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十四章 神佛的憤怒 3

第十四章 神佛的憤怒 3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一聲沖天巨響,沖破天際。

整個山谷震蕩的響聲而顫抖著,她不敢猜想,聽著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慢。他能不能活著出來,萬一那些壞人想要魚死網破,玉石俱焚了……

她慢慢靠在石壁上,閉上眼睛,想要自己能冷靜下來。

明天,或者天亮以后,就會從這里走出去,走到陽光下的那些沒有槍聲和炮火的地方,繼續平靜的生活。

平靜,安全,就像是奢望。

對現在坐在巖石上的她來說,是很遙不可及的詞。

直到有人真得走近,她聽到碎石滑動的響聲,猛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的陰影處。

他遞過來一塊布。

順便將自己的食指壓在嘴唇上。

月色下,那塊布……

好眼熟。

溫寒愣了幾秒,怔忡著,認出來,這是她裙子的布料。她慌亂低頭,撩起自己的裙角看,四處找尋被撕破的痕跡。是什么時候被撕破的?什么時候?是他嗎?她再次猛抬頭。

那個年輕男人在用一種詼諧的眼神,打量她。什么女性生物,能把程牧云弄成這樣?就這樣的女的?

看溫寒認出自己的衣服,猜到是誰后,他招招手:“跟我走?!?/p>

溫寒回頭看了眼那些人,跟著這個人走了,就因為這塊布,她甚至沒有思考過,會不會有陰謀。

山路崎嶇。

她辨不清方向。

直覺這個人在繞過整座山,也沒想著回身幫她,溫寒起初還知道防走光,捋一捋自己的破裙子。后來也放棄了,反正這原始森林里,沒人看她,前面的男人顯然也沒把她女的看。

走到她都絕望了,終于看到了林子邊緣。

有光,月光。

照著沒有路的草叢。

溫寒經過這么一晚上折騰,腿上肌肉早就酸透了,她吃力地從及腰的草叢走過去,眼看著男人單手撐著巨石,跳上去。

終于,那個年輕男人良心發現一次,回身,對她伸出手。

一個用力,她被拽上去。

意外視野開闊。

那熟悉的高瘦身影就坐在避風處。他赤|裸著上半身,白色紗布斜著從前胸纏繞到后背。身邊原本坐著在與他低語的男人,還有幾個站在不遠處的人,都同時回頭,看向到來的陌生女人。

無聲的,

她這一刻,像被丟在了一條漆黑血路的盡頭。

兩側人都在沉默注視她。

一個又一個影子拖在地上,直到她腳下。

……

“周克,您可真夠磨嘰的?!庇袀€帶著眼鏡的男人齜牙笑,率先打破這僵局。帶溫寒來得年輕男人聳肩:“要聽她走道的聲音,這不怕人家摔了嗎?!北娙诵?,忽然都放松了。

紛紛散去。

獨有他還靠著石壁坐著。

他竟然頭一次沒有什么力氣和她多說話,對她揚起一抹非常淺而疲倦的笑。

真累啊。

他對溫寒抬抬手,示意她靠過來。

溫寒也沒有出聲,竟然很聽話地就靠過去。

“我很累,”程牧云用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告訴她,手已經撥開她身上披著的外衣,放到地上,“不要掙扎?!彼f。

他的手,沿著她的肩膀滑到后背,解開她的內衣。

溫寒真的不敢動,怕碰到他身上能見的或是不能見的傷,身體盡量配合他,躺下來。

在安靜中,能聽見他在解自己的腰帶。

金屬碰撞腰帶扣的聲音,很輕微。

“冷不冷?”

