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十二章 神佛的憤怒 1

第十二章 神佛的憤怒 1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身后的房門被關上。

她忍不住回頭看了眼。就好像幽會完,立刻就要各奔東西。他有時候總讓人感覺到疏遠和冷漠。

溫寒腦海里浮動著他話,不太踏實,隨手敲開阿加西的房門,問她是否要去找些東西吃?阿加西剛補了個覺,睡醒了,也是餓,欣然和她挽著手臂下樓。

可眼前的大堂,卻出乎意料地,變成了另外一個世界。

到處都是人。

王文浩竟然也站在門口,擠在人群里。

華裔老板忙得額頭淌汗。

一會兒當地語言,一會兒是英語、日語、韓語等等,十八般語種輪番上,不停對所有人解釋:“真沒房間了?!?/p>

老板忙活很久,好不容易送走一批。

聽說溫寒說要吃晚飯,又欲哭無淚了:“幾位,人家尼泊爾人都在夢中打坐了,你們才要吃晚飯。哎,沒了沒了,”他指身后空空如也的柜子,“什么都沒了?!?/p>

溫寒饑腸轆轆,想要去街上看看,又被老板攔住:“大罷工不是鬧著玩的,別到處亂跑?!彼氲匠棠猎埔策@么說過,也覺得外邊危險:“算了,反正房間還有餅干,我們晚上就湊了一下吧?!?/p>

“可我想吃些熱得東西啊?!卑⒓游髑笾赐跷暮?。

王文浩有些心不在焉,看了看表,對阿加西說:“我出去看看,如果有吃的給你們帶回來?!卑⒓游骼鴾睾飞先?“一起去吧,這里的氣氛太讓人窒息了?!?/p>

王文浩蹙眉,想拒絕。

大堂的燈泡噗地滅了,毫無征兆。

“天??!”有人在喊,“這該死的鬼地方,又停電?!薄罢媸枪淼胤?,都什么年代了,還大罷工?!薄笆前?,早知道就留在印度了!”“我剛從印度過來,印度的旅店太破了!可沒想到這里更麻煩,連房間都沒有?!?/p>

全是抱怨。

“走,別再這里呆著了,要打起來了,”阿加西在黑暗里,拉著溫寒擠出人群,跑到小巷里,深深呼出一口氣,“我發誓,明天一定要回加德滿都。我們先去找點東西吃?!?/p>

可走出這條小巷,四周的景象卻比旅店還要糟糕。

這時候,她們都懂了,老板口中的大罷工是什么樣子的。月色很暗,簡陋的街道上到處都是□□者放的路障,石頭搭建的,還有木頭和裝著土的布袋子,堵住了所有前路。

很破的車,堵住了路兩側,車內外坐滿了皮膚黝黑的當地人。

不遠處警察拿著高壓水槍,荷槍實彈,嚴陣以待。

沒有光,沒有路燈,十幾步外就已看不清人。

她忽然聯想到西方的那些恐怖片,通常在這時候,都不會有什么好事發生。

……

有一只黝黑的手臂拉住溫寒,溫寒嚇得躲避,撞上了身后的車。

一聲怒吼,在罵著她們。

溫寒不停鞠躬說著,嚇得臉都白了。她緊攥住阿加西的手,拉著她往回走,可還沒走出兩步,人群就亂了。

突然的騷動,擁擠,撞擊著她們。

兩人被擠到墻角,驚慌地看著彼此,緊緊攥著對方的手。在下一次沖擊前,溫寒瞅準小巷口,拉著阿加西沖過去。

幸好。

幸好。

沒走遠,還能回來。

她驚慌后看,身后的人群已經與維持秩序的警察沖撞在一起。

她不敢耽擱,往前快步走。

本以為能回去避難了,沒想到小旅店的前門緊閉,顯然被老板鎖上了。她茫然四顧:“你知道后門在哪嗎?”

“后門?哪里有后門?!卑⒓游饕彩菄樀搅?,想要去拍門。

“你們去哪了?”黑暗中,有人問。

溫寒傻住,回頭,是王文浩。

“去找吃的!”阿加西大口喘著氣,“門怎么鎖了?我們怎么回去?”

********************

王文浩看了看她們,摘下眼鏡。

他在思考,怎么把她們兩個先送回旅店,然后帶走這批失而復得的東西和——

身后黑暗處,伸出了一把匕首,抵上他的脖子。

同時,也有兩只手臂,從溫寒和阿加西的脖頸間繞過來,掐住她們的脖子。

“不要動?!庇腥嗽谟蒙驳挠⑽?,低聲說。

一時間,所有對話都消失了,在巷子里,誰都不敢動,驚慌地看著彼此。

街上人群在激烈嘶吼、沖撞。

沒人會注意這里。

溫寒嚇得臉色灰白,肩上的傷口被后背的人狠狠壓著,疼得渾身顫抖:“我們是游客……”

“閉嘴?!鄙砗笕撕瘸馑?。

她驚恐地看著制服王文浩和阿加西的人,認出他們就是走廊里說柯爾克孜語的其中兩個!

