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2章 西南之行

第22章 西南之行

西南本是偏壤,景致卻是極佳:八百里青山連綿,河川奔流,茫茫然空闊無邊;過山風沁涼,數峰交錯,行如北斗紫微,渾然天色山嵐。
  顏淡叼著當作干糧的饅頭,滿心郁結地看著坐在對面沉默安靜的柳維揚。在她心中,趕路時最不適合同行的有兩種人,啞巴和君子。啞巴不會說話只會吃,無趣;君子行止端正,一點壞事都不會做,更無趣。她不知柳維揚算不算得上是君子,不過確是算得上是大半個啞巴。
  那日她同唐周離開凌霄道觀,再回到唐周的家中收拾了些行裝便出了襄都城。此時已值暮春,枝頭只剩下幾點殘紅。柳維揚正站在桃花樹下,波瀾不驚地看著他們。顏淡也不知道唐周同他說了些什么,總之結果就成了妖、天師、不明年紀的高人結伴去西南。
  這一路過去十分順利,竟然連個響馬山賊的影子都沒碰上,讓顏淡又遺憾又感慨,都說現下大周的?;实厶^政治清明,吃閑飯不做事的官吏太少,憑白無故剝奪了她很多樂趣。而離彝族長居的朱翠山越近,柳維揚則越是沉默,停下來休息的時候就直直看著天,不知在想什么。旁人和他說話,他最多不置可否地嗯一聲,也不知到底有沒有聽到。
  顏淡實在太清閑,只能猜測柳維揚到底在想什么。一個凡人,一旦想到某些齷齪的事情,就算擺出正氣凜然的表情,眼神還是會流露出幾分卑鄙下流;如果想到殺人放火、無惡不作,那么就會咬牙切齒,把拳頭捏得格格響??墒橇S揚眼神清明,神情淡然,總不至于是在擔心天會不小心掉下來一塊罷?
  顏淡咬完一個饅頭,開始慢慢往火堆里送柴火,突然靈機一動,指著前方的朱翠山:“峰秀近扶玉蟾,南走遙煙鎖浮云,凌夷蜿蜒,何妨擇勝豋高處?!?br>  唐周一口饅頭噎著,咳了幾聲方才道:“你怎的突然吟詩作詞起來?”這只花妖的確和他從前見過的有那么些不一樣,除了會撒嬌、狗腿,竟然還有幾分墨水。他轉頭往顏淡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朱翠山高可扶月,霧靄沉沉,山勢蜿蜒。他在修道之前,還考取過童生,顏淡念的這幾句詞除了詞韻不平之外,倒是相當應景。
  “吉氣走曲,煞氣走直,山環水抱則為氣,看來這朱翠山必是人杰地靈之地?!鳖伒D頭看著柳維揚,“柳公子,你說是么?”
  柳維揚看了她一眼,自顧自看著朱翠山方向。
  顏淡不死心,又道:“不過我看山下那兩條河沒有聚首,靈氣外泄,好端端的成了敗筆?!?br>  柳維揚搖搖頭,還是沒說什么。
  顏淡終于放棄了,慢慢躺在干草上準備好好睡一覺。她睡得很淺,稍微有一點響動就會驚醒,突然聽到一聲細微的響動,睜開眼就見柳維揚慢慢站起身來,手上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月光下微微一閃。顏淡躺著不動,只見柳維揚慢慢走到唐周身邊,站了一會兒,又轉過身往她這里走來。
  她心中奇怪,便閉上眼吐息綿長,裝作熟睡。她感覺到對方靜靜地看了自己一會兒,慢慢走到遠處。顏淡輕手輕腳地爬起來,小心地跟在他身后,只見他走到一棵槐樹下,抬手輕輕地撣了撣樹干。
  在顏淡看來,柳維揚是個絕不拖泥帶水、不做多余事情的人,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不太會是毫無意義的。她正百思不得其解,只見柳維揚慢慢靠在樹干上,將手中的拿著的事物貼近嘴角。
  借著銀白色的月光,顏淡看得真切,他拿著的僅僅是一支玉笛?!谷恢皇堑炎?,而不是兵器,枉費她剛才還緊張了一下。
  月懸正中。誰家玉笛橫吹,如斷腸,如低訴,正是少年疏狂,七分醉意。
  柳維揚眼中清清冷冷,一身從容軒然,如玉樹碧竹,豐姿剎踏。顏淡看著他吹完一曲,青調一轉,又隱隱露出些金鐵之聲,他青黛色的衣袖在風中漫漫舞動,清華萬千。
  顏淡慢慢往后退回去,倒在干草堆上。隔了片刻,柳維揚輕輕走回火堆邊,復又坐下。顏淡迷迷糊糊地想,這回真的是她太過多疑了。
  
  翌日一早,便入了朱翠山,誰知才走到山口,濕漉漉的霧氣就撲面而來,腳下濕滑,不太好走,只能又退了回來。
  唐周只得道:“看來這山路都不太好走,只怕要請個當地人來帶路?!绷S揚還是不置可否,顏淡眼波一轉,笑著說:“我突然想到一個故事?!?br>  唐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微微失笑:“又是什么故事?”這幾天除了趕路便沒出什么事過,不用想也知道她心里一定憋得慌。
  “古時有位君王,他想出兵攻打鄰國,于是便問丞相這個主意可不可行。那丞相聽了,只說了一個字,‘然’。這位君王百思不得其解,究竟這個然字是說好呢,還是不好呢。后來君王重病,發兵的事情也就擱了下來。彌留之際,他也想著丞相這個‘然’到底是指什么意思。那位君王最后還是忍不住把丞相叫到病榻邊,把自己猜測到的告訴對方,問他是不是這個意思。結果那丞相又呵呵笑道,然。那君王立刻就氣絕身亡?!?br>  唐周又好氣又好笑,也虧得她想得到這么一個典故來影射柳維揚??墒橇S揚就像是沒聽到一樣,連眼神都沒偏一下。
  顏淡頓覺無趣,嘟著嘴不說話了。
  待走到山外的一個村口時,唐周低聲說了句:“你倒是很喜歡磨著柳兄說話啊?!鳖伒欀枷肓艘幌?,笑逐顏開:“所以你嫉妒了?”
