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

第4章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外頭到底是沒能打起來,林濉在許鶴寧一句話后,臉上陣青陣紅,悲憤地走了。

許鶴寧挑著一雙桃花眼,懶洋洋地看人徹底不見了蹤影,才回身問禮部的官員:“都妥當了?”

禮部官員正雙眼望著一處,虛虛出神,被他一問,當即點頭去看欽天監那邊的人:“我這兒妥當了,其他大人那邊……”

欽天監的官員也從許鶴寧剛才那一番話里回神,呵呵笑著說:“今日都好了,余下的就是下官去挑了請期,給圣上復命?!?/p>

只要是賜婚,不管過后皇帝放不放在心上,他們都得按著流程去復命。

許鶴寧點點頭。禮部和欽天監的人都在此際告辭,云老太爺神色古怪地看了許鶴寧一眼,挽留幾人:“今日勞煩諸位走一趟,就留下用個便飯,喝杯水酒,權當給我孫女添添喜慶了?!?/p>

閣老相留,幾人相視一眼,是要給這個面子的。

而且許家在京城沒有親朋好友,云家對下聘沒有宣揚宴請,看起來確實冷冷清清。

就當是來湊個人場。

“那……下官就來蹭蹭閣老的喜氣了?!?/p>

幾人一拱手,云大老爺那頭已經吩咐下人請他們上座。

云老太爺宴客,許鶴寧再不耐在云家多待,也知道自己此時不能離開,去折云家臉面。就在云家人都略帶古怪的目光中被請入廳堂,坐下聽他們閑話。

有婆子就把林濉離開的消息去告訴云卿卿。

云卿卿從翻了一半的賬目抬頭,好奇地問:“是怎么離開的?肅遠侯沒為難人吧?!?/p>

那婆子哎喲一聲,笑得眼都瞇成了一條逢,道:“這個還是姑娘叫姑爺跟您說吧,總之一切都好,姑爺跟幾位大人都留下來用中飯,如今就在前頭喝酒呢?!?/p>

說罷一福禮,又看了她一眼,捂嘴笑著走了。

云卿卿被笑得莫名,對許鶴寧說了些什么更加好奇,在心里埋怨著那婆子:怎么就非得她去問,這還有什么不好說的?

可人跑走了,她也懶得去追,探手端起邊上的蓮子凍,舀了一大口。

不管怎么樣,許鶴寧應當是懂她的意思。

兩人以后就是夫妻了,很多事情都綁到一塊,一榮俱榮,她肯定不會去做落他面子讓他難堪的事。只期盼以后遇到任何事,兩人能這樣‘有商量’,她也就滿足和不用多費心了。

云卿卿含著銀勺子,想到往后未知的生活,就又打起精神,繼續看自己的賬本。

翠芽送那婆子離開后,又得了個消息,一路小跑來到云卿卿面前高興道:“姑娘,大姑娘回來了,人已經到了老夫人院子?!?/p>

“大姐姐回來了?可她不是剛傳出有好消息,怎么這個節骨眼跑回來!”

云卿卿面上一喜,隨后又憂心忡忡,提起裙擺就往祖母的院子去。

在云卿卿飛奔趕來的路上,云老夫人婆媳已經又驚又喜地埋怨這個不速之客。

“你如今是雙身子,將將三個月,怎么就敢坐在馬車奔波。你婆母夫君可知道?!”

云婉婉被祖母怪責著,臉上卻都是笑意:“祖母,我這不還有芷夕跟著嗎,都知道的,您放心?!?/p>

“那你也是胡鬧,沒得叫你小姑子笑話你這嫂嫂?!痹拼蠓蛉肃亮酥杜谎?。云婉婉反倒笑得更開心了,朝自己的小姑子閔芷夕笑道:“芷夕也許久沒見卿卿了,正好來找個伴兒玩?!?/p>

云婉婉是二房的嫡女,嫁給了當朝戶部侍郎的長子。云二老爺當年外放,連著云二夫人帶著幼子也一塊上任了,這些年,都是云大夫人劉氏在照看著,兩人關系如母女般親密。

閔芷夕聞言笑笑,嘴甜的給兩位長輩請安,坐下后暗暗揪了帕子一把。

其實她一點兒也不想來找云卿卿玩兒。要不是母親許她陪著來一趟,過幾日就買她看上的簪子,她才不來呢。

她最討厭云卿卿那種總對一切了然于胸的樣子,總是淡然地笑著,跟誰都不熱不冷的。

那頭云婉婉已經問起堂妹突然定下的親事。

閔家不是外人,云老夫人也不避諱閔芷夕個小孩兒,說了個大概,引得云婉婉也在心中替堂妹惋惜。

云大夫人面對定局,到底是看開了些,安慰一般說道:“其實光看那些聘禮,許家應該是下了血本。那許夫人沒能到場,聽聞還臥床不起,就這樣還寫了親筆信表達歉意。只要許家待卿卿好,我也就沒有什么好難過的,該高興?!?/p>

可云老夫人是個厲害的性子,理了理抹額,眼神銳利道:“本就該這樣,是我們卿卿委屈了。他許家敢落一絲錯兒,我就是一把老骨頭,也不能叫他們好過!”