她劇烈呼吸著,腦中只有一個人的影子。

只有他。像是溺水時所抓住的那最后一棵稻草,想到他,就深呼吸著,想讓自己鎮定。他說過,他答應過,一定會回來,一定會安全將自己送出去……送離藍毗尼。

因為這個念頭,她心跳的有些超出生理極限的快。

甚至開始有窒息感。

忽然,有很沉重的兩個東西被從露臺上扔下來。

濺起的碎石,打在溫寒和阿加西臉上,兩個人嚇得再次驚叫。

落下的兩個東西是幾乎半身都被鮮血染濕的程牧云和孟良川,都被繩子捆住上半身,蒙著雙眼扔到地上,像是受了重傷。

只是在扔下來的時候,孟良川悶哼了一聲,程牧云卻像是死人一樣,連聲音都沒有。

溫寒如被雷擊,所有的視線都糾纏著渾身是血的程牧云。

他的話在她耳中盤旋著。

小麻煩,他說他惹了小麻煩,這就是那所謂的小麻煩嗎!

突如其來的恐慌從血液里瘋狂流竄開來,滲入五臟六腑,她一瞬只覺得天旋地轉,喉嚨竟涌上血腥,心臟不負重荷地沉下去。

一沉到底。

險些就昏過去。

“你在看什么!”身后的男人狠狠踹向她的膝蓋窩。

溫寒失聲,噗地跪在地上。王文浩立刻掙扎,低吼著:“不要為難女人,你們要錢就說!”那個男人一愣,很快揮著匕首柄,猛砸向王文浩太陽穴,將他狠狠砸倒在地面上。王文浩捂著頭,有血順著他的手指縫流下來,他只是惡狠狠盯著那個男人。

另一個人啐了口:“不,我們惹怒了警察,要外國人陪著,離開藍毗尼。老實些,會放你回來?!?/p>

他說完,立刻有兩個黑影上前,將王文浩用同樣的手法綁起來,就在封住他口的瞬間,溫寒忽然站起來:“你們帶我走……放了他?!?/p>

她緊緊攥著拳頭,卻控制不住發抖。

這是一念之間的事,她根本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做。

為了換回王文浩?

不。

是為了他,那個已經不知道受了多重傷的男人。

一起被帶走能做什么?她全然不知。

只是心底一股巨大的力量,支撐她站起來。她聽懂了,他們要扣押幾個外國人,保證他們離開藍毗尼。出了這里,就能放她回來。

可他們為什么要綁程牧云,為什么?

溫寒,不要想了,不要再想下去,事情很簡單,他們只要人質保證他們能警察時順利逃走——

她整個人都在顫抖著,不敢相信自己真這么做了,但她真的做了。

“溫寒!”王文浩用俄語大聲吼:“不要管我!”

有人狠狠踹了他一腳,掏出毛巾塞了他滿口,黑色膠帶徹底封住他的嘴,王文浩的眼睛瞬間睜大,緊緊盯著她,猛搖頭。

溫寒沒等看到他的動作,已經被狠狠推向墻壁,綁住了手腳。

****************

溫寒從被人扛上街頭,就在行進中。

一路漆黑顛簸,她只感覺腹部被壓得生疼,眼前是無盡的黑暗。

那幾個人也從不對話。

沿途有水聲,有野獸吠聲,還有各種奇怪的聲音,她起初還認真聽,后來感覺肩膀上有濕冷的感覺,傷口開始往下流血,她漸漸開始迷失了判斷力。

到午后,這些人終于到了一個簡陋的小村子。

將所有人都扔進一個破房子里,讓人看守,唯獨帶走了王文浩。

等進了個像樣的屋子后,中年男人上來給王文浩松了綁,哈哈大笑,用柯爾克孜語,流利地問他:“我的朋友,你的女人真的很美,如果不是你的女人,我一定會將她留在自己身邊?!?/p>

王文浩接過對方一個人遞來的眼鏡,擦干凈,戴上:“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女人?”