  唐周不假思索地說:“沒有?!?br>  顏淡幽幽地嘆了口氣:“其實你承認了,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會取笑你?!?br>  “我沒有?!?br>  正說著話,只見迎面走來兩個當地人,穿著粗布大襟的衣衫,兩人一高一矮,看見他們一行三個人,走上前笑著說:“看三位的樣子,是來朱翠山游玩的吧?現在氣候正好,就是山里容易起霧,沒有本地人帶著,很容易迷路?!?br>  唐周微微頷首,只聽那個子高點的當地人繼續說:“其實每年都有不少人來朱翠山,我們兄弟倆也不是第一回領路了,這個價錢嘛,自然好商量?!?br>  唐周取出一小錠銀子,淡淡道:“最多兩個時辰,我們就要進山。兩位看看還需要買些什么,剩下的銀錢就等到了地方再算?!?br>  那人接過銀子,掂了幾掂,笑著道:“公子盡管放心,只要半個時辰,咱們就可以出發,保證萬無一失!”說罷,拉著那個矮個子的當地人走開了,一邊還用他們聽不懂的土話在那里嘀嘀咕咕。
  柳維揚低聲道:“這兩人身上有股腥臭味?!?br>  顏淡立刻抖擻精神:“我看他們眼光閃爍,又太過殷勤,恐怕其中有古怪。這一路當真有趣了?!?br>  “就算有什么古怪,也不至于應付不了?!碧浦芸戳丝窗?,“剩下的干糧不多了,進了山也不知哪里才會有人家,趁現在多買些帶著?!?br>  柳維揚搖了搖頭,淡淡道:“他們既然敢帶人進去,肯定是有了計較??傊?,多加留心便是?!?br>  顏淡毛骨悚然:“你剛才說的腥臭味該不是……”
  柳維揚不置可否地看了她一眼,又一聲不吭了。
  唐周微微奇怪,她平日倒不會這般吞吞吐吐、一句話只說半句,便問道:“那腥臭味怎么了?”
  顏淡神色復雜:“我也是隨便猜的,你還是別知道比較好,恐怕能讓你好幾天都食不下咽?!?br>  唐周見她不說,也不勉強,三人去村中買了些干饅頭帶上,又打了井水,再回到村頭的時候,就看見那兩個當地人背著麻繩斧頭,拎著探路的手杖等在那里了。
  
  朱翠山霧氣濃厚,層層疊疊積聚在一起,甚至還看不清十步之外的事物。顏淡悄悄地打量斜前方正用手杖探路的那兩個當地人,他們眉目相似,面皮黃里透黑,笑起來也只抽動臉皮。
  只見那個矮個子的當地人轉過頭來,向著她咧嘴一笑,露出焦黑的牙齒:“姑娘,你可要跟緊些,這山里有大蟒,專門喜歡吃細皮嫩肉的小姑娘?!?br>  顏淡立刻擺出一副害怕的模樣:“這山里還有大蟒?”
  “這大蟒有手臂粗細,這么長?!蹦侨擞檬忠槐?,“它張大嘴的時候,可以把整個人都吞進去?!?br>  “夠了,你別說下去了!”那個高些的當地人立刻打斷他的話,笑著道,“那也只是我們地方上的傳言,姑娘莫怕,要真是碰見大蟒了,我們兩個盡可以砍死它?!闭f著,拍了拍背上那一卷麻繩纏著的斧頭。
  顏淡明眸皓齒地一笑,語聲溫軟:“那我就放心了?!?br>  又在白霧中走出一段路,她隨意地往四周看了看,卻突然發覺,原本走在她身后的柳維揚突然不見了。她知道憑柳維揚的身手,就算落單也不會有大礙,只是她一直覺得,柳維揚會與他們同行,應該也是有他的目的。畢竟人心難測,至少眼下還不能斷定他究竟是敵是友,抑或有什么別的圖謀。
  她正想著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唐周,不經意間余光瞥見一個人影。她回頭一看,柳維揚神情平淡,正走在她身后。
  顏淡揉了揉眼睛,心中懷疑:難道剛才是她看錯了?照理說,這霧氣迷蒙的,一時眼花也不奇怪。她這樣頻頻回頭往后看,連柳維揚也感覺到了,不解地問了句:“怎么?”
