫寒緊緊攥著拳頭,強迫自己直視他。

“你……能不能放走他?!睖睾M量讓自己的聲音正常,可卻異常艱澀,“程牧云,我求你,放他走?!?/p>

程牧云看著她。

整個餐廳里,只有孟良川和周克,都是他的朋友。

還有一個昏迷的王文浩。

他會聽自己的嗎?

他真會殺一個無辜的人嗎?

溫寒的心慢慢縮緊。

甚至,開始不敢去看他根本沒有任何情緒的臉。

他在審視她,那雙眼里有著讓人不敢仰視的威懾。他和她在過去的幾十個小時里,始終是用中文在做著交流,這讓她有時候會覺得他是刻意為之,因為自己和他都是華人??墒乾F在,此時,他再次開口,卻是讓人感覺懶洋洋冰涼涼的俄語:“親愛的,你似乎很習慣為他挺身而出……你的勇氣,真讓我感到驚訝?!?/p>

溫寒微微一怔。

程牧云倒轉過手心里的匕首,遞到她眼下。

“來,讓我看看你的勇氣,”程牧云低聲告訴她,在這陰暗的儲藏室里,在灰塵飛揚的骯臟地方,告訴她,“你只有一次選擇的機會,拿著刀,對準我,向我證明你保護朋友的決心?!?/p>

他說著,手輕輕撫摸上她的右臉,手指很涼:“或者把刀還給我,走出這個門,讓他死在這?!?/p>

溫寒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或者說他本來就是這么一個人,只是將所有偏離人道的殘忍都隱藏得太深……讓她誤以為,她可以像電影里的女主人公一樣,影響他的決定?身后是昏迷的,無辜的數年好友。

阿加西的話,使館里警察的幾百個追問,還有眼前看到的一切都讓她無法再逃避。這個男人,根本就視生命如草芥。

心重重撞擊著她的胸口,她很怕,真的怕,怕面前的這個忽然翻臉的男人。

可她做不到,眼看著他去殺自己無辜的朋友。

溫寒緊咬著牙關,有些顫抖地,接過了他手里的刀。

雙手緊握,對準他。

她一定不知道自己選擇的是什么。

程牧云。

這個名字下,曾經是一個手段直接到讓人不寒而栗,毫無感情可言,激進,不留情面的男人。

令人聞風喪膽。

如同他自己所說,他的世界,沒有仁慈和寬恕,他對背叛者,會以十倍來償還,他對惡人,會用百倍來告訴對方什么是“惡有惡報”。

就在刀尖指向程牧云的瞬間。

他已經劈手奪過來,直接壓上她的鎖骨。

溫寒來不及反應。

她的視線里,能看到的是他握著刀的手,還有隔著手,那之后的一雙眼睛。他已經在憤怒的邊緣,盯著自己,沒有任何焦距地盯著自己:“還想救他嗎?”

她深深呼吸著,壓抑著自己胸口的劇痛,咬著牙說:“你——”

“還想,救他嗎?”

這個男人的氣場太嚇人,竟讓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她顫抖著,有些眩暈地,深呼吸著,用盡所有的力氣,終于能聽到自己對他說話:“我不能看著你殺他?!?/p>

“該死的——”

刀猛地偏移,狠扎入右側貨架。

巨大的聲響徹整個地下室。

程牧云一只手擰過她的兩個手臂,將她整個人都按在自己的臂彎里。溫寒再不能動,被迫仰頭,望著他。

幾乎立刻就哭出來,眼淚順著臉,不停流下來。

“哭什么?你不是一直知道我不是好人嗎?”程牧云冷笑,將眼瞇成一條危險而狹窄的弧度,“要和這位大學教授一起死是什么感覺?快樂嗎?”

……

周克蹙眉。

這男人是真生氣了。

開玩笑,要輪到自己女人為了個破走私販,用刀對著自己——周克思考了一下這種可能性。

好像,是不太能平靜。

溫寒緊咬著唇。

好像過去二十年埋藏在心底的逆反心都涌出來。

她狠狠看著他,一聲不發。

就在幾個小時前,她甚至還在餐桌前握著叉子,回想和他的初夜。甚至還在擔憂,他能不能拿到簽證,回到莫斯科……想到這里就心臟悶悶地疼著,眼淚不爭氣地往下流。

哭什么,不要哭了,溫寒——

不要哭了!

牙齒深咬入嘴唇。血滲出。

面前那雙眼,黑得嚇人。

看不到光。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