“在你要被綁走時挺身而出的女人,應該不會和你沒關系?!鳖^目了然,笑得露出了牙齒,皮笑肉不笑的姿態,讓人從心底發寒。

“我的約定是拿回我的東西,綁走那兩個男人,而不是女人,”王文浩顯然心情很不好,“別告訴我,你只是想仔細看看我女人長什么樣子?!?/p>

“不,不,我只是為了成全你們的偉大愛情?!?/p>

房間里的幾個男人放肆笑起來。

“或者,是忽然發現有女人能牽制我,特地帶來,保證交易順利?”王文浩懶得和他繼續繞圈子,“我是走私販,我在做生意,不是什么搏命狂徒?!?/p>

中年人坐下來,拍了拍木桌:“坐,我的朋友?!?/p>

王文浩孤身一人,縱然有滿腹怒火,也不敢真的撕破臉,他也只得坐下來。心底的火氣已經堆積的快要讓人失去理智,本來雇了兩個保鏢,卻沒想到竟然搶走了自己的東西。

最后倒成了孤軍奮戰,還牽扯了溫寒。

“你連自己的貨都丟了,就證明,你在尼泊爾需要聽我們的,才能順利做好這單生意。你說是嗎?我的朋友?”

王文浩懶得再說,進入正題:“你們需要多久,驗完我的東西?”

“二十個小時,你帶來的那些珠寶至少需要這個時間,你知道因為罷工,尼泊爾交通都癱瘓了,我的鑒定師還沒趕到,”頭目彎曲起食指,敲了敲桌子,“讓我的人帶你去看看風土人情,順便給你幾個我們的女人,你那個暫時要在我手里。二十個小時后,我送你們走?!?/p>

“好?!蓖跷暮频挂泊饝耐纯?。

“那兩個男人呢?你要我們怎么處置?”

“隨你們高興,既然敢偷我的貨,總要有些懲罰?!?/p>

……

溫寒坐在干燥的草堆上,靠著身后的墻,又是恐懼,又是傷口痛,她只能不斷安慰自己沒關系,沒關系,他們說會釋放人質的。

他們只是想要幾個外國游客。

或許他們只是參與罷工的當地人——

忽然有人走進,她下意識縮了縮身子,有冰涼貼上她肩膀的皮膚,她想躲,對方已經按住她的身子。

剪刀剪開衣服的聲音,然后是傷口的紗布被撕下來。

有人在給她處理傷口。

她不敢動,感覺鼻端有淡淡香氣,像是女人。尼泊爾的女人都很保守,未婚女人會禁止男人碰觸自己的身體,沒想到綁匪也這么講究,竟真讓個女人來給自己包扎。

“她的皮膚真好?!睂Ψ皆谟每聽柨俗握Z說話,以為她聽不懂。

“外來的女人,都好,”有男人在笑,“可再好,也不及你?!?/p>

余下的就是情話了。

那人給她包扎完,問身邊男人要不要給她喂飯,身邊人回答不需要,這些人很快就會離開。

四周又安靜下來。

她不知道現在是白天還是黑夜,因為眼前都是黑暗。

只知道,附近已經沒有走動的人。

恐懼開始蔓延開,不受控制,吞噬著她可憐的那點理智。

究竟為什么?為什么要帶他們來這里,為了避開警察,都進山區了,為什么還不放人……

就在此時,有手指撫上她的臉頰。

這種感覺,讓她瞬間顫抖,可是很快又察覺到這種撫摸的特點,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是他……是他?!

嘴巴上的膠帶被狠狠撕下來,塞在口中的白毛巾被丟掉。

她突然口中松快,想要張口問是不是他,就被堵住了嘴。

這是一個絕對屬于那個男人的深吻,不容置疑,深入喉嚨深處,仿佛要將你靈魂吸出來一樣的親吻。甚至這次,有了些肆虐,他將她的嘴唇咬在唇齒賤,狠狠地吮吸啃噬,將她的嘴唇咬破,血吸出來,深刻的痛,還有傳達出來的欲望——

她被他誘導的,開始回吻他,仿佛把所有這一整天的顛簸恐懼都交給他。

仿佛只有這樣,她就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她是安全的,只要他在。

“你開始學會接吻了,親愛的,”他開始將她嘴唇上的血舔掉,轉而去輕輕含住她的小耳垂,“在這些信佛的國度,總會說一個好女人,要常羞得面紅耳赤,慚愧惶悚,才不會被人厭惡……可我就喜歡現在這樣的你。你讓我怎么離開你?怎么放手?你跟著我,很可能會死?!?/p>

一句句追問。

在問她。也不是在問她。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本身就有太多的疑惑,呼之欲出,紛亂復雜的猜想:“你——”

“你不該認識我。溫寒,你面前這個男人眼里,沒有寬容,沒有仁慈。在這里,在今天,你很快就會看到,我就是生活在地獄里的惡鬼,或者說,我……就是地獄?!?/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