他的身體,頭一次完全沒有任何衣服阻礙地壓在她的身上,讓她暴露在空氣里的冰冷的皮膚,感到了男人的體溫和皮膚。

這樣嚴絲合縫地貼在一起,或許是因為剛死里逃生,或許是因為激情所致,她覺得到他的體溫比自己的要高,所有的地方都是如此。

血液被燒得沸騰起來,她忍不住挪動腰:“你有傷,我可以幫你?!?/p>

每個字的縫隙都溢出來的□□,把她自己嚇了一跳。

“誰都幫不了我,”他用近乎耳語的聲音說,“除了你的身體,什么都幫不了我?!?/p>

……

有人在吹口哨。

也有西面八方越走越遠的腳步聲。

那些人,分明跳下去時都悄無聲息的,現在反倒弄得動靜極大。好像在說:這是你劫后余生該得的,我們滾得很遠,請盡情享受這生命的饋贈——

很快,整個樹林里,連走動的聲音都沒有了。

隨時怕被他的人聽到和看到的那種羞澀感,將她整個人都包裹住。她甚至,低聲,輕聲,求他:“能不能……快一些?!?/p>

他自喉嚨里壓出一句沙啞啞的回應:

“如你所愿?!?/p>

炙熱的身體,將她的聲音和唇,都吞了下去。

……

“人呢!”孟良川瘋了,不停抓自己的頭發。

他用了三年,才見到程牧云,三年!竟就這么丟了。他原地打轉,走了三圈后,停住腳步,揪住走過來的一個小警察。想要說什么,又丟開人,繼續暴躁。

他終于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程牧云這一步步的安排,分明就是摸準了他的身份。

程牧云從一開始就知道他是誰,來自哪里,有什么任務。他所有的行為最后都導向一個目的,也和他的任務重合:搗毀這個走私基地。

甚至程牧云還知道他一定會不忍心放任一個無辜的女人卷入這場激戰,一定會幫他送這個女人出來。

可問題是……

孟良川多年臥底的直覺告訴他。

“他來尼泊爾,絕不是簡單為了要無國界地協助他們這些尼泊爾當地特警搗毀這個基地?!鄙磉吶顺灾?,嗯了聲,“抓唄?!薄白€屁,”孟良川坐立不安,“身為外籍游客不顧自身危險,保護當地警員,提供線索破獲多年走私大案,抓他來授杰出貢獻勛章嗎!”

“他身邊不是還藏著一個臥底嗎?”吃包子的人繼續啃著,猛地咬到舌頭了,嘶了聲,“出了尼泊爾不是我們的地盤,別想了?!?/p>

是還有個臥底。

很多年了。

孟良川雙臂環抱在胸。他不想承認,他之所以暴躁并非是因為要抓他的什么把柄。而是直覺告訴他,程牧云消失數年重新回到人間,一定有很刺激的事情要做,這幾天只是個引子。

這個男人,與之相伴的所有過往都足夠讓任何男人佩服到恨不得誓死為友。

而他,孟良川,

是真心真意地想要想參與其中。

“第一條路該不是被他自己炸毀的吧?”孟良川突然想到逃出來時,原定路線被炸毀,自己才不得不走正路,由此暴露了身份。

嘶……那個男人呵。

真是機關算盡。

淡淡的白色的光,慢慢吞噬黑暗。

她朦朧地睜開眼睛,感覺到日光:“天亮了……”

可怕的夜晚過去了,被困都已成了過去,接下來,會是什么呢?

程牧云垂下眼,看她仍因激情而迷離困頓的神情:“天亮了,我送你回去?!彼?,自己或許要盡快做完這件事,因為他忽然有些迫不及待地回到莫斯科,在古舊的火爐旁,在地毯上和這個小女孩做|愛,或者相愛。

至于曾經發過得誓言。

反正是對上帝說的。他信佛。

在初升的蒼白日光里,

程牧云將自己的長褲穿上,幫著她也穿好衣服,這才從巖石上站起來:“走了?!?/p>

溫寒順著他看出去,驚訝于四周的安靜,好像整個森林只有他們兩個??蓛扇牒竽男┗蚴强恐鴺涫焖菹?,或是繼續匍匐守夜的人,都晃悠著,困頓著,疲累地從各個角落里站起來,仿佛憑空出現,悄無聲息地一個個冒出來。

神情都和剛才逛完風景區回來的游客沒什么兩樣,她甚至還能看到有面容清秀,和大學男生似的大男孩。昨天幾個在巖石上出現的男人,看到程牧云又恢復一貫的模樣,都挑挑眉,曖昧笑了。

一道光,透過樹的縫隙,晃了她的眼。

這就是……他的世界。

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