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十三章 神佛的憤怒 2

第十三章 神佛的憤怒 2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他說得很輕。

從認識這個男人開始的那一天起,他就在顛覆她的世界觀,他的出現,向她揭開了另外一個世界……而她身體里有另外的靈魂,在束縛著她,捆綁著她,勸阻她,溫寒你現在看到的只是表面,冰山一角。

那些隱藏在后邊的,不是你能接受的。

遠離他。

溫寒。

她眼上忽然一輕,擋住雙眼的黑布被他拉下來。

太久閉著雙眼,驟然見到光,反倒什么都看不清了,她嗓子沙啞地低聲問她:“他們是因為你,才把我們綁來的?”

“也不算是?!?/p>

“……你是……”她想問毒販,軍火商,恐怖組織……

可又覺得這些詞都太極端,不知道他會不會回答自己。

“我什么都不是,”程牧云身上受的傷不是假的,他半蹲在她面前的姿勢,就因為腿傷而更有些詭異,他眼角還有著明顯的兩道血痕,“這里是最兇狠的一批走私販,我找他們找了很久。他們居住的地勢很奇特,就算有我朋友來,也不一定就能活著出去,我會先讓孟良川送你出去,不管我是死是活,你跟著他都會有很大的生還機會?!?/p>

“你呢?不和我一起走嗎?”

程牧云利索地解開她身上的繩索,順著她的大腿,一路摸索骨頭到腳踝,確認沒有什么大問題就一只手將她從地上拉起來:“我就是為了找到他們的居住地而來?!?/p>

溫寒在這里,在他的意料之外。

昨晚在那個小巷子里,他聽到了一切。

他沒想過她會挺身而出,雖然有猜想她是為了保護她那個所謂的朋友“王文浩”,不過還是很快就忽略過去了。她的出現,不得不讓他損失一個人,讓原本給自己帶路的孟良川來保護她離開。

是他兄弟手足,他都能交命去換。

更別說是他的女人。

程牧云做這種決定的時候,基本不會有任何猶豫點,理所當然,他血統里有著中國男人的大男子主義精神,女人,就該被保護。就算是露水情緣,就算這場近距離的拼殺太激烈,最后她不能被活著送出去,也起碼要死在他后邊。

她一路而來就被遮著雙眼,從來不知道這里的地貌如何,現在看來,真的是臨近懸崖峭壁的一個簡陋的山村,遠處大片漆黑濃郁的,是看不到盡頭的樹林,還有層疊的山。

溫寒被程牧云帶出房子,不敢置信地看著四周。

這種地方,甚至連出口都看不到,如何能逃出去?

漆黑的夜色里,程牧云走著走著,忽然就停住,她也跟著站住,還沒等有什么意識,就被他推進一個草棚里。溫寒沒站穩,重重向后跌坐。

也就是這兩三秒的時間。

開始有密集的機關槍掃射聲,爆炸聲,剛才還悄無聲息的山村,忽然就變成了戰場。她猛地捂住耳朵,驚恐看草棚外,分明能看到幾十個影子撞到一起,在劇烈的交戰后,像是在近身用白刃進行廝殺。

分不清誰是誰,都是黑影。

不斷有人倒下,遠處不斷有一聲聲悶響,像是試圖在炸開這里的通路。草棚也被震得,開始落下一層層灰塵和草屑。

她被迷住了眼睛,眼淚刷刷地流下來,狠狠擦了幾次,才算停下來。

忽然,有個影子躥進來,她還來不及驚呼,就聽到那人低聲說:“我孟良川,跟我走?!彼浀贸棠猎频膰诟?,竟然在巨大恐懼下,無意識地聽從孟良川的話,跟著他從房屋后,一點點向外摸索。

摸到山村后,有路的痕跡,可是被炸得崩塌了。

巨石和泥土掩蓋了一切。

“滾蛋,誰給老子炸的,要走正路了?!泵狭即ǖ吐曋淞R。

他一把抓住溫寒手腕。

摸著黑,尋找另一條他口中所謂的“正路”。

沒多久,就摸到懸崖口,能看到一個羊腸小道上,橫七豎八的都是尸體。

孟良川將溫寒推到自己前面:“用你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從這些尸體上,爬也要給我爬出去。外邊是特警,爬出去就是活!”

溫寒這輩子從沒見過這么死人,還是在戶外,在槍戰里。

孟良川大吼:“爬出去!”

