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33章

第33章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明明快近立秋,京城仍舊暑氣逼人,趕路是件折磨人的事。

云卿卿特意在馬車里放了冰鑒,路程才過半涼氣就散得差不多,炙烤在官道上的熱浪不斷往上蒸,車廂里越發顯得憋悶。

翠芽給她打扇子,李媽媽見她巴巴地折騰自己,心疼道:“夫人已經見過莊子的管事和賬本,何必再跑一趟。這么熱的天,萬一中了暑氣可怎么好?!?/p>

云卿卿伸手在冰鑒上貼了貼,然后捂住臉頰,彎眼笑笑:“嘴是能騙人的,更何況是賬本。馬上立秋,秋收秋種,侯府這些莊子都剛交接,往年的收成只能當個參考。我不盯著就給往后留下隱患,想要再從頭查就難了?!?/p>

先前這些莊子都是皇莊,往上頭一報數,里面多少貓膩誰也不清楚。

如今姓許了,那就得按著她這許家當家主母的規矩來辦事。

她平素懶散慣了,如今事事周到,事事心中有譜,讓李媽媽還有些不習慣。在她話落怔愣片刻,撲哧一笑:“夫人出嫁前,大夫人就一直在囑咐老奴,讓老奴一定要在府內事務多提醒夫人,可別叫一些刁仆糊弄了。如今老奴看誰能瞞得過夫人的火眼金睛去?!?/p>

“我可不是孫猴子?!痹魄淝鋼P著眉嗔一句,惹得兩人直笑。

笑聲中,一道影子就那么投在紗簾上。

云卿卿眼前一暗,正疑惑,外頭的侍衛齊齊喊了聲侯爺。

她心中微動,細白的手指去撩起簾子一角,果然見到是許鶴寧。

他正側頭看過來,面容逆著光,那雙自帶風流的桃花眼就顯得特別明亮。

——他怎么來了。

云卿卿詫異,將簾子放下,往后一靠,陷入松軟的大迎枕上略閃神。

李媽媽和翠芽見到許鶴寧突然出現,自然還看到他身上的軟甲都沒解下,分明是匆忙趕來的。

兩人相視一眼,又去看看沉默的云卿卿,眼底是明了的笑。

姑爺這是特意追上來的。

侯府如今最大的莊子離京城有快一個時辰的路程,等到了地方,已經是夕陽西下,橙紅的霞光與麥田相輝映,寧靜而祥和。

云卿卿下馬車來,莊子建在這片地的高處,往前眺望,眼底映滿一片燦爛。

在四方的宅子呆久了,這樣空曠地界,連心都是自由的。

“很美?!彼滩蛔「锌?。

而美人賞景,許鶴寧賞美人,一雙眼落在她身上就沒舍得挪開。

云卿卿突然過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明明早上管事才去過侯府,她后腳就殺到,實在突然。

莊子的黃管事收到消息,一額頭都是汗跑出來迎接,見到云卿卿身邊還有個青年公子,當即認出來是許鶴寧,連笑容都更加小心了。

“我就是過來轉轉,看看今年收成怎么樣,你不用緊張?!?/p>

云卿卿在他忐忑中,連客套都沒有,直接說明來意。她的直白讓黃管事越發心驚,忙賠著笑把兩人往正房領。

這處宅子是個三進,被歸納為皇莊的地方,宅院即便不大,處處都是透著精致。

沿路走來,處處雅致,正房前還修有個小小的水池,幾尾魚在里頭游得歡暢。

許鶴寧也是頭回來這地方,見收拾得妥當,滿意的點點頭。

很多莊子都許久不修繕了,云卿卿跑來可未必住得慣。

兩人突然到來,黃管事當即讓廚房整治席面,生怕怠慢主子,惹出個收拾他的導火線來。

哪知過來詢問兩位主子的口味時,許鶴寧看了眼外頭說:“別整席面了,日日吃,沒有什么新鮮的?!闭f罷,讓黃管事去準備了幾樣東西。

云卿卿坐半下午的馬車,此時有些乏,先去換了身簡便的衣服,出來一看許鶴寧正在解軟甲。

他出來匆忙,沒帶換洗衣物,一路日曬,身上早黏膩得不行,連上衣都已經解了。

云卿卿秉著非禮勿視,快速從他身邊過,走到床邊見翠芽已經鋪好床,就想躺一會養養神。

許鶴寧豎著耳朵聽動靜,笑笑拎著帶臭汗的衣服往外走。

剛才進來,發現院子東邊角落就有口水井。他赤著上身,直接站在井邊打水沖洗,順手把衣服也搓了幾下。

才把衣服搭到竹子上,里面突然一聲尖叫。

云卿卿?!

