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十五章 命運的序章 1

第十五章 命運的序章 1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溫寒跟著他們一行人跋涉十幾個小時,再輾轉一晚后,終于接近了加德滿都。入城前,所有人都漸漸分散開,隊伍慢慢變成了十幾人,幾人。到最后,只剩她和程牧云。

程牧云和她都換上了干凈的衣裳,暗沉沉的顏色,在這種陰雨天氣里,很輕易就能隱身到人群里。

“我們去哪兒?”她在周克和那個眼鏡男也告別后,輕聲問他。

“送你去大使館,”他說,“在那里,你要求助。如果有人盤問你,就說那晚被救出來后,走散了,徒步回了這里?!?/p>

他的意思很明顯。

不要說認識他,在那個剿匪的夜晚發生了什么,都放在心里。

她的目光有些閃爍。

程牧云頗有些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一只手隨意搭著她的肩,和她像是普通的情侶、外來游客一般低聲交談:“你需要拿回你的行李和護照?!?/p>

“然后呢?”她脫口而出,“你去哪里?”

從昨晚到現在,他從沒說過接下來要做什么,去哪里。昨晚已經結束了不是嗎?和他在一起的孟良川都解釋過那是非常難找的一個走私團伙。雖然是寥寥數語,但她猜,他或許是警方的線人。

他微笑,并不作答。

“我簽證很快就到期了,一定要回去……你會去莫斯科找我嗎?”她想到他說過,這輩子都不會回莫斯科,又輕聲追問,“你能入境莫斯科嗎?”

他仍舊沒有回答。

她不知道如何再繼續這場對話。

兩個人就站在巴格馬蒂河沿岸,身旁是帕蘇帕提納神廟。

這里是尼泊爾最大的露天火葬場。

不論是貧民,還是貴族的尸體,都在河兩岸的葬臺上被焚燒著。濕漉漉的空氣里都是尸體灼燒的惡臭,可是那些守著火堆的人卻都很虔誠。溫寒在印度恒河邊也見過火葬,可那是隔岸觀看。

而現在,她就身處其中。

十幾步遠外就是一個個葬臺,一個個正在燃燒的尸體。

忽然,程牧云握住她的肩,半轉過身子,用自己的身體暫時遮擋住了所有路人的視線,他低下頭:“我有點餓了,你呢?”

她被嚇一跳。

這里是火葬場,所有人都在虔誠地超度亡靈……

可是他卻公然如此貼近,溫熱的氣息就如此清晰地表露出他想做什么……她背后幾步就是寺廟墻壁,面對著他和整條巴格馬蒂河沿岸的一個個天葬臺。

混著雨水的晨風,撲面而來。

他單手將登山服的帽子拉起來,在一瞬間咬住她的嘴唇,像是在深深吮吸一種汁液豐足的絕美果實,用吮吸的力度和牙齒的咬力將她逼得探出舌尖,供他更加深這種當眾忌諱的深吻。整個過程只有不到一分鐘,松開來,她卻已經喘息著,有些頭昏。

他將手深入她的領口,碰到她柔軟的胸部,然后有些貪戀地,繼續揉捏了兩下。直到感覺她推自己,終是罷手,結束了這一分多鐘的危險調情。

活著,活下去,活到回到莫斯科的一天。

似乎有很大風險。

程牧云將她的領口攏好:“我知道這附近有個不錯的地方,用來填飽你的肚子應該沒什么難度?!?/p>

“嗯?!睖睾?,先吃飯,這十幾個小時兩個人都沒吃過什么像樣的東西。等吃得時候,再慢慢問。

當她在加德滿都的一個小餐廳落座,拿著菜單,就像回到了人間。是的,是人間。

那些危險,都不在了。

這里雖然簡陋,但有干凈的桌布,還有看上去能過得去的菜單。

很快,兩人面前各自放了一個不銹鋼的盤子,米飯,配了咖喱土豆、胡蘿卜,還有咖喱雞。

一碗濃湯。

這就是她剛到尼泊爾最嫌棄的當地飯菜。

可現在,卻迫不及待想要吃了。

“寶貝兒,多吃點,”他把玩著手中銀色叉子,輕聲說,“你知道,每個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適當胖一些?!彼樇t了,低頭,叉起一塊土豆,吃進嘴里。垂眼時,還在想自己這么吃是否難看。

