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番外:后續(二)

番外:后續(二)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皇宮侍衛林立,是從未變過的肅穆。

許鶴寧一抱著女兒,一半扶著云卿卿的腰,跟在太子身后往乾清宮去。

遠遠的,他就見到廖公公站在白玉階上眺望,在發現他們一行的身影轉身就跑了。

沒過一會,明昭帝被廖公公扶著走出來。

許鶴寧抱著女兒的胳膊就更緊了些,漆黑的眼眸內里涌動起情緒。

夫妻倆拾階而上,來到帝王跟前就要行大禮。

明昭帝一個箭步,把彎腰的兩人扶住:“一家人,哪里來那么多的虛禮?!?/p>

許鶴寧卻是硬是跪了下去,淡淡道:“陛下金安?!?/p>

云卿卿自當是夫唱婦隨,同樣跪下去問安,心里無聲嘆息。

這父子間的結,還是不好解啊。

明昭帝神色明顯一變,喉嚨發緊,苦澀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即便他是處事波瀾不驚的帝王,亦好大會才從父子相見卻如陌生人的難過走出來。

“快起吧,進屋說話,這就是圓圓吧?!被实勐曇羯硢?,看向小團子的目光是慈愛的。

許鶴寧抿唇不說話,下顎線條都繃得發緊,云卿卿只能打圓場,微笑著回帝王:“回陛下,正是圓圓?!?/p>

“像眼睛寧哥兒多一些?!泵髡训勰樕辖K于露出笑,伸在小團子圓圓的臉頰碰了碰。

小團子不怕生人,咯咯地笑,一雙隨了父親的桃花眼彎成了月牙。

尷尬的氣氛總算一掃而空,廖公公忙在前頭開路。

大殿里已經早備好瓜果點心,宮人們引著夫妻倆入座,然后都退出去。

這剛落座,方才輕快的氣氛似乎就又有些膠凝,皇帝一時不知說什么,許鶴寧更不會輕易開口。

最終太子無奈笑笑,讓人去把皇孫抱過來,又主動跟許鶴寧聊起一路的情況。

可有人天生一張嘴就愛懟人,兩句就把話堵得都說不下去了。

太子吃了憋,悶悶望著這個越發驕矜的弟弟,明昭帝在此時倒是忽然放聲大笑。

眾人都看了過去,就聽見皇帝說道:“嗯……這樣才是許鶴寧?!?/p>

許鶴寧被這話說得一愣,很快就琢磨過來皇帝是什么意思了,是想起了當年他在京城的樣子吧。

他眸光一閃,想要說什么,但最后還是閉上嘴,去端茶抿了一口。

云卿卿卻分明看到他在板臉前嘴角是上揚的。

這個人,怎么在浙江她問起陛下要讓回宗他怎么做時,他都云淡風輕的說反正不吃虧,在這會倒又忸怩放不開了。

都當爹的人了,還耍脾氣呢。

明昭帝說過后,太子也望著許鶴寧笑。一年沒被人嗆,這會還真有點懷念。

皇帝是說笑,隨后就對神色不明的許鶴寧道:“但寧哥兒沒道理再掛著許姓,今日朕已經跟太子商議過你冊封親王的事。寧哥兒,朕知道你心里有氣,也未必寧輕易原諒朕……”

說到這兒,皇帝頓了頓,抱著女兒的云卿卿為皇帝這就坦誠有些心驚,害怕許鶴寧反應激烈,暗從桌子下探去握著他的。

這一握,才發現他掌握成了拳。

明昭帝停頓,似乎就是在打量許鶴寧的神色,視線在他面上轉一圈,才又緩聲繼續說:“朕知道,這心結也許一輩子也解不開,朕能理解,也該是朕受著的。朕愧對你們母子……可是寧哥兒,你親王的身份,母親的位分都必須定下來?!?/p>

“朕深思熟慮,宮不是你母親養身體的好地方,往后你母親依舊跟著你一塊住在王

府?!?/p>

皇帝說完,連太子都詫異看過去。

從開朝到現在,就沒有宮妃在隨子居住在宮外的先例,他還以為父皇一定會把許鶴寧母親接進宮。

想著,太子心里是略有些不自在的。

他母親身為宮皇后,都不曾得到父皇更多的關心,兩人關心就宛如君臣,是不可跨越的關系。

他不知該為母親心酸,還是羨慕許鶴寧母子了。

不過這點情緒轉瞬即逝。

皇家就是這么個畸形的家庭。帝王先是君,才是丈夫,才是父親,他母后和父皇間就是權力的一次交易。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不愿意從貴女選妻子,獨獨看身份背景簡單的那個姑娘。

想到妻子,太子微微一笑。

而許鶴寧那邊聽過帝王的話后心是不平靜的。他同樣沒料到帝王會如此縱容自己,至于他回宗的事是不能夠阻攔的,為了母親和妻女,他也必須回到皇家。

許鶴寧在沉默就站了起身,身姿挺拔的青年從案后走出來,撩了袍子朝帝王跪下:“臣遵旨?!?/p>

明昭帝聽著他嘴里那個‘臣’字苦笑,可他平靜接納,已經是意料之外。

起碼這是件好事!