她緊咬嘴唇,手扶上山崖的石壁,手指都在顫抖著,緊緊想要抓住石壁的那些突起,不斷去跨過一個個尸體,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快過去,快過去。

好像只要過去,就能活。

身后有槍響,忽然一聲擊碎石頭的聲音,就落在她頭上不遠處。

她身子一顫,緊貼上石壁,有眼淚混著臉上被蹭上的泥土,流下來??赡_下卻沒有停,求生的欲望讓她越走越快,甚至最后都踩在尸體上,跳過去。

等走到羊腸小道的盡頭,終于看到忽然開朗的茂密森林。

有紅色的一點,落在她身上。

她不知道,還在張望四周,找尋孟良川所說的那些自己人。忽然,身后孟良川將她撲倒,她重重撲在地上,子彈穿過夜空,將石壁上的一處擊得粉碎。

緊接著是一個又一個子彈。

孟良川惡狠狠地用當地語言,吼了一句。

沒有停止,四周的石壁被擊穿,她捂著耳朵失聲尖叫。

“退回去,告訴你們的人,要么投降,要么全部擊斃?!庇腥嗽谟每聽柨俗握Z喊話。

因為這個村子里的人都只說這一種語言。

“媽的,在說什么?”可孟良川顯然聽不懂,越發急躁。

溫寒強忍著聲音顫抖,強迫自己告訴他,“他們在說,讓我們退回去?!?/p>

“靠,把我們當這幫兔崽子了?!”孟良川激動地看著溫寒,頭次覺得程牧云眼光不錯,這女人能用得上,“快說,你是游客,被綁來的莫斯科游客!快說!”

溫寒啞著聲音,盡力大喊。

喊著:我們是游客,是被綁來的游客。

那邊人安靜下來。

但沒有回應。

紅色瞄準線仍落在他們身上。

“媽的,”他忍不住罵,“瞄什么瞄!”

身后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像要夷平整個山村。

她緊抓著地面的泥土,無措地閉上眼。

“手高舉在腦后,走過來,女人?!?/p>

終于有了回應,那些特警還是選擇要先問了一問,畢竟是外籍游客。

溫寒愣住。

“快!”孟良川踢了她一腳。

她驚醒,狼狽爬起來,將雙手高舉在腦后,跌撞著走過去。

身上的裙子都擦破了,胸前的領口鈕扣落了好幾個,敞開來,可她不敢捂住。她這次是真被嚇傻了,還沒站穩就被兩個背著槍的特警拽過去,開始盤問。

由于這里是山區,短時間內,他們還拿不到入境信息,核對溫寒的身份。

何時入境,住過哪些地方,還有什么同伴,在哪里遭遇綁架,為什么會被綁架,等等等等。

她被問了超過二十幾個問題后,對方終于問到,還趴在地上那個是誰?!敖忻狭即?,我只知道是當地人?!彼龑嵲诖鸩怀龈鄡热?。

其中一個特警聽到這個名字,愣了愣,笑了,重復:“孟良川?”

顯然,他似乎認識孟良川,對不遠處的人喊了句什么。

這次是溫寒聽不懂的當地話了。

前排幾個放了槍。

沒一會兒,孟良川被帶過來,低聲咒罵著。

溫寒在他們交談中,猜出,孟良川以前和這個特警認識??囱凵窈蛯υ挶砬槟芨杏X到,可為什么認識,什么關系,她全聽不懂。

身后是越來越濃密的悶響。

那個山村顯然已經進入了激戰。

那些特警更相信孟良川的話,很快確認溫寒是游客的身份,沒再多理會他們。畢竟前面還在和走私組織激戰。

只有個女警察不會說中文和英文,簡單遞了一件外衣給她,比劃了一下。溫寒接過衣服,想要系好鈕扣,卻發覺自己的手指都已經僵硬地不會發抖了,她緊緊盯著自己的手,不敢去回想剛才一路出來的狀況。甚至不敢想象……自己踩著死尸身體,走過來。

從死走向生。

孟良川和認識的人說了許久后,獨自過來。

將她埋伏的陣營后,避風的石壁旁,他想要叮囑溫寒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畢竟她是跟著走私販來旅游的??煞磻讼?,這個女人的確不清楚王文浩的身份,也就沒多說別的。

他咳嗽了聲:“你呆在這兒,吃點東西,喝水,睡覺,隨便你干什么。這里是安全的。程牧云要死了,我送你回加德滿都大使館,他要活著——”他頓了頓,嘆口氣,“等他活著出來再說?!?/p>

語氣有點兒無奈和惋惜。

生死這種事。孟良川早就看淡了,就是覺得可惜。

本來他和程牧云搭檔更容易出來,再差也不至于丟了命。

可現在就懸了。

誰讓他選得是讓這個女人先出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