許鶴寧被那尖叫嚇得渾身都一抖,三兩步沖進屋,剛到床邊,一個枕頭就砸了過來。

還好他閃得快,再定睛一看云卿卿坐在床上臉色慘白,連唇都在抖。

“怎么了?!”許鶴寧一把將她抱到懷里。

李媽媽和翠芽都在凈房收拾,聽到動靜過來晚了些,再一看云卿卿被精著上身的姑爺樓著,忙得轉身。

難道是姑爺在對她們夫人用強的?!

兩人想著不對,哪能讓她們夫人被欺負,當即又轉身,結果聽到云卿卿顫著聲說:“剛才好像是有蛇在我枕頭邊?!?/p>

她剛閉眼,感覺什么東西碰了她臉頰一下,手一揮就撞上冰涼又軟軟的東西,然后是在耳邊嘶地一聲。

那一聲簡直讓她崩潰,被嚇得魂飛魄散,先掀了一個枕頭,那條蛇被掀落地飛快不知道鉆哪里了。

要是平時這東西,她頂多是躲開,不至于嚇成這樣,偏是冷不丁挨到臉上了。

許鶴寧在她說明原因后神色幾變,李媽媽當即出門去喊侍衛過來好抓蛇,翠芽一個抄起邊上的燭臺緊張盯著四周看。

久不住人的屋子,又是挨著山林,有蛇確實正常,就是太過嚇人。

許鶴寧此時也松開云卿卿:“你就坐那里不要動,我再檢查檢查床上?!?/p>

也不知道那蛇有沒有毒性,更萬幸沒有攻擊她,他現在回想起來,只有后怕。

云卿卿緊張點點頭,十分乖巧就坐在原位,甚至還把腳都縮了再縮,那柔順的樣子讓許鶴寧心頭一跳。

他里外細細檢查了三回,連床板都掀起來看了。

“這里不見,你不要害怕了?!?/p>

他坐回她身邊,見她還警惕朝四周張望,不知怎么就想起她從宮里回府,警惕自己的樣子。

許鶴寧眼底閃過笑意,當時他還嘲笑她是個兔子膽。

“你要是還是擔心,要不要挨近一些?”他低頭,眼眸晶亮。

云卿卿下意識是朝他那靠了靠,外頭響起侍衛的聲音:“抓著了!”

緊接著還有人說:“粱上也查看過,屋里就這一條?!?/p>

云卿卿靠近的動作霎時就停住,跟他對視片刻,然后木著張臉往后挪開。

許鶴寧:……

他身邊什么時候都少不了拆臺的!

侯夫人被一條蛇給嚇壞的事很快傳到黃管事那里,讓他氣得想罵人。

一條蛇來給他搗什么亂!

黃管事帶著人和雄黃粉一路小跑過來,在密集的草叢和院子角落都撒上,再把院子翻個低朝天,把耗子都打死幾窩才擦著冷汗告罪。

云卿卿知道黃管事不敢用放蛇這樣的伎倆,沒有把事情遷怒到他身上,讓他安心去當差,順帶要了莊子近三年的賬本。

今早她看的只是去年結余的一個數,和今年上半年的賬目,而過來就是為了查賬。

賬本送來,她都堆到床頭,就那么窩在床上看帳。

雖然心里還有被蛇嚇著的陰影,但這里有許鶴寧檢查過,她心里自然而然認為比其他地方都安全。

許鶴寧把曬干的衣服重新穿上,一進屋就見她對著燭光看賬本,他沉默著來到床前,在她翻了兩頁后伸手就把她賬本抽走。

云卿卿伸手去抓了一下,他把賬本直接擱到床前的高幾,然后彎腰拾起她的繡鞋,很自然的套她腳上。

“先用飯?!?/p>

用飯?

