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0章 棋局

第20章 棋局

脫身是必然的。
  顏淡自問還不想從一只野生草長的妖變成一只野生家養的妖。然而逃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手上的禁制解開,不然逃出虎口又落狼口,實在太不劃算了。
  顏淡對著油燈,慢慢卷起衣袖,伸手摸了摸扣在腕上的禁制。那道禁制并沒有像上兩次一般將她的手指彈開,她反而真真切切地摸到了。顏淡靜下心來想了一想,猜測是因為她身上完全沒有妖法、就和一個凡人無異,而禁制對于凡人來說自然是沒有用的。那么也就是說,她這回可以完全不借助外力,自己將它取下來。
  顏淡伸手拔了幾下,這禁制卡得太緊,除非把手給斬下來,否則是怎么都不可能□□的。雖然古時有蝎蟄手,壯士斷腕的典故,但她還是想做一個好手好腳的妖。她摸了摸桌角,用力把禁制在桌邊砸了兩下,再對著油燈一看,連條縫都沒有。由此可見,這道禁制很堅固。
  她轉而蹲在地上,把禁制貼在地面上磨,磨了好一會兒,地上多了一灘白屑。再摸摸禁制,原本呈圓弧的地方果然有些平了。顏淡搗鼓一陣,覺得還是把它磨出個口子的辦法最可行。古人都能把鐵杵磨成針,她磨開個禁制應該也不算太難罷?
  她一把推開房門,打算去廚房找塊磨刀石,卻見唐周正站在門口,抱著臂了然地看她。顏淡一個激靈,呱得一下跳開一大步,笑著說:“師兄,有何貴干?”
  唐周靠在門邊,微微一笑:“原來我是想來問問你,客房里有什么缺的,不過走到門口的時候聽到了砸東西的聲音?!彼戳怂氖滞笠谎?“不過似乎砸不碎?”
  顏淡怯怯地拉住他,晃了兩下,輕聲道:“你放了我吧,我保證以后再也不做壞事,一心向善。每逢佛誕日,我都會去上香捐香油錢;還為你立長生牌位,早晚三炷香?!?br>  “你自己選一個,是帶著禁制還是被煉成丹藥?”
  顏淡深刻地看了他一眼,嘟著嘴:“唐周,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我可是救了你兩次性命?!?br>  唐周直起身,慢慢道:“如果我解開你的禁制,你逃還來不及罷?”
  這不是廢話么,她不逃難道還等著他再來抓?
  “你既然都說了我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我又怎么會放了你?”
  “唐周,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剛才什么都沒說,你就算聽到什么也馬上會忘記掉,你看你離家這么久,也會想家對不對?我現在也很想回家,我家丹蜀還等著我給他講(鬼)故事聽,子炎還眼睜睜盼著我,紫麟沒有我在一旁鞭策修為會荒廢的……”
  唐周嘴角微抽:“聽起來,似乎你家里的妖怪都是公的?”他慢慢把袖子從她手里抽出來:“我看你當凡人也沒有什么不適的地方,以后也這樣好了?!?br>  顏淡大受打擊,呆了一會兒,才抬手揉了揉眼睛,喃喃自語道:“說起來,我當了這么多天的凡人,會不會變老了?”她想到這里,只覺得內傷更重了。
  唐周緩步走開幾步,聽見身后就此沒了聲息,有些奇怪地回頭看了一眼。但見顏淡垂著頭,站在那里不動,突然眼中掉下一滴晶瑩的液體,在地上暈開了一點淺色。他不由嘆了口氣,轉身走到她身邊,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按在她的肩頭:“早點睡吧,現在時候也不早了?!?br>  顏淡轉過頭望了他一眼,又別過頭不理睬他。
  唐周慢慢伸過手去,輕輕拭過她的眼角,好聲好氣地說:“你今日也累了,去睡罷?!?br>  顏淡走到門邊,砰地一聲把他關在外面,然后轉過頭看著方才在地上磨出來的白屑,自言自語:“都吹到眼睛里去了,好疼……”
  其實真正的事實是這樣的——
  顏淡蹲在地上,將手腕上的禁制磨平了幾分,磨的時候白屑進了眼睛,但是她顧及不了這么多,馬上飛奔出去找磨刀石,結果在門口瞧見唐周。她立刻往后跳開一步,一腳踩到那堆白屑上,不讓唐周瞧見,結果白屑又飄進眼睛里去了。
  她揉了揉眼睛,眼中微微濕潤起來,剛才那種微痛發癢的情形就不見了。
  至于無心插柳柳成蔭,柳樹長成梧桐樹,這是上天瞧見她現在受苦的慘狀,終于來解救她了。顏淡對著鏡子看了半晌,下了定論:“好像是老了一點點,應該還沒有半歲這么老……不過唐周好像很怕看見我掉眼淚???唔,看來不用找磨刀石了,還是找個洋蔥吧……”
  
 ?。橙瞬寤?
