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96章

第96章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許鶴寧罵人向來是什么詞讓人難受就罵什么。

他從小混跡江湖市井,可沒有那么多的忌諱,何況還拐彎抹角加了個死了的生父,明昭帝怎么也想不到他是一語雙關,知道身世后故意氣人的。

在一陣眩暈后,明昭帝緩了緩,才臉色極不好地道:“你倒是坦坦蕩蕩,朕這反倒真像是那御史說的昏君了,是偏袒你不成?!朕有說不按律法處置嗎?你急慌慌在澄清什么?!”

昨日他被氣得急怒攻心,此時還是不痛快的,語氣自然好不到哪去。

畢竟這是自己的兒子,認了別人,罵起生父還咬牙切齒的,偏他有苦難言。

明昭帝從來就沒吃過這樣的啞巴虧。

許鶴寧聽著明昭帝略帶責問的話,當即一撩袍子就跪下:“是臣無能,臣愿意自請離朝,亦可叫那些嘴碎的好看看清楚,陛下并未對臣有偏頗!”

說了兩句,就要離朝。

明昭帝真是要被這兒子氣死,一拍扶手道:“你倒也拎不清起來,灰溜溜地走,你就覺得他們會放過你不成?!你真以為他們是針對劉家?!浙江還那個爛攤子,你覺得你離朝了,誰能放過你!朕先第一個不放過你!”

動了氣的帝王,連削帶打,想要讓許鶴寧知道他現在的情況。

許鶴寧心里門清的,只不過就是見了皇帝就想扎他幾下,而且他不這樣做,怎么讓皇帝放下自己。

他跪在哪里,不羈地嗤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受教樣子。在明昭帝看著,就跟他剛到京城那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無二,好不容易掰回來的苗子,怎么又歪了。

明昭帝頭疼,伸手按了按太陽穴:“你起來,此時會押后。馬上臘八了,過了臘八,再拖個幾日,就要休朝,劉家的事有時間慢慢查。朕定然會你一個交代!”

也是給他娘親一個交代。

許鶴寧這才沒有再頂撞,一臉不高興出去了。

廖公公被這父子倆嚇得心肝亂跳,等人離開,他忙給帝王揉按額頭,小聲道:“陛下息怒。陛下又不是不知道肅遠侯的性子,遭誰算計,都心里恨著呢。上回不還當朝差點讓太子和大皇子都得給兜上,您且不理會就是,事情過后,肅遠侯會懂陛下心意的?!?/p>

“我都快被他們母子磋磨得要沒有脾氣了,越往后拖恐怕越不利讓他歸宗??晌矣峙抡娴膹娪财饋?,徹底毀了如今還能平和相處的局面,朕……從來沒覺得有事情難到這種地步?!?/p>

帝王說著,咳嗽起來。

廖公公又慌亂地給捧來茶,給皇帝順氣。

皇帝是這會是氣著了,都直接動了軍營的人來給大臣施壓。

這種時候,誰還敢到皇帝跟前放肆。

廖公公想著也覺得皇帝難,暗中嘆氣,另外想辦法哄皇帝高興,說起皇孫:“昨兒陛下讓奴婢去東宮賞東西時,奴婢見到皇孫,只是幾日,已經長得壯壯的,精神好極了?!?/p>

然而,提到皇孫,明昭帝也只是臉上露了那么片刻笑,隨后就嘆氣:“太子從娘胎出來的瘦弱,長到半大的時候還落了一回水,命都去了半條。好不容易朕看著他成年了,遲遲又不見有子嗣,如今太子總算不要朕擔憂了,那些個人又開始給朕找麻煩!”

說來說去,還是兜回來了。

廖公公一時也沒了話,心里想:我也很難啊。

而被提到的太子,此時正和太子妃一塊逗弄兒子。

太子妃難產有虧損,養了這些天臉上才算有了些許血色,見到太子低眉逗兒子的樣子,面上一直帶著淺淺的笑。

可惜明昭帝近兩日得好好靜心歇息,一些朝務就落到他肩頭,太子和兒子玩耍不過一刻鐘,就得離開。

太子妃有些失落,還是強顏歡笑恭送,讓人把孩子抱到跟前,看著已經依稀能分辨出于他父親幾分像的眉眼出神。

一位大宮女過來,勸她不要久坐,快躺下歇著。

太子妃喃喃道:“怎么總感覺殿下其實也沒有多高興?!彼惹坝幸姷教泳涂粗⒆?,眉心帶著憂色。

大宮女險些被這話嚇軟了腿。

魏公公跟著太子出來,一出門就被冷風吹得打了個哆嗦。

太子迎著風問:“刑部那邊現在怎么個情況,還是要讓人照看著,不能讓人死在里頭了。死在里頭,那還不知道要如何節外生枝?!?/p>

鬧個什么畏罪自殺的,再牽連扯一扯,能把許鶴寧再拖進去幾分。

“已經讓人暗中看著了,刑部經手的人也害怕呢,肯定不敢這個時候再出事。陛下昨日怒急,今日又調了兵,誰人心里不慌。好好的,馬上就過年了,鬧出這樣的事來……唉”

魏公公都替皇帝覺得仇,嘆氣后,神色又古怪了一下說:“殿下如此待肅遠侯,不怕以后……”

以后?

太子聞言抬頭望天。

昨兒才停的雪,今天天還是陰的,感覺隨時都能再來一場大風雪。

“我現在對他好點,總是有益處的……以后再說以后事?!?/p>

誰知道以后是怎么樣呢?

人最不可預測的就是明天,盡管他是在未雨綢繆。

“總歸,能記住我一點好吧?!碧勇曇麸h散在風中。

明兒就是臘八,各家各戶都忙著開始準備熬臘八粥,肅遠侯府同樣,只是云卿卿愛吃又肯專研吃的,熬起臘八粥總是和別人不太一樣。

等準備好了料子吩咐下去,她就急匆匆要出門。

她昨兒和李若悠約好,今兒去長街逛逛,要給他們都先買兩套現成的冬衣。

他們從南邊來得急,衣服還是沒準備妥當。

哪知剛走到門口,就先遇到結伴來的云嘉玉和云嘉祺。

兩人是打馬來的,見到馬車出去問了聲,得知是云卿卿就在里頭。

“這個日子,上哪兒去?”云嘉玉站在車窗前問,云卿卿探出小臉說上街,簡單介紹了一下劉燦來京的情況。

云嘉祺燦爛笑著說他也去:“我們書院放假兩日,大姐姐懷著身孕,我怕惹她動氣,還是跟著二姐姐有好吃的好玩的?!?/p>

話剛落,就被云嘉玉一巴掌拍腦后,“還敢說!功課能忘記,夫子沒把你留下就是開恩了!”

云卿卿此時放下簾子,去跟李若悠說明情況,等她點頭了才應下和兄長弟弟一塊上街去。

今日街上很熱鬧,街上的百姓都開始在討論年貨的事兒,云卿卿下馬車來,感慨一年就那么過去了。

她正想著,回頭要去拉著李若悠到成衣鋪子去,就聽到有人喊了自己一聲,是從頭頂傳來的。

她下意思抬頭,就見到霍二正在前邊的茶樓朝自己招手:“卿卿妹妹,快來,你猜我遇到誰了!”

云卿卿莫名其妙,她跟霍二之間,有什么值得讓人覺得驚喜的故人嗎?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