“祖母說的是?!痹仆裢窳私庾婺傅男宰?,當然是先順著她話說,又接過伯母遞來的信,細細一看詫異地道,“這位許夫人的字可真好,頗有風骨。不是聽聞是……”

是個喪夫的鄉下婦人,后來生計無望,那許鶴寧小小年紀才會混跡運河邊上,后來成了漕運上的一霸主。

這字寫得可不像是鄉下婦人。

經此一提,云老夫人婆媳才反應過來。

她們倒是沒去想這一層。

“會不會其實是找人代筆的呀?!币贿叺拈h芷夕突然說了句。

廳堂里的娘三相視一眼,也不確定起來。

“什么是代筆的?”這頭正說著,云卿卿已經后腳就趕了過來,見到許久不見的堂姐,跑上前就拉著她手笑吟吟道,“大姐姐近來可好,我的小外甥可好?!?/p>

“瞧,這定了親的人,怎么性子反倒跳脫了?!?/p>

云婉婉見到堂妹面色紅潤,精神也好,并沒有為賜婚而郁郁,終于放下心來。

云卿卿抿唇笑,看見閔芷夕,笑著問她好。

閔芷夕也笑:“卿卿姐姐好,妹妹在這兒恭喜你了?!惫布蘖藗€寇賊。

云卿卿隱隱聽出了話外的意思,畢竟閔芷夕單獨跟她一塊的時候就沒給過自己好臉色看,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罪的她。

不過長輩在,她自然不會顯露什么,笑吟吟謝一聲,坐到堂姐身邊問近來情況。

云婉婉是擔憂她來的,反倒被她關切,心里暖極了。這么閑聊了一盞茶,云老夫人許久不見大孫女,就尋了個借口找大孫女進房間說體己。

前頭在宴客,云大夫人便先去廚房那兒視察,留下兩個小輩就坐在花廳里大眼瞪小眼。

云卿卿平時都懶得動,跟同輩的姑娘們在一塊,也是不多話的,就怕自己嘴笨說錯什么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她向來都是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

閔芷夕前來,其實還有要來看她熱鬧的意思??扇缃褚娝粌炑诺刈谝贿?,不見傷心反倒見著比往日還更有神采,那張芙蓉面嬌俏更甚從前,冷哼了一聲。

“卿卿姐姐一躍就成了侯夫人了,真真是命好,叫人羨慕。就是這位姐夫的出身……”

“英雄不問出處。連圣上都夸贊肅遠侯有勇有謀,必當大任,妹妹往后還是少說引人誤會的話,免得叫外人聽去,以為你妄議朝事,對圣上相中的人有什么看法就不好了?!?/p>

她說一句,云卿卿回了許多句,句句直戳要害,讓閔芷夕羞惱得漲紅了臉。

——云卿卿怎么定個親,連嘴皮子都變厲害了。

“你倒是不知羞,還沒嫁過去,就開始維護了!”閔芷夕憋了半天,只能回了那么一句。

云卿卿很無所謂地笑笑。

她就是維護了。

許鶴寧在外人看來多有不堪,可再如何,她要嫁的人,都輪不到其他人來貶低。

兩人吵了這么幾嘴,更懶得說話。

云婉婉那邊終于從祖母屋里出來,見小姑子和堂妹都跟冬蟬似的不吭聲,感到奇怪。

“我昨兒做了些消暑的吃食,這就叫人呈上來給大姐姐和夕妹妹嘗嘗?!痹魄淝浔惶媒阋苫蟮囊暰€一掃,不動聲色轉移她注意力,不想讓懷了身孕的姐姐察覺添什么心思。

她說罷就出了屋,去吩咐廊下的翠芽:“你去把我冰著的蓮子凍端兩碗來?!?/p>

翠芽噯地應聲,才剛要走,就聽到她又說:“還是端三碗來吧?!彼浀镁椭皇O逻@些了。

云婉婉想到祖母方才跟自己說的那些話,聽著堂妹的聲音,就趁祖母跟閔芷夕寒暄的時出了屋,跟她站在廊下說悄悄話。

“想不到我們卿卿小嘴兒還那么會哄人,連威名在外的肅遠侯都給哄得服服帖帖的?!?/p>

哄人?

“我怎么哄他了?”云卿卿莫名,就見堂姐睨她一眼,抿嘴直笑說道,“你一句‘輕重都是侯爺愛重’就把事兒給化了,還不是會哄人?!?/p>

云卿卿腦子嗡的一聲,好半會,瞪大了眼結巴問道:“姐、姐姐怎么會知道的?”

“是我那好妹夫當著所有人的面說的呀,說你知他心意,與他郎情妾意,把那話一甩就激走了人?!?/p>

云卿卿再度懵了。

……許鶴寧當著所有的人面這么說的?!

這要被傳出去,她、她以后還要怎么見人??!

云卿卿臉上陣紅陣白,又覺得面皮滾燙滾燙的,又臊又氣。

翠芽去而復返,端了三碗的蓮子凍,見自己姑娘站在走廊出神,就來請示:“姑娘,是都端進去嗎?”

云卿卿直愣愣盯著托盤上的三個小碗,那眼神讓翠芽覺得十分詭異,下刻,她忽地一笑說:“祖母說不敢多吃,給大姐姐和夕妹妹各上一碗?!?/p>

“那還有一碗……”

還有一碗,她原本就是說給許鶴寧送去的,想著今日林濉鬧他心情不爽利,自己總要表示表示。

如今嘛……她仍是笑道:“喂狗!”

翠芽:“哈?”

一刻鐘后,翠芽去到前院,顫抖著手走到喝悶酒的許鶴寧跟前:“侯爺安,這、這是我們姑娘說送來給侯爺消暑的?!?/p>

許鶴寧凝眉,看了眼放到手邊的東西,雪白雪白的,云卿卿那張欺霜賽雪的臉龐也浮現在腦海里。他眼眸也隨之變得柔和了些。

——她倒是精乖,還給自己單獨送份吃的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