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二章 尼泊爾重逢 2

第二章 尼泊爾重逢 2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他再次壓住她的唇。

也不管她拼命支吾著,掙扎著胡亂蹬踹。

從唇齒到舌尖,狠狠吮吸,將她喉間最后一絲絲氧氣都吸走,分毫不剩。捏在她咽喉兩側的手指似乎松了一些,也只是為了讓她能拼命汲取氧氣,然后再被他殘忍地吸走。

這里是外籍游客聚集區,這里是泰美爾街。

這里有無數國家的背包客,到處都是客棧,一個緊鄰著一個,窗外甚至有人在用當地語言大聲唱歌,有印度人的音樂,甚至她已經聽到從樓下傳來阿加西的笑聲……

還有樓頂,樓頂洗衣房里傳來的說話聲。

都那么近,那么清晰。

可她什么也做不了。

就在這個房間里,在這個男人近乎掠奪的擁吻里,在氧氣漸漸離自己遠去的世界里,甚至都開始出現幻覺。胸口因為強烈的缺氧反應,鈍痛、窒息的痛。

她不停流淚,順著臉和下頜流到他的手背上。

溫熱,粘膩。

程牧云感覺手背完全被浸濕,忽然就有些意興闌珊:“我不喜歡強迫別人,這應該是一件讓我們都很愉快的事情?!?/p>

所有桎梏的力量驀然消失。

他終于松開她,將自己半松開的腰帶重新系好,卻懶得將襯衫收進褲腰里,直接散在外邊,像是剛才經過縱情后草草穿好衣服的男人。

氧氣,氧氣。

溫寒只知道拼命呼吸,因為太急切,背靠著門劇烈咳嗽起來。她從不知道被長時間勒住喉嚨,會如此可怕。她看見身前的人從地上撿起艷麗的披肩,就在他直起身的一瞬,狠狠伸出手,想要推開他,開門逃離。

可她就像面對的是魂魄,這個人有著超乎正常的反應速度。

她手還沒碰到他,就已經被披肩環繞,綁住。

“你真是……很特別,難道因為我剛才太粗暴了?”他仍舊是懶洋洋的,將她兩只胳膊壓在高處的門板上,“還是?我和你見過的那些客人不一樣,你想讓我印象深刻?”

“你——”溫寒手腕處傳來陣陣生疼,可也終于醒悟,為什么會有這樣突如其來的遭難。剛才那臨近地獄深處的恐懼感,轉瞬就被羞辱感替代,她根本被氣得已經說不出完整的話,“放開我!我不是妓|女!”聲音因為咳嗽和憤怒,變得有些沙啞。

她整個人,以十字架上的獻祭姿態,怒視著這個男人。

“噓……別生氣,”他顯然沒當真,將她說得話當成另一種調情,“我是個很大方的人,給出的價錢一定不會讓你失望?!?/p>

程牧云眼睛垂下來,坦然欣賞著她的前胸,那里前襟散開,隨著劇烈的呼吸而起伏著。

“放開我,”溫寒身體發抖,“放我出去……”

她發誓,她一定是瘋了,才會覺得當初在藏地遇到這個男人的時候,會覺得他是她在藏地見過的所有喇嘛里眼神最純粹的一個。

“我要說‘不’呢?”他俯身靠近她。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里可沒有任何笑。

眼睛是低垂的,審視的,沒有一星半點殘留的輕薄的□□。她仍舊記得他兩根手指就能扼住自己的力量,知道只要他一個不高興,就真會……何況他還有槍。

她快崩潰了,那不是人的眼睛,那里邊沒有任何的光芒,全是黑暗,像個漩渦,好像隨時都能將她吞噬。

……

背后的門,猝不及防被敲響。

“請問,這里是不是有人在等著一個美麗的莫斯科女人?”聲音是女人,很鮮明的莫斯科風格。

溫寒身子一僵,喊出的聲音立刻被他捂住。

他唔了聲,用俄語懶洋洋地回答門外:“寶貝,等會,我這里還有一個,在穿衣服?!?/p>

溫寒睜大眼睛,不能動,身體被他壓著動不了,她只能憤怒地看著程牧云。你看!明明不是我,不是我!

像是看懂了她要說的,程牧云用靴子挑起地上的披肩,裹住溫寒的肩,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真遺憾,不是你?!?/p>

于是,門被打開。

他根本不給她哭或發怒的機會,將所有的曖昧都暴露在開放的空間。溫寒這一刻腦子是完全空的,只知道攥緊披肩,緊咬著嘴唇,狠狠瞪著他。門外的年輕女孩子愣住,左手按住戴得法式遮陽帽,低聲用俄語喃喃:“老天?!?/p>