  “你剛才有沒有看到什么奇怪的東西?”顏淡試探地問。
  柳維揚搖搖頭,倒是那個矮個子的當地人又轉過頭說了一句:“這里霧氣大,山路又難走,難保會眼花。不過小姑娘你也太會疑神疑鬼了,該好好練練膽量?!?br>  顏淡很想把那多嘴多舌的凡人整治一頓,但想著他還要留著領路,只得忍住。她當年練膽量的時候,這多嘴的凡人還不知在哪里呢,竟敢說她膽子小,真是豈有此理。
  他們在山里不知走了多久,眼前還是白茫茫的一片。唐周不由問了一句:“還要走多久?”那高個子連聲道:“快了快了,等到了山道口,就順著山路走上去,就能翻過這座山頭?!彼种心弥话唁S刀,敲了敲身旁的一棵樹:“我這樣一路做記號,看方向,就是閉著眼睛走也不會迷路的?!彼玫对跇淦ど蟿澫氯?,忽聽那個矮個子大叫一聲:“這、這地方我們剛才來過!”
  那個子高的立刻斥道:“你胡說什么,你別自己嚇自己!這山里我們也走了不下十七八回,那一回不是很快就走出去的?”
  “可是你看這樹皮上的記號,不就是你之前劃上去的那道?”
  那個子高的頓時臉色發白,喃喃道:“怎么會這樣?這從來都沒有過,莫非、莫非……是鬼打墻……”
  顏淡低下身看了看樹干上的記號,又仔細看了看周圍的草木,之前確是來過這里??扇绻枪泶驂Φ脑?,她也不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只聽唐周語氣鎮定地開口:“那就重新再走一遍,如果還是繞回原地,再想別的辦法?!?br>  那兩個當地人立刻就重新辨認方向,走在最前面帶路。
  顏淡一邊走,一邊靜靜地看著周遭,余光之中,只看見柳維揚每走出幾步,都會用腳尖將地上的幾塊石頭挪開,剛開始她還以為是他生性謹慎,一路做些記號??蓵r間一久,就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做記號,必須要方便辨認,而他排列出來的石子,卻是雜亂無章,沒有一點規律,似乎只是為了將那幾顆石子踢開而已。
  這樣在茫茫白霧中走了大約半個多時辰,那個矮個子的當地人激動地轉過頭來,一指前方:“這就是山道口了,看來剛才只是找錯方向才兜了個大圈子?!?br>  顏淡悄悄地看了柳維揚一眼,只見他目不斜視,眼中波瀾不驚,連害怕擔憂這樣的人之常情都沒有。
  她仔細一想,就覺得其中有些奇怪的地方:這兩個當地人說他們在山里少說走了十七八趟,沒有道理會辨認錯方向,除非他們是在故弄玄虛??墒强此麄儎偛拍悄樕l白,驚疑不定的樣子,要是全部裝出來的,那未免也太厲害了。而在她想來,這種做法也委實太過多余。
  既然這條路想不通的話,那么就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而這個原因,應該就在柳維揚身上。她親眼看見柳維揚消失,卻又在下一刻看見他憑空出現。這究竟是不是她一時眼花?如果不是,他到底離開了多久,又是去做什么?還有,柳維揚有意無意地挪開那些石子,又是為了什么?
  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铘闌山境的一個晚上,那晚天氣悶熱,怎么也睡不著,就想去湖邊透透氣。結果余墨也沒睡,正負手站在月下。顏淡走近了,才看見地上擺滿了小石子,星羅棋布,每一顆石子擺放的位置看似平平無奇,卻又像有某種玄機。余墨轉過頭看了她一眼,又低頭看著地上。顏淡很是奇怪,想再走近些看,就被余墨一把拉住:“這些石子是依照伏羲八卦排列,有進無回?!?br>  顏淡不相信,結果走進去后眼前景象突變,周圍殺氣騰騰,怎么走都在原地打轉,幸好余墨最后把她拉了出來。之后整整半年,她看到余墨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惹到了這位山主大人,把她往那個石頭陣里扔。
  如果,他們剛才在原地兜圈的原因,是因為走進了一個伏羲八卦陣,那么布陣的人又是誰?柳維揚覺察到有人在那里布了陣形想困住他們,卻為何只字不提?她本是想直接問他,突然轉念一想,既然他不說,應該也是有他的道理。假如柳維揚別有圖謀,她這樣問了反而打草驚蛇;若他確實出自好心,她這一問很可能就壞了他的事。
  顏淡抬頭向前看去,只見霧氣之中飄起了細細雨絲,迎面吹拂到臉頰之上,正有一個淺薄的人影,從霧氣中翩翩而來。那人一手提起衣擺,腳踏木屐,面目模糊,每一步像是走在云端,身輕飄逸,有那么一股子說不出的清氣。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