皇帝親自去扶起他,沒有再多說什么,伸拍了拍他肩頭,讓他重新坐下。

此時皇孫被抱了過來,一進大殿就扭著身子要自己下地,然后像個小大人,恭敬給皇帝磕頭見禮。

“孫兒見過皇爺爺?!?/p>

奶聲奶氣的男孩兒吸引了許鶴寧注意,昔日那個在他身上尿尿,他一抱就笑的小面團子長大了。

太子見許鶴寧盯著兒子看,招把兒子喊過來,指向他們夫妻說:“看,過去給你皇叔和皇嬸嬸問安??吹經],皇嬸嬸懷里抱著的就是你圓圓妹妹?!?/p>

“妹妹——”

皇孫聽到妹妹二字,眼睛都亮了,邁著小短腿就噠噠噠跑過去,跟在邊上的太監一顆心都提得高高的,就怕摔了這小祖宗。

男孩兒跑到跟前,就把父親吩咐問安的事忘記在腦海,扒拉著云卿卿的要去看妹妹。

小圓圓初次見堂兄,眨巴眨巴雙眼,在任何人都沒有預料,伸啪一下拍皇孫腦門上了。

皇孫被打得直接就跌坐在地上,愣愣瞪著雙眼看打人的小堂妹,小腦袋沒想明白為什么妹妹要打自己。

云卿卿嚇得忙伸去要扶他起來:“可摔疼了?”

不想自己剛抹到皇孫,女兒小也跟著扒拉過來,抱著自己哇一聲就哭了。

小團子一哭,皇孫雙眼更茫然了,愣愣看著,眼里也開始涌起霧氣。

云卿卿心里喊了句要糟糕,結果看到皇孫被內侍扶起來后,雙眼含著眼淚可憐巴巴望著自己說:“妹妹不哭,給妹妹當馬騎?!?/p>

皇孫還不到歲,居然會哄人,云卿卿詫異得張了張嘴。

許鶴寧此刻站起身,來到皇孫跟前,一把把人抱起來:“喊叔叔,讓你先騎馬?!?/p>

皇孫看了看許鶴寧,倒是喊了叔叔,可下刻胖胖的小一指哭得一抽一抽的小團子:“妹妹騎?!?/p>

皇帝和太子都被逗笑了,這小子可真會討人喜歡啊,連著許鶴寧都笑瞇了眼,把自己都還委屈得眼淚汪汪的男孩兒放肩頭上。

“來,圓圓來騎馬好不好?!痹S鶴寧一就把皇孫扶得穩穩的,朝云卿卿示意。

云卿卿把女兒舉起來,放他肩頭。

大殿里很快就響起兩個孩子的歡笑聲。

午的小宴只有太子

妃被請過來,又有著已經熟悉玩成一團的兩個小豆丁,氣氛還算歡快。

等離宮的時候,小圓圓已經累得睡著,皇孫短短的指頭在她臉頰戳了戳:“等妹妹醒來再一塊兒玩?!?/p>

許鶴寧伸拍拍他腦袋。

從宮里出來,云卿卿也有些疲憊地靠在許鶴寧肩頭,余光掃到在父親懷里睡得香甜的女兒,輕聲道:“我還以為你不答應呢?!?/p>

許鶴寧低頭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怎么能不答應呢,我得讓我家嬌嬌在京城里橫著走,誰也不敢怠慢?!?/p>

“我又不是螃蟹?!?/p>

云卿卿被他逗笑了,下刻去抱了他的腰,窩在他頸窩里,低低道:“委屈你了?!?/p>

她知道的,他都是為了這個家。甚至為了她,放棄回浙江的念頭,就因為她的家人在京城,他不愿意她受一丁點的委屈。

許鶴寧聞言,笑了聲,蹭蹭她的發說:“為了我家小祖宗,不委屈。那可是親王,多少人做夢都夢不到?!?/p>

云卿卿被他下巴蹭得癢癢,撲哧笑出聲:“又胡說八道?!?/p>

可話還沒落,就被他勾著下巴被迫仰起臉,唇舌都被侵占。

良久,許鶴寧才意猶未盡退開些許,細細吻著她嘴角說:“云卿卿,我怎么就那么稀罕你呢?!?/p>

她靠著他肩頭笑彎了眼。

可有人就是改不了那不正經的性子,在她耳邊嘀咕了兩句,惹得她抬狠狠就掐他胳膊。

——臭不要臉的,孩子還在他懷里呢,他就滿腦子的亂八糟!

許鶴寧吃疼抽氣,下刻卻又被她軟軟的倚來過來。

她紅著臉,聲若蚊蠅:“只許這么一回?!?/p>

讓許鶴寧連呼吸都停滯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