云卿卿探頭看了眼外頭已經全黑的天色,屋子里靜悄悄的,哪里有人來擺飯。

下刻她手腕被他輕輕握著,將她帶下床,拉著她往外去。

庭院里的小池子邊生起了火,邊上放著擺有瓜果和肉類的小幾,地上放著蒲墊。

這些東西什么時候準備的?

云卿卿抽回手,也不用他再拉著走了,提著裙子就跑到小幾前,彎腰看食材。

她興致勃勃的樣子叫許鶴寧嘴角往上揚。

他想著她常在京城中,難得上外頭來,像這樣圍坐著自己動手烤些吃食應該會覺得新鮮,看來是做對了。

然而云卿卿看著各類的肉類,心里并不是覺得新鮮,只是歡喜地想她好久沒吃烤肉了,還有羊腿!

兩人席地而坐,許鶴寧早把人都打發了,熟練地在火堆邊上自己動手翻烤羊腿。

他額頭沾著汗珠,袖子早被他卷起來,露出肌肉結實的胳膊。

他一邊看著火候,一邊還讓云卿卿再坐遠一些:“挨著冰鑒,不然得把你蒸出一身汗?!?/p>

云卿卿其實已經坐得夠遠的,從一開始他就沒讓她靠近火邊,而是坐在小幾前。身邊是冰鑒,手邊還有冰好的酸梅湯,消暑的樣樣齊全。

反倒他一頭一臉都是汗,說話的時候,汗珠沿著下巴滑落,衣襟都被打濕一片。

她托腮看他,沒有說話。

火光搖曳,他面容在火光中半明半暗,不時會眉眼抬起,仿佛不放心她似的朝她看看。眉角眉梢都是柔和的,連眼眸中反射的光芒都是柔和的。

云卿卿沉默看著。她不是沒有發現許鶴寧的改變,似乎是在霍二他們到侯府之后,他面對自己時身上那股總是不經意外露的凌厲都收斂了。

之后兩人遇到刺殺,他的相護,再然后是來了個‘情妹妹’鬧得一團亂糟糟。

她就伸出一只手掌在跟前,默默掰了掰手指頭,有些想笑。

兩人才成親幾日啊,怎么盡是雞飛狗跳的日子。

此時,被烤得表皮金黃的羊腿就遞到了她眼前,她收回手,抬頭看他。

他在夜色下笑容燦爛,像個意氣風發的少年郎。

“我吹過了,你咬一口,肉要大口的吃才有味道?!痹S鶴寧指向一處,是這羊腿肉最鮮嫩的地方。

云卿卿雙眼一彎,依言低頭,張嘴咬了口,肉香和一絲甜味就混合在口中。

許鶴寧順勢坐下,就那么一手拿著肉,一手去抓過酒壺送到嘴里,看她小口小口地咬羊腿,心里被什么塞得滿滿當當的。

云卿卿吃得半飽的時候,突然想起什么,一歪頭看向前邊的水池,說:“魚也能烤,你不烤魚嗎?”

許鶴寧:“……”

為什么要在這美好的時刻提醒他犯過的蠢事?!

到最后,許鶴寧還是在云卿卿的堅持中當場殺魚烤魚,咬在口中如嚼蠟,還得顯得很高興地回答她好吃。

云卿卿裝作看風景,偏過頭,用袖子擋著臉,偷偷笑得肩頭都一顫一顫的。

讓他上回浪費她的心意!而且她后來在他沒回家幾日里才知道,許鶴寧并不喜歡吃魚。聽婆母說是小時候被魚刺卡得次數太多,厭煩了,不是迫不得已,他都不吃魚肉。

許鶴寧看在眼里,把最后一口魚肉咽下,往嘴里再灌一口酒。

她就得意吧,他還能怎么著,又嬌氣又惹人喜歡,舍不得兇。

待兩人把身上的煙火味都洗凈后已經近二更天。

許鶴寧從凈房出來,發現地面沒有被褥,云卿卿靠在里側看賬本。他心頭一跳,視線慢慢掃向已經鋪好被褥的床榻,還有她留出的那片空間。

他壓下從心底涌起的歡喜,快步走上前,正想先坐下,就見李媽媽抱著一床席子從外頭進來,很自然就鋪到挨著床的地面上。

剛剛還竊喜的許鶴寧:……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