溫寒顯然聽出來,這年輕女孩的曖昧語氣。

也終于明白,他說得不是假話,他真在等一個說俄語的姑娘的……特殊服務。身后的男人手搭在門框上,輕輕用手指敲擊著門:“別介意親愛的,我愿意做些補償?!?/p>

溫寒身上一陣陣滾燙,手腳卻是冷的,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聳肩。

溫寒腳步虛著,向樓梯走去。

女孩愉悅地笑了聲,隨后,她身后的門被關上。

溫寒聽著門被上鎖,跑下樓,到自己房間的門前,顫抖著摸出房間鑰匙,想要去開門。

銀色鑰匙卻不斷在手里顫抖著,好不容易才插入鑰匙孔,她推門而入,然后,整個人猛靠在門上,重重喘息。

為什么到哪里都能碰到這個人。

即便這件事真的是個“誤會”,可她卻還有他曾經在西藏的詭異身份,還有喜馬拉雅山下舉槍的一幕……溫寒想要去洗澡,卻在脫下衣服的時候,有種難以啟齒的羞辱感。

她想緩解這種不快的感覺,卻壓制不住。

總能想到,

這個人,和他的動作。

她覺得腿軟,無力再站著,想要走到床上躺一會兒。

要怎么告訴同行的幾個朋友這件事,怎么說才好?如果讓他們知道,會不會去找他算賬,可人家說得明白是誤認了……

而且,她根本難以啟齒。

如此胡思亂想著,這個旅店的老板娘忽然而至。溫寒打開門后,后知后覺發現自己仍舊裹著那個披肩,披肩下自然是剛才被扯爛的襯衫,她將老板娘讓到房間里,就去洗手間換了件純棉短袖T恤。

這老板娘也是華裔,當初她在網上定了這間酒店,也是因為老板娘的血統。

畢竟她骨子里也留著華人的血,這種信任感,是與生俱來的。

老板娘的長發用個木簪子隨意挽起來,半垂在腦后,手腕上掛著串檀木佛珠,笑著用已經有些生疏卻還算標準的中文和她說:“我有個熟客,為你們這一行的人買了全單,接下來的客棧費用、漂流,還有珠穆朗瑪峰的探險,你們都不用再付費了?!?/p>

溫寒一愣,旋即猜到是誰。

“他說,”老板娘笑了聲,“他為你神魂顛倒,所以……心甘情愿出這筆費用?!?/p>

“我不需要,”溫寒想起他的作為,仍舊忍不住發抖,尤其是他桎住她咽喉時看自己的眼神,“他是這里的熟客?”

“是啊,”老板娘笑,“經常來這里,四樓那間房長期留給他的?!?/p>

“他以前……是個喇嘛,您知道嗎?”

“知道,他提起過?!崩习迥锏故遣惶谝?。

可他還帶著槍。

溫寒沒有說,她仍舊有余驚,甚至聽到老板娘說他是熟客后,更害怕了。那種……從心底里蔓延出來的恐懼感,很難解釋,她從沒這么怕過一個人。

老板娘又說了兩句,起身離開,卻在走廊里想起什么,回身說:“你們同行有兩個男人,看在大家都是華人,我會悄悄讓門童送他們兩把槍防身。你知道,現在這里還有很多反政府武裝分子,不太平,槍支管控也差,以防萬一吧?!?/p>

她怔了一怔。

身前的人影已經走入轉彎樓梯,只能聽到踩踏木質樓梯的輕巧腳步聲。

溫寒回到房間,回味老板娘這句話,再想起自己對這個人的一系列印象,開始有了不確定性。這個人難道真的只是一個普通還俗的出家人,沒什么古怪的?聽老板娘的話,這里槍械管理如此松動,大多防身,也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可是……

溫寒仍不放心,在阿加西房間吃了晚飯,找了個借口叫上她,陪自己去一樓,那里有兩臺能夠上網的電腦,這在這座城市里已經算是非常好的配備。余下兩個男人也下樓,說是去逛逛泰美爾的風景,因為這里過了九點就沒有什么燈火,所以不太適合女孩子走動,留她們上網也算安全。

四人下樓時,印度小門童在打瞌睡,聽到腳步聲,驚醒,看他們。

溫寒指電腦,那個小男孩恍然,領著兩位年輕的女士去只有兩臺電腦的所謂“網吧”,替她們開機,輸入密碼。

“急著收郵件嗎?”阿加西對互聯網沒這么依賴,百無聊賴,敲著鍵盤。

溫寒上了開放性論壇,找到這家客棧的介紹。

無一例外,都是夸老板娘貼心,因為這位老板娘和客人溝通訂房信息時,喜歡留“胡”這個字,常被人愛稱是“小狐貍”?!叭ツ岵礌柕娜A人,要找小狐貍的客棧,絕對物美價廉,還很安全?!薄靶『偟昀锏哪岵礌柲滩?,真是好喝?!薄拔姨叵朐偃ヒ淮?,上次去,竟然碰上一個會說俄語男人,很幽默,也很招人喜歡,聽說還曾經是個和尚……”

溫寒目光停在這里。

看日期,是三個月前。

他真的是老客人,從不避諱說自己的過去嗎?

猜想、疑惑,所有不好的念頭都被事實逐一敲碎。她甚至找不到質疑他的疑點,去告訴同伴,她曾經覺得他是個很古怪、很危險的人。

身后客棧的門響動,帶動了銅鈴的清脆響聲。

趁機從大門躥進來的風,吹動了一樓點燃的熏香。當初她選擇這里,也是因為這里的老板娘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包括整個客棧的布置、擺設,都讓人深刻體會到這里主人的信仰。

溫寒仍舊盯著屏幕出神時,身邊忽然就出現了一只手臂,撐在她的身側:“看起來,你似乎對我產生了一些好奇心,我該為此開心嗎?”

他從尼泊爾加德滿都的夜晚歸來,周身都是這個城市特有的味道。

神秘、粗糙,風塵仆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