他的手指已經在輕輕摩挲她握著刀的手背,好像在等待她吃完,極紳士,也極沒有耐心。

她被他弄得心猿意馬。

想到了十幾個小時前——

初次的艱澀,比她想象的還要疼。

卻不及肩膀受傷那么疼,更像是有人從你身體里在撕扯著最柔軟的地方,他不說話,慢慢地動作,讓她適應這種男人和女人之間最原始的糾纏。

并不美妙。

可慢慢地,就有些喪失了自己的判斷力,后背擦破了也不知道。

全然忘了是在什么地方,像是在最初那個小旅店里,整個空間里只有他和她在一起。

……

“在想什么?”他低聲問,仿佛看穿了她。

“沒什么?!蹦樕嫌行┎蛔匀坏募t潤。

“我出去抽煙?!彼f。

她疑惑抬頭,還從沒見過他抽煙,好像除了那夜在小旅店里的水煙,他對這種東西并不感興趣?!吧岵坏梦页鋈??”他揶揄她。

她違心地搖頭。

程牧云慢悠悠地將餐巾放在桌上。溫寒看著他的臉,和他的眼睛,那雙漩渦一樣的眼睛。

“馬上就回來?!彼p聲說。

溫寒點頭。

程牧云走到門外,用余光看了看四周,透過玻璃看了一眼店里低頭吃東西的女孩,他徹底戴上黑色登山服的帽子,擋住空氣中濕漉漉的粘稠雨珠,還有濃郁的人身體上的脂肪酸燃燒后的味道,轉過一個路口,往僻靜的街道深處走。

*************************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她開始坐立不安,當時間跨過半小時,溫寒終于察覺到,他不見了。

她看著外邊的街景,攥緊叉子。

上次在營地,他起碼還會告訴她。

這一次……要不要再等等,或許他只是去買煙了?如此彷徨到兩個小時過去。

有人來問她是否要收餐盤,她才轉過頭,紅著眼,輕聲用英語說:“不好意思,我沒有帶錢,可以……”可以拿什么抵押呢?她渾身上下就只有內外衣物。

“先生已經先買單了?!狈丈Z言不太通暢,好在可以表達。

順便,服務生還遞給她一張紙。

上邊簡單畫了路線,用黑炭筆,沒有留下半個字。

她走出門,孤零零地站在玻璃旁,看四周,沒有他,低頭再去看手中的紙,腳步有些發虛地開始尋找他畫的地方。好像一開始看到這張紙就明白,那里沒有他,所以當她看到大使館的工作人員,也沒有過多的驚訝。

直到阿加西沖上來,抱住她:“溫寒,溫寒,你還活著,還活著,”阿加西喜極而泣,絮絮叨叨說著,“警察說那個男人是壞人,就是他害了我們。王文浩好不容易逃出來,受了很多傷,現在又被他綁走了,溫寒,溫寒,你知道不知道那個人在哪……”

溫寒傻看著阿加西,任由她晃著的手臂。

發現,自己根本什么都說不出。

除了知道他的那個朋友孟良川與特警有關系,就自動將他歸為了好人。

可——面前有個穿著當地警服的中年人走近,遞上自己的證件:“溫寒小姐你好,我們有個線人孟良川與境外走私集團勾結,已經逃脫控制。我想,你需要配合我們做一些調查?!?/p>

溫寒愣住:“我除了知道他叫孟良川……根本不認識他?!?/p>

“可那晚,你是他救出來的?!?/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