  廚娘:少爺,這顏姑娘很是奇怪,半夜跑過來找東西……
  唐周:大概是餓了吧。
  廚娘:她找了半天,拿走了兩個洋蔥。
  唐周:……
 ?。?br>  
  翌日一早,顏淡頂著微紅的眼眶,踏著虛浮的腳步,出現在人前。她真的不知道洋蔥會這么厲害,開始剝了兩片連感覺都沒有,還以為不靈,片刻之后眼睛卻開始發酸,忍不住用手揉了一下,結果弄巧成拙。
  顏淡消沉地低頭喝粥,突然眼前多了一碟花卷。唐周低聲道:“別只喝粥,多吃點別的?!彼ь^看了他一眼,繼續消沉地喝粥。
  “都不合胃口?你想吃什么,我讓廚子去做?!彼州p聲問了一句。
  顏淡終于完全了解百靈曾指著元丹的鼻子說的那一番話了:男人的通病,花心、軟骨頭、犯賤??墒撬F在真的沒有胃口,口中還是一股嗆人洋蔥的味道,就搖了搖頭,默默地喝完碗里的白粥,輕聲說了句:“唐伯父,唐伯母,你們慢用?!?br>  唐夫人看著兒子,皺了皺眉:“你欺負她了?這孩子像是哭了一晚上?!?br>  唐周推開椅子,轉身追了過去,輕輕牽住她的手腕:“昨晚我昏了頭,有些話其實不該說的,對不起?!?br>  顏淡不由自主地“啊”了一聲,神情復雜地看著他,斟字酌句地說:“其實,你從前說過比這個還過分的話,做過更加惡劣的事情……”所以,昨晚的事如果能把她氣得哭一晚上,那么之前早就被氣死了。
  唐周大為難堪:“是么?”
  顏淡消沉地轉過身,走了。
  唐周站在那里回想了一遍,正巧見小翠走過來,出聲道:“我有話問你?!毙〈渫O聛?,微微笑道:“少爺,你問吧,我定把能說的都說給你聽?!?br>  “如果你第一次見到一個人,他就把你的同伴打傷了,你會怎么想?”
  小翠問道:“我的同伴傷得重嗎?吐血了?差點沒命?”她每問一句,唐周都點了一下頭,她立刻氣憤地說:“把這人送官,先打五十大板,打斷那人的腿,最好把全身骨頭都打斷!”
  “之后這個人還把你捉起來,關在暗無天日的地方,也不給東西吃,過了二……”
  “在黑乎乎的地方餓了兩天?!這個人還有沒有人性???”小翠簡直是義憤填膺,“少爺你不用說下去了,這種豬狗不如的惡人一定會遭天打雷劈的!”
  唐周緩緩道:“好了,你下去做事罷?!?br>  
  第三日,顏淡終于擺脫洋蔥的毒害,一見到唐周便問:“不是還要回師門么?不如就今天吧?”等唐周到了師父那里,應該有沒這么多時間看管她,哪怕先把手上的禁制磨掉一塊也是好的。誰知平日總會和她抬杠的唐周二話不說,立刻收拾了幾件換洗的衣衫,讓人備了馬車,前后還不到半個時辰,他們已經在凌絕山腳下了。
  顏淡望了望眼前陡峭狹窄的山路,不論是馬車還是驢子,都不可能上去,看來只能用腳走。唐周指了另外一個方向:“往那邊走?!?br>  這是一個被雜草埋起來的碎石小道,大概還是前人上山時候走出來的。
  “師兄,你便是想整治我,也不用挑這個時候吧?萬一我走了一半沒力氣,你還不是要多費事?”顏淡微微嘟著嘴。
  “上山的路,就屬這條最好走。那條只鋪到一半,剩下的就要用爬的了?!碧浦芴ど纤槭〉?,用劍撥開眼前的草叢,當先走上去。
  顏淡見他一直用劍敲擊地面,想到很多采藥人便是先用拄杖探路,把蛇蟲驚走,便問:“難道這里還有蛇?”
  “山里總會有些鳥獸蟲蛇,這有什么好奇怪?”
  顏淡點點頭:“那你們還有野味和蛇肉吃?!?br>  唐周默然無語。
  他們到山腳下時,日頭還沒當正中,等到了山上道觀時候,已經是夕陽西下。
  顏淡看著眼前的白墻黑瓦,同周圍綠樹相互映襯,晚風徐徐,暮鐘輕響,崖邊云??澙@,果真有幾分仙氣。她剛要一腳踏進道觀門檻,忽聽一陣咯咯叫聲,一只五彩斑斕的大公雞掙扎著從她頭頂掠過,她還沒來得及后退,一個人影就從身邊飛撲過來,一個餓虎撲食、將那只公雞按到在地,然后捏著脖子拎起來,橫刀向天。但見刀光一閃,雞頭呼的一聲落在顏淡腳邊,雞目圓瞪,還死不瞑目地盯著顏淡。
  那一手捏著雞脖子,一手提著菜刀的是個蜜色皮膚的女子,眼睛黑如點漆,又大又圓,向著唐周微微一揚菜刀,傲然道:“師兄,你瞧我這招踏沙式使得如何?”
  顏淡立刻贊道:“女中豪杰!”
  唐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
  對方頗有知遇之感,將菜刀交到另一只手上,然后用空著的手抓住她的手,重重地搖了幾下:“你的眼光真不錯,不如我就把這招教給你可好?”
  顏淡遺憾地說:“我沒練過武?!?br>  “沒關系,我從頭教你一遍,從基本功開始,保準你學會!”
  唐周涼涼地說:“師妹,她就這把骨頭,要從基本功練起的話,只怕要全部拆開來才行?!鳖伒恋乜粗?,竟然這么快就恢復正常了,早知道就不說來這里了,真是失策。
  “我叫秦綺,你叫什么?”蜜色皮膚的女子又搖了搖她的手。
  “顏淡。我是……”她轉頭看了看唐周,唐周立刻會意地接上:“她是我的遠房表妹?!?br>  果然是表妹,這樣沒意思……顏淡微微嘟著嘴,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只聽唐周問了句:“師父在里面吧?”
  秦綺立刻露出鄙夷的神色:“正纏著柳公子下棋呢?!?br>  顏淡在心里想,為什么會露出這種表情啊,凡人不是有種說法叫“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么,是她記錯了,還是她已經完全跟不上凡間習俗的改變了?
  唐周用毫無回旋的語氣說:“肯定又輸得厲害?!?br>  喂,你們這叫對師尊不敬吧……
  秦綺撇了撇嘴,很是不屑:“這次老頭子想出辦法來了,地方選到瀑布底下。喏,就在下面那塊石頭上面,還說如果棋子被水沖掉了也不能復盤。這樣還叫下棋?還不如說是在耍賴皮嘛,虛偽?!?br>  顏淡插話道:“瀑布在哪里?”
  秦綺很干脆地說:“我帶你去好了?!?br>  
  瑰麗夕陽之下,細細的迷蒙水霧也被染得淡紅,被風一吹,便濕漉漉地打在臉上。一條玉帶從山石上沖擊下來,宛如銀龍落地,傾瀉于碧水寒潭。寒潭邊上,種滿了菡萏,蓮葉還微微打著卷兒,色澤鮮麗,
  煙水中有兩人對弈于石上,年長的那一位看來已經頗有些年歲了,灰發稀疏,眼神銳利,清明如年輕人。顏淡坐在石桌邊上,嘟囔了一句:“你師父很像我們族長呢……”都有一個锃亮的禿頂,十分親切。
  秦綺好奇地問:“哪里像?”
  顏淡張了張嘴還沒說話,就立刻被唐周打斷:“咳?!鳖伒亻]上了嘴,轉過頭看著水霧彌漫中對弈的兩人。
  只見柳維揚發絲衣衫盡濕,緊緊地貼在身上,修長有力的手指夾起一枚棋子,按在平整的石塊之上。他這一按看似輕描淡寫,棋子卻嵌入石中,足足有半分深淺。瀑布沖擊下來,怒吼著擊打在兩人身上。柳維揚臉色微微發白,一雙眸子卻同往常一樣的波瀾不驚,落子的時候又快又穩。
  忽聽一聲長嘯,顏淡嚇了一跳,手上的茶壺險些拿捏不住摔在地上。接著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已經近在眼前,如疾風般一把奪過她手中的茶壺,直接對著茶壺嘴咕嘟咕嘟地喝了兩大口。
  唐周站起身道:“師父?!?br>  顏淡瞧了他一眼,終于放下心來,原來她還沒有跟不上凡間的習俗,至少當著師父面前,還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秦綺立刻抓過一件外袍,為師父披上:“師父,你這回贏了嗎?”
  道長一言不發,一掌拍在石桌上,整個桌面跳動一下,茶杯啪的一聲摔在地上,碎了。顏淡繃緊了身子,尤其當那銳利的眼神掃過身上的時候,竟有種說不出的害怕。她想起唐周曾說過的,他師父在出家之前是有妻兒的,但出遠門回來后發覺妻兒被妖怪啃得只剩下兩具白骨。她是妖,是花精,一點都不想變成白骨精……
  所幸那道目光很快就移開了,道長頭也不回地離去。顏淡驟然松了一口氣,慢慢抬起頭,只見柳維揚從一片水霧中走來,衣襟半敞,不斷有水珠從額上的發絲滑過高挺的鼻。顏淡才看了兩眼,突然被唐周扳過臉。唐周看著她,慢悠悠地說:“你又忘記了,女孩子都不能這樣直視別人?!?br>  顏淡小聲說:“我突然發覺鋸嘴葫蘆好像沒有那么不順眼……”
  柳維揚一挑眉,用那種淡淡的、令人發悸的眼神看她:“鋸嘴葫蘆?”
  顏淡僵住了,沒想到這柳公子雖然像木頭,可是耳目卻這樣靈敏。她轉過頭,用很肯定的語氣說:“你一定聽錯了?!?br>  柳維揚沒有反駁,披上外袍揚長而去。
  秦綺拍了拍額,道了句:“差不多快到用晚飯的時候,我去把飯菜都端出來?!毖粤T,也快步走了。
  顏淡看著兩人的背影消失,方才轉向唐周:“你師父會不會發現我是妖?”
  唐周嘆了口氣:“你身上本來就沒什么妖氣,師父不會發現的?!?br>  “如果他還是發現了呢?”
  “如果非要到那種地步,”他伸手在她頭上摸了摸,“你也不會有事的?!?br>  顏淡皺著眉:“你又拍我的頭!”
  唐周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手:“因為拍下去的時候,覺得很順手……”
  顏淡瞪了他半晌,忍了。魚肉在砧板上菜刀下,她還有什么不能忍的?就算這個連她年紀的零頭還不到的凡人把她當小貓小狗